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5章 喜事临门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五章 喜事临门

“你就是我的三娘,我的妹妹。>”

“大哥的希望以后能够让你和娘过顺心如意的日子,谁也不能欺负你们。”

有这样的哥哥,岑子吟只觉得此生别无所求,她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离开大郎的房间的时候已是清晨,大郎一夜吐了好多次,梦呓里尽是娘、二郎和三娘,大郎希望他们能顺心如意,岑子吟则是希望大郎能够开心起来,不再每天都皱着眉头。

去他的三十年后,今天都不能开心,三十年后就能开心来明日愁

紧张了三年多,换不来大郎二郎方大娘的笑颜,如今大郎二郎长成了,就将一切交给他们好了,谁说他们就不能保护好这个家?

至于嫁给李珉的事,既然挡住了大郎的展道路,那么就不用考虑了,家中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以扔去烧掉,她没本事挣钱了,王府该也不会对她有多大兴趣,反正孝期还有两年多,有的是时间去慢慢的耗掉那些人的热情。

至于李珉,岑子吟皱了皱眉,也是让人心疼的一个孩

正打算回房去休息,突然听见前面有人奔跑的声音,一边跑一边叫,“三娘三娘快去接圣旨”

岑子吟大步走出门,瞧见的是一个管家喜出望外的容颜。

摆香案,洗手,岑家人都不在,好在岑子吟还在家里,自家没跟圣旨打过交代,摩加却是知道些门道的,将人引进来在家里坐着。又吩咐人上下忙碌,这边递上好处,那来传旨的太监已是喜笑颜开。

岑子吟来了正厅就听见一个太监笑呵呵的道,“岑家三娘子果然是玲珑的人儿,才能如有此玲珑的心思。”

跨进门。就瞧见一个面目普通地小太监坐在上座。摩加侧身而立。小心地与他应答。那太监不过十二三岁地样子。却是极为机敏。岑子吟笑了笑。深知皇宫中地人厉害。即便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见太监。眼睛也不敢乱瞟。“敢问公公高姓?三娘有礼了。”不卑不亢地施了半礼。

那小太监连忙避开道。“三娘子这是为何?小地名唤李护国。三娘子直呼我名字便可。”

摩加笑呵呵地道。“这位李公公在高将军跟前办事。可是高将军面前地红人儿。”

高力士岑子吟地眉毛挑了挑。李护国。还好不是李辅国

不过。眼前这个人不管是不是真如同摩加所说地在高力士面前是红人儿。他回去都要回话地。如今高力士地权势让长安城中皇亲国戚都唤他一生爷或翁。如今李隆基跟前最为宠信地一个人儿呀。这个人是不能得罪地了。

李护国笑眯眯地贴上来对岑子吟道。“三娘子有所不知。这次来岑府颁旨地事许多地人都抢着要做。都想瞧瞧让皇上盛赞地美酒是出自何人之手。小地不才。能得皇上和将军信任。今儿个亲眼见了三娘子。真是三生修来地福气。”说着又压低了声音道。“三娘子先让他们去准备香案。小地等下还要回宫去回复呢。”

已是有人去准备了,何必多次一言,摩加闻言退了下去,这厅中便再无第三个人,岑子吟道,“公公难得出宫一趟,还需在我家坐坐再走,这从天而降的喜事咱们家没准备,还是托了公公的福气,就请公公略等等,休要让那些粗手粗脚的人忙中出错,怠慢

李护国点点头道,“三娘子如此正是应当。我瞧着这岑府地气象不一般,三娘子眉梢还像是有喜事临门呢”

岑子吟心头一跳,道,“还望公公明示”

李护国四处瞧了一眼,故作神秘的道,“这次三娘子所酿之酒被送到御前,皇上赞不绝口,咱们家将军也说三娘子是心灵手巧,怕是天仙一般地人儿呢”

顿了顿,“十五夜,宫中赐宴,十五郎可是在御前风光了一把,唯有三娘子的美酒才让皇上龙心大悦,宫中上下皆是纷纷打听三娘子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能耐,十五郎又回了皇上,道是那胰子和牙刷也是三娘子地杰作,又有范阳县主在御前夸三娘子替申王造了轮椅,皇上与诸位娘娘公主更是惊讶不已,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听见范阳县主的回答无不大吃一惊,皆是没想到三娘子才十五(虚岁),申王自是坐了那轮椅来,皇上差点儿就要去坐上一坐了。”

岑子吟没想到牙刷这种私人物件也传入了皇宫,冷汗了一把,只听那李护国细说下来,连连苦笑,就是这些才导致了后来生地事情?

“三娘子为何笑的这般苦涩?”李护国见状问道。

岑子吟叹息了一声,“后来的事必然也瞒不过公公耳目,此事是祸是福,还真难说。”

李护国闻言冷哼了一声,“王准?”

眨眨眼,觉得有谱,岑子吟道,“此事差点就害得我家破人亡。”顿了顿道,“其实,我还有两样小玩意儿……罢了罢了,尽数拿去扔了少些麻烦。”

李护国闻言急道,“三娘子且慢,休要弃了那上苍赐下的恩宠,难不成王准瞧上了三娘子,三娘子还要毁了自家的容颜么?”

岑子吟低头道,“毁了也好啊”

李护国失声道,“三娘子万万不可岑相家难道能错待了你?”

岑子吟扯扯嘴角,“奇技**巧,微不足道,一两样还可图个新鲜,多了,不是白白误

李护国闻言松了一口气,“三娘子切莫看轻了自己,当日一行大师送方子与皇上的时候,曾对皇上说,此女所为不过是奇技**巧。只是其格物之功怕是大唐遍寻也寻不出半个比得上的人。贫僧曾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要将那酒糟放入这样的器皿之中蒸馏,寻思许久以后越的觉得妙不可言,一介女子自然不能图谋报国,只能用到这些东西上,浪费了美才。”

“一行大师如今在重修历法,为皇上所看重。三娘子能得大师赞誉。从而亲自进宫为三娘子消灾解难,可见三娘子完全不必妄自菲薄。”

岑子吟闻言大吃一惊,这可不是装出来的,李护国看着岑子吟脸上惊讶的神情,笑地十分自得,岑子吟抿抿嘴,道,“多谢李公公提点”

扬声对门外道。“尘儿,去我房里取我那两个青瓷瓶来”

李护国见状连忙道,“三娘子手中之物皆是珍宝。如此如何使得?”

岑子吟笑道,“李公公不必客气,日后还要靠李公公替我多多美言,如今我是怕了与那些人沾上关系了。”

李护国道。“既然三娘子如此说,我也不客气了。小的还曾听说了一件事。只是不知真假,其实三娘子大可不必担心那王准胡来。王妃似有意要请旨为十五郎……”

岑子吟道,“我的身份如何配得上小王爷?”

李护国道。“今日便是来传圣旨,封令尊为给事郎,虽是八品有些低了,到底能与三娘一个出身。就是不知道此事与那件事有无干系。三娘子似不太愿意?”

岑子吟笑,李护国看不出深浅,压低了声音道,“三娘子若是不愿意,则需提早做些打算了。”这太监倒是个伶俐的,知道长安城就没人乐意将闺女嫁给李珉,只是李护国自然不知道岑子吟打从心底里并不讨厌李珉,这番话到别人面前,别人必要问他如何是好,到了岑子吟面前,却是让岑子吟有些不太喜欢眼前这位暗示李珉不好的。

岑子吟道,“这个由得我么?公公喜事一件接一件的报,我这会儿就跟踩在云端似的,怕是一个不小心就跌了下来。”

李护国却是误会了岑子吟话里地意思,连忙道,“皇后也说有些不合适,三娘子若是有什么想法,必要说与小地听,小的必会助你一臂之力。”

这话让岑子吟眨眨眼,想必之前摩加送的礼已是不轻了,她所不知道的是,李护国此刻做的却是另外一番打算,想在她这儿讨点东西回去,钱不重要,当太监就是侍候人的,只有一步步的爬高了,才能让人侍候,否则再多的钱也是白搭,因此第一要务却不是钱财了。

岑子吟此刻已是绝了那条心,却不乐意让一个事外人再参合进来,领了这位地人情不知道要几倍的还回去,因此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瞧见尘儿过来,便去取了那两只瓶子递到李护国面前,“公公揭开盖子闻闻看?”

李护国一头雾水,伸手取了一瓶,去了那青瓷瓶子上地蜡封,凑到鼻边嗅了嗅,一脸的惊奇,“好香这是何物?”

岑子吟笑道,“不过是用酒浸了些香料再提纯出来的小玩意儿罢了,洒几滴在身上能管一天,李公公若是想要,只要能自己造出能点燃的酒就可以了,至于香味儿,选自己喜爱地味道加进去即可,非常的简单。如今那几个罐子我都一并献给皇上了,这东西就剩下了两瓶,公公拿着道,“这如何使得”

岑子吟摆摆手,“这东西本是我自用地,放上半年便没味道了,我还有一瓶,够使了,公公收下,送人自用皆是好的。如此一来,我再身无长物,也算了结了一桩心事。”

李护国不知道来一趟瞧起来没多少油水地岑家竟然有如此大的收获,其实这趟差事是别人都不乐意参合才扔到他身上地,没想到到了岑家便收了厚礼,他本着不收白不收的原则收下了,对岑子吟的观感也好了几分,反正那些事情也是宫里宫外都知道的,提点几句也算还了礼了,却没想到岑子吟心灰意冷,连这样的珍宝都送给了他。

看起来是真被王家那件事给伤透了,且没有要嫁入皇家的打算。

不管怎样,只要不和王家正面对上,结交这么一个商户也没多少的威胁,最多人就是希望他能说几句话,传点儿消息罢了,如此倒是可为。既然她不乐意嫁给那个废物,也许他回宫能帮忙想点儿法子,唔,高力士对其夫人可是相当的敬重。

李护国在嘀咕,岑子吟则是在想,还多亏了这些太监身上的一股味道才让她想起了家里还有这玩意儿,这是她无心之时拿来试着玩的,就做了三瓶,自己也没想用,给方大娘方大娘嫌弃味道太浓她倒了一瓶在**,送了他这下就干净了。

一个有心不得罪,另一个有心拉拢,两人面上都是笑的殷勤,摩加过来道是香案已经摆设好,李护国打定了主意也不在岑家多做逗留,匆匆的宣旨之后离开,岑家,如今也算得上官宦后人了。

得了十匹锦,又封了岑元思八品的给事郎,这消息像是长了腿似的一下子就传遍了左邻右舍,方大娘从外面回来,笑的合不拢嘴,招呼着下人大摆筵席,大郎二郎也是在街上听见消息匆匆的赶回来,两个脸上都笑的如同春花儿开放。

二郎进门就冲着岑子吟大叫,“日后看谁还敢说咱们是卖酒郎”

岑子吟由得他疯,瞧着大郎道,“八品的官儿可算不上什么,大哥可要为咱们家挣个更好的出身。”

大郎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岑子吟道,“听说来传话的人是高将军身边的人?三娘不妨让他帮咱们引荐一下。”

二郎愣了愣,扭过头看大郎道,“你往日不是说不靠别人帮忙的么?”

大郎道,“皆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靠得外人,求不得自家的妹子么?”

二郎惊讶的道,“你终于想通了?”

大郎瞥了二郎一眼,“是,今天我才想明白三娘,就拜托你了”

“唔……你不是被诗会上那个娘们儿给气傻了?”二郎叫道,岑子吟踹了他一脚,“没的你这般说自己大哥的”

大郎笑了笑,“不是气傻了,是想明白了。总是有女子比男儿强的,三娘是我的妹妹,我该骄傲才是。靠女人不可耻,可耻的是,靠了女人帮忙还没能耐自己站起来的人”四千,于是明天的更新只有五千字,我要睡觉我要补

唔,明天晚上还是八点半更新,只有一更,五千字……如果我起得早,能够写出六千的话,那就六千……,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PaoShu8COM,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