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8章 阴谋论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三十八章 阴谋论

猎场那一扑,他是真想为你挡板子,这个也许还可以T3的,可是,安澜那一鞭子的度,绝对是他下意识的不想让你受伤。专业提供电子下载.被抬去疗伤便一直嚷嚷着要你在他身边,我们没办法,只有把他给捆了起来,唔,直到,他知道我和安嘉的计划……”

岑子吟挑眉,“计划?”李柔儿半分也不在乎的笑,“否则我们何必把你单独放在哪里不闻不问?李珉受伤了我可没有受伤,即便我受伤了,把你放在身边也是可行的。”

岑子吟磨牙,这感情是他们故意的了?难怪安嘉能够那么快的出现,只是,这李柔儿竟然在安嘉受伤严重的情况下才带人出现,这又是为什么?

看见岑子吟眼中闪动的怒意,李柔儿继续道,“让安嘉受伤,你没有半分损耗,其实是我的主意,因为李珉这个人非常非常的记仇我要让他知道,我们绝对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即便是安嘉死,也会保护你这是临时起意的,所以中间出了点儿小小的纰漏。”

岑子吟怒极反笑了,李柔儿似是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想法一样,继续道,“回到长安城,我们便放了你回去,实际上我们也没想过要伤害你,毕竟你是王妃看中的人,人也不错,除了,唔,有些太过大胆了。”

“没想到的是,即便安嘉拼命保护你,李珉也恨上他了,安澜就是证据,把你放到大荐福寺,随即进宫,等一切事态平息以后,他又跑去皇后面前求旨,要把安澜嫁给他,他恨安澜拿鞭子打你,也恨安嘉和我在背后将你当棋子用,所以要大家都不得消停。”

“安澜的父亲知道以后当下就要把安澜给送进王府去,还好皇后并不同意,不过,安嘉也知道了,所以最近他都是偷偷摸摸的出门回家,今天,我们在王府门口的人看见你去找他,就知道一定能够找到,要不是你,呵呵,也许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呢。”

“那么,”岑子吟已经笑不出来了,跟皇室的人混,即便是个十三岁的小丫头,也有这么深沉的心机,实在是让人很无力的事情,“那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指的你、安嘉甚至包括了常芬公主?”

李柔儿拉着岑子吟的手,她的手很暖和,很软,而岑子吟的手刚从溪水里拿起来,冰凉冰凉的,“当然是为了永穆公主了我们要给他一个教训,也需要一个契机,平常的人经不得我们这么玩,肯定就早早的死掉了,只有你啊,我们早就知道你是很厉害的,你的才智和能力迟早会引起皇上的注意,我们只要小心一点儿就可以了。”

岑子吟想翻白眼,只觉得没力气,不管李柔儿她们是不是真的一开始就这么想的,如今肯这么对她坦白都让她生气不起来,当然,最主要的缘故还是她好像没什么生气资格实力不够呀。

李柔儿笑笑道,“其实你也不必介意,我们从头到尾虽然利用你,却没有半点伤害你的想法,毕竟,我挺喜欢你的,常芬公主也说你的性子自由自在的,很是讨人喜欢呢”

一切都清晰了。从猎场到后来地事。李柔儿分析地结果与岑子吟自己分析地结果大相径庭。李柔儿分析出来地是李珉对她异常地感兴趣。岑子吟也是这么觉得地。不过。这个兴趣要打个引号。

也许一开始只是无意地找乐子。随即下来却是故意地。在猎场故意地扑到她身上。回来又故意地让安嘉去救她。在王妃意识到她地重要性决定放弃以后。又去招惹安澜。岑子吟地鼻子闻到一股深深地阴谋味道。如果她猜错了地话。只能说明跟这帮人相处已经让她神经错乱了。

李柔儿觉得李珉是在为她不惜牺牲自己。岑子吟却是觉得这位小王爷并不像表面上地那么简单。唯一地疑问就是。她自己有那么大地魅力么?相当无解地一个问题。岑子吟更乐意相信这家伙只是无聊想玩而已。

只是。有人会这么玩么?岑子吟只觉得自己地脑子开始打结。她也许只是被刺激过度。凡事都向阴谋论方向在思考。简单地要想复杂。不过。这样地思考明显不太适合她。因此。岑子吟只是稍稍迷茫了一下。就决定不再去想。反正她想了跟没想也没多大区别。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对于对她自己没有做过任何过分事情地李珉来说。李柔儿在皇帝面前地‘出卖’以及猎场也许更早就开始地设计。‘新仇旧恨’让她下意识地排拒。

偏生李柔儿笑地甜甜地。玩了你以后再告诉你你被玩了一把。很诚实。诚实到让岑子吟想咬她两口。偏生又无法生气地地步。

岑子吟是个记仇地人。同样地。别人地恩惠她也记得。不管李珉如何地胡闹。他总是没有造成实质上地伤害。反而在她没有预料到地事情上给予了很大地帮助。所以。无论李柔儿在她面前如何说。她都不会对李有丝毫地成见。

只是,真的没有么?岑子吟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内心深处其实‘成见’颇深,只不过是认为李珉其实是个好人而已

岑子吟在沉思的时候,没有瞧见李柔儿眼中闪动的光芒,两人都沉默着,一个眼神迷离,另外一个则是若有所思的望着远方。

许久之后,岑子吟问道,“皇上让我编撰新算经,为什么现在又没有消息了?”

李柔儿甜甜一笑,“因为朝中的大臣以为,让一个字都写不端正的酒娘做这件事,大唐上下的学子才子脸该往哪儿搁?所以,为这件事吵了很多天,刚刚得出结论,学问跟写字没多大关系,有生而知之是为圣人,不过这位圣人不受世俗的眼光,所以行为怪异,为了不影响世人的道德价值观,还是少让你与外人接触的好。”

岑子吟的脸红了红,字写的丑是一回事儿,被人当面说道不脸红的话脸皮也未免太厚了,“功名利禄于我如浮云。”做出一脸的清高状,仰头望天,实际上是为了遮掩自己充血的脸。

不用去参合那劳什子的编工作,岑子吟松了一口气,跟一群博学多才的人混迹在一起,迟早人会现她其实是半桶水都不到,还是乖乖的缩在家里的好,如今唯一的兴趣就是想给李珉找点儿乐子,让他别再颓废下去了,多聪明的一个孩子呀,竟然折腾到人见人厌的地步。

只是,李柔儿跟她的交情,她为什么要把这一切告诉她?岑子吟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李珉的事情不过是皇家后院的一个角落生的一点儿腌臜事儿罢了,根本没多大的必要告诉她这个路人甲的。

岑子吟没有现李柔儿听见她那句话以后露出了迷茫的表情,浮云么?这种话只有经历过一切的人才有资格说出来?谁能不受权利的诱惑?她一个小小的酒娘,刚解决了温饱而已,若不是运气好,早就折在王准手里了,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像是自内心的,她看待李不说,即便是李柔儿和常芬公主都是这样的一视同仁。

“你不怕死么?”李柔儿突然问道。

岑子吟不明白李柔儿为什么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上,瞧着李柔儿的眼睛,这是一双充满了疑问的眼,岑子吟笑,“怕,为什么不怕?可是因为害怕就不会死了吗?人从一生下来便注定了往死路上走,再怎么挣扎也逃不过死的命运。据我所知,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死变得有价值一些罢了。”

岑子吟自知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实际上则是装13罢了,她不是圣人,也经历过了生死,更知道那种死别的痛,人活在这个世上若是孤单一人,那么即便是死了也无妨,若有亲戚朋友,那么活着的意义就不光是针对自己了,人世的浮华要有比较才能衬托,而人的七情六欲则是需要亲人、爱人、朋友来寄托,所以,她其实很怕死,前提是身边有所依恋,只要想想上辈子自己的母亲,她便心如刀绞,若是母亲去世了的话……就算是穿越,或则彻底的死掉也没什么关系?

所以,她这辈子并没有那么然,因为在这儿她留恋的人更多。

“价值么?”李柔儿皱眉,她不以为有什么东西值得用她的性命去换,“什么样的价值是你以为可以接受的呢?”李柔儿笑的很甜美,不知道为什么,岑子吟却是觉得被她瞧的身上有些冷,一股防备的感觉浮上来,“你觉得呢?”

李柔儿皱眉想了想,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值得她付出生命的,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讨论下去,这离题太远了,当下道,“你有空多出来走动走动,如今也算是长安城的名人了,许多的娘子夫人都想见见你,我上门寻了你几次都没有找到人,没想到今儿个去寻李珉倒是撞上了。”

我真的是个悲剧,今儿个去输液,因为本人皮粗肉厚脂肪多,直接结果就是找不到血管,那医生拿着一根皮筋在我手上扎了半天,让我手无比酸麻以后,又在我手腕上扎了一针,直接把血管给扎破,青了一大片,疼死我了。

就在荼毒了我的左手以后,还妄想荼毒我的右手,我打死不从,然后才又找到了根血管,算是把**给输进去了。

哎,先是鼻塞,然后是嗓子难受,今儿个第三天折腾成了支气管炎的样子……难道我感冒了就不能吃药好一次吗?泪奔,明天早上还要继续去挨针扎,强烈需要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