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9章 权力与责任的关系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四十九章 权力与责任的关系

子吟欲言又止,大郎见状笑着道,“想说什么就说,T|哥还用得着欲言又止的么?”

岑子吟道,“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一个身份跟我不太匹配的人,大哥怎么看?”

大郎挑眉,岑子吟神色认真的看着大郎,“我说的是真的。”

大郎的额头跳了跳,略带失望的叹息道,“你难道就不能稍微害羞点儿么?这么严肃,让我以为你是在跟我讨论今天该吃什么?”

岑子吟闻言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是在跟你商量人生大事,怎么能不严肃?”

“什么人生大事?”不知觉间马车已经赶上了慢行的兄妹二人,方大娘从车前探出头来问道。

岑子吟扭过头笑道,“我在和大哥说要去瞧瞧那位卢家娘子呢,娘,二哥到底记住了没有?”

方大娘明显对毛躁的二郎行事还不太放心,把帘子一摔又回去与二郎说话了,岑子吟与大郎相视一笑,心头不约而同的同情起在车内闷着的二郎,方大娘早就想当祖母了,岑子吟敢打赌,若是今天二郎表现的有半点儿不如方大娘的意,回去以后最少会被念叨上一个月。

很快便到了岑家祖宅,廖清荷一向守时,已是在门口等候许久了,迎了廖清荷上马车,方大娘这才算放过了二郎,岑子吟也乖乖的坐回了马车上,许久没见到这位表嫂,她还真有些想念。

廖清荷的打扮十分的简朴,却是十分的得体,因为在孝期,都没有穿太过艳丽的衣服,打扮却是很郑重,衣裙并非大红大紫,也非素色,而是挑了一身墨绿色的衣服,头上钗环皆是淡雅为上,并没有金银一类的物什,岑子吟瞧见了才想起对方既然是廖清荷介绍的,必然是极为注重礼节的,难怪方大娘虽然穿的华丽,色彩却是选的淡雅,却是只戴了一根簪子。

在现代守孝这种事早就没有三年这么长久了,三五天的便将人送入土,随即地球依旧旋转,该干嘛就干嘛,除了个别感情极深的,否则便是歌照唱,舞照跳,更别提这些穿戴上的要求。

对老太太没有太深沉地感情。岑子吟还真记不得这么多地东西。还好她一向对穿着没什么要求。更是不喜欢钗环这些东西。总觉得戴在身上累赘。想了想近些日子出门穿地衣着。还好没有什么不妥地地方。该不会给对方留下什么不好地地方。

方大娘与廖清荷一上车便说个不停。两人就对方地家世和品行又做了一番深刻地探讨。最终得出这门亲事很不错地结论。岑子吟听地耳朵起茧。不愿意搭腔。也没办法插进嘴。意兴阑珊地拉着帘子往外看。突然听见方大娘叫道。“摩加。停车!我有件事忘记给二郎说了!”

摩加连忙将车停下。方大娘风风火火地冲下车去拉着二郎说话。岑子吟开始叹息。“我娘太紧张了!”

廖清荷笑道。“当年我哥哥要娶妻地时候。我娘也是这般。由得她去吧。”

岑子吟唔了一声。道。“昨儿个。我在卢家遇上薛易了。”

廖清荷道。“他又做了什么?”

岑子吟道,“说那些东西是他写的,然后,我就领着他去了京兆尹,也许会削去功名。”

廖清荷轻笑,“我就说他家的那个管家怎么大半夜的往家里跑,门房拖了半天才领他去见你二叔,后来就不知是怎么了。”

岑子吟挑挑眉,“姑母的身子好些了么?”

廖清荷道,“还是觉得胸口闷,否则今儿个便与我们同去了,你四婶过些日子怕是要搬出去,过了年,公公回来,我们也该在外面置所宅子了。”

岑子吟抿抿嘴,“二叔和二婶的身子不是一直不太好么?”

廖清荷道,“大郎成亲,二郎成亲,你们那个新宅子必然不够大,有没有想过搬回来?”

岑子吟摇摇头,笑道,“我想在老宅子里建个作坊,族里的人来做事也方便些,不用两边跑麻烦,也让这宅子多些人气。”

廖清荷点头道,“这个倒是不错,不过,做什么好呢?如今长安城的作坊遍地都是,怕是卖不起价呢。”

岑子吟笑道,“还是酿酒好了,不怕卖不掉,买些粮食放着也不愁其他,就是如今今上要禁恶钱,我怕到时候买卖不好做呢。”

廖清荷皱眉道,“今年的光景也不见的好,粮食价格太贵,酿酒未必划算,还有没有其他打算?”

岑子吟苦笑道,“还是表嫂与我说说做什么吧,我倒是有个想法,到底被白兰地的事儿给折腾怕了,咱们又不求大富大贵,就做些稳妥点儿的营生就好,不必太过麻烦了。”

廖清荷道,“家里的情形我是知道的,两间铺子和一间酒楼的盈利不过刚够你们一家上下的用度,如今族里的大窟窿还真不好填,正经的营生也要有那么多的本钱,过了年,家里怕是要闹饥荒了。”

岑子吟叹息了一声,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重,岑家整个家族的命运交给了他们一家四口的同时,整个家族的重担也要他们一家四口来背负,当然他们也可以不管,只是,怎么逃得过良心的谴责——既然扛起了这副担子,

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好!

最少,也应该保证岑氏族人只要是有心向上的有潜力的孩子有书读,只要不是好逸恶劳的族人就能混口饭吃。

“我想想罢。”

岑子吟叹息了一声。

廖清荷见状道,“三娘……”

“嗯?”

“这,其实不是你的责任。”

岑子吟笑道,“总是要有人去做的,刚好我有这个能耐,我只是担心给家里的人带来麻烦而已。”

廖清荷摇摇头道,“畏首畏尾的反而坏事,你若是决定了,就去做,赚了钱,族人都可以享受利益,那么他们就没有权力再来非议其中潜藏的危机。”

利润与风险的关系么?

岑子吟笑了,这是她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到这个时候竟然被廖清荷一句话给解决了,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方大娘挑起帘子问道,岑子吟眨眨眼看了廖清荷一眼,“明白我娘着急呀,可是,您要是再在路上耽搁几次,咱们到了人家家里就误了时辰,这会让人以为咱们不在乎这桩婚事呢!”

方大娘恍然大悟,连忙跳上车催促摩加快走,坐了片刻功夫,又把头伸出窗外唤二郎过来,岑子吟见状只能摇头苦笑,无论遇上什么事儿,只要是关于自家孩子的,这当娘的一向都是比自家孩子还要紧张百倍。

二郎满头大汗的出现在窗户外面,一脸纠结的叫道,“娘……您吩咐的事情我都记得了,真的不用再说了。”

方大娘冷哼一声,将手绢递过去道,“擦擦,瞧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一脸的灰,让人以为我儿子是猴子呢!”

二郎呻吟道,“娘……咱们还要走一个时辰呢!”

“那也得擦!”岑子吟笑道,“脏了马上擦!你本来就比大哥黑了,要是人家娘子在后面偷瞧,瞧上大哥了看你怎么办?”

二郎哼了一声,将手绢拿过去,“看上大哥我就去娶卢家那位娘子!反正都差不多!”

方大娘闻言尖叫,“你敢!你瞧瞧你,要是在人前敢这么说,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二郎满脸的纠结,岑子吟则是笑的前俯后仰,连廖清荷也忍不住勾起嘴角来轻声斥责道,“二郎,休要这么说话,让人听去了非生气不可。”

二郎无奈的叹息,“我在人前不会这么说的……”

岑子吟见他已是被折磨的无法,越发的同情起他来,偏生嘴上还笑道,“二哥,要不,今儿个干脆就换成大哥好了,卢家娘子的家就在长安城附近。”

二郎闻言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坚决的摇头道,“不要!我可不要再让娘念一次!嗯,就是她了!今儿个定亲,我一定会按照娘说的事情去做,我可不要再这么折腾一次,再来一次非疯掉不可。”

大郎在旁边笑道,“恐怕今儿个还不算完,你瞧瞧别人成亲就知道了,两年后你还有得累呢!”

二郎哼道,“到时候有你陪我,我怕什么!”随即又皱眉道,“娶老婆实在是太麻烦了,大多数女人也都很麻烦,还是我妹子来的爽利。”说罢朝岑子吟拼命眨眼睛,像是求情。

岑子吟见二郎确实已经被方大娘折腾的精疲力竭,那脸上的汗水怕一大半都是被方大娘给念叨出来的,等会儿他还要去应付对方的双亲大人,还有无数的繁文缛节要进行,真个把二郎那火爆脾气给惹急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也许就此对对方的闺女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也未必,连忙扭过头拖着方大娘说话,好歹解了二郎的围,一路还算平安的到了目的地。

医院归来,汇报成果——头疼是因为感冒,有时疼有时不疼是因为反复的发烧(姥姥的,竟然烧了我半个月!一片芬必得就解决了我思维不清晰的问题。),胃疼恶心不消化是因为胃炎(人家把感冒治好了才有胃炎,我是没好也把胃炎给惹犯了!),肚子疼是因为肾结石,(靠!又长大01MM)。

然后,鄙视中国的医疗制度,医院里面堆满了人,排队就能排一整天,挂号半个小时,等医生给看病等了一个小时,打彩超等了半天,然后,花了一天时间,四百块,就给我开了点儿治胃炎的药,连感冒药都忘记给我开了,那个该死的医生!

说这些,就是为了说一下,我这个月先养身体,养好了下个月拼命更新给大家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