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9章 天大的误会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三十九章 天大的误会

了李柔儿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回到家中尘儿与那管)来,岑子吟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思来想去,总觉得李柔儿话中的漏洞极大,偏生自己在当场没有想明白,至于那些漏洞到底是为何而来却是想不明白了。专业提供手机电子电子下载.

越的觉得这个长安城不是她这样的人能玩的转的,继续呆下去天知道会被卷入什么样的是是非非,如今事情已经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了。

想走也走不了,岑子吟最大的包袱便是岑家与方家两个大家族,这时候倒是有些羡慕那些肉身穿越的人了,没牵挂,死一片都不管她的事儿。

岑子吟叹息,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却是尘儿,小丫头瞧见岑子吟在房间里,连忙扑了上来,瞧见身上只是破了一片衣服这才撅起嘴道,“三娘走也不与我说一声,我与王大叔狠是担心呢。日后咱们不要去找那个小王爷了?”

岑子吟闻言笑着在尘儿小小的鼻子上拧了一把,“小王爷对我有恩呢,小丫头不喜欢他?”

岑子吟打算若是尘儿不喜欢他的话就来一次洗脑,没想到尘儿却是偏着头道,“可是他让三娘的衣服破了,听说还差点儿受伤”

岑子吟笑,“若不是他拦着,今天没准我受伤更严重。”

尘儿闻言点点头道,“我明白了,那就是另外两个人了?”拍拍胸口道,“三娘走以后,我和管家送他回家去,又替他请了大夫,他说让我们不用管他,是他害了三娘,我还担心做错了呢。”

“他还说了什么?”岑子吟皱眉。

尘儿道,“还说要真心疼他这个徒弟,就送些钱与他,否则明儿个他就没办法去喝花酒了。

岑子吟挑眉。突然想到那守门地管家明明说他是去喝花酒了。还是跟几个纨绔一块儿去地。自己在赌坊里面找到人地时候竟然就只有他一个。这家伙就没半句真话。也没半件事儿是做地让人能看得懂地。岑子吟翻翻白眼恼道。“他要喝花酒。你就替我送点儿钱去。够喝酒就行了。多了就免了。顺便替我告诉他。下次要钱让人传个话就是。反正他师父就这么点儿家底。偏生就这么一个徒弟。他自己瞧着办。”

尘儿年纪也不小了。自家主子是生气还是心平气和还分地出来。可是之前怎么瞧怎么觉得这两个人之间有点谱。到这关头上还支持那位去喝花酒?虽然这世上不少妇人能做到这一步。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还是笑地一脸地温柔。据她所知。自家主子可不是这么好地脾性。何况这还是在自家屋子里。

不过尘儿还是知道自家主子一旦说出口地话就肯定不会是气话。她只需要听命照办就行了。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退下去。岑子吟已经懒得分析李那帮人地混账事儿。转念又想到自家哥哥身上。人生真是不如意十之啊……

二郎跟那个听说品行不错地女孩子没有一点点感情基础。而大郎动心地偏生是他们够不上地人家……

鲜衣怒马地三个少年说笑着从长安城地大街上行来。直奔卢府。若是细看。便可瞧见那马背上地较小地那位公子哥儿竟然带着几分女相。这样地情景对于长安城地人来说也不嫌陌生。毕竟如今正是流行这样地女儿做男子装扮。仗剑骑马行过闹市。一身英气勃。

马背上地人儿正是岑家三兄妹。大郎头一日接了帖子道是卢森有请。这诗会有不少长安城地名门子女参加。而卢森一家算得上卢家还算有身份地旁系。来长安难得卢家少爷与娘子有心宴请极为关系不错地朋友。岑家自然拒绝不得。

到了卢家门口,那卢家的管家已是站在门口久候,递上帖子,便笑了出来,请岑子吟三人进去坐坐。

正要跨进门,就听见一个陌生而又略显得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叫道,“大郎二郎你们怎的也来了?”

扭过头一瞧,薛易一身绸衫,衣袂飘飘,腰间佩一把三尺长剑,正御马而来,身边还有三五个公子哥儿,薛易看见岑子吟明显愣了愣,随即笑了。

大郎二郎

拉着岑子吟向里面走去,那管家是个眼神儿好的,虽T|劲,也知道轻重,只请岑子吟三人先入内院。

岑子吟本不想与这人打交道,不过如今已经来了却是不好此刻回府,沉着脸埋头进去,就听见薛易在后面冷哼一声,像是被人驳了面子,骂道,“果然是没教养的,连自己师父都可以不认了。”

二郎要恼,抬起头就瞧见岑子吟与大郎轻笑的表情,摸摸鼻子有些郁闷的跟了上去,没回头与那人计较。那引路的下人只请大郎二郎两个在院子里与已来的众人说话,便有卢晴的贴身丫头迎出来请岑子吟去内院说话。

进得内院,果真是好些个名门的娘子已是来了,要么珠光宝气,要么娴静端庄,要么则是活泼开朗,三五个成群说笑喝茶投壶斗诗,比的是文采武功,要不是这院子不够大,怕是要人拿马球来斗上一斗了。这边儿的豪情壮志丝毫不比隔壁院落来的少上半分。

只瞧见人群之中有不少是上次去猎场的旧识,却是没半个上来与她套交情的,她现在还是这个上流社会小圈子的新人,身上还背着不少债,倒是与李柔儿所说的什么贵妇娘子皆想认识大相径庭。岑子吟顿时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她是忙惯了的人,真要让她对这些马球什么的感兴趣实在有点难度,怀念的是现代的游乐场、KTV之类的地方,对马球这些原生态的东西早就被中国足球给磨灭殆尽了。

何况这些贵人出生的不知道肚子里长了几个心眼儿,她本是因为大郎而来,不想这所谓的几个朋友的小聚会竟然办的如此别开生面,只是各家的娘子和夫人便有足足二三十人了。

没打算溜达到僻静处,只坐在亭子的一角静静的呆着,众人笑自己便笑,表现的普通一些,就像是个急于巴结她们上位却又不善言辞的市井女子?走近了却因为自卑于自己的身份不好意思打招呼,所以侧着身子只做半边凳子,每次想插话都因为没组织好言辞而插不进去。

果然主人不来,这些个女子说了一会儿话,便纷纷的找了借口从亭子里离开,最后两位小娘子走的时候礼貌的问她要不要一起,眼神却是透露出不愿意她跟随的意味,一切尽收眼底,岑子吟自然淡笑着拒绝,独自在这别人让出的空落落的庭院里坐着,享受片刻的宁静,方才的话题她不是不想插嘴,实在都不是她擅长的东西,说起来她来唐朝三年,除了看了一堆地里、物理、农业知识以外,其他的东西都学的甚少,否则怎么能跟这些人的世界格格不入?

唔,其实也不是格格不入,真要聊起衣服化妆等等,她还是有些心得的……

岑子吟所不知道的是,因为主人卢晴临时的缺席,本来打算介绍岑子吟给她这些闺中朋友一道认识认识的,里面也不是没有那种必须给面子邀请的,但是大多还是这些与卢晴交情不错的,对待她的朋友自然也不会太过不好,只是,由于岑子吟的心态问题,造成了一个天大的误会。

只走出那个院落,便有几个小姑娘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

“她想说什么?咱们又不像她有那么大的能耐,她想说又不说的样子,只是笑着看人,我便什么都不敢说了。”

“是呀,晴姐说她人还不错呀,还救了她一命,不过晴姐是什么身份,又是才女,怕是瞧不上咱们呢”

其中一个女孩子不乐意了,“她一个酒娘出生凭什么瞧不上咱们?听说她连字都写不端正,那些东西还不知道是从哪儿抄来的呢”

另一个女孩子辩解道,“我倒是不觉得她高傲,就是觉得她那双眼睛瞧人就像是我做错了事儿,我娘瞧我似的,什么都瞒不过。”

“也许是见多识广了,咱们就只会几诗词,比不上晴姐姐不说,即便是比得上晴姐姐,又能让皇上封赏么?

其中有几个见过岑子吟的则是冷笑不语,也有那性子直的道,“怕是说不到一处去,她不识诗,咱们不懂那些杂学,偏生晴姐姐也不在,咱们还是自己玩,呆会儿晴姐姐来了看她如何说。只是我听外面有人说此女的过往有些不堪,市井间的传言不少,需知道空穴不来风,她与长安城那位最有名的小王爷走的近,又通过那位结识了范阳县主,咱们这些小门小户怕是入不了她的法眼。”

“啊?什么传言?”女孩子们被一番话惹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纷纷围到一起,只听那位说话的女孩子讲述之前的种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