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8章 择偶标准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八章 择偶标准

李珉送回王府,岑子吟临到晚饭时分才回到家中,连来与方大娘一起用,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晚上,翌日一大早又去了王府探望李珉的病情,看过李珉便直接回家呆着,什么事都不管,不知道为何方大娘像是没有现她的异样,也没人来问她到底是怎么了便过了半个月。

半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却是足以让某人脸上的伤得以结长出新肉,痒痒的他在王府胡作非为,把王府给搞的个天翻地覆,将一干兄弟姐妹都闹腾的不消停,终于惹恼了王妃,将安澜给送了回去,对于这个结果,岑子吟很难说不是某人故意为之的。

如今,李珉脸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岑子吟便不打算再过去,她要研究一下家里的人最近都在忙活什么,方大娘几个没现她的异常,她却是早就现三人忙碌的脚不沾地了。

这一天,岑子吟依旧跟往常一样早起,洗漱过后便是直接去了饭厅,据她所知,最近岑家人相互见面的唯有早上用早饭的时候了。

果然,一到饭厅便瞧见方大娘已经坐在那儿了,脸色红润而又光泽,明显的又胖了一圈,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而且身上穿了崭新的一套衣衫,脸上的粉擦的很厚,像是要去参加什么大庆典似的。

岑子吟仔细回忆了一下,最近没有接到任何人的帖子,没有人生老病死,也没什么聚会节日,那么,方大娘穿成这样就有待商榷了。

岑子吟笑吟吟的道,“娘,您这是要去哪儿呀?穿的这么漂亮?”

方大娘挑挑眉,明显对女儿的话有些不满,“我以为你知道的,最近半个月我连你的人影子都瞧不见,原以为我闺女在家呆着便能多瞧瞧了,没想到人在心不在,连你二哥下定的日子也忘记了?”

岑子吟确实是忘记了,之前她还陪着方大娘拟定礼单来着,确定了这件事才会有空出去玩的,方大娘近来半个月的忙碌怕是除了族里的事儿还有就是二郎下定的事情了,否则也不会明知道自家闺女在家里,也没时间来过问她的事情。

刚巧二郎这会儿迈进门,听见这话便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方大娘则是不满的看着她,岑子吟见状连忙转移话题道,“我也要去吗?”

大郎走进来笑道,“一起去呀你去瞧了回来说给二哥听听,等大哥定亲的时候你也帮我瞧瞧去。”

岑子吟挑眉。“你没见过?”

大郎道。“没见过不要紧。我已是拖人打听好了。那位卢家娘子品行不错。家中虽然不宽裕。却是个孝顺谦逊地。我已是允了。让娘买东西地时候都准备上两份儿。过几天就下定。最好能与二郎地亲事在一天。能节约不少人力物力。”顿了顿。不待岑子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又笑道。“三娘如今也大了……”

岑子吟愣了愣。方大娘已是在催促。“先坐下吃饭。吃完饭还要去城外接你们表嫂。罢了才能去那边。今儿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用了饭。岑子吟便迫不及待地跳上马背随着方大娘同去。二郎被方大娘叫在身边唠叨些注意事项。岑子吟挥鞭赶上大郎与他并肩而行。琢磨着该怎么问他。大郎已是笑道。“你怎么一脸心事地样子?莫不是有了意中人?”

岑子吟地眉毛跳了跳。扭过头去。看见阳光下大郎地脸带着淡淡地光影。那是脸上淡淡地绒毛形成地。说明眼前这孩子还是个孩子。而不是一个足够成熟地男人。即便他地心理再怎么成熟。

虽然不想承认。岑子吟还是不太希望大郎那么早娶老婆地。她觉得也许大郎可以为了卢晴拖上几年。虽然两人地可能性不大。却并不代表两人没可能么?至少要让她想想办法。再来点儿时间缓冲一下。有人要跟她分享哥哥了。而那个人可以拥有大郎一辈子。她以后就是一个妹妹。而且是别人地责任。她不可能不嫁人地……至少要让她有个心理缓冲期么。刚知道二郎要娶老婆。这会儿竟然突然现大郎也准备好了。实在是个让人沮丧地消息呢

“你不是喜欢卢晴么?”岑子吟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大郎闻言一愣,随即道,“没有啊?谁说的?何况,我跟她根本不可能好不好?”

岑子吟道,“你撒谎,我看见你偷偷的瞧她了”

大郎的脖子红了起来,从脖子一刹那蔓延到脸上,懊恼的道,“你胡说”

岑子吟捂着嘴笑,青涩的少年啊,还会脸红,岑子吟一笑,大郎越的懊恼,狠是恼火的道,“你……你不要胡说不准笑”

大郎极少有孩子气

,岑子吟除了那次他醉酒瞧见过一次,还没见过他这T7的越的厉害,大郎气急了,便去追她,两人一路追逐,渐渐的将方大娘与二郎拉开了距离,闹了一阵累了,岑子吟才告饶。

岑子吟在马背上气喘吁吁的道,“说真的,大哥,你为什么要同意这位卢家娘子的亲事?即便不是卢晴,日后少见些也是好的,这位卢家娘子与他们虽是远亲,但是同在长安城,有什么事情走动都极为频繁。何况,我琢磨着,你也许并不是没可能啊。”

大郎的脸色恢复了正常,他虽然长年的读,骑射却是没有放下,身子比大多数人都好的多,他的呼吸已经是非常的平稳了,闻言只是笑笑道,“娶卢晴?我已经有一个聪明的妹子了,再娶个那么聪明的老婆,日后怕是要让人说我什么东西都是从女人身上得来的。”

岑子吟抿嘴,不赞同的看着大郎,大郎笑着摊摊手,“你知道的,如果介意我就不会说出来。说出来的意思是,那是个玩笑。”

“唔,你想想,我即便娶了卢晴又能怎么样?她那样的女子,习惯了锦衣玉食,不是说她不好,吃不下苦头,而是她太好了,若是亏待她的话,于我内心有愧,可是,咱们家的这种情况,若是锦衣玉食的话,嗯,别说娘,即便是我也会心疼的,每每想到她的一道早餐就能吃下我们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用度……所以,我决定要找个能勤俭治家的老婆……”

岑子吟冷声道,“你的意思是,要娶个能养活你同时你刻薄她也不会觉得愧疚的老婆了?哼,你若是敢这样,我就去破坏你的婚事你这辈子都别想娶老婆了”

大郎扶额,“三娘,你要讲道理。我可是为了你和娘着想何况,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说,我希望自己的老婆能跟娘一样勤劳、善良、节俭而已,有娘的例子,我敢对她不好么?既然决定娶了,一定要好好的对她的,她的父兄将她交给我,那心情就像是你要出嫁,我不希望别人苛待我的妹妹,日后也许还有我的女儿,我怎么可以苛待别人的妹妹或女儿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岑子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偏着头看着大郎道,“我大哥我能不知道么?放心,若是我嫁的人敢对我不好,我会休了他回来让大哥养我的所以,大哥一定要找个好嫂嫂,否则到时候不要我进家门就惨了。”顿了顿,又问道,“你真能放开?”

大郎道,“又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也没有什么至死不渝,我与她不过几面之缘的欣赏罢了,哪儿有什么能不能放开?”

岑子吟又问道,“那你为什么选卢家那位呢?”

大郎勾起嘴角,“第一,相貌不差;第二,人品不错;第三,家世正是我需要的曾经我以为努力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后来现不是,又以为做人要不择手段,良心上又觉得不耻,何况我相信因果轮回,那么,只有最后一个选择了,那就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来。找一个家世相当的老婆,然后,孝期过后成亲,科考,然后一步步的做自己该做的事,目标可以定的很高,不过,还是要一步步的来实现。

岑子吟听见大郎提起此事,便又想到了某件让她耿耿于怀的事情,“你去喝花酒这件事我可没告诉娘”

大郎的脸扭曲了一下,“我……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别提这桩了行不?有了这次教训,日后我决计不会再犯了,何况,宿醉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还要多谢你的浓茶。”

岑子吟闻言笑了,大郎像是一夜之间想通了很多的事情,不过,她的抉择也许还会改变他的生活,也许是时候问问他的意见了,“大哥……如果……”

“如果什么?”

抱歉,今天只有三千了,,,恶心,想吐,头疼,腹胀,我想这次我的麻烦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