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2章 作茧自缚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二章 作茧自缚

易要去寻证人,岑子吟却是无需如此的,老神在在的)T起一杯清茶坐着,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身边竟然还围了几个人,那些人有些眼熟有些却是不认识的,薛易那边也是身边有几个,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各自散在院子里,该坐坐,该说笑说笑,也瞧不出到底是心中可有偏见。

岑子吟这边身边的几个公子小姐纷纷关切的问她到底是为何,而对面薛易身边的人仗着一张引经据典的利口大肆嘲笑,岑子吟只是淡淡的看着,一一的将人的样貌记在心中。

卢晴与卢森两兄妹也不知道商议了什么,就看见卢森非常生气的走到岑子吟这边,卢晴却是面无表情的朝薛易那边走去,卢森过来,旁边便有人与他让出位置,岑子吟笑着道,“卢大哥,与你添麻烦了。”

卢森道,“麻烦什么?我是信你的,看你用那些东西信手拈来,便知道你是真才学,与那位相交这般久,可从不曾听说他对杂学还有研究。”

旁边便有人附和,“这人最是没品,背后说三道四,哪儿有半点文人风骨,罢罢,我也不多说,否则也跟他一般了。”

岑子吟只看那人一眼,面瘦削,身材却是壮硕,二十出头的样子,满脸的严肃,略微感1⑹ k??小 说 wàp.1⑹κ.cn 文字版首发激的点点头道,“诸位肯信我,是三娘之幸,往日他即便在背后说道我,我没什么能耐辩解,也找不到人去辩解,否则还真不肯跟这人一般见识。我只是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罢了,谁知道这位隔三差五的便跳出来一下,今日说个分明了日后便没有这般多的闲话了。”

瞧得出身边这些人与卢森的私交颇为不错,支持他也是瞧在卢森面子上,奈何卢森身上的文人习气不浅,所以才劳烦那位稍微圆滑些的妹子去那边安抚卢晴,否则这场辩论也不用再继续下去了,依照卢家的名声,直接道是岑子吟赢了便罢。

岑子吟本是只觉得那薛易厌恶,被众人一番安慰,倒是觉得自己可怜起来,颇有些想装装温柔样子让人帮忙出头的想法,只是身边的人都不知道来历,谁知道他们心中又是做的什么盘算,指不定是薛易往日的仇家,便指望着她来当枪使,而另外也许还有薛易身边的人以及看热闹的,由着他们这些不知情的胡闹,还不如随着自己的步子来走,免得落了下风。

她手上的事物皆是她自己整理出来的,包括家中上下,最多也就摩加和几个识字的管家知道一些,大郎和二郎一心扑在圣贤书上,根本不懂,这事儿也就只有靠她自己了。

岑子吟在家不出家门半步,即便出去也是有人相伴的,大郎二郎最是清楚这些年来岑子吟所付出的努力,否则大郎也不会如此刻苦,发誓要出人头地了,实是心疼自家妹子呀……看见岑子吟如今神情自若,大郎虽然放心,还是愤怒不已。

看薛易身边的几个,恨不得将人用眼光烧出一个洞来!

薛易那边说话越发地大声。莫过于岑子吟如何勾搭上几个让她产生巨大变化地男人。又是如何在岑家祖宅勾引他地。讲述地绘声绘色。其中有不少不齿地避开了。身边留下地却是个个都是一脸色相地瞧着岑子吟。

卢晴狠是恼怒地道。“诸位这般说话有些不妥呢。将我卢家当成什么地方了?若是再如此。我便要下逐客令了!”

薛易身边地一个男子哈哈笑道。“卢家娘子休要恼。人做地咱们还能说不得么?你一个小娘子也休要在一边听着了。这些事儿怕是不好呢!”

卢森在这边闻言道。“你在我家妹子面前说什么呢?”挥舞了一下拳头。“你若是想听事情经过。便好好地闭上嘴。若是在这儿嘀嘀咕咕。没等结果出来便要说人有过错。怕是呆会儿丢了脸不好见人!”

卢森是真恼了。众人都瞧地出来。旁边地人自然有不屑几人地暗暗翘翘嘴角。薛易见主人家发怒。起身来道。“卢公子此言差矣。她是什么人。我自然再清楚不过。正如常兄所说。她做得。如今蒙蔽了你们去。我自然要说出来免得几个朋友受了蒙蔽。你现在不信。呆会儿便知道了!”

卢森冷笑。“你在我妹子面前嘴巴不干不净。读书人地气度到哪儿去了。来来来。你且到我这儿来说与我听听。”那拳头握地死紧。脸上青筋毕露。只等薛易过来便要揍人地样子。

这事儿便与岑子吟无关了,别人家的地盘上,嘴巴不干不净,警告了几次还不听招呼,一顿胖揍也算是轻巧的,若不是瞧在岑子吟的面子上,卢森怕早就扑上去了,倒不是怕得了个偏袒的罪名,只是怕这些流言到最后说不清道不明。

薛易脸上涨红,诺诺道,“等下你便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说罢坐在众人当中,不肯再出头,却也不敢再胡说了。

岑子吟淡淡的看着薛易,突然道,“薛公子,不知道你所说的我借鉴你的东西具体是指哪些呢?”

薛易愣了愣,道,“等芙蓉来了你便知道了!”

岑子吟笑了笑,“连你自己说过的话也不记得了么?”

薛易道,“谁又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所有的话!你且等着吧!”

岑子吟道,“大约也该知道一些吧?比如说,你如今瞧见的东西,有几样你有印象呀?”顿了顿,见众人起了兴致,继续道,“芙蓉本是我家的侍女,在我娘房中侍候着,打扫我的书房一事在我的侍女没空的时候便是她的事儿,就是不知道芙蓉到底能带来什么,证明的了薛公子的清白,薛公子不是说当时的证据全被毁了么?”

薛易冷哼一声,“反正芙蓉带来的东西都是我所著的,大家等会儿瞧上一瞧便知道了。因为是杂学才没有与人看,没想到让你拿去讨了便宜。”

岑子吟挑挑眉,果然是这样呀!芙蓉在进出她书房的时候,怕是翻看了不少的东西吧?就是不知道芙蓉能不能像唐沐非那样看懂简体字了,这会儿倒是无妨了,岑子吟笑,薛易貌似还没闹明白他自己在做什么吧?这会儿岑子吟倒是越发的期望芙蓉赶紧来了。

岑子吟在笑,大郎二郎却是着急了,拉着岑子吟的衣袖低声问道,“难道芙蓉还在你书房里抄过什么东西?早知道就一早把她给卖了,哪儿来的这场事儿!”

吟摆摆手道,“怕什么?那么多的书,她能看多少去T况……”岑子吟把嘴凑到大郎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大郎闻言咧嘴笑了出来。

二郎不知道岑子吟与大郎说了什么,在旁边急的只叫道,“你们说什么来着?也说给我听听呀!”

大郎嘿嘿一笑,在二郎头顶敲了一下道,“呆会儿你就知道了!”

卢森见状笑道,“三娘子可是想到什么法子了?”

岑子吟撅撅嘴道,“有人要自寻死路么,这事儿可与我没什么干系。”说罢便闭口不言。

又侯了片刻功夫,就瞧见有管家引着一个花枝招展的胖美人儿一步三摇曳的走了进来,芙蓉越发的胖了呀,不得不说除了那个大肚腩和三下巴以外,看起来还真有几分福气样儿。

芙蓉身边领路的那个管家手上提了很大一口箱子,也不知道里面是装的什么东西,芙蓉只是径直走向李珉去与他请安,旁边的男子纷纷四目交接,只瞧见眼前这位美人儿吹弹可破的肌肤狠狠的吞了一大口口水。而芙蓉则是满脸不屑的望着大郎,又轻蔑的瞧了岑子吟一眼,对旧主人半分情谊也无了。

薛易让那管家放下箱子,打开上面的锁来,箱子里堆积的满满的是一些书,薛易翻开一本,递给旁边的一个人,岑子吟远远的瞧过去,只瞧见上面密密麻麻的用蚂蚁大小的字写着些什么东西,不由得轻轻皱眉,这一箱子全部是?若是那般大小的字体,那个书房里面的东西该不会差不多都被抄了下来吧?

二郎耐不住性子,一下子跳了起来,哈哈一笑的,“我也来瞧瞧!”

岑子吟一把拉住他道,“那上面的东西你又没瞧过,看了也不明白,何必去看?替我拿本过来便可!”

二郎恍然的摸摸鼻子,唔了一声道,“那倒是啊……”说着真个去取了本回来给岑子吟。

岑子吟别过身子瞧了几眼,上面的字体端正,字字句句都写的简略了许多,却是实实在在的她所写的东西,不禁轻轻一笑,看来的确是那个样子了,这芙蓉与薛易为了这事儿还颇费了一番功夫呢!

人群中大多数的人都没什么动作,有几个悄悄的摸过去,伸手取了本来瞧,岑子吟只是冷冷的笑着,这薛易,其实也是个傻子呀……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呢,当然,也逃不脱他自己的私心!像岑子吟这样少根筋的都瞧出端倪来了,二郎虽然还不太明白,也该觉察到有些不对劲,这事儿,再参合下去便不会落好了。

岑子吟轻轻一笑道,“如今,各位都瞧见书里面的东西了,卢公子,这些东西有许多我大唐的紧要机密,我琢磨着,这得与皇上禀报一声呢!若是走漏了书中的东西,怕是咱们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的。”

薛易冷笑,“这都是我所著的,愿意给谁瞧就给谁瞧,莫非你是承认了?”

岑子吟摆摆手道,“承认什么?东西是芙蓉在我书房里硬记下来抄给你的。唔,若是你硬要说是你写的,自己去找人告御状吧!不论怎样,这里面的东西许多不能与外人看,看了的,少不得要封口了,卢公子,麻烦你请这些人都到京兆尹走一趟吧,否则此事谁也担负不起责任来!”

说罢便起身往外走去,卢森与卢晴脸色有些难看,岑子吟扭过头来道,“没瞧见书里内容的,自然没什么要紧,不过最好还是去做个见证。”

众人闻言本是以为岑子吟与此事无关的,又有些迷糊了,她明明知道薛易会带来什么东西,也不阻拦人看,看了的人……

薛易叫道,“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岑子吟摊摊手,“跟我说有什么用!”

卢森闻言皱眉道,“三娘子……你……”

岑子吟笑,“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但愿他能找到其余的东西的出处,若是找不到或者没人承认,那就不好说了。薛公子,有缘再会!”

卢晴却是个伶俐的人儿,不过片刻功夫便明白了岑子吟的意思,这事儿本就不该是他们参合的,如今能脱了手去自然是最好,朗声道,“诸位便随我与我大哥同去京兆尹走一趟吧,出了这种事情,总是要给个交代的,若是我国的机要东西落入了别国的手上,皇上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而薛公子既然是原著的作者,也该当着圣驾的面将事情说分明,莫要因为妇人之仁而让人蒙蔽了皇上,不是么?”

薛易本来的打算不过是要岑子吟失了面子而已,这些东西他俱是瞧过的,也在人前吹嘘,连带岑家的酿酒之法也是他所创,没有他便没有岑家的今日,不过是鬼迷心窍想要人才两得,便有芙蓉与他出了这个法子,又有人在耳边吹风,几番话下来便是心中隐隐摇摆,这次为了面子,一怒之下便使了出来,此刻却是慌了神,大叫道,“我的东西,乐意与谁瞧便与谁瞧?只要证明了你这恶毒女人行事便可,至于其他,管我什么事?”

人人都不是傻子,旁人只恨薛易竟然将自己牵连到这件事之中,如今脱不得身,日后还要在这长安城行走,没瞧那些书的人还好,瞧了的,怕是有些麻烦了,不管薛易拿出来的东西是真是假,都少不得想要看不该自己瞧的东西的名声,这罪名可大可小。

卢森也是明白过来了,叫来管家将那些书一一的收回来装入箱子,咧嘴笑道,“走吧,咱们去京兆尹走一遭便有明辨了!”

这章四千……唔,还债啊还债,债多不压身,好像赖账啊……我需要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