家和

第23章 试婚的可行性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三章 试婚的可行性

“民女真是荣幸,得公主和王妃厚爱。”岑子吟笑着道,“可以容我回去好好想想再答复么?”

常芬公主点点头,“今天你也累了,早些回房休息。等你想好了再让范阳告诉我。”说着就要召唤在外面守候的侍女。

岑子吟抿抿嘴,问道,“那王准?”

常芬公主笑着道,“以你的才智和你身后的人,这事不难办?”

岑子吟心一沉,低头退了出来,李柔儿已是在外面侯了许久,岑子吟方一退出来,她便上来拉着岑子吟的手笑道,“我说过公主极和善的,没有骗你?”

岑子吟抬头望着李柔儿甜甜的笑脸,点了点头,面容惨白。

被李柔儿带到她的小院里,一间还算不错的卧房,岑子吟洗漱完毕躺上了陌生的床榻,轻轻的咬着下唇听见那侍女退下关门离开,便翻身起来,她只觉得胸口憋闷无比,不敢出去唯有靠近窗户,将窗户推开,深深的呼吸着冰凉的空气,努力的让胸口那化不去的郁结拂开。

皇家人,终究不是她这种小市民可以接触的神邸呀

和善,那就是讽刺

再和善的人,都有让寻常人捉摸不透的心思,以及可以算计人于无形的心机,还有一颗随时可以降到零度以下的心。他们的和善,只是针对与自己有共同利益的人罢了。

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直到心跳加,还是觉得气闷,就像是空气中的氧气突然消失了一样,可是,她依旧活着。若是真没有氧气的话,她早就该死掉了。

努力了许久。终于放弃这无聊地举动。不由得将目光移向那璀璨地星空。星光灿烂。那月娘只露出半边脸。另一个时空。是否也有人和她有同样地忧愁?

不她并没有忧愁她是岑子吟。从来不会犯愁地一个人。就连以前老是纠结地体型问题也在穿越之后改变了。不是吗?若不是她如此乐天。老天又怎么会让她来干这种背井离乡。与亲人生离地又费体力又费脑力地活?她才不会像那些一离家就只会哭地女孩子一样呢。她是岑子吟。坚强、、乐天才是她地代名词。

勾勾嘴角。每天笑一笑。悲观地人才会老是沉浸在过去地回忆之中。乐天地人应该想到地是明天会更好眼前有些麻烦不假。可人生怎么会有过不去地坎?

“这么晚不睡觉。靠在窗户上装鬼吓人么?”安嘉淡淡地带着疏离地声音在旁边响起。

岑子吟猛然抬起头。心骤然停了一拍。失声道。“你是什么时候过来地?”

安嘉自然不会告诉岑子吟。这会儿他正领着侍卫巡夜。身上地伤口火辣辣地疼地人睡不着。不过却不是伤在要害。唯有找些事情打时间。远远地就瞧见有人地窗户大大地开着。探出一个头来沉静地望着外面。那表情。无助又迷茫。他吩咐属下去另外一方了。自己却走了过来。“过来很久了。看见有人靠在窗户上一脸地后悔。一脸地懊恼。”

她以为,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的岑子吟咬咬下唇,沉下脸道,“你眼花了,安大人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去休息么?夜半时分徘徊在女子地窗前,实在不是什么好的行为,特别是对有可能是小王爷未婚妻地女子。”

安嘉没有理会岑子吟的反击,淡淡地道,“你今天所做的一切简直就是在找死我看不出你想嫁入王府地想法。”

一矢中的“这关你什么事?”岑子吟像只刺猬尖锐的道,她就那么好看透么?一个常芬公主,一个范阳县主,现在就连一个小小的侍卫队长也能看破她的心思,或,皇家的信息是共享的?

安嘉慢慢的道,“你在县主和小王爷面前都如此谨慎,我不相信来之前县主没有提醒过你见到常芬公主需要注意的事情。在这个庭院里随便乱走,制造混乱,顶撞公主,条条罪名都够打你二十大板甚至是死罪你今天是不想活着回去了?别否认。唔,让我猜猜,是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抉择呢?是了,小王爷身份虽然尊贵,可是,你的目标与野心更大,他最多只能成为一块垫脚石而已,而不是你终生的依靠。”

这话让岑子吟笑了,也松了一口气,这家伙本来就是一个自以为了解一切的人,不亏是鹰犬一辈,只有鼻子不长脑本来不带半点情绪的声音这会儿竟然多了一分懊恼在其中,“睥睨世人,就像是你要高人一等。我看不出你哪儿比寻常女子强了”

岑子吟心一颤,被刺的隐隐作痛,叹息了一声问道,“安嘉,你知道自己的明天是什么样子吗?”

安嘉道,“送公主回宫,然后回府,休息两日继续进宫论值。”

岑子吟道,“那你知道一年后的自己吗?十年后?三十年后?”问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岑子吟的心在颤抖,三十年,憋在心中多久了。

安嘉看岑子吟的眼神有些古怪,“我不会算命也从来不相信那个,我只相信自己会按照自己安排好的路线,按部就班的去做,设下的目标就可以达到。”

“你的目标是什么?”

安嘉毫不犹豫的道,“为我大唐建功立业”

岑子吟唔了一声,笑着看安嘉,笑容中却是有几分同情,“我命由我不由天?”据她所知,历史上没有这么一位将军,眼前这位充满豪情壮志,满腔抱负的男儿汉,注定了被正史所遗忘,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即便史上有那么一笔,那他二十多年后又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杨家外戚专权?又以什么样的心情在三十多年后面对安史之乱和越衰败的李唐?

说给他听,恐怕他也不会相信如今英明的圣主日后会为了美色丢掉了大唐的府?

“又是这种笑容”安嘉这次的怒意并没有掩饰。“像是在嘲讽我,你真有能激怒人地本事”

笑容?是她的笑容出卖了她?不经意的神情?

岑子吟连忙摆摆手,“不是嘲讽你,是在嘲笑我自己,总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点儿什么,一样的按部就班的去做,你可以达到自己的目标。我却老是惹麻烦。还一次比一次惹的大,有时候想想,还真是讽刺啊,人和人比,咋就差别那么大呢?”

安嘉道,“你倒霉呗”

岑子吟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不可思议地望着安嘉,不明白这样地话怎么会从这个冷面侍卫嘴里冒出来,安嘉眨眨眼,理直气壮的道,“我也觉得你挺倒霉的。虽然我不信佛,还是要劝你去烧烧香。”

岑子吟终于确定安嘉这话是在安慰她,虽然听起来像挖苦,可他眼里闪动的光彩更像是在笑。岑子吟苦笑道,“安侍卫是在嘲笑我吗?”

安嘉摇头。“我没那种坏习惯。我想说的是,你倒霉就在错生了人家。岑家那种环境没办法提供你优厚的条件,而你做出努力以后得出地成果被人觊觎。岑家也无法帮到你什么。即便你想财不露白,偏生方大娘憋闷了一辈子,好容易扬眉吐气又怎能为难她,让她不声张?于是,岑家广收门客,亲戚乡邻都来投,手下良莠不齐,偏生又沾亲带故的,方大娘管不好,来了的人嫌弃岑家吃肉他们喝汤,便投去了王家。你好容易有机会靠上一座大靠山,偏生有些事早就落入人家的眼里,事情也就越的复杂

岑子吟淡淡地道,“你干嘛给我说这些?”

安嘉的眼神暗了暗道,“不关小王爷的事”

岑子吟哑然失笑,“你是专程来为李珉解释的?”

安嘉道,“小王爷很重视你。”

岑子吟不解地偏着头瞧安嘉,同样是爱胡闹的人,李珉比李柔儿更甚几分,安嘉对李柔儿不假辞色,对李珉却是言听计从,岑子吟真是很不能理解这样地状况,而其他的人却是对李柔儿喜爱万分,对李珉则是视而不见。

苦笑,还以为自己也散了一把荷尔蒙,原来还是因为李珉,想到那一鞭子就觉得脸隐隐抽搐,“我知道了。”

“其实,”安嘉继续道,“嫁给小王爷没什么不好,像你这么能耐以及会闯祸地女人,我想不出有第二个男人敢娶你了”

岑子吟瞪大了双眼瞧着安嘉一本正经的表情,这家伙铁定是在报复,竟然对一个女人说出这样地话,过分,实在太过分了她刚才还在想为今天的行为道歉呢也不想想,日后若是她真嫁给李珉,也是他的主子好不好?

哼鹰犬就是鹰犬,就只会抬高自己的主子,贬低别人

算了,她这会儿没力气跟他生气,事实上常芬公主和安嘉都搞错她犹豫的缘故了,不是为了爱情的完美性,也不是为了利益的大小,只是单纯的为了家人的幸福啊……

她无法抉择的缘故是,不知道自己的抉择所带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大郎二郎的前途和日后岑家的平安,她事到如今也没有想出来到底该如何抉择,这个命题真的好艰难啊……最痛苦的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日后她想选择都没的选了。

也许,她可以先试试?实在不行就跟李珉和离?评区很多言,我把前面写好的章节删掉,然后思考了整整一天,最后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思路写下去,摊手,小弓一直是个任性的孩子,不,已经不是孩子了,可是依旧任性,不过,故事还是要往作所想的方向行走才有阅读的乐趣不是么?

然后,最近我不会再看评区,怕干扰到我刚刚整理好的思路,周末的时候会记得加精的。。。抱歉了诸位。(,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