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8章 人定胜天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十八章 人定胜天

送来的时候,卢家的人也送了饭过来,瞧得出卢家)E消耗了不少的香油钱,所以饭要比别人好上许多。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岑子吟也得以趁着那丫头出去的时候从二郎口中知道那位卢家小姐与大郎认识的事迹,其实也不过一面之缘而已,却是深刻至极,前天的诗会上,卢家小姐不知怎的参加了,顺便博得了满堂彩,又与大郎一番机锋,两人唇枪舌战之后大郎一败涂地。

大郎面红耳赤,已是无力争辩,岑子吟与二郎两个却是没心没肺的笑个不停,瞧大郎的神色也不知道究竟有几分仰慕。

用过午膳,吃过药,岑子吟便仗着自家的身子好,起了身来活蹦乱跳了,卢家小姐也没了大碍,卢夫人为了感谢佛祖保佑,吩咐上下迟些回家,要去礼佛。

岑子吟几个随着卢夫人,也得以见到了寺院里有名气的高僧,一同听佛。

像岑子吟他们.这般的,这皇家寺院不知几许,真个有名气的高僧一般是不见外客的,有机缘的话也许能遇上,岑子吟若不是救了卢家娘子,怕是把这寺庙转悠上十次也未必能有这个机缘。

因此都十分恭敬的随卢.夫人去听佛,大郎二郎两人一脸的受教,而那位卢夫人似是对佛家思想也了解甚多,难怪能教养出那般恬静的一个女儿来,岑子吟这会儿就只觉得自家是个文盲,依旧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不过这次人少可不敢胡乱的打瞌睡,只能随着大郎二郎两个点头就点头,摇头就摇头,或是微笑。

就在.岑子吟以为一下午时间就要如此无聊的过去以后,那老僧突然问道,“这位施主像是对佛理研究颇深,贫僧方才所说之处难道有什么谬误?还望施主不吝赐教。”

岑子吟根本就没听明白对.方说的啥,一时被问的愣住,只见四道目光向自己扫来,呵呵笑了两声道,“和尚这个其实是尊称,要有很高的修为,能为人师的出家人的称呼,是从印度语翻译过来的,后来慢慢的才演变成了现在这样。修为岂是我等庸人所能指正?不怕您怪罪,实是小女子听不大明白,又怕和尚怪罪,所以装出一副听懂了的样子,没想到还算出了丑,见谅见谅。”

那老僧不以为然.,只是道,“既然听不懂,为何又要装明白?白白来此,空耗了光阴。”

岑子吟道,.“佛法高深,即便能体悟一点半点,也于我辈有益。”

这时代地人。从皇帝到.平民。即便只字不识。也是懂一些佛学地。像岑子吟这样完全不懂地还真是扳着手指头也能数地过来。到了岑家这样身份地人家。却是完全不可能了。那老僧分明是以为岑子吟拿话搪塞他。因此言中有讥讽之意。

岑子吟之前还以为老和尚有些不高兴她滥竽充数地行为。后面地话就是给自己开解。却没想到这话一出口。到了老和尚耳中就成了讥讽他修为不高。老和尚到底是有些道行地。只是身边地两个弟子却有些挂不住了。脸色有些变化。却是碍于眼前这位是卢夫人地贵客不好作。只是看岑子吟地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了。

岑子吟瞧着两个沙弥眼神不善。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啥。摸摸鼻子准备继续装哑巴。免得多说多错。心道这皇家寺院地气派就是不一般。和尚不光架子大。脾气也不小。

那老僧闻言笑道。“施主之言倒不为过。不知施主都读过什么经?”

岑子吟冷汗。这老和尚还没完没了了。经。她一本都没瞧过。看见上面拗口地文字就头疼。装逼是要被雷劈地。她正要解释。大郎知道对方是误会了。连忙道。“和尚休怪。舍妹平日里看地不少。却是从未见过经长成什么模样。对佛理更是一窍不通。

是弟子莽撞带了她来。想让她受些佛法地教导。多明些道理。也沉淀一下浮躁地性子。”

二郎适时补充道,“没想到却是对牛弹琴,三娘,还不快赔礼。”

岑子吟起身要赔礼,那老僧不甚介意的道,“施主不必拘礼。若是有什么不懂之处,就尽管提出来,贫僧定会一一替你解答的。”

这老僧平易近人,岑子吟不敢造次,连忙恭敬的谢过了,那老僧闻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听闻施主姓岑,又排行第三,可是以酿酒扬名长安城的岑家三娘子?”

岑子吟这辈子估计都逃不掉一个酒娘的名号了,很是有些郁闷,“正是小女子,和尚乃方外之人,怎的也听说过这不值一提之事?”

那老僧却是睁大了眼细细的瞧了岑子吟一番,点点头道,“酒乃佛门禁忌,不过贫僧曾听一行大师提起过岑家三娘的格物之学修为不浅,想是世间事难得十全,却没想到施主竟然未识一字佛经。”顿了顿道,“不知施主可否赐教一二?”

早就听说唐朝的和尚成名的个个都是除了佛学高深以外还各有专长,对眼前这位七老八十的老和尚对物理感兴趣也不用惊讶,岑子吟自问物理学的还凑合,这老僧又是极为和善的,虽然不打算与权贵有瓜葛,对这些方外人士岑子吟倒是不介怀,笑笑道,“过誉了,若是有机会,子吟定然来向和尚学习讨教。”

人这话岑子吟只当是客气,却没想到那老和尚也是个心急的主儿,想了想便道,“此刻贫僧正有些东西想不透彻,施主可否移步?”说完才想起卢夫人还在场,略感歉意的笑了笑道,“卢施主,今日贫僧心痒难耐,不妨改日再论法可好?”

这老僧想必在寺中地位极高,那卢夫人也没有半点儿不耐的神色,点点头恭敬的道,“大和尚有要务,我便不打扰了,改日再登门求教。”又转过头对岑子吟道,“三娘子大恩,改日我必登门拜谢,只是受了寒,需小心身体,如此我便不多留了,改日再叙。”

唐朝格物学不过刚刚萌芽,岑子吟好在看不少,只是挑着能让人接受的部分与那和尚说,许多现代的物理观念根本提都不敢提,她本来就是工科出身,折腾这么点儿小事儿自然不在话下,倒是那和尚喜不自胜,仿佛得了多大的宝贵东西似的,这便是一心研究科学的知识分子的可爱之处,两人一番话谈下来便是一个下午过去了,这会儿倒是轮到大郎和二郎在一边摸着头脑冥思苦想,格物之学他们也略有涉及,莫说比岑子吟,就算旁边那个老和尚,他们也是望尘莫及的,这玩意儿在这个

并不太受重视,科举的时候考这个的人出生比别人不T点儿半点儿的。

岑子吟也不觉得累,反而有种传到授业解惑的喜悦感,直到要离开的时候方才想起自己来这儿还有一个目的,高僧就在眼前,此刻不问更待何时?只是,这些事儿势必要避开大郎二郎两个才好问出口,因此将两人支开了才问道。

“和尚一边研究格物,一边研究佛法,可有觉察其中有什么背道而驰之处?”岑子吟笑着问道,一边是唯物主义,一边是唯心主义,两个格格不入的理论在一个人身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岑子吟很好奇。

那老僧却是道,“施主未曾涉及佛法,又怎知其中有背道而驰之处?天下学问到最后不该是殊途同归的么?”

岑子吟笑道,“佛家一家便有净宗理宗,就是佛家一家已是争论不休,何况是另外一门不同的学科。”

那老僧道,“.正是有争议,却是无法说服对方,所以贫僧才希望能另辟蹊径。”

岑子吟愣了愣,这话题.扯远了,“呵呵,说的也是。”顿了顿继续道,“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还望和尚能提点一二,若是明知道一件事会生,我心中希望的是去改变,因为那件事会影响到我的生活,但是,自己的能力未必能做到,去做也会影响到家中上下,也许会比不去做造成的结果更不堪,那我到底要不要去做?该不该去做?”

老僧.道,“有人崇尚无为而治,有人却是积极的改变命运,有人祈求上天,施主是哪一种呢?”

岑子吟笑,“我相信人定.胜天,不过,也有不可逆天的时候。”

老僧道,“既然.施主心中已经有决议,又何必再问贫僧?”

岑子吟举目.望那高高的佛塔,佛塔上数百佛像闭目微笑,瞧不清人间的疾苦,“我怕三十年后我会后悔。”

老僧眼中突然闪过一抹.精光,岑子吟没有瞧见,心中所思的是之后整个佛教惨遭灭顶之灾之事,这座寺院因为是皇家的寺院得以保存下来,这个时代的佛门子弟并非全是虔诚的信徒,许多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可像眼前这个老僧的佛门弟子也不少,她虽有心,却是无能为力,自保且不能兼顾,何谈身边的人事?

对佛门的事,岑子吟至多就是怜悯,可对身边的人,一想到就不由得揪了起来,说她已经放开,却是不诚然,每每想到的时候就是一阵惆怅,只是心事如何说与人听?

“施主可以看见三十年后的事?”老僧问道。

岑子吟笑,“大和尚不也可以看见自己明天的事么?日月轮回,总有定数。”顿了顿,突然嘿嘿一笑,“大和尚被我说糊涂了?我就是担心现在自己给家里惹了太多祸事罢了。”

老僧道,“也遮掩了令兄的光彩?”

岑子吟点点头,看来这老和尚也不是个完全的方外之人,还是懂的些人情世故的,“听说了我酿酒的事,大和尚也该听谁过我闯下的大祸。”说罢叹息了一声,这些话,也唯有跟无关的人说说了,身边的人,她是一个也说不出口的,而眼前这个睿智的老无疑是个很好的人选。

老僧道,“祸在人心,非尔之过。”

岑子吟何尝不知道,这话并不能解开她心中的结,她想要的是一个能让她平静甚至冷酷的看着历史一步步重演的理由,而不是推脱责任,她的阅历足够知道人心险恶,贪欲无穷八个字。

老僧见状又道,“施主既然可以预见,又信人定胜天,为何又怕事后无法逆天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若是连这点儿勇气都没有,又怎能背负那些本该属于你的责任?”

岑子吟一愣,她并非生在平安盛世,而是生在了这片璀璨的长安城,家中上下若没有十足的准备,三十年后的大祸必然无法避免,之后连年征战,怕是越的苦不堪言,族人无法离开这片深扎了他们根的土地,即便短暂的离开最后还是要回来的,虽然岑子吟怀疑他们不到日子过不下去是否会愿意离开。

她下意识的排斥嫁人,也是因为这个缘故了?怕再牵连了另外一个家族,让自己越的难以抉择。

要是唐沐非在就好了岑子吟不由得又想起了这个人,唐家若是不出那场乱子,她何以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那个跟皇家牵连甚深的杜家绝非上选呐跟在自家嫂子身边几年,学到的皆是些管理下人和处理人事的东西,对这些阴谋手段却是涉及的非常的少,毕竟刘家人口单纯,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拿现代的一句话来说,她这没用的脑袋,没准被人卖了还高兴的帮人数钱呢

得不到解决的答案,岑子吟越的沮丧,她下意识的不愿放弃,却现事情越的无解,有些懊恼匆匆回了家去,翌日一大早就要去小庄上,摆足了柴火要将这些年来整理的笔记一一烧掉,烧了她就该死心了

刚催促管家将柴火摆放好,二郎便嚷嚷着冲进来叫道,“三娘,不是说好就这么放着了吗?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烧了?”

大郎也是以不赞同的眼神瞧着她,二郎更是道,“咱们家这些年的好转全靠了这些东西,你就真的忍心?”

没人拦着还罢了,她也许还有些心思去怀念,两人一来,岑子吟咬咬牙便吩咐下人点火,二郎拦着不让,正争论间,外面突然冲进来了一队官兵。................................................................................................................

债还上了,我感冒了,然后,决定去医院看我侄女儿们去,,,握拳,再不欠债了,欠债的日子身上就如同一千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死了……

伸手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