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7章 大郎的春天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七章 大郎的春天

家继第一日闻讯而来的近亲邻居之后第二天迎来了人)峰期,岑家方家的亲戚大半都住在城外,消息来往正是时候,方大娘面对着自己好几十年都没来往过的客人,终于有些受不了的躲了起来,让庆云与摩加在门口收礼。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而岑子吟则是与大郎二郎两个早就受不了这些事儿,一大早的便偷偷从侧门溜了出去,直往安仁坊的大荐福寺行去。

大荐福寺就在安仁坊西北角,原址在开化坊,两门对望,位于长安城最繁华的所在,与东西两市不过两坊之距,旁边则有许多达官贵人的宅邸,包括薛王舅父,宁王外祖父在内。帝王最时常光临的佛寺便是此处了,与皇城不过一坊之隔。

大荐福寺门外有吴道子所绘的神鬼图,入寺后,周围的绿荫环绕,还种植了许多的花卉,让人的心境凭然宁静了几许,越过山门,便可远远的瞧见钟楼、鼓楼的身影,还有绿树之间微微露出的些许飞檐,大郎指点着与岑子吟一一介绍,藏经阁、大雄宝殿、白衣阁、慈氏阁、小雁塔。

岑子吟其实最先瞧见的便是那座密檐式砖塔,略呈梭形,高十五层,共:.

大郎笑道,“.这塔与大雁塔相似,便是要小些,只是大雁塔与咱们这儿隔了三十余里,来往不便,瞧瞧这小雁塔也是好的。你平日里不出来走动,这会儿怕是连方向都分不清了?其实若是你春来得空,便可瞧见满园牡丹的盛景,可不比这会儿秋风萧瑟好上许多?”

岑子吟嘿嘿笑了两声,.倒不是大郎说她,要不是长安城的城区方方正正,她没准出个门也能走丢,还真不太认识这路,指着那塔道,“瞧着这个我便知道方向了。”

三人.本是来听讲经的,也约好了几个朋友,只是这会儿时辰还早,便陪着岑子吟去瞧瞧那佛塔,走得近了大郎又与岑子吟一一介绍,那小雁塔底层南北各有券门,上部各层南北有券窗,底层南北券门的青石门相,门框上布满精美的唐代线刻,门媚上还有天人供养图像。塔身从下面而上,每一层都依次收缩,愈上则愈细,整体轮廓呈自然圆和的卷刹曲线,显得格外英姿飒爽。

在大雄宝殿外,已是听不.见僧侣做早课的声音,稀稀落落的几个僧侣在其中走动,最多的却是香客,尽管时辰还早,已是有不少的香客烧完香捐了香油钱四处走动了。岑子吟与大郎二郎进去便闻到一股檀香味儿,此时的寺庙还不像现代那样融入了各方各派的神灵,与现代的佛像也有些区别,岑子吟又对佛教没什么研究,要大郎介绍才能认识。

闻着檀香味儿,.瞧那在如今年代还不算久远的唯美佛像肃穆庄严,听身边人虔诚的祈愿,岑子吟的心不由得也虔诚起来,去取了寺中专门为香客备下的香,恭敬的点燃了作揖磕头,跪在蒲团上默默许愿。

刚跪下,就.感觉到两旁有两个人也跪了下来,听着像是大郎和二郎,二郎口中念念有词,大郎却是默默祈福,岑子吟轻轻一笑,闭目静思自己的心愿。

出地殿来。已是差不多.到了约好地时辰。岑子吟在功德箱里放了些香油钱。三人便向约好地地方行去。

大荐福寺自从武则天之后便是一个重要地翻经院。说地直白点儿。这儿其实根本就是皇家地寺院。其中又有不少各国地高僧往来。

随大郎一路行去。果然瞧见了不少地牡丹、竹林。只是竹林依旧清幽。牡丹却是未到花开之时。三人行到一处清净处便停了下来。侯了没多久。便瞧见两个青年男子一边说笑一边走过来。

大郎一喜。上前叫道。“杨兄、白兄。”

两人闻声笑道。“我们还在说自己来地够早。没想到两位岑兄已是到了。咦。这位是?”

两人走得近了。岑子吟方才瞧地真切。二十出头地样子。一身地衣服并不算太好。身材略显瘦削。配上腰间地佩剑行走如风之时却有一股说不出地少年得意。一高一矮。相貌都算普通。开口之后却有股他们这般年纪难得地沉稳。

大郎向两人介绍道,“这是我妹子,三娘,三娘,这位是杨兄,这位是白兄,你随我唤一声兄长即可。”

略高那位姓杨,瞧了瞧岑子吟笑道,“早就听说岑家三娘子酿的一手好酒,只是岑兄说三娘不太愿出门,倒是与时下的许多女子不同,今日一见,果然不一般呐。

姓白的那个则是与岑子吟略微点了点头,岑子吟施了一礼便笑着退到自家兄长身后不多言语,二郎则是道,“这会儿怕是已有人许多人去占位置了,咱们还是快些过去再说话的好。”

几人皆以为然,便顺着小道绕行了一会儿,出了竹林,便瞧见讲经场这边已是有许多人了,大多皆是年轻的学子,也有不少来听佛的百姓,像岑子吟这样随着父兄而来的女子却是不多见,大多的人皆是坐下后便与身边的人谈论起佛法,岑子吟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半晌大郎与身边这几位皆是兴致勃勃的加入了讨论,岑子吟听了半晌有些了悟合该是禅宗净宗之争,这会儿正是佛学最高深的时候,两派之争连岑子吟这半个佛盲也知道些许,听不明白的同时则是感慨不久之后的灭佛之行。

不过是寻常的讲经,寺院只是派了位不算高深的僧侣在上面与众人讲解,在座的皆是对佛理有所研究的,不时有人提问反驳,人人都显得热情高涨,唯有岑子吟云里雾里的头昏眼花,加上夜里睡的不太足,竟然有瞌睡的冲动,为了不让自己在这儿睡着了出丑,岑子吟与大郎说了一声便起身悄悄的离开,也不知道正入迷的大郎听清楚她的话没有。

本想往僻静处走,一想到以前自家老是在僻静处惹出点儿乱子来,岑子吟脚步一转,直往人较多的地方行去,唔,闹中取静,那也是一种本事。

听见几个女子在前方清脆的笑声,岑子吟的脚步也轻快起来,前方水光荡漾,当是有一片湖泊才是,走过去以后才现远处近处都有不少人在放生,池中有鱼有龟,几个少女正是在那儿拿着馒头喂鱼,瞧见鱼儿纷纷争食,所以笑的如此开心。

岑子吟摇摇头,也来了兴致,左右瞧了瞧知道她们是从家中带来的馒头,只可惜自己出门的时候准备不足,唯有瞧着别人过过干瘾。

岑子吟正撅着嘴瞧着池里的鱼儿抢食,有些叹息的想要离开,突然听见有人在耳边唤她,扭过头一瞧,却是一个丫头打扮的女孩子,手上捏着一个馒头,笑道,“我家小娘子说这个与你”

岑子吟转过头去,瞧见对面那个做小姐打扮的女孩子笑的十分腼腆,想是让人现她一个人在此眼中流露的羡慕,轻轻向她点了

岑子吟施礼道了声谢,也捏着馒头细细的喂了起来。

这儿的鱼半点也不怕人,水面有一丝震动,便止不住鱼儿摇着尾巴纷纷的过来,不多时便聚成了一片,红的、白的、黑的,花的,各式各样,大小都有,在水中伺机而动,一旦现哪儿有食物便一涌而上,运气最好的那条便能夺了食快的逃开吃下,再返回来。

岑子吟喂的兴起,突然听见对面一声尖叫,抬起头就瞧见对面池中一个巨大的浪花绽开,竟是有人失足落水了。

那落水的人儿像是半点也不会水,落下去后挣扎了一番竟然越的离池边越远,池边的几个丫头伸手去拉,水中的人儿呛了口水,根本无法瞧见水上的情况,那几个丫头吓的花容失色,一个个哭将起来,旁边闻声而来的人纷纷跺脚叫道,“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

这放生池宏大,池水在这一块儿是最深的,长安不像江南水乡,人人都懂得几分水性,因此众人皆是围观,岑子吟瞧清了落水的便是那个向她温和笑着的小姐,心下一紧,不由得顾不得许多,还好今儿个穿着的是胡服,身上还算便利,便随意的将身上几件颇沉的饰物摘下来往身边一扔,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池边又传来一.阵尖叫声,岑子吟这才想到自家在水里游要游上半晌才能到对岸,不如在岸上跑过去来的便利,不过还好的是她水性不错,这池水又是静止的,里面除了几条鱼儿和几只乌龟没什么水草等杂物,没费多大力气便游了过去,那女子呛了水已是处于半昏迷状态,只是靠着求生的本能在挣扎,岑子吟小心翼翼的靠近,心知若是被她抓住铁定能被拽下水去一起挂掉,瞧准了机会从背后腋下一把抱着那女子便慢慢的往岸便靠,旁边已是有人反映过来,顺手便在竹林砍了一颗竹子,伸到水面来接应。

回到岸上,那女子身边.的丫头已是明白过来了,现自家小姐还有气,虽是哭,还知道当做些什么,岑子吟将那女子放平在地上,几个丫头便将周围的男子驱散,在女子腹部轻轻压了几下,又将人翻过身来,吐出了好些个水,岑子吟做完这些,只觉得浑身上下便没了半丝力气,秋风一吹,更是浑身哆嗦。

旁边.瞧热闹的众人如何是那几个丫头能赶的尽的,见状纷纷拍手叫好,又七嘴八舌的指使那几个丫头快去通知主人家,又有寺僧闻讯赶来,使了被子将两个人都卷了起来抬回厢房去。

岑子吟虽然力竭,自己其.实还是能走的,不过如今这模样实在难看,也就顺水推舟了,进了厢房就有丫头来与她换衣服,听见隔壁有夫人大哭,折腾了半晌,又有人送来姜汤与她驱寒。

待隔壁有大夫来.过,确认了那女子无大碍,岑子吟便听见自己这边房门响起的声音,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身边伴着四个丫头走进来,那妇人身上的穿着虽然朴素,岑子吟好歹在苏州呆过,知道用的是上好的苏锦,身上的钗环瞧着也合该绝非凡品,只瞧那几个可比人家大小姐穿戴的丫头便知道了,岑子吟忍着喉头的几丝不适起身来,只觉得身上已经暖和了,想到大郎二郎两个也差不多时间结束了,便想离开。

那妇人连忙.道,“小娘子休要动,听说你受了寒,先让大夫瞧过再说。”

说罢让开身来,让那个.年届七旬的老大夫进来与岑子吟切脉,岑子吟道,“不用麻烦了,家兄还在讲经场那边,这会儿我再不回去的话怕是他们要担心。我已是无碍,不用劳烦了。”

那妇人却是坚持,只吩咐大夫与岑子吟检查一番,待开过药方,那妇人便问岑子吟家人何在,岑子吟熬不过对方的热情,只得道,“还要劳烦夫人去讲经场通知一下家兄。”又细细的描绘了一番大郎二郎的外貌,两个管家便去那边寻人。

岑子吟也再在**呆不住,奈何那妇人又细问她家中情况,岑子吟只得苦笑着答道,“姓岑,名唤子吟,夫人若是不弃可唤我三娘。”

妇人身边的丫头呀的一声,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那妇人笑道,“却没想到是岑家的三娘子救了小女,近些日子长安城的妇人谈论最多的怕就是三娘子的事儿了。我夫家姓卢,三娘子可唤我一声卢夫人,为三娘所救的是我二女,我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若是有个万一,还真不知该怎么的好,还要多谢三娘厚恩。”

岑子吟笑笑道,“举手之劳罢了,若非小娘子的一饭之恩,怕是我也早就走了,说来也是小娘子心底仁慈,才有此机缘。”此刻的岑子吟对结交名门大户已是没什么兴致,只盼望能少些麻烦,淡淡的相互恭维了几句,那妇人只要她好生休息,待两个兄长来了再行离开,留了一个侍女侍候她又去守着自家的闺女。

岑子吟躺在卧房里,无心打听人家的事儿,闭目养神,只听见外面噼噼啪啪的一阵响动,随即门被人一巴掌推开,二郎扑进来叫道,“三娘你没事?”随即便咦了一声,岑子吟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瞧着他对着旁边站着的丫头呆。

大郎随后才进门,瞧见那丫头也是微微一愣,倒是那丫头轻轻笑道,“原来三娘子是两位公子的妹妹,两位公子不用担心,三娘子已是无大碍,这会儿正熬着驱寒的药,两位略坐坐呀”................................................................................................................

晚上还有四千字,我要还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守信用的弓……

另,昨儿个跑去看了两个小侄女儿了,她们该叫我姑姑,我昨儿个是高兴糊涂了。一只四斤,另外一只五斤四两随我,我生下来也这么重,除了轻重和体积不太一样以外,小家伙长得很像,而且,让我沮丧的是,两只生下来就很白诶,为毛不像小猴子咧?我还以为会皱巴巴的,红通通的……抱着的感觉好软啊,生怕把骨头给她们伤到了,然后,皮肤好好摸,可是我不敢多摸,怕把自己身上的细菌传给她们了……才生下来几个小时呢,又小,又弱,想多捏两把都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