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50章 坏小孩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五十章 坏小孩

家的小院就在长安城外三十里,本是吴地人,与刘家|T,随即由于要到长安做官,没有盘缠只得变卖了家中的田产,在长安城安家落户,不想家道中落,吴父亡故,却是没有能力再回吴地,在长安城外三十里的几亩薄田还是其友人所赠,为的是照应这一家三口。

吴家除了吴母以外,还有一儿一女,女为长,年十二,还有一幼子年方八岁。

远远的瞧见吴家的小院,便可见几分吴越风情,门前便有一道溪流,院子里晒着的是吴地味道浓重的衣衫,院子很整洁,几件茅草房虽然破旧了些,却依然可以看的出收拾的井井有条。

房檐下悬挂了些晒干的咸鱼和腌制好的酱菜,可以瞧得出女主人非常的勤劳,那晒着的衣服上补丁不少,却是洗的干干净净,几只母鸡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不时停下来刨地觅食,屋子里还传出了朗朗的读声。

一个穿着两个补丁衣服的小姑娘正站在院子里晾晒洗干净的衣服,听见路上有人行来,抬起头瞧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红晕,便扭身钻进了屋子,随即一个略瘦,颧骨微凸的女人从屋子里走出来,穿着与那小姑娘一般都有些旧,髻却是梳的一丝不芶。

那女人打开院门走出来笑着道,“岑夫人,清荷,你们来的可早,快进来坐坐,我还琢磨着你们要快到晌午才能到,正在做茶点,岑夫人可要试试我的手艺?”

岑子吟听见久违的吴地口音竟然有几分怀念,从车上跳下来,先扶自家表嫂下车,廖清荷一边下车一边甚是熟稔的笑道,“吴婶,你的手艺我可是早就想学了,奈何一直没机会,让我来帮忙打下手。”

那吴夫人闻言连连摆手道,“那怎么行?你来是客呢,哎,到屋里坐着再说。

廖清荷下了车便同岑子吟一起扶方大娘,大郎二郎则是过来帮忙把东西搬下来,那吴夫人连忙过来帮手,又扭过头朝屋子叫了一声,一个七八岁虎头虎脑穿着光鲜的男孩便跑了出来帮众人提东西,因为对方的家境不算太宽裕,岑家虽然准备的东西不少,却是挑着合用的,也没带两个下人,这次定亲的事儿一则因为在孝期,一则是因为对方不宽裕,所以只是准备两家人加上媒人廖清荷,形式上也没有太多的计较,约莫便是将东西送过来,然后吃上一顿,说些话儿立下字据便可以了。

待众人坐定的时候,方才那小姑娘才红着脸出来端着几碟点心,那式样比起岑子吟在水乡吃过的也不差,瞧得出这位吴夫人的手艺确实很不错。

廖清荷提了好几次要去厨房帮忙。那位吴夫人着实是个讲礼地。都没有允。这会儿她又在这边陪着说话。厨房里便只有那个叫吴晓地小姑娘。岑子吟在那位吴夫人第三次拒绝廖清荷地时候便自觉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笑着道。“我出去瞧瞧呀”随即便一溜烟地跑了个没影。

瞧得出这位吴夫人只是对苏州菜很有研究。对于吴越之地。菜多淡而甜腻。那几个点心方大娘一样尝了一块。便开始皱眉了。岑子吟可不敢保证午饭若是这小丫头做地自家娘亲不会吃地频频皱眉。要是让对方误会了什么还真不太好。

摊手。看来异地婚姻地一大害处就是大家地口味不一样啊。

进了厨房。厨房明显比堂屋要黑上许多。点着一盏昏黄地油灯。小姑娘正在一张酒桌子边忙个不停。洗好地菜都放在上面。看地出颇费了一番心思。岑子吟笑吟吟地道。“可要我帮忙呀?”

小姑娘飞快地抬起头看了岑子吟一眼。随即低下头。手轻轻地抖了一下。差点儿把手给切道。岑子吟挽起袖子道。“虽然我刀工比不上你。我想你还是让我来帮忙切菜比较好。”

吴晓脸一红。轻轻地道。“你是三娘?”声音又软又甜。就像是糯米糕。

岑子吟点点头,伸手拿过她手上的菜刀道,“是啊,你未来的小姑子。”

“咳咳……”吴晓闻言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岑子吟在她背脊上拍了几下,“吓到你了?别害羞么,我帮我二哥过来瞧瞧,顺便帮忙,他怕你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呢。”

吴晓闻言微噌的瞪了岑子吟一眼,涨红了脸低声道,“你就帮我切菜,可有想吃的菜?”

岑子吟想了想道,“我二哥在苏州的时候喜欢吃的菜呀……嗯……”眼光在桌上准备好的菜上扫了一遍,“你都准备好了呀”

吴晓被岑子吟逗的咬住下唇,一下子眼眶就红了,泪珠儿直在眼眶里打转,鼻头红红的,像是受

的委屈,可怜兮兮的望着岑子吟,走也不是,不走又7脸憋得越的红了,岑子吟见状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孩子不知道就是这副表情越的想让人欺负她么?

丢开手上的菜刀,跑到灶上去揭开锅盖瞧了一眼,里面炖着什么东西,闻了闻道,“放了黄酒?”

吴晓嗯了一声,开始讲那道菜的工序,岑子吟毫不客气的使筷子沾了沾尝了一下味道,见状松了一口气,至少有一道菜方大娘能吃得下了。

笑着扭过头道,“闻味道就知道很好吃,你不会告诉我娘我偷尝?”

吴晓嘟起嘴哼了一声,“你想吃就告诉我么我去拿碗”说着真去拿碗要与岑子吟盛,岑子吟连忙拦住她,笑着道,“方才我哄你玩呢,咱们还是快点儿做,给我说要做什么?就是切这些菜就行了吗?”

吴晓见状松了一口气,知道岑子吟只是逗她,而不是不喜欢她,勾勾嘴角道,“嗯,就照我切的那样就行,你小心些。”随即想到是二郎叫岑子吟过来帮忙的,嘴角的笑容越的甜美了。

岑子吟见状摇摇头,在心中叹息,笑的那么傻乎乎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春心荡漾了,就是遇上二郎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不知道眼前这只小白兔会不会被经常欺负的眼睛红红的呢?唔,还有两年时间呢,也许那时候二郎那家伙已经懂事些了。

她这心态啊,咋就那么像儿子要娶媳妇的老妈捏?

这顿饭岑子吟煮的挺开心,小白兔心思很单纯,什么都不太懂的样子,被心怀不轨的岑某人套出了不少的话来,不过岑子吟很确定小白兔的厨艺很不错,苏州菜要用糖,而糖若是用的不好,就成了一盘甜菜,用的好才能让糖将菜的香味儿提炼出来,而不会有甜腻的让人无法忍受的味道,于是,岑子吟很肯定二郎有口福了,就是不知道方大娘能不能忍受每道菜都有甜味儿这种事。

在厨房帮忙了一会儿,便瞧见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钻了进来,跟在他姐姐屁股后面叫道,“姐,我饿了”

吴晓见状扭过头去道,“呆会儿便要开饭了,你先回屋子里念去。”

那小孩子瞧了一眼岑子吟,又道,“不要姐我饿了,念不进,我想吃那个”手指着岑子吟放进蒸笼里的那道鱼,鱼已是做好了,只不过要放进蒸笼保温。

吴晓皱皱眉道,“不行你再等等就好,要不,这儿还有些点心,你先拿着垫垫,有客人呢。”

那小孩翻翻白眼道,“不就是我姐夫么?有他你就不管我了?”

吴晓咬咬牙道,“只有点心”

那小孩叫道,“我要吃鱼不然我就去告诉娘”

岑子吟挑眉,吴晓耐着性子道,“马上就要吃饭了,就还有三道菜,很快的。”

那小孩却是不理,闻言便往地上一躺,开始撒泼,“我不管,饿死我了,看把我饿死了谁来照顾娘你以后嫁人了就锦衣玉食,连自己亲弟弟都不要了么?”

吴晓见状又气又急,便要去拉他起来,那小孩却是不管不顾,一边打滚一边开始撕自己衣服,抓着吴晓便开始撕吴晓的衣服,拉着便不撒手,鼻涕眼泪的往上抹,吴晓眼泪水跟着嗒嗒的往下掉,无可奈何的叫道,“我给你还不行么?”

那孩子翻身起来道,“你早说不就行了么?”

岑子吟张张嘴,又合上了,将鱼放进蒸笼,又将盖子盖上,吴晓可怜兮兮的望着岑子吟不知该如何是好,岑子吟心中微微叹息,瞥了那孩子一眼,笑着道,“你平日里没鱼吃么?”

那孩子叫道,“平日里都是我一个人吃的你们来了,凭什么给你们吃?”

岑子吟气的有些乐了,这孩子标准惯出来的呀,把蒸笼揭开,将那盘鱼端出来往桌子上一放笑道,“倒是我们的不对了,您慢用。”

那孩子欢呼一声,挑衅的看了岑子吟一眼,端着鱼便跑了出去,吴晓站在那里捏着衣角不知所措,唔了好几声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岑子吟笑笑道,“你的房间在哪儿?先去换身衣服,剩下的事我来就好。”

吴晓道,“他……我……”

岑子吟摆摆手,“没事,快些去换衣服,否则你这模样不好见人。”

吴晓闻言低着头跑了出去,片刻功夫以后转回来,换了一身干净的,走到岑子吟身边低声道,“他平日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