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51章 谁家没有几个麻烦的亲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五十一章 谁家没有几个麻烦的亲

子吟笑笑道,“不妨事,小孩子么,我像他那般大的T淘呢”

吴晓闻言偷偷的瞧了岑子吟一眼,松了一口气,挽起袖子继续炒菜,眼睛不时的往外瞟,岑子吟摇摇头继续帮忙干活,五六个人的饭菜并不算麻烦,吴家不宽裕,即便特地准备也就十多道菜罢了,两人不过片刻功夫便准备好了一切,岑子吟先行一步去堂屋通知众人用饭。

放进堂屋,便瞧见那小孩儿站在吴夫人身边一副乖顺的模样,岑子吟勾勾嘴角,依稀瞧见他唇上还有油光,衣服上洒还有些汤汁,轻笑道,“呀你是不是哪儿伤着了?怎么有血迹?”

手指指着的是衣服上一处明显的酱油痕迹,很深,却是很像干涸的血迹,依照吴家这种颇爱干净的习惯,不该有这种痕迹出现的。

吴夫人闻言扭过头去,便瞧见那孩子身上除了那几滴明显的汤汁以外,还有些许拍不掉的灰尘,而衣袖被撕开了线,洗旧了的地方还被撕了一个口子,只是方才他一进来便站在吴夫人身后,聊的正开心的众人根本没现这些。

“你这是怎么回事?”

那小孩嘿嘿笑了两声道,“我不小心跌了一跤。”

吴夫人皱了皱眉道,“是跟谁打架了么?衣服上还有口子。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说着笑着扭过头对方大娘与廖清荷道,“犬子顽劣,让诸位见笑了。”又转过头去严肃的瞧着吴。

方大娘不解的看着如今的状况,廖清荷却是挑眉瞧着岑子吟,一脸的若有所思,大郎笑吟吟的装作没事,只有二郎一脸的焦急。

吴低下头道,“娘……我错了……”

吴夫人抿抿嘴道,“午饭你就不必吃了,自己回屋子念。”

二郎闻言连忙在一边叫道。“不是这样地。是我刚才待他去骑马。不小心摔着地”

这句话却是换来吴不赞同地目光。一脸大人样地抬起头道。“你怎么能跟我娘撒谎呢?我衣服地事情明明就跟你没关系。”

吴夫人道。“吴。你跟我出来一下。

”随即向方大娘等人点点头。领着自家儿子走出去。两人一消失在门口。方大娘便拉着岑子吟地手责备道。“你好地不提。干嘛提这一茬?”

岑子吟低下头道。“娘……”

廖清荷看着岑子吟。大郎连忙拉着方大娘道。“娘。三娘是好意呢。倒是二郎方才领着吴去骑马。没看好让他给摔了一跤。”

方大娘闻言果然将矛头转向二郎,责备道,“吴家就这么根独苗,你领着人玩,耽误了学业不说,还没把人给看好,出了事还让人给你背黑锅,你自己说,这让吴夫人该怎么看咱们?怎么看你?”

二郎拼命伸手搔头,一脸的无奈,却又无话可说,岑子吟咳嗽了一声道,“他的衣服是在厨房里弄的,不怪二哥呢。”

方大娘挑眉道,“厨房?”

岑子吟点点头,瞥见吴夫人回来了,压低声音道,“回去再说。”

吴夫人走回来眼眶微微有些泛红,进来便拉起方大娘的手道,“这事儿不怨二郎,是我家这孩子太淘了些,我已是问过吴晓了,这孩子竟然跑到厨房去撒泼。如今咱们既然要两家做一家,有些话我也得先说说,吴晓打小便是不让心的,唯独这个幼子,如今年纪越大,我越的管不住他了,什么都要顺了他的心意才好,否则便是没完没了,从今日起,我必不会再放纵他,日后若他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你们大可不必理会。”

几个人都听的云里雾里,方大娘一向是个心软的,见状又想起前些年大郎二郎的作为,便是感同身受,拉着吴夫人劝道,“孩子还小,又没了父亲,到了这般年纪是会有些淘,过些日子他懂事了便好了,吴夫人不必太伤心,咱们也不会同个半大的孩子去计较什么。只是你们娘仨在这儿也不容易,日后我让二郎多过来走动走动,也好帮你们做些女人家做不动的活儿。休要拒了我,像你说的一般,日后咱们便是两家做一家,不说两家话了。”

岑子吟听的直拉方大娘衣服,方大娘偏生装作没感觉到,唯有无赖的看了大郎一眼,大郎挑挑眉与她使了个眼色,岑子吟连忙在方大娘做出更多丧权辱国的承诺之前道,“方才我来饭便做好了,这会儿怕是凉了呢,把桌子收拾一下,咱们还是开饭,这么一耽搁,都过了晌午了。”

说着便拉着大郎二郎两个去收拾,廖清荷拉着岑子吟道,“咱们去厨房帮忙端菜好了。”

两人走出来,廖清荷低声道,“他在厨房都做了什么?”

岑子吟道,“打滚撒泼说是那鱼平日里都是他一个人吃的,凭什么白给了外人?”

廖清荷道,“吴家家世清白,吴夫人的哥哥在长安城做个

,便没有其他的亲眷了,这孩子打小便与村里的那些|7孩子混在一起,染了不少恶习,吴家的家教到他身上便没什么用,吴晓倒是个不错的。”

岑子吟勾勾嘴角低声道,“我明白呢,就是有些怀疑这坏习性便是我那未来的二嫂给惯出来的。”

廖清荷笑道,“十二三的孩子,瞧起来吴夫人花在她身上的时间不多呢”

岑子吟点点头,小孩子么,还没定型,如今的情况只能说吴夫人本来就在儿子身上偏心,否则也不会让吴晓对自家的弟弟诸多忍让,总的说来,这门亲事真的不错,吴晓的品行,吴家没有什么闲杂人等,唯一需要担心的不过是个小屁孩儿罢了,而吴夫人为了这孩子,必然不会在吴晓身上花费太多的心思,真个是入了岑家门,便是岑家人了,等有空再好好的调教洗脑,再回来影响她这个霸王弟弟。

用过午饭,又说了一会儿话,岑子吟一行便打道回府了,先是将廖清荷送回岑家主宅,在夜色降临之前匆匆的赶回家中,方大娘对于吴夫人惩罚自家儿子不准吃饭一事一直耿耿于怀,总觉得是二郎的责任,好歹已经是下了定,算是完成了一大心事,否则岑子吟丝毫也不怀疑方大娘会拧着二郎的耳朵大吼。

方进了家门,方大娘这才突然想起岑子吟在吴家说的事情,拉着岑子吟站在大门后问道,“你说那个吴到厨房去了?他一个男人去厨房干什么?”

岑子吟扯扯嘴角,“君子远庖厨,所以,他去自然是为了找吃的,娘不觉得今儿个午饭少了什么菜么?”

方大娘想了想,道,“你别跟我打哑谜了,少了什么菜?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郎和二郎也被吸引了过来,大郎是一脸的笑意,二郎则是一脸的迷糊和郁闷,他到现在还是晕乎乎的,被方大娘给念叨得忘记还有岑子吟这个救兵一事了。

岑子吟挑挑眉望着大郎,大郎笑道,“少了一道鱼,我瞧过,门前就有道溪流过,偶尔是有鱼在里面游的。”

二郎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是啊,今儿个的都是苏州的名菜……我就说少了什么呢”

“事后诸葛亮”岑子吟嘀咕道,声音小的听不见,方大娘却是瘪瘪嘴,“道道菜都有糖,吃的让人恶心,她进了门,还是先随三娘学一段时间,要不,就别下厨得了。

岑子吟一脸冷汗,果然如此,方大娘算得上美食主义只喜欢自己做的菜那种,口味和吴地相去甚远,即便那菜真个好吃,在她嘴里也是一股怪味儿,看见二郎要争辩,岑子吟道,“少了一道鱼,我想,娘该是很高兴的,那鱼也是甜的,被那孩子给强抢了去,说是平日里便是他一个人吃的,在人家家里,我也不好说什么,便由得他去了,否则他便在厨房里满地打滚,撕衣服。”

“不会?”二郎不敢置信的叫道,“他与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很懂事啊”

岑子吟笑,“你信你妹子还是信那个才见过一面的小屁孩?”

方大娘恼道,“自然是信三娘三娘从来不撒谎的那你们表嫂还说他们家教好?”

岑子吟抱着方大娘的胳膊道,“家教自然是好的,吴晓您也瞧见了,人很腼腆害羞,也能干,就是太宠着那孩子了,这事儿急不来,反正嫁进咱们家就是咱们家的人了,日后让二哥慢慢教她便是。”

方大娘道,“你大哥二哥八岁的时候可不会像他那么不懂事。”那模样像是有些后悔似的,二郎则是非常的郁闷,今儿个在饭桌上,他是瞧见吴晓了,看的出他还是比较满意的,也是尽心尽力的在讨好丈母娘以及小舅子,这会儿事定下来了,又冒出这么个幺蛾子,是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岑子吟道,“谁家没几个麻烦亲戚?依我瞧,只要嫂子人品好就行了。”

方大娘闻言点了点头,二郎则是松了一口气,大郎轻轻的笑了,看了岑子吟一眼,道,“卢家呢?”

嗯,月底了,厚着脸皮求几张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