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章 夜话家常

第二章 夜话家常

子吟闻言笑了笑,撩起帘子钻进被封的严严实实的屋所有的人都围在一间大屋子里说笑,时间还早,不过二更天,方大娘正在给各个孩子分压岁钱,大郎正是出来唤岑子吟的。亲爱的友:喜欢该小说,请到中文网.阅读

一进门的热气扑面而来,岑子吟才感觉到自己快被冻成冰棍了,瞧见自家二婶和姑母与方大娘坐在一处,脚下是年满七岁的岑子规,正拿着一大串铜钱眉开眼笑的对岑子吟道,“三姐,你再不进来大伯母就说不给你压岁钱了。

杨秉伦笑着冲岑子吟招招手,“三娘快过来喝口热茶暖暖身子,这天气你到外面去站了半天干什么?”

岑子吟走过去接过杨秉伦手上的热茶,喝了一口才笑道,“今冬我就没出过门,今儿个一出门竟然下了这般大的雪,在苏州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大雪,一到冬天就湿冷湿冷的,让人浑身不舒服,就是咱们这儿的风割脸了些,那雪景却是漂亮至极,我在路上没瞧够呢,就在外面多呆了会儿。二婶的脸色不错,身子该是好多了?”

杨秉伦闻言揉揉额头道,“还是经常头疼,你二叔的身子也不大好,如今家里要不是你姑母和表嫂帮忙操持着,我还真忙不过来。”

廖清荷坐在围炉边,正在帮岑子规和唐珍儿烤红薯,闻言笑道,“宅子已是找好让人收拾的差不多了,过了年咱们搬出去人就少了,到时候便没那么多的事儿。”

另一边,刘进之、二郎与岑元汉正温了一壶酒,几碟小菜慢慢的吃着,大郎进来以后也坐了过去,听见这边的说话,岑元汉便道,“今儿个是三十夜,休要说些扫兴的事,咱们一家人和和乐乐的坐着说说话就好。”

岑元汉的声音有些虚弱,脸也越的瘦削,岑子吟曾以为人瘦到那次她出事的样子已经是极限,没想到岑元汉如今又足足的瘦了两圈儿,眼窝深陷,好在还算有神,只是他盯着人看的时候让人觉得格外的不舒服,就像是一层皮肉包裹着一具骨架,他本是不该喝酒的,今儿个却是破例与几个外侄、内侄坐在一起小酌上几杯。几杯酒下了肚,脸色倒是红润起来了。

方大娘闻言笑道,“搬出去了也没什么不好,日后还是要常走动的,就是这院子太大了些,如今你们住着怕是有些冷清,我寻思着要不将后面的几个小院隔出来,今年族里的用度还算勉强,只是这样没半点积余怕不是过日子的法子,咱们开些个作坊什么的,也好贴补族里的用度,人手便在族里寻,也算解决了他们吃穿的问题,又能把族学好好的修葺一番。”

岑元汉想了想道,“这个法子还算不错,留下三个院子,一个我们住着,一个让子玉回来住,再留一个你们回来的时候可以小住。”

杨秉伦闻言道。“三个怕是不够。子规如今七岁也该有自己地院子了。”

岑元汉闻言道。“子规不着急。过两年子玉便要出嫁了。到时候院子留下来正好给子规用。”

杨秉伦道。“若是大嫂和元清一块儿回来呢?子玉那般大了。我瞧着还是该多留个院子才好。”

方大娘闻言瘪瘪嘴。其实岑家地老宅也不过是六个小院组成。并不算多宽敞。老太太在世地时候住一个院子。余下地五个空置出一个来。以备有个客人来访。四个分别是四兄妹一人一个地。只是如今岑家衰败了。老太太去世。小地一辈又渐渐地长大。平日里在家地人不多。很是冷清。真要挪出地方来。在年节地时候院子却是嫌不够了。

不过其实众人回来地时候应该不太一样。等刘家正式安家长安城以后。岑元清和岑子黎回来都该算是回娘家。和大房出现地时候不太一样。其实一个院子虽然挤了些。好歹还是安置地下地。明显杨秉伦不太喜欢这么委屈自家闺女。所以才借着子规地名义想要多留一个。

这小算盘自然逃不过岑子吟地眼睛。不过她和方大娘商议地是最好能挪出三个院子。如今只能挪出两个地方就有些不够了。岑子吟觉得无所谓。只是杨秉伦如此。倒是让她有些担心子玉回来会不会受了委屈。好在她已是决定只要方大娘同意地话。就将子玉接到自家家中。因此笑笑道。“二叔二婶地身子都不太好。我琢磨着。娘。要不。就将子玉接到我们那边去住着?”

方大娘道,“我也琢磨着这事儿呢接了子玉回来,又让她住在这冷冷清清的院子里,父母皆是不在,她又情何以堪?五娘和三娘打小就合得来,姐妹两个说说话解闷也是好的,咱们那边虽然挤了些,到底人多热闹。”

子规闻言叫道,“我也要去大哥二哥带着我一起去玩呀”他这个年纪的小男孩最是喜欢跟在比自己年长的男孩身后,自家两个哥哥很少见,因此每次见面都无不想尽办法要跟着两人。

杨秉伦道,“子玉还是住在熟悉的地方比较好?”

岑元清闻言笑道,“大嫂说的倒是不错,子玉这孩子现在哪儿有当初的样子?话也不爱说了,更别提笑,她重孝在身,又不好出门,咱们虽是长辈,跟她说话越的说不到心里去,倒是子玉跟她打小感情好,年纪又接近,还是同子吟在一块儿比较好,虽然不在在祖宅,岑家大房领着四房的闺女,无论从哪儿说都是说得过去的。”

岑元汉道,“那大嫂岂不是很辛苦?”

,“辛苦什么?如今家里的事儿有大郎二郎帮忙分担)行还有三娘可以搭把手,子玉那孩子打小就懂事,难不成还能让我多操心?不过就是添双筷子的事儿,珍儿在我家可养的挺好,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岑元汉又道,“过了上元节咱们就去将子玉接回来,四弟妹那边怕是不好说话。”

方大娘道,“她要改嫁咱们没二话,不过不能带着岑家的孩子,这道理她想必也是明白了,咱们去接,没的不放人的理由,否则告到官府她也只能认了。”顿了顿又道,“开作坊的事情我还要跟二叔商量一下,今儿个就不提了,明儿个祭祖之后,咱们商议了再去与族里的几个族老商量。”

杨秉伦闻言皱了皱眉,“开什么作坊?酿酒?还是造胰子?如今长安城什么都不少。你们那边的院子只有四个,加上一个珍儿已经嫌挤了,五娘过去怕是没地方住?”

岑子吟闻言笑道,“珍儿如今和我娘在一个院子,子玉过来同我一起住,我正嫌院子空荡荡的没人说话呢,她来了正好作伴,若真是想清静,咱们还有个小庄可以小住,二婶就不必担心了。至于作坊的事情,那三个院子却是一个也不能少,少了便做不起来,我过两天去与范阳县主说一声,这东西她必是有兴趣的。”

杨秉伦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又道,“让范阳县主也参合进来合适么?”

岑子吟笑道,“分一层利润与她,她必是欢喜的,何况这些东西我还要通过她的手来让大家都知晓,三个院子的意思是说,要将工序分开来,只有家里踏实可靠之人才能靠近其中一个,其余的人都只是做些简单的事情。这盈利我们四房各占一层,还有两层我要用来送人,至于是谁,暂时还不能说与二叔二婶知晓,等过些日子事情定下来了再说,至于余下的便用来维持族中的开销。”

岑元汉闻言点点头道,“如何分配都由你安排,至于人手,咱们如今家里也用不了那么许多,你若是需要贴心的,与我说一声便是。”

岑元清突然问道,“那成本呢?如今族里账上的钱都使的差不多了,开年还打算要修葺族学,这么一进一出怕是没多少钱可以用来办作坊。”

岑子吟笑道,“这个无妨,自然有人与我们这些东西,等赚了钱再慢慢的还罢。”

众人都以为岑子吟打算让四房都掏些成本,却没想到听她的意思是由大房掏钱,这些年到底大房赚了多少钱人人心中都没数,众人闻言不由得皆望着岑子吟,岑子吟自然不会再犯下让别人以为自己很富有的错误,笑笑道,“这成本是由你们想不到的人出的,事成之前还说不得,等一切办好了,我自然会说与你们听的。”

实际上,岑子吟最近虽然呆在家里,却是没少为这些事情奔波,苦的是家中管家的一双腿而已,明确了目标,自然要做出努力,之前吃的亏让她知道自己该事前做些什么准备,她自己是吃不下这般大的利润的,自然要找些个靠山,明面上的和私下里的,都要为自己多留下一条后路。

杨秉伦闻言有些不悦的道,“有什么话连自己家里的人都说不得了么?”

话声刚落,岑元汉恼道,“三娘说说不得便是说不得,咱们坐着等着收钱,哪儿还有那般多的闲话?”

岑元清闻言笑了笑,“这些事既然是大房做主,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拿了钱不办事心里也过不去,这成本需要多少,至少三娘要说个数与我。”

方大娘笑笑道,“还是罢了,五娘可拿不出钱来做成本,既然有人给咱们出,咱们也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这实是岑子吟送给子玉的一份大礼,如今四房到底有多少钱也不清楚,母亲改嫁,能给子玉留下些什么还真不知道,岑子吟所以才拿出来与众人分,方大娘本是极力反对的,最终还是被岑子吟说服了,不让众人出成本,自然没人敢说要来管这本账,钱拿多拿少都是大房说了算的,也少了让人指手画脚的麻烦。

广告那个时间……

王蘅君穿越了。阴错阳差进了霍府为奴,照顾未来的宣帝皇后霍成君。本以为打个十年工,就可以回家吃自己了。谁料到,竟然又被转送给了昭帝上官皇后当宫女。口胡,就这么进了宫。

好,进宫就进宫。

不过,你是谁啊?刘病已,那不就是未来的汉宣帝吗?你跟着我干嘛?你的真爱叫许平君,在那边呢

那09年新作《皇后之路》。

嗯,再加一句,西汉穿越传奇,欢迎点击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