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52章 婚姻自主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五十二章 婚姻自主

子吟笑道,“卢家表面光鲜罢了,表嫂说的对,像咱TT?单的人家还真不容易。”

方大娘为人一直非黑即白,闻言道,“那咱们还是……”

大郎道,“还是什么?卢家就很不错了,咱们的家世也适合,挑来挑去那般多的人家,挑到最后花了眼也未必能如意,还不如一开始就瞧好了的。”

方大娘怕是被今儿个的事情给恼到了,还想说什么,岑子吟冲她眨眨眼,笑道,“大哥喜欢就好呢何况,如今瞧来卢家并没有什么不是之处。”

方大娘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向屋子走去,二郎依旧为今天的事情有些纠结,大郎轻轻拉了岑子吟一把,两人落到后面,大郎低声道,“你看中的人是谁?”

岑子吟张张嘴,到口边的话变成了,“你猜会是谁?”

大郎道,“你最近除了去寻那位小王爷,哪儿也没去过。”

岑子吟苦笑,“我也许该让娘把那些来提亲的人让我瞧瞧。”

大郎道,“现在谁还敢上门提亲?自打上次在酒楼闹腾了一次,你难道没现娘就没在你面前念叨过成亲的事?”

岑子吟皱眉想了想,时间不是很长,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月罢了,方大娘还真没念叨过她,她还以为是方大娘太忙了,忙着大郎和二郎的事情,所以没时间来管她,仔细想想,依照方大娘的偏心程度,绝对不可能忘记她的婚姻大事,唯一的可能便是没人上门来提亲了,她还一直以为来给大郎二郎提亲的人之中必然会有人是给她说媒的呢

“之前是怕被我连累,然后呢?”

大郎摇摇头。“王家如今不敢动你。为地是什么?那些东西能够直呈圣上面前。又是为什么?我们都知道这些事情是你地功劳。外面地人即便没有流言。他们心中也不会这么想。人人都当你是李珉定下地女人。即便嫁不进王府。他待你地心也是一般。我虽然很想揍他。又以为你可以处理地很好。所以就没有问你。”说道这里。大郎笑了笑。“原来。我地妹子也不是全知全能地。”

挂在房檐下地灯笼出微微地光芒。照耀在大郎白皙地脸上。那笑容格外地明媚。劳累了一天地大郎身上有干涸了地汗水和灰尘地味道。交织在一起被吸入鼻中地时候。却是让人感觉到一种温馨。岑子吟只能高高地抬起头才能看见大郎地笑容。不知不觉之间大郎仿佛又长高了不少。目光又成熟了不少。

看着大郎灿烂地笑容。岑子吟撅起嘴跺脚道。“你若是再笑我。我就不理你了”随即。一个大巴掌盖在她地头顶。温柔而宠溺地将她地头揉乱。“你若是不理我就不会来跟我说这件事了。

岑子吟皱皱鼻子。双手将大郎地手拉住。咬着下唇道。“我在问你地意见呢你若是不说。那就罢了。”双眼却是死死地盯着大郎。

大郎摇摇头。笑道。“好。不逗你了。只是吾家有女初长成。当哥哥地很想去揍那家伙一顿。因为他除了身份一无是处。我不喜欢他。不过。你喜欢就好。”

岑子吟道,“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差距很大,若是依照身份而言,我配不上他,若是依照其他的东西,怕的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他配不上我,这件事让人很头疼。”

大郎道,“我不知道你瞧上他哪点儿了?”

岑子吟笑,“他浑身上下都是缺点,我也不能保证他能改正过来,基本上除了吃饭浪费粮食以及制造麻烦让别人头疼以外就没有更大的用处,但是,他对我实在很好。除了亲人以外,他可能是这辈子我遇上的第一个,也许是最后一个能对我这么好的人。”

大郎道,“成亲是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家人的大事。”

岑子吟道,“我知道,所以我愁。你放得下,可是我放不下,我在其他事情上可以看的很开,这件事……”

大郎笑,“你已经决定了,就不必问我了?”

岑子吟皱皱鼻子道,“也许是需要一个能放下的借口,如果你或娘或是二哥坚决反对……”

大郎笑,揉揉岑子吟的头,“我不反对,如果你能嫁给他的话,我们家没有人有理由反对。要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你是被他定下的人了,而那些小门小户的咱们也瞧不上,说实话,我不以为有人配得上我的妹子,至少目前看见的这些男人都不够格,唯一能挑的就是你喜欢的人了,所以,不会有人反对,前提是,你若是能嫁给他的话”

岑子吟闻言叹息了一声,“很困难,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大郎道,“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

岑子吟颇有些担心的道,“那娘呢?”

大郎笑,“只要你喜欢的,即便娘有意见会反对,绝不会强烈反对,要不,咱们打赌?”

岑子吟吸吸鼻子,摇头,“不用了……”方大娘对她确实如此,对这个女儿是爱到骨头里去了,根本不会强烈反对她做的任何事情,否则也不会让

想管什么就让她管什么,她不光爱这个女儿,还非常T|女儿是天下第一聪明的孩子。

只是,当初常芬公主来与她说亲她虽然没有一口回绝,如今变成她要求人了,不知道会遭受什么待遇?

思绪不由得又飘回与李柔儿的几次谈话上,认识李柔儿,随即跟王准起冲突,之间的时间差很有些意思,第一次去王府,李柔儿教她规矩,随即在院子生那种事情,实际上后来才现是李柔儿设计好的,只不过她的反应太过激烈了点儿,大大的出乎众人的意料,后来,李柔儿便没有再管她的事情,充分的说明了她不过是在利用她罢了,一则为了对付王家,另一则为了王妃的一些请求。

随即又在酒楼巧遇,李柔儿是为了安澜不做错事而去的,拉了她离开,却是没有管安嘉兄妹两个,与她说之前的事情不用考虑了,岑子吟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怀疑,李柔儿其实并不想她跟李珉扯上什么关系,也许常芬公主是受人之托,但是李柔儿心中的想法却是未必如此。这丫头不会有什么恋兄情节,或为了安澜才这么做的?

岑子吟总觉得不是李珉不想娶媳妇,而是有人不想他娶,想到这里,不禁开始挠头,她肯定是宫斗小说看多了才会这么胡思乱想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用得着这么复杂么?

想让自己不想,岑子吟却是控制不住思绪飘到安嘉的身上,在猎场的时候,若不是她机灵,没准真个出什么大事了,然后是李珉来叫她跑路,安嘉则是让她回去受罚,那时候她脑子不正常,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太过留意,安嘉拼死救她却是记得真切的,这不该是什么演戏,李柔儿设计好的一切,她怎么可能姗姗来迟?

或许,有人已经算计好了李珉会有的反应,挖好坑给她跳了?

倒是李珉后来的反应实在是奇怪,他可以有一万种办法来帮她,为什么偏偏要压到她身上?这该是给众人传递一个消息,他重视她,重视到以身代罚的地步。若是如此,不由得让人去想李柔儿原本的计划是否还要轰轰烈烈一些,包括死上一个酒娘,激起岑家、方家两家人的怒火,然后跟王家人拼个鱼死网破?

越想越觉得李柔儿不是什么好人,反倒是安嘉的形象改变了不少,除了酒楼的那次见面,赌场的时候他是很冷静的,在酒楼却并非如此,他惊呆了?

为什么会这样?这一点儿岑子吟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还有一点是岑子吟一直想不明白的,那就是,安嘉一直对李珉言听计从,两人的关系好到几乎可以同穿一条裤子,可以想象其实这么多年都是安嘉在照顾李珉,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不管李珉的死活?

好歹,在跟王家对着干的时候,他还冒着极大的风险跑来把她给送进大荐福寺。

还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到底是谁去跟皇后说李珉要娶安澜的?

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李柔儿,岑子吟苦笑着摇摇头,事情很简单,也很复杂,如果真的如同她所想的那样,她唯有叹息了。

真不知道这些心理阴暗的人到底在想什么,没什么利益的事情也算计的那么厉害,这帮子皇亲国戚果然是吃饱了饭给撑着的。而她也真是命大,有人在背后算计了这么久,结果她还活下来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不能阻止她的决心,她生来就不是什么热爱和平的人士,每个女人都是宫斗天才,一直以来被动不过是因为她不了解这个游戏规则罢了,当她了解的时候,就算做不到比别人好,也绝不会比别人差。

岑子吟信心百倍的想到,在别人眼中她还是那个傻乎乎的傻大姐,而她已经想明白这一切了,这一回,完全可以有心算无心,扳回一城前提是,李珉也对她有意思的话。

“你在笑什么?”大郎不解的问道。

岑子吟道,“回头告诉你呀娘在叫咱们吃饭了”拉着大郎的手,望着客厅内的灯火通明,摩加、喜儿、二郎、方大娘、尘儿、庆云、张婶……皆在厅里等着听今儿个去相亲的事情。桌上摆了整整两桌的酒菜,在吴家不能铺张,回到自家家中却是要庆祝一番的。

第四部完,第五部明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