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3章 敲山震虎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三章 敲山震虎

人脱不开身,薛易与那芙蓉在后面磨磨蹭蹭的,不得太乐意去,众人也不管那许多,只让他两个慢慢磨蹭,一干人等走在中间闲话,后面有管家们跟着到是不怕两个走了。

薛易与那芙蓉走在后面,很是有些郁闷,低声道,“你不是说这些书尽数都是从之前人的书上抄下来的东西么?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见不得人的了?”

芙蓉挑眉道,“你怕了?这本就是从书上摘抄下来的东西,你不是瞧过了的么?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些东西谁抄不是抄?不过整理一下罢了,她能拿来用,为何你用不得?她得了去不过沽名钓誉罢了,你却是有大抱负的,为了家国,有1⑹ k??小 说 wàp.1⑹κ.cn 文字版首发些事儿做了便做了,无需后悔。或者说,如今你连我都信不过了么,难道你以为我还能害了你?”

薛易摆摆手道,“那到不是,我就是琢磨着这些东西怎么到她口里就成了说不得的了?难道这女人背后还有什么靠山不成?”

芙蓉道,“天大的靠山,只要咱们一口咬定了也翻不了天去,今儿个来瞧了这些书的人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你也该有数,他们不过想分一杯羹罢了,这倒是无妨,只要那些书里面咱们留下来的方子真行的通,还怕打不开通天的大道?”

薛易有些迟疑的道,“我,只是想给她个教训罢了……如今这样……”

芙蓉道,“什么教训?这事儿走到这一步,谁也不能再退,当年她若是对你有半分情谊,也不会日子好了便弃了你,何况一开始便是你和唐家两边都应下来,不把事情做绝,给她留了后路,你就不怕有朝一日……”

薛易闻言恼道,“罢罢,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能如何?”顿了顿更是道,“她明明就是抄来的东西,怎么就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呢?若是,若是她有半点儿服软,我也不至于……”

芙蓉冷冷一笑,瞧见薛易对岑子吟还有依恋,笑容越发的清冷,“服软?冲你一笑下一刻就把你踹到池塘里,她要服软了,咱们就该把棺材准备好了。”

薛易闻言勃然大怒,“她若认错了,依旧是你的主母,轮不到你来说她的不是!”

芙蓉闻言一愣,薛易眼中是满满的懊恼,充血的双眼狠狠的瞪着她,恨不得将她当做岑子吟吞下去一般,直到芙蓉低下头,薛易才将眼光移开来,放在走在前方的岑子吟身上,芙蓉眼中闪过一抹阴郁,恨恨的眼光不由得放到岑子吟身上。

后方发生地事情自然不是岑子吟能知道地。有几个管家能瞧见两人嘀咕了几句什么。前方岑子吟完全不担心后面发生地事情。果然如她所预料地。一出卢家地大门。便撞上几个侍卫打扮地人。这次岑子吟倒是不避忌。直接走上去冲着一个侍卫道。“你们谁说话能算话呢?”

那几个侍卫明显是轮了许多天跟班地了。从没见过岑子吟回头来寻他们说话。被问地一愣。其中一个年级稍大些地。一张圆脸地侍卫走出来道。“岑家娘子可有什么吩咐?”

岑子吟伸手指了指后面那群人。“那些人。都给我带到京兆尹去。一个都不能落下了。若是少了一个半个。怕是大家都有担不来地责任!”

几个侍卫对视一眼。瞧见二三十号人都出来了。旁边也有管家护着。闹不明白岑子吟到底是为地什么事儿。那带头地唯有低声问道。“岑家娘子这是?”

岑子吟道。“你们跟在我身后做什么地。你知道。我也清楚。瞧见后面那两个人了吗?就是那瘦猴儿似地男子身边还伴着一个胖美人儿地……”

那几个侍卫闻言顺着岑子吟地手指地方向瞧了过去。果然瞧见那两个人。只觉得岑子吟形容地极形象。便有人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岑子吟道。“那两个人。一个在我家院子里偷了我家地丫头。另外一个本是我家地丫头。能识字写字。记忆超群。今儿个我才知道她偷偷进了我地书房记了我地那些东西去。其他地人不论。这两个人是不能跑地。”

那几个侍卫闻言神色一凌,他们本就是被派来保护岑子吟的,更准确的说法是,保护岑子吟知道的东西不让外人知晓的,岑子吟说的是真话假话不论,反正只要他们知道了,便不能放过这两个。

那几个侍卫闻言拔了刀便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岑子吟见状松了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一步,情况倒是比她所想的好,就是不知道源乾曜会有什么反应。

早就有人去京兆尹通报,待众人到了的时候,源乾曜身边的一个幕僚亲自在门口迎接,这位前宰相大人果然是个无为的主儿,轻易不得罪人的,岑子吟如今的身份不消说不可同日而语,身边的这一帮子人身后皆是有些身份背景的。

热情的将众人请了进去,奉上热茶,众人闹哄哄的也说不分明,那幕僚只将人分作开,要请岑子

堂说话。

岑子吟方走进后堂,便瞧见源乾曜已是侯在那儿,有些受宠若惊的同时心中大定,貌似,她一直低估了自己的能耐呀……如今她的身份可不比当初了,连王家都动不得她,何况一个不爱惹事的源大人!

待岑子吟将事情经过一说,源乾曜便拈着胡须道,“这事儿,岑家娘子以为如何?”源乾曜虽然是个怕事的人,也不是完全的没担当,事情的轻重缓急还是闹的明白的,比如说,这些东西皇帝已经有了盖棺定论,比如说,岑子吟献上的书是通过一行,并没有受到任何的褒奖,何况,岑子吟背后还有那么一两个得罪不起的大靠山。

让源乾曜为难的是,看见那些书的人不少,到底这些东西有多重要他是不知道的,也没想法要去闹明白,只是,岑子吟的面子却是不好不给,如今这位怎么说来也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儿,即便不是,也是一行这位皇帝面前红人儿面前的红人儿。

岑子吟笑笑压低声音道,“其实事情并没有那般严重,不过就是个侍女偷瞧了我的书房,然后跟了个汉子跑了罢了。只不过那人实在是可恶,拿了我的东西又在背后说道我,我这才带了他们来这儿,这种事儿我总不能去见皇上罢?虽说家贼难防,可出了这纰漏,我也不好对皇上交代。”

源乾曜闻言松了一口气,要是岑子吟一口咬定这些东西事关国家机密,这一干人等少不得都有大麻烦,岑子吟肯松口是再好不过的了,薛易不过是个秀才罢了,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有人拿着此事来做由头闹事。

源乾曜想到此处道,“既然这般来了,怕是还是要过过堂才好。”

岑子吟点头笑道,“一切单凭大人吩咐。”

官官相卫的事儿源乾曜当了几十年的官儿自然不会不懂,如今这事情要大事化小,又要日后无后患自然要过了明路,再做的天衣无缝才好。沉吟片刻,源乾曜已经是想好了对策,低声道,“薛易毕竟是个秀才,在长安城也颇有些名声,岑家娘子恕我直言,这件事儿瞧着简单,背后必然有人作梗,人人都瞧着岑家发迹,怕是不少人眼红,我也听人说有人在传言,那书里面的东西能得皇上如此看重,还派出了皇上身边的亲兵护卫岑家娘子的安危。岑家娘子还需要通过此事做些事情才好,不妨敲山震虎,也免得日后再有人打这主意。”

源乾曜一番话说的中肯,岑子吟连连点头,到底是当官儿的人,想的就是比寻常人深远,这也提点了她,这位源大人上次错待了她,这会儿是想与她攀些交情吧?亲兵护卫?就说那些侍卫的衣服挺华丽呢。岑子吟摸摸鼻子,倒是有些得意的感觉了,笑了笑道,“我不过是市井出生,许多的东西都闹不明白,唯一图的不过是为皇上为我大唐做些事儿罢了,如今我将东西都献出来了,还不能让我消停,这日子还真真是让人头疼。还请源大人教我当如何是好!”

源乾曜笑道,“薛秀才既然说那书是他所著,岑家娘子不妨请位德高望重的先生来作证,只消询问他书中所写的东西,便能有个分明,也能让众人心服口服。至于其余的人等……”

岑子吟道,“他们与我没什么干系,不过瞥了两眼薛易带来的东西罢了。”

源乾曜点点头道,“那便如此。像薛易这般欺世盗名之辈,当革了他的秀才之名,否则真是污了读书人的清白了!”

岑子吟笑,源乾曜说的斩钉截铁,岑子吟心中宽慰之余,想到的却是若非她如今有这样的后台,怕今天的结果还未定,没准又会像上次那般,偏厅里候着,随即便有人来抓她了。

两世为人的感觉啊!心中有些唏嘘,正要说什么,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非常对不起大家,昨天停药一天,结果又开始全身软软的没力气,也没办法集中精神写字,然后,一身上下到处都不舒服,现在每天更新三千字吧,这次等我完全好了再说,如今写字脑子里面空空荡荡的,都不知道自己写的啥了,检查了两个小时才勉强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