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4章 酒后真言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四章 酒后真言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方进门就被张婶一把拉住,“三娘,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可是哪儿不舒服?”

岑子吟摇摇头,虚弱的笑道,“我大哥可在家?”

张婶的脸色暗了暗,叹息了一声道,“这些日子大郎二郎两个日日都去诗会酒会,你该是知道的呀”

岑子吟恍然,笑了笑道,“好些日子没瞧见他们了,罢了,我先回房,昨夜在外没有睡好,待大哥他们回来了让他们与我说一声。$$”

张婶点点头应了声是,她没有告诉岑子吟大郎二郎这些日子与薛易越的走的近了。像是鬼迷心窍似的,日日的去与那些纨绔子弟在一起,喝的烂醉回来,夜里也不读了,白天却是老是往外跑,人影都见不到半个,家里的事情根本就不管,又扔给了方大娘。唯一能见到的时候便是两个手头缺钱了,伸手大把的要钱的时候。

方大娘说了他们一次,却是道,考试即便考上了也不知道何日能谋个职务,还不如走走捷径,不过就多花了点儿银子罢了,家中如今不缺,日后总有挣回来的时候。

方大娘似乎还觉得蛮有道理,也就不过问了,吩咐账房两个使钱不必过问,只是给他们便成,大郎二郎两个都是有分寸的。

张婶却是有些隐隐的担忧,不过半个月罢了,两人使的银子就足够大宅子开销上半年,她是节俭惯了的人,总觉得心疼不已,偏生这都是主人家的事,她又不好说道。

岑子吟回到房中尘儿便放下手中的事替她端了盆热水上来,瞧着尘儿乖巧懂事的样子。岑子吟就暗自庆幸自己有眼光,这孩子总是知道她现在最需要什么。

热水洗了手脸,精神总算是好上了几分,便领着尘儿到了自家的房。

岑子吟地房可以说是岑家除了客厅以外最大的房间,里面堆积着出了经史之外大唐所有能收集到的籍,每日都有专人清扫,上面一尘不染。

庞大地架一直延伸到梁下。一排一排地像是图馆似地。分门别类地放在一起。每一本几乎都有她留下地印迹。而最角落里地那一排。则是她整理地笔记。满满地一架。而那些供她写地宣纸地价格恐怕买下两座岑家新宅都绰绰有余。

比宣纸更宝贵地是她花了三年多时间整理出来地东西。只是。在这一刻看起来像是多余地碍眼。里面有很多不能见人地东西。因此。她地房全是不认识汉字或半文盲地人在收拾。光明正大地摆在那里。在岑家这样地人家也不会有人留意。即便别人拿去了。不是那方面地专家也不会意识到这些东西地可贵之处。

里面充斥着她所有天花乱坠地想法。有些也许可以实现。只是她没有条件去做。有些即便是倾尽大唐全国之力在现在地条件下也无法实现。

在这一刻。岑子吟竟然有一种将之付诸一炬地冲动。

当手放到架上地某一本上地时候。岑子吟地手颤抖了一下。她地字之所以这么些年都没半点进步。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好好地练习过。没有时间。在运笔如飞之时。谁还有时间去在意字写地好看不好看。能认出来就行了。

这儿地每一本册子。每一个字都浸润了她无数地汗水。像李珉那样手腕写肿了地事情在她身上没有少生过。前期地挫败之后。她就在使用鹅毛笔了一些绝不能给人看地东西上。比如她记得地唐朝这个年代生地大大小小地事情。她怕时间一久了就会忘记。便是使用那样地笔记录下来藏在一个不为人所知地地方。

之所以不将鹅毛笔教给别人,是因为古人的毛笔法是中华的瑰宝,她打从心底里不乐意改变这样的事情。

她不乐意改变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过,蝴蝶效应总是让人难以捉摸,即便再不乐意,她还是不知不久之间让很多的东西都改变了,事到如今她不得不考虑继续下去的后果,是小心谨慎的过日子,再不出现惊人之举,随便寻个男人嫁掉,然后围绕孩子家庭过一生,还是既然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那就大刀阔斧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杜先生说,他可以提供她足够的保护,只要她将她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他。

岑子吟笑,唐沐非果然有先见之明,三年前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她让唐沐非与那位杜先生狠狠的赚了一大笔,于是,他早早的埋下了这个伏笔,只等出现问题的时候回报她一番。

将手从架上收回来,岑子吟淡淡的吩咐道,“尘儿,叫几个人来将这些用箱子装起来搬到庄子上去。”

尘儿应了一声,便去寻了几个管家,足足装了两箱才算勉强将房里岑子吟指到的都收拾了起来,岑子吟看着原本放着自己笔记的架空空如也,这才舒了一口气,又吩咐道,“改日买些琴谱和棋谱放在这儿。”

说罢便转到大郎的院子里,这会儿大郎的院子静悄悄的,只有两个打扫的媳妇子在忙活,见到岑子吟来笑着问好,岑子吟摆摆手将两人打了出去,坐在大郎的房里候着他归来。

岑子吟也不知道自己侯了多久,只记得尘儿来了好几次,请她去用饭,她拒了便送了饭菜过来,然后又请她用饭,她说不饿,又送了茶点过来。

直到夜深人静,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岑子吟才隐隐约约的听觉外面有响动,一盏朦胧的灯光从外面慢慢的靠拢过来。

主人的脚步似是有些踉跄,那灯光摇晃不停,时明时暗,岑子吟连忙从凳子上站起来,匆匆的迎了上去。

还没靠近,一股酒味儿就随着夜风扑面而来。岑子吟皱了皱眉,明月问道,“是谁在哪儿?”

岑子吟道,“大哥喝酒

“三娘?”大郎醉眼迷蒙的看着眼前黑糊糊地人影,“三更半夜的,你到我院子里干嘛?唔,莫不是我走错地方了?走。明月。送我回房”

大郎的身子晃了一下就要掉头离开,岑子吟连忙上去拉着大郎,一股若有若无的胭脂味儿伴着酒味儿呛入鼻腔,“你没有走错地方,是我在这儿等你有事与你商议。”

一边扶着大郎摇摇晃晃的脚步,一边对明月道,“你去与公子倒杯醒酒茶来,我扶他回房就行了。”

大郎将身体大半的重量都放在岑子吟身上。将岑子吟挤的往旁边一偏,一边道,“我没醉。我自己能走”

岑子吟知道醉酒地人都是这般,无奈地回道,“是是,没醉。你扶着我走。”

大郎唔了一声,别扭的道。“你来我这儿做什么?不是有事忙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也不嫌自己瘦的都快没人要了?哎。瞧瞧你,整天都是脸色苍白的。回来的以后更是这样……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嘛……不知道娘会心疼的么?把大哥和二哥的事都抢着做光了,那我们怎么办?”

大郎平日里地少言寡语,这会儿却是嗦个不停,只是岑子吟听着微微的心理酸,低声道,“大哥,日后我都做你的好妹妹好不好?然后,你要照顾我和娘,还有二“好一切都交给大哥我……”顿了顿,似是想到什么事情,岑子吟将大郎扶进门,推到**,随即帮他除去脚上的鞋子,屋子里虽然很暗,习惯了黑暗的岑子吟还是能瞧出几点从屋子外面回廊上照入的光亮。

只听见大郎躺在**嚷嚷道,“不行不行大哥没用这个家若不是你,又怎么能有今天地光景?我与二郎整日的念习武,偏偏再怎么努力也没用,谁让我们生在了这样地人家呢?姑母说让姑父回来后推荐我去做个文职,呵呵,那又怎样?又能斗的过王家吗?大哥没用,保护不了你和娘……”

大郎说到这里,呜呜地哭了起来,岑子吟一向知道大郎有志气,却没想到他心中竟然藏了这么多的话,低低地坐在床下的踏板上道,“若不是我闯了那么多的祸,根本就没这么多麻烦,这大唐有几个王家?大哥何必介怀?”

大郎猛然从**坐起来,嘟囔道,“不对不对你的酒能让皇上盛赞,这是我岑家的幸事,做哥哥的保护不好你,这是我的无能”又咚的一声躺下,夜半时分,吓了岑子吟一跳,怕他伤到哪里,连忙起身来检查,大郎躺在那儿闭着眼睛道,“三娘,我想好了,也和二郎商量好了王家能走到如今,是因为什么?你知道吗?”

伸出手在半空中握成拳,“那是不择手段薛易在长安城能有才名,为什么?因为他没有把自己关在家里读习武,在家中关上一辈子也没用的想想姑父,他苦读一生,学识怕是比许多人都好上许多,为何科考之后便只能做一方父母官?十余年也没个进升?我和二郎不比别人差的什么张公子王公子,通通都是一帮废物只是,他们懂得钻营罢了”

岑子吟手一颤,却被大郎死死的抓住,“三娘,你等着,大哥和二哥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会的到时候,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没有人能管你。”

岑子吟的手臂很疼,被大郎抓的怕是淤青了,她只觉得大郎还抓的不够紧,因为心头的刺疼更甚,强烈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有身上的痛楚能让她稍微缓解一点点,鼻腔的酸涩,终究是忍不住一滴泪水掉了下来。

房间里突然灯火大亮,明月端来了茶水,将房间里的烛火点燃,瞧见岑子吟红润的眼眶,重重的将茶杯放在桌上,失声叫道,“公子,你把三娘的手抓疼了”

大郎闻言愣了一下,直到感觉到有人在拨开他的手才放开,喃喃的道,“疼了吗?我没用多大力气啊?”

岑子吟擦掉脸上的泪水道,“没事,不疼呢明月,你把茶端过来,否则明儿个宿醉可不好受。”

与大郎喂了茶水,明月已是哈欠连连,岑子吟只吩咐他去睡觉,明月却是道,“三娘,你回房休息,这儿有我

岑子吟笑道,“没什么,他是我哥哥,我照顾他一下也是该的,瞧你,眼圈都是青的,怕是这些日子都没睡好,何况,我还有话与大哥说,你去隔壁睡去,若是我困了会唤你起来的。”

明月怀疑的看了岑子吟一眼,不明白她跟一个醉的只会说胡话的人有什么好说的,犹豫了一下,岑子吟瞪眼道,“快去睡觉,你想偷听我和大哥说什么么?”

明月退了下去,又去端了个盆子进门这才带上门,岑子吟直到听见隔壁有人上床的声音这才低低的道,“大哥,你睡着了吗?”平日里的大郎绝不会告诉她这些,明日也没有机会了,今天,她势必要从他嘴里多得出一些东西才行。

“没有……我,有些恶心……”

岑子吟闻言连忙端了盆子过来放在床边,扶着大郎起身轻轻的拍他的背脊,大郎哇的吐出了许多五颜六色的东西,岑子吟捏着鼻子与他端茶水漱口,拿帕子擦干净他脸上的赃物,问出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大哥,你怪我吗?若不是我,你们的日子会平静一些的。”

“不怪,你已经做的够好

岑子吟的嘴唇勾了起来,一直知道大郎的心意的,柔和的看着**清秀容颜,继续问道,“我如果不是你们的三娘三娘,你又是三娘不对不对”大郎的手又挥舞起来,“你像是三娘,又不是三娘,三娘到哪儿去了?”

岑子吟心一纠,大郎看出来了吗?他其实一直知道什么的?

**的人儿继续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是不是三娘都没关系,你会哄娘开心,也会跟我和二郎撒娇,还会酿酒造胰子,还会有很多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你就是三娘”,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PaoShu8COM,支持作,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