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7章 秋意正浓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七章 秋意正浓

伤口炎症很是严重,红的白的交织在一起,让半边脸7]馒头,黄色的脓水流下来,将那包扎伤口的布条浸湿,又干涸,最后与皮肤粘结在一起,这会儿使热水清洗也未必能洗的下来,那大夫用力拉扯的结果便是一声声如同杀猪般的哀嚎。

那大夫拿着刀在李珉脸上比划,李珉大叫道,“不准在我脸上动刀子!否则我带人拆了你的药铺!”

那大夫道,“不切掉腐肉,你这伤怕是要人命的!”

李珉蛮横的道,“你是要我拆了你的药铺了?”

那大夫闻言无奈苦笑,只得使了点儿清水洗过,便要用新制的草药给包上去,岑子吟皱了皱眉,连忙一把拉住那大夫道,“等下再包,使个人去厨房烧些开水凉冷了再来。先生的学徒使个与我,帮我去我家取些东西可好?”说着放了些铜钱在桌上,那大夫见状也不二话,将铜钱收起便使唤了个小学徒过来。

岑子吟吩咐那孩子去她家取些酒来,李珉闻言躺在**呢喃道,“还是师父懂我,人生无酒不欢呐……”

岑子吟一个白眼抛过去,懒得理他,待厨房的开水烧好又凉冷,酒也取过来了,是尘儿送过来的剩下的白兰地,其实岑家除了献上去的酒,其余的酒还在酒窖里放着,这些东西想卖也不是不可以,岑家如今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便与自家留着了。

先用清水清洗了伤口,岑子吟又吩咐那小学徒去取把小刀过来,吩咐尘儿倒了两碗在一边,岑子吟取了火折子点燃其中一碗,将小刀放在火上烧过,一边烧,一边笑吟吟的瞧着李珉,使唤尘儿将另一碗给李珉端过去。

李珉瞧了瞧碗里琥珀色的酒,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你这是做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些危险。

岑子吟道,“喝了,然后,我帮你把脸上的腐肉去了,哎,我这么帅气的一个徒弟,竟然就破相了。”

李珉闻言正在喝酒,喝道一半听见岑子吟的话,扑哧一声将酒给吐了出来,随即咳个不停,岑子吟感觉到手中的刀温度越发的高起来,满意的点点头,使了个大碗将那小碗装的酒给盖住,再揭开来的时候火已经熄灭了。

试试酒地温度。那学徒拿出一个用布包着地东西。岑子吟接过来塞到李嘴里。李珉别过头叫道。“不要!师父。我没事!嘿嘿。我自己地身体能不知道有没有事么?”

岑子吟笑了笑。将手上地刀凑过去。贴着李珉地脸道。“没事。其实就疼一下下而已。你脸上地肉再这么折腾下去肯定不会好。也许还会引起其他地病。你不放心那跟大夫。总该放心你师父我吧?我不会害你地。咱们这么一刀下去。你也就不会发烧了。”

李珉叫道。“那大夫地药也不错啊!”

岑子吟道。“大夫给你包地药再上一次怕也保不住。不如把腐肉去了来地干净。至少还可以多让你折腾几次!”说着便伸手要割。

李珉拼命挣扎。使手遮住脸。不想又碰到了伤口。疼地直抽冷气。岑子吟见状也不再逼他。停了手站在一边。李珉这才可怜兮兮地透过指缝叫道。“师父。我。我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你要这么整我?”

岑子吟闻言将手上地刀往酒碗里一扔。摆摆手让尘儿与那个学徒出去。端了根凳子在李珉床前坐下。“我只是想你快点儿好起来而已。”

李珉嘀咕道,“那也不用割的的肉吧?”

岑子吟闻言叹息了一声,伸手拉开李珉遮住脸的手,认真的看着躺在**的那个男子,这时候的李珉用凄惨两个字来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在**滚了半天而乱糟糟的头发,脸上的伤口洗干净了,偏生又因为挣扎又流出了不少的血,还有一些其他的**,整个伤口看起来跟恐怖,而原本清秀的脸这会儿看起来更像是跟流浪汉,也更符合他原本无赖的性格。

这会儿李珉的眼睛有些闪烁,确切的说,他不知道岑子吟在想什么,在他看来,岑子吟是一个性格中有些大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又显得小心翼翼,偏生又没什么天分,所以做事情很多时候都有些不伦不类的女孩子,整体说来,人很不错,可是,就是因为岑子吟这样的个性,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安,不安的缩了缩脖子,他几乎觉得岑子吟看穿了他在想什么,那样的结局一定会很凄惨……

出乎李珉意料之外的,岑子吟只是扳正了他的脸,认真的瞧了瞧他脸上的伤口,随即道,“你帮过我,脸上的伤甚至是为了我受的,所以,我有义务要让你好起来。不过,你好像并不太想让自己好起来,那么,我们谈谈吧。或者,做笔交易。”

李珉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岑子吟,一脸的不解,岑子吟道,“现在我有一百五十桶白兰地想要卖掉,以你的名义,然后,利润你一半,我一半!有了这些钱,你可以喝花酒,赌博,吃饭,玩女人,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现在全长安城恐怕也就只有你才有那个胆子和本事卖掉这些东西,所以,在你帮我之前,我得想办法不让你死。”

“死?”李珉皱皱眉,岑子吟点头,“你这么玩下去肯定只有死的,伤口现在已经溃烂,破相是轻,按照目

情况,如果不切掉那些腐肉的话,你会一直发烧,运,烧成傻子,运气不好的话,就这么死了。”

李珉道,“我不想死!”动了动身子,感受到身体确实还是自己的,是温暖的,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他从来就没想过要自己死。

岑子吟点头,“所以我的办法是最有效的。”

李珉咬牙,“不能割肉!我会破相的!”

岑子吟笑,“已经破相了,何况你已经找到老婆了不是吗?”

李珉道,“难道你是为了安澜?”

岑子吟道,“我对老是拿鞭子要打我的女人没兴趣!”

“那是为了安嘉?!!!”李珉怒道,“他要你来害死我,安澜就没事了!”

岑子吟被气的笑了出来,这家伙果然什么话都能说的,李珉见状却是一下子从**弹起来,跳下来拉着岑子吟问道,“真是为了他?真是为了他?”跳了两下忽然放手,泄气的道,“我就知道!”说着又咚的一声躺了回去,让床发出一声巨响,一脸的泄气,“你动手吧!最好刀子稳一点儿,在这儿,一刀下去,就啥事儿也没了……”那手放在颈动脉上一划,随即闭目。

李躺在**装死,岑子吟唤了他几声都没反应,再看他脸上的伤口,又撕裂了,斑驳的血迹刺目。摇摇头,退了出来,让那学徒请大夫过来,那大夫也是跟忙人,学徒去了半晌才将人请过来,岑子吟忙上前去问道,“林大夫,小王爷的那伤口如今情况到底如何?”

林大夫道,“小老儿开的药是拔毒用的,割掉腐肉也是一法,若是任由其发展,能不能熬过这几天还是两说。只是,这脸……”

岑子吟道,“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割掉腐肉!”

岑子吟点点头,推门进去,门刚打开一条缝隙,李珉便在**嘀咕,“你进来试试,看我会不会拆了你的铺子!”

林大夫无奈的望着岑子吟,岑子吟道,“你就在一边站着看着就行,不用动手!”

“那也算在他账上!”

……

岑子吟确定李珉是在闹别扭了,故意不去换药,故意整天的呆在不适合病人的赌坊,或者还有故意的要娶安澜?

打发走林大夫,岑子吟再次坐到李珉的床边,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怎么了?”

李珉道,“我只是不想割肉而已。”

岑子吟道,“我不是问这个,你为什么要去皇后面前说你要娶安澜?”

李珉道,“我突然发现自己缺个老婆。”

岑子吟厉声问道,“天下的女人多了去,为什么非要是安嘉的堂妹?为什么非要是你不太喜欢的那个安澜?”

李珉抿抿嘴道,“我高兴!”

岑子吟只觉得心头压下的火气又开始上涌,眼前这张脸不是点儿吧点儿的欠揍,只是眼前这个人明显已经不能再挨揍了,好吧,是她下不了手,那么,她走总成了吧!

扭身便往外走去,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和他莫名其妙的朋友亲戚了,李珉听见木屐和地板撞击的劈啪声,连忙问道,“师父,你要做什么?”

岑子吟停下脚步回头笑道,“回家,你既然不想要人管你,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

岑子吟说的很轻松,神情却是十分的认真,虽然她知道她这会儿应该冷静的思索自己的前程,也该冷静的考虑本来要与李珉谈的一些其他的事情,从而不要让自己的个人情绪左右自己就的决定,可心头的无名火如影随形,让她无法冷静的思考。

去他的,难道离了李珉,她岑子吟还会办不成事情了?让他去娶那个他不喜欢的女人好了,反正痛苦的又不会是她,何况,有安澜管着这该死的家伙,日后他也不会再跑来找她要钱喝花酒了!

李珉突然觉得一阵慌乱,不知怎么的,他感觉到岑子吟在生气,虽然不知道她在生什么气,却是让他觉得无比的慌乱,连忙从**跳起来,叫道,“我让你割还不行么?”

岑子吟道,“晚了!”

李珉道,“那要怎么样你才能不走?”

岑子吟回头认真的道,“你为什么要娶安澜?”

李珉直直的看着岑子吟,目光灼灼,仿佛要看透岑子吟心中在想什么,岑子吟却是直直的回视,那目光深沉,仿佛隐藏了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仿佛下一刻又要转身离开,李珉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乱糟糟的,从来没觉得有一个女人的眼光会让他如此的不舒服,就像是王妃,不,不像王妃,王妃的目光总是关切中略带着失望,而岑子吟的目光却不是这样的,眼中只有关切,没有失望……

李珉突然觉得喉头有些干,咳嗽了两声笑道,“呃,其实,他们好像想我娶你。”

“嗯?”

“然后,”李珉吞了一口口水,“安澜说你一定瞧不上我?”

“继续……”

李珉被看的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我的意思是,不是因为她说你瞧不上我,所以我报复她,其实,呃,我想……她是喜欢我的,我想,她该不会介意嫁给我吧?”

岑子吟摇摇头,“她介意!”

李珉闻言叹息了一声,“是的,我把事情给搞复杂了。”烦躁的搔搔头发,“我本来不想娶

……”

“所以?”

李珉呵呵干笑了两声,“我就想,我经常上上赌坊,王妃也许会改变主意。”

岑子吟听了半晌也没听明白,在这种状态下想要李珉说明白也不大可能了,只有自己整理,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才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本来不打算娶安澜,但是,因为她说你的话,你负气去找皇后说了这件事,其实你以为本来皇后不会答应的,没想到的是,安澜的父母听说了,于是安澜来找你麻烦,结果被送到你家,你寻思着要让王妃改变主意,就去带着一身的伤去赌坊?然后,就这样了?”

李珉呵呵干笑,“只是跟玩笑……其实,我并没有跟皇后说,只吓唬了一下安嘉……不知道怎么传到皇后耳里了……”

“然后,你就躲着安嘉?”岑子吟满脸黑线,李珉道,“你要知道,这种事情,越解释越乱的,要是我去皇后或者王妃那儿说什么的话……”

岑子吟补充道,“安澜这辈子就别想嫁出去了,唔,被浪荡小王爷嫌弃的女人!”

李珉连连点头,岑子吟连连摇头,玩了一场脑力风暴,结果得出这么跟结论来,原因在于有人在皇后面前说李珉要娶安澜,而这家伙刚好跟安嘉开过这个玩笑,这会儿连解释都不行,还真是有一颗圣母的心呐!

岑子吟听说李珉不想娶安澜以后,心情突然变的很好,非常非常的好,两日来的抑郁一扫而空,原因么,自然是李珉其实是个好人,只是,李珉是个好人管她什么事?

岑子吟突然皱眉,李珉是跟好人管她什么事?不管他是不是好人,他都没有伤害过她,她是没有资格指责自己的恩人的。

看见岑子吟皱眉,李珉把脸凑了上来,嘿嘿笑着,“师父……”

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还带着几丝酒气,还有血腥味儿,这本该是极为惹人讨厌的味道的,岑子吟却是觉得不算厌恶,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虽然带着几丝血丝还是显得那般的纯洁,纯洁的让人心跳加速。

岑子吟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然一把推开凑到跟前的人,冷色道,“靠那么近干嘛?”

李珉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叫道,“师父,你脸红了?不是发烧了吧?”

岑子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才**!乖乖的在这儿等着,我去叫大夫近来给你去腐肉!”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跑出来,关上门便一阵喘息。门内的李则是满脸的不解望着不断开合的门摸鼻子。

岑子吟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脸色红的异样,尘儿见状连忙关切的上来问道,“三娘,你怎么了?”

岑子吟捂着红透了的脸道,“没事,屋子里太闷了,你去叫大夫过来。”

“呃……岑家娘子……”林大夫就站在某人跟前不解的望着某人,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个人也能被忽略掉。

岑子吟咬着下唇道,“你快进去吧,尘儿,你去给林大夫帮忙,记得用酒消毒。”

待众人进去,岑子吟才扶住额头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她的智商竟然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直接在前面加了个负号,实在是太丢人了……

听见李珉在屋子里哀嚎,还不断的叫师父,岑子吟唾了一口,心情也平复了下来,想要推门进去,想了想又忍住了,站在门口望着院子里萧瑟的景色发呆,已经是深秋了呢。

秋天,不是猫儿**的时候么?她怎么也春心动了?真是的!

一旦想通这一层,有些东西便不言而喻,难怪这两天一遇上那几个家伙,她的心就浮躁不安了,只是,李珉这个家伙哪儿好来着?除了,除了他会为她做一些寻常人不会做的事以外。

这就足够了吧?难道还不够吗?

要钱,她可以自己去赚,要势力,只要她嫁人了也可以自己建立,那她还差什么呢?每个女人都有女强人的潜力,前提是有自己珍惜的东西需要去保护,唯一的问题是,她和李珉之间的鸿沟貌似与大郎和卢晴的鸿沟差距一般吧?

想到这里,岑子吟不由得把事情往好的和坏的两个方面去思考,好的方面是,那些人,虽然看起来在说李珉的坏话,其实在她面前说的都是李的好话来着,坏的方面是,一切也许都是她的错觉?

废材弓向大家一鞠躬,今天就五千了,我现在每天争取多写点儿,病情又有变化,捂脸,周一去医院做具体的检查,具体啥病这会儿就不透露了……我只是觉得神奇的我这会儿好像身体零件就没一个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