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0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章 没有最无耻 只有更无耻

子吟坐在亭子当中,自然不知道那些远处的女孩子已了话题,打算寻个下人去问问卢晴什么时候能过来,不想,眼光一扫,便瞧见不远处卢森满面笑意的大步走过来。

“三娘子怎的一个人独自在此?我正好有些问题要请教,还担心打扰了你们的雅兴。”

这卢家的客人皆是一个圈子的,即便刚来的新人没人认识,也会自己找兴致相投的来说话,到不是卢家的人怠慢,不过是卢晴万万没想到岑子吟与大郎二郎见到薛易,所以才会分开来,又因为李柔儿几个的事情只觉得这些官家小姐没一个好相与的,无心结交才会如此。

岑子吟半天总算见到个相熟的,不由得笑了起来,“我未曾读过半篇诗书,这两年骑射也荒废了,哪儿来的雅兴,倒是怎么不见卢晴,你这个当主人的也不去陪着客人,反倒是来寻我问什么问题。”

卢森笑道,“原是我这个做主人的怠慢了,罢罢,你既不喜欢这些诗书不妨与我同去那边瞧瞧,好几位公子都想来寻你请教一番,正与你两个哥哥说话。”

岑子吟略想了想,薛易虽然不讨喜,却是不好驳了主人的面子,何况那边的人多半还是自家哥哥的朋友,即便不是,卢森的性情却是不错的,结交的朋友也合该不是那种太讨厌的人,便允了随卢森过去。

这边院子尽数是些公子哥儿的地盘,一杯浊酒几句诗便能下酒,高谈阔论好不开怀,岑子吟只听见有人高声在吟诗,也没听的真切,只觉得是辞藻堆砌,唐朝的诗崇尚的是华丽的词藻,只是堆砌之余能像李白一般运用自如的却是少数,岑子吟只听着觉得好听,却没有拍手称快的想法,毕竟她读过的诗歌尽数都是炙人口的绝句,难得一求的。自己不会做,偏生眼光养的高,闻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好在没有人会为难她这个字都不太会写的人作诗,更不会让她来评价了。

过来便瞧见卢晴正在人群之中,难怪方才不在那边,这位才女想是要先来照顾这边的客人,而这些人大半都是为卢晴的才名而来的吧。那位做诗的年轻男子正满面希望的望着卢晴,只听她如何评判。

岑子吟与卢森两个的到来倒是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瞧见众人热切的围绕在卢晴身边,岑子吟不由得扭过头去瞧了卢森一眼,卢森眼中却尽是笑意,很是高兴的瞧着人群之中风采照人的卢晴。

岑子吟只在人群中寻找大郎二郎的身影,怕是两个哥哥都忘记今夕是何夕了,没人注意到她过来,目光在人群中转悠了一圈,却是没瞧见大郎二郎,只看见对面薛易正死死的盯着她,那眼神怪异的紧。

岑子吟嘲讽的笑了笑,低声问卢森,“怎么不见我大哥二哥?”

卢森闻言在人群中找了一遍。果然没见大郎二郎两个。不由得有些纳闷地道。“方才还瞧见他们在这儿呢。我不过离开一下怎地就不见人影了?唔。我去找个人问问。”

说罢便要离开。岑子吟连忙道。“不妨。他们必是有什么事。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么?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瞧这情形倒是不好扰了他们地雅兴。”

卢森瞧了瞧那几个朋友。个个皆是满脸红光、兴致高昂。还真个不好扰了别人地兴趣。心中虽然有些埋怨那几个朋友让他下不了台。得了空必要好好说道说道他们。

岑子吟不甚在意。只是不想跟薛易同在一处。既然大郎二郎不在。她本就对诗歌不感兴趣。自然能闪就闪了。卢森是主人。不好走地太远。知道自家妹子还要去招呼那边地客人。因此只是寻了个稍微僻静些地地方。却也是在院子里。就着一块沙地写了起来。不过是一道三元方程可以解决地问题。岑子吟瞧了瞧。便有些好奇地瞥了卢森一眼。这题目只要按照她说地方法去做。根本就是很简单地好不好?依照卢森地程度。不该呀……

心中虽然有些不解。依旧低下头取了根干枯地树枝在地上划起来。慢慢地讲给卢森听。却是小心翼翼地观察卢森地表情。

岑子吟瞥向卢森地时候。恰好瞧见卢森瞧向自己。四目交接。岑子吟礼貌性地一笑。卢森也是一笑却没想到两人这一笑却引起旁边地人一句闲话来。“人人皆在那边听卢家娘子说话。卢公子怎地与三娘在这儿独处?”

岑子吟抬起头来,不出意外的这人是薛易,她还真不理解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成的,旁边没什么人,她也不在乎形象了,挑眉道,“薛公子管

泛,怎么,难不成我们要做什么还要让你同意不成?

薛易咬咬牙道,“还好旁边没的水池,就不知道岑家娘子打算如何待卢公子了。”顿了顿向卢森道,“若是没那个能耐,怕是要被人一脚踹进水池,卢公子以为自己比那位小王爷如何?若是比不过,怕是入不了人的法眼。当日我还与岑家有婚约,却是被这位蛇蝎美人儿一脚给踹进了池塘,若不是我精通水性,怕是要淹死在里面也无人知道了。”

呸!明明是她叫人救他的好不好?早知道有今天,就该让丫淹死在里面,一个芙蓉还能卖几串钱呢,白送了他糟蹋!

岑子吟凉凉的瞧着薛易,只听他要如何编派自己,卢森则是一头雾水,虽然听人说过几句两人的恩怨,这时候只是觉得一个大男人如此说一个女子实在有些不像话,想劝却见岑子吟不开口,不知道要从何劝起。

薛易又道,“你既送了我芙蓉,说是让她先来侍候我,为何又要在外面勾三搭四?攀上了小王爷便一脚踹我进池塘害我性命,岑三娘,你如此狠心怨不得我揭破你的真面目!我容不得你被那小王爷抛弃后又来害我的朋友!”

一番话说的正气凛然,岑子吟撅撅嘴,只觉得此人无耻,天下的道理皆让他占了个精光,笑道,“我勾搭小王爷,还有呢?莫非你要说连那些书也是你所著,借着小王爷的手献给皇上,剽窃你的东西,若非你有这般大的利用价值,当日我便不会与你定亲来着?”

薛易狠狠的一摔衣袖,脸色微变,岑子吟瞪大了眼睛,心中在想,不会是真的吧?

只听见大郎在不远处叫道,“三娘,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方才我们去隔壁院子寻你,都没找到人呢!”

岑子吟瞧了卢森一眼,只见卢森有些茫然,明显是信了那薛易的话了,轻轻笑道,“我来寻你们家去,这儿有这无耻的人便没我岑家三娘,大哥二哥可要随我同去?”

岑子吟打定了主意对这个上层圈子不去在乎,只是有些对不住大郎了,不过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一群故作斯文的人,耳根子软的听不得人的闲话,她若不拿出几分骨气来,倒是让人瞧轻了去。

卢森见岑子吟要走,连忙叫道,“三娘子!你这是作甚?”

岑子吟笑笑正要开口,却听见大郎道,“我带我家三娘来可不是为了受这位的闲气的,这位本是我与二郎的夫子,不想偷人偷到自家学生家里来了,我岑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却是也谨守礼教的,送了那丫头给他,便寻思着从此揭过不提,我家妹子却是嫁不得他了,不想他竟然怀恨在心,只在背后说道,真真是有辱斯文。我家三娘已是说的明白,有他没我们,如此就告辞了,卢兄!”说罢拱拱手,拉了二郎便要离开。

如今薛易却是在外有头有脸的,离开了些许时候,便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形,大郎二郎两个虽然不比薛易的才学好,却也因为自家的妹子很是出了些风头,再有薛易在后面推波助澜,大多人都知道他们私下里有些不合,唯有卢家两兄妹不知此事。

见人人都瞧向这边,薛易朗声道,“拿了人的原本去抄下来,便毁尸灭迹,做的此事后被主人撞破便不好意识了么?”

岑子吟听薛易言之凿凿,神情伟岸,那模样让人不由得相信眼前这位‘伟男子’受了天大的委屈,如今寻上门来了,而他们几个龌龊小人见了苦主便要落荒而逃。

卢森皱眉道,“薛公子,此事若是没有证据还是莫要信口雌黄的好。”顿了顿又道,“三娘子休恼,在下以为三位就此离去倒是有些不妥。”说着瞥了渐渐围过来的众人一眼,这边的对话已是被众人听了去。

卢晴瞧见这边的热闹便有人与她说了两家的恩怨,秀美微皱便走到人前,笑吟吟的道,“三娘,你们在说什么呐?”

岑子吟笑道,“薛公子在说那些东西是他所著,我寻思着他该去告御状才是,我欺君犯上呢!”

说罢挑衅的看了薛易一眼,越发的觉得他像个小丑,人无耻不要紧,要紧的是,看他的神情就跟真受了天大的委屈,而她真是剽窃犯了,虽然她是剽窃了,可也没剽窃他的东西呀!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本就没多大的事儿,爱咋咋滴吧,她还不信这位能将她所写下的东西一一道来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