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4章 强权的滋味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四章 强权的滋味

乾曜大步走到门口,朗声问道,“外面何事喧闹?”

“回大人那帮公子哥儿在厅里纷纷要大人出去给个说法呢,道是他们有功名在身,岑家娘子却是个妇人,大人如此厚此薄彼,实在是……”

源乾曜闻言扭过头对岑子吟道,“三娘子便在这儿稍后片刻,本官去瞧瞧,此事三娘子就不必操心了。专业提供电子下载.

源乾曜如此大包大揽让岑子吟感激的点点头,源乾曜去后便有一个丫头过来对岑子吟道,“源大人吩咐说,三娘子若是想听听,可随奴婢来。”

厅里几个闹事的皆是薛易的死党,仗势着皇帝得了东西并没有大肆封赏,薛易说的斩钉截铁,而岑子吟在薛易拿出证据来了以后突然变脸要来京兆尹,必是心虚的表现,寻思着薛易曾言源乾曜差点儿就成了岑子吟的媒人,几个公子哥儿也是身份不差的,誓要替薛易讨个公道回来。

几个人因本就瞧不起岑子吟,言语上自然轻慢,大郎二郎听不下去,两张嘴如何说的过对方十来余人,一怒之下几个差点儿就在大厅里打了起来。

源乾曜来的时候,瞧见的正是两方人争的脸红脖子粗,有精明晓事儿的静作壁上观,余下的则是唇枪舌剑,战的不亦乐乎。见到源乾曜过来,众人这才歇了声,拱拱手纷纷向源乾曜问好。

这番情形自然一点儿不落的落入了帘子后的岑子吟眼中,前方人声鼎沸,岑子吟却是没多少心情去细听,只是觉得这些纷纷扰扰的俗事总是不能放过她。

心理年龄不计,岑子吟如今十三有余不足十四,家庭条件因为她的努力而有所改善,奈何凡事有利便是有弊,对于生在身边的这些事儿实是让人有些疲惫,总的来说,还是她太过着急了,没有建立起让自己足以保护自己的势力,可是,生在长安城这个地方,她一个小女孩儿该如何来建立这样的势力?唯有的办法便是走一步算一步,能走到今天,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步步都是危险之极,但是好歹是没什么大风波的走了过来,接下来只要能避过这个风口浪尖,必然就没有什么烦人的事儿了。

若是,若是她还想有所作为,依靠大郎和二郎的努力,能够应付眼前这样的情况吗?岑子吟皱起眉头认真的思索这个问题。

答案毋庸置疑是不行地。她被世情逼迫而走到这一步。可以预料。接下来还会被逼迫继续走下去。她必须做好一切地准备。

那么。下一步。她该怎么做?静静地等候着麻烦又来找上门吗?

源乾曜地说法并没有错。敲山震虎。只是。这里面地东西太过复杂。镇地住一时。怎么能镇地住一辈子?

她一个差不多算得上无文化、无功名、无背景地三无人员。能有什么能耐让人相信她能做到那一步?所以。她一直不肯承认那些东西是她所著下。而是寻思着要找机会来慢慢地实验。若是做地出来。便想办法推广开来。也算是造福于民。若是做不出来。也不至于丢了脸。顺带地。也可以将影响降到最低。

李珉这家伙虽然是想帮她。到底是好心办了坏事了。撅起嘴想到今儿个据说又要去喝花酒地某人。岑子吟地牙齿开始痒痒。她如今手上地东西能见人地都拿出来了。上半辈子有人靠。所以能耐。下半辈子碌碌无为。谁知道这过程里能得罪多少人来着?

岑子吟地眼光在堂上扫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里面有几个是朋友?又有几个会是敌人?什么叫骑虎难下?如今这个情况就是了。

源乾曜突然高声道,“此事事关国家机密,无需再讨论,诸位还是请回薛公子留下即可”

众人一愣,眼中闪过一抹迷茫,源乾曜连茶杯也不端,说来他的身份自然无需端茶送客,不过是平日里好说话习惯了罢了,有几个看出不对头的,纷纷缩缩脖子往人后躲,几个凶神恶煞的侍卫冲进来揪着薛易一个反剪,薛易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人给捆了起来。

芙蓉在一边大叫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不拿那欺世盗名的岑三娘,反倒拿起我家的公子了,我家公子可是邠王府上的人。”

芙蓉不这么喊一声,也许还有人不明白,这会儿倒是通通想通了,眼前这两位都是邠王府上出来的人,源出一脉,难道没一份儿香火情么?如今成了这般局势,也不知道到底其中有什么猫腻。

而薛易则是有苦自知,当日相亲在路上遇上李珉,他本想着有个小王爷陪着去,也能给自家多添几分底气,万万没想到的是后

展,李珉没谱的性子玩过火了,而方宇末不知道怎么T源乾曜这个外人给请来了。

一个浪荡公子哥儿,一个当今京兆尹,一比较,便让他落了下风,虽然后来才知道源乾曜不过是胡乱的撞了去的,想喝岑家的酒,方宇末不好拒绝。只是此事却是越的让他坚定了信念要将岑子吟娶到手,原本不过是一个漂亮的小丫头罢了,性格恶劣,他势必要将她调理的服服帖帖,没想到后来竟然除了岑家的酒以外,还能动的了这般大的靠山,邠王府跟前熬与这位前宰相跟前熬完全是两回事么,作为他的妻子,自然有为他谋划的责任。

燕华一事,在街上当街让他没脸,是男人都不能忍,而后来岑家祖宅的勾引更是坚定了他的想法,这岑家娘子对他并非无情,不过是天性浪荡罢了,否则,她怎么能送上自家的婢女侍候他来着?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女人后来竟然越的过分,一现李珉比他能耐,便掉头弃了他,这让他愤怒不已,他薛易,不论在苏州还是在长安城,都是赫赫有名的才子多少人盼着嫁给他来着?竟然被一个酒娘利用利用他勾搭上了李珉,便头也不回了,他必要与她一个教训才行

如今李珉弃了她,薛易自以为能够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女人了,却没想到,她竟然又勾搭上了这位源大人

如此,就麻烦了呀本以为如今她没的靠山了,才会与卢家扯上关系的。

薛易扭过头骂芙蓉道,“这是什么地方?你懂不懂规矩?”随即对源乾曜笑道,“源大人,学生有话要说,还请借一步说话。”

源乾曜端起手边的茶杯,冷冷的笑道,“有什么话大可就在此处说。”

薛易心中一紧,低叫道,“大人那些东西确实是我所著的呀大人不信大可让人验看”

源乾曜喝了一口茶,看薛易的眼神有些怜悯,将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来,目光在厅内还没有走的人脸上一一的扫过,落在几个方才说话特别大声的人身上的时候刻意的多停留了片刻。

“哎,你们要么是大唐的学子,要么便是重臣之后,不当如此想不明白的,竟然受人愚弄,我今日唯有把话说的明白些了”

源乾曜低笑道,“你们可知道自己都做错了什么?”

堂上的几个人有的叫源乾曜大人,有的该叫世叔,有的该叫他老师,皆是与他没什么矛盾的,源乾曜做事难得的一次大包大揽,眼色好的纷纷道,“在下不知,还望源大人指点。”这事儿跟大郎二郎没什么干系,相视一笑,两人乐的站在一边看戏,这位源大人这会儿定然是帮他们的了。

源乾曜笑道,“事情经过可是这样?你们只听说那位岑家娘子抄了别人的东西去,随即因为说这话的人与你们有些交情,便信了他?”

众人点头,“此人来长安五六年,颇有些名声。”

源乾曜继续道,“那我问你们三件事,你们想明白了,便知道为何会如此了。第一,岑家娘子抄了人什么?你们可曾看见过?”

有人道,“不是说岑家娘子献了三箱子与皇上么?”

源乾曜道,“何时?何地?献上东西皇上必有赏赐,即便没有,也该有人瞧见才是。妄自揣测圣意……”

众人一滞,源乾曜又道,“那流言我也曾听说了,道是是透过一行大师的手献上的,说的可真是绘声绘色,仿佛亲眼所见一般。那,我便问第二个问题,若是确实岑家娘子献上了什么东西,那么,又是通过一行大师的手献上的,诸位以为,一行大师会不加以甄别,便急急忙忙的拿去与皇上邀功么?”

说道此时,源乾曜已是满面笑容,众人则是愤愤的瞧着薛易,其中有几个真情几个假意就不得而知了,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便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众人要走,源乾曜连忙道,“第三我听说这位薛公子与岑家三娘子有些不合,薛公子三次上门提亲被拒……”

众人听到此处,看向薛易的眼神变了好几变,薛易闻言大叫道,“不是这样那岑家娘子根本不识几个字,怎么可能写的出这些东西来?短短三年能有如此大的变化?那些东西都是我写的”

大郎上前一步道,“你说是你写的便是你写的好了看谁信你”

源乾曜笑笑,大喝道,“来人将这伪君子给本官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