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1章 没有赢家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一章 没有赢家

群里有好事的笑着道,“当日的事情还是清楚的,咱TTT爷来与薛公子和岑家娘子保媒,那三碗不过岗的方子便是薛公子所著,薛公子私下与你为聘,不想你却是说是自己的东西,薛公子念着当日的情谊,不愿让你出了这丑,一心谦让于你,今日撞上了,咱们这些做朋友的却是看不下去了,后来的那些东西怕都是你从薛公子那儿得来的?”

岑子吟瞧了那人一眼,有些面熟,依稀想起当日随薛易同来的确实有这么一个人,不由得哑然失笑,感情薛易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的么?

众人闻言不由得暗暗心惊,有人为证,怕是不离十了,只是不知道眼前这十三四岁的女子竟然有如此深沉的心机,难怪字写的见不得人,还能有那般大的能耐了,若是薛易的家底,那就解释的通了。

大郎与二郎本就是听见薛易与几个朋友在人群中不冷不热的嘲讽,这才会去寻岑子吟,两人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便与薛易一群没什么交道,自然是解释不来的,只想早早的离了去,不与小人为伍,不想他竟然寻上门来了,还合着这么多帮腔的。

不由得恼道,“你若说是你的,大可拿出证据来”

相较于大郎的恼怒,岑子吟却是瞧的清楚,这人群之中大多都是看热闹的,人人都是有几分才学,他们怕是眼热她的成就居多,人就是这样,瞧见别人比自己好,若是见了,除非证实人确实比自己有才学,否则像她这样名不见经不转的,巴不得她出丑才好。唯有薛易身边那几个,不知道是狼狈为奸还是是真个被他给哄了去。

如今她这样的身份,若不是别人去告状,大可不必理会薛易的感受,只是岑子吟自我还没意识到自家从根本地位上的改变,说来她如今的身份约莫可以这么形容,针对于那些成名已久的学她还未够班,而对于这些长安城所谓的才子来说,却是高高在上只可仰望的,奈何岑子吟小市民当久了,不知道名人该怎么当,要她跟不要脸的人吵架又觉得降了自家的品。

只听见薛易道,“当日我信你,什么东西都与你说,不想却是遇上了有心人,不过是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罢了,你既然能整理出来,罢,罢,也算是有心了。”顿了顿,恼怒的道,“我瞧你有心,便没与别人说,不想你竟然在小王爷那儿碰壁回来又来害我的朋友我自是容不下你如此作恶的”

“你”二郎紧紧咬住牙关,拳头握的死紧,若不是大郎见机的快,一把拉住他,必是冲上去要揍人了。

岑子吟环视一周,卢晴与卢森皆是有些摸不清头脑,也许是因为岑子吟救过卢晴一命,所以她眼中略带焦急的望着岑子吟,而那位卢森却是微微皱眉的瞧着薛易,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至于周围人等,则是许多纷纷嚷着要人交出证据来,这等欺瞒天下的大事儿自然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岑子吟冷冷扬眉,“你们凭什么要我交出证据来?我苦心钻研数年的东西,若是来个人说那些东西是他的,便成了他的了?不让他举证,偏生要为难我一个小女子,还真真是好大的胸襟气魄。”

旁边随即有人道。“薛公子地人品自然有我们为证。我们与他相交多年。自然知道他地品行。倒是你一个半路出来地酒娘。论学识没有。论人品大家不知道。只是知道你与唐家、薛家都曾定亲又在勾搭上小王爷之后退了薛家地亲事。这事儿怕是你要做个交代才行。”

岑子吟皱眉。今儿个薛易怕是有备而来了。只是不知道他到底准备了什么。能够把别人地东西给变成是他自己地。岑子吟想了半天也觉得他是在胡搅蛮缠。本想就这么不理他离开了。看见卢晴在一边皱紧了眉头关切地眼神。岑子吟无赖地叹息了一声。没办法了。即便大郎没几分希望。她也得撇清了自己才行。否则大郎是一分希望都没有地了。

岑子吟向前一步。大郎拉着她地手低声道。“咱们走”

岑子吟摇摇头。轻轻推开大郎地手道。“做没脸地事情地不是我。为何要我走?若是主人家以为与我为伍是耻辱。要赶我们出门那我无话可说。既然主人家都没说话。那么。就看看到底谁是谁非”

在燕华身上。岑子吟学到了一件事。无耻地人你不狠狠给他一巴掌。他是不知道疼地。

岑子吟地反应显然在薛易地意料之外。在他心目中。岑子吟不过是一个漂亮地过头偏生不学无术地丫头罢了。不知道从哪儿得来地东西。欺世盗名。必然没有真材实料。必然不敢与他对峙地。何况。他手中还掌握着岑子吟并不知道地东西。

薛易呵呵笑道,“看来你是仗势着背后的那个人了,比权势我自然比不过他”

“背后的人?”岑子吟挑眉笑,“你不

王爷弃了我,所以我才来勾搭你朋友的么?说话不带T|的。今儿个说好了先,咱们各自只拿证据与人看,若是强权压迫,又怎能欺心?封得住悠悠众口么?”

薛易冷哼一声道,“为了这些事情你准备了这许多年,我一心只读圣贤,没有用心思在这些杂学上,这会儿怕是无法比得过你了”

人群中自然有人听见这话微微皱眉,好事则是并不介意出丑的是谁,这两人在这个圈里都有些名气,与两人的交情都不深的那种自然乐得看八卦添几分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有做主人的两个,卢晴与卢森越的心中不舒服,这两人今日这般,倒是让他们没脸了,不论结果如何,事到如今两个人都落了下手,白白的让人看了笑话,绝没有赢家可言。

岑子吟自知跟人一般见识是没有赢家这个道理的,可是箭在弦上。这边主人家却又阻拦不得,这等欺世盗名的指控,怕是谁也忍不下来,即便其中一人已是在皇帝面前送上了那些东西,对于这些生文人来说,也是要分个是非曲直的。

岑子吟略微打定主意,闻言轻轻勾起嘴角,双手背于身后,昂起头来道,“今日主人家请我来本是好意,却是扰了诸位的雅兴,岑三娘在此与诸位道歉”

卢晴闻言笑道,“既然是能说道分明的事情,那就说道分明即可,否则倒是让人误会了。

若是两位之间有什么误会,也要一并解开了来的好。”

岑子吟闻言微微感激的点头,卢家必然与薛易相交在前,说话能到如此地步也算不错,初识的朋友,能做到双方拿出证据之前公正公平,自是有些见识与修养的,至于之后的信任则需要一步步的建立。

薛易冷笑,“废话少说,你有几分水平我能不知道?骑射尚可,看写字便叫头疼,从没有看完过半本来着,我倒要瞧瞧那些东西你学了几层去。”

岑子吟摇摇头道,“你先说说那些分成几部分,呵呵。”

薛易挑眉,“这些东西怕不是只从我这儿得来的?设计让唐沐非与唐五夫人分开,挑拨的唐家家道中落,如今挟持着唐珍儿在你家中,唐沐非怕是死在西行的路上了,呵呵……若非唐沐非,你能有今日?”

众人听的云里雾里,越的勾搭起了好奇心,薛易又道,“你也别怨我狠心,除了我,唐沐非还有谁来着?王准为何恨你入骨?杜先生、岑相家、连小王爷和范阳县主也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别以为天下间就你一个聪明人了。”

岑子吟闻言不由得鼓掌起来,啪啪啪

“说那么多做什么?我若是偷了他们的东西,他们自然会来找我算账。至于你,有什么废话赶紧说,若是无法证实,你便当众与我赔礼道歉,并且保证日后不再犯我,否则,”岑子吟咬咬牙,“你信不信我还是可以让你无法在长安城立足”

这会儿岑子吟是下定了决心要如此,她惹不起王准一干人等,若是在薛易这样的人面前都说不起硬话了,那她还混个屁啊挑软柿子捏还不行么?

薛易道,“若不是受人之托,你以为我能知道这么多事情么?”

岑子吟道,“空口白话,拿证据来”

众人的脸上游移不定,说了这么许多,谁也分不清谁是谁非了,也许是岑子吟、也许是薛易,只是那些东西谁也没有见过,如今正是皇家的机密,要众人给个判断的话,还是信薛易一些,毕竟薛易是确实有些才学的。

薛易道,“你且候着来人,去我家叫芙蓉过来一趟”

岑子吟闻言皱眉,不知道怎的,听见芙蓉这个名字,就让她心头一跳,尘儿除外,这个丫头是她家中唯一识字的一个了,莫非……

开始还债了,,,问题是,貌似还不够咧,主要是输液的那个药老让我觉得精神无法集中,睡觉也睡不好,那医生给开了安眠药,我也不想吃哪玩意儿,睡不好然后精神无法集中,每次码字之前都要去不断的回味前文,哎,慢慢还……么么,大家要等我,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