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章 新年新气象

第三章 新年新气象

说到此处已是嫌多余,杨秉伦虽然有些不满自家要挪子,到底平日里都是空着的,作坊的成本也不消她掏钱,而岑子吟明里暗里拿去了四层的利润,却是只要她出几间空房子,胰子和那酒的利润她瞧着也很是眼馋,想来一层虽然薄了些,到底也是个进项,众人都没有异议,便定下明日再做商议。提供电子下载

外面又响起噼噼啪啪的声音,夜已经深了,可以远远的听觉丝竹交响,本来过年不会像这般冷清了,只是如今岑家有孝,没办法去请些歌姬什么的回来一起庆贺,否则一般在这种日子,岑家作为一族之长,该是请了族人同庆的,如此清冷的年还要继续两年,岑子吟倒是不会很介意,在苏州的时候已是见识过别人家的年节是如何过的,实在太吵闹了些,好在刘家的家风一向节俭,即便如此,隔壁的丝竹声也让岑子吟很是头疼了几天,倒不如这般一家人坐在一起话话家常来的好。

唐珍儿与岑子规本是昏昏欲睡,一听见爆竹声又惊醒过来,争先恐后的要出去看放爆竹,不知不觉的已是到了三更天了,岑元汉忙吩咐管家准备好爆竹铲子等物什,一家人出去除旧迎新。

回来以后略睡了片刻功夫,便又起身准备祭祖,毕了方大娘与岑元汉去和族中的族老商议族中的事务,大郎二郎也不能幸免,岑子吟对这些事儿没什么兴趣,便领着岑子规和唐珍儿去外面走走,她习惯了要在初一这天去寺庙里烧上一炷香,即便不在同一个时空,打小外婆和母亲就会在这一天带她去寺庙祈求一年的平安的习惯到是深深的烙在心坎上了。

外面的雪依旧在下,只不过没有那般大了,院子里有管家将路面的积雪清理干净,以方便有人行走的时候不至于滑到,岑子吟将窗户推开一些,又立即关上,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让她不禁想起方才在外面站了的半天,实在是太冷了,这会儿她的手脚才稍稍恢复了些温度,不过今儿个即便是再累,也不能耽搁了正事儿。

唐珍儿和岑子规两个在桌边下棋,惠儿在一边侍候着,颇让岑子吟泄气的是,七岁的岑子规竟然围棋也比她下的好,而岑子吟则是一坐下来就昏昏欲睡,尘儿掀开帘子进来,先拍掉身上的积雪,一边道,“三娘,我已是打听好了,就离咱们这儿三里地,咱们什么时候去?”

瞧见岑子吟卷曲着身子靠在椅子上,手上不知道又抱了几个暖炉,不由得皱了皱眉道,“非得今儿个去么?不如等天晴了再去,好歹有太阳不会那么冷的慌。”

岑子吟笑了笑,“你没听说过么,下雪不冷化雪冷,这会儿正好,过两天怕是冷的让人受不了,我才不要出门。”

尘儿道,“我听林伯说,最近去庙里烧香的人越的少了,如今圣上不太喜欢佛家呢,倒是对那些道士好的紧。咱们去合适么?”

岑子吟站起身来,将手里的暖炉放在桌子上,让旁边的丫头拿出去换掉里面的炭,对尘儿道,“无妨,咱们又不是想出家当姑子,就是去烧柱香罢了,皇上又没什么正式的文下来,大不了改明年咱们就去大荐福寺烧香去,今年就只能凑合了。”

尘儿闻言笑了,道,“反正呆会儿咱们就要回城,三娘何必这么着急,不如回城了再去大荐福寺,何必又多跑一趟?”

岑子吟道。“我娘他们也不知道要商量到什么时候。唔。要不。干脆咱们先回城得了。家里地事儿也不少。咱们都走了。家里也没个主子。他们若是有什么事。也没个人能拿主意。何况。明儿个娘还要回方家一趟。今儿个也得有人把东西给准备好了才行。这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

尘儿道。“怕是不行呢。方才我在外面听说族里有几个人说大房做事没什么道理。正在那儿吵吵嚷嚷地。夫人地意思怕是明儿个回不了方家了。”

岑子吟挑眉。尘儿压低了声音贴在岑子吟耳边道。“那些人说去咱们酒坊和胰子作坊给地工钱都不少。为何给族里做事儿工钱便少了那般地多。要让夫人比照着那边两个作坊办。”

岑子吟勾勾嘴角笑道。“原来老实本分地都到那两个作坊做事了。留下地怕都是些刁钻泼辣地。我娘怎么说?”

尘儿道。“夫人说这作坊是开来给族里办事地。工钱自然要少些。多余地钱也是拿来给族里地人用了。大家愿意来便来。不乐意。咱们就从外面找人。”

岑子吟闻言笑道,“我娘这么说话,怕是要捅马蜂窝了。”

尘儿点点头,“便是如此,正闹的不可开交的,大年初一的,一个个便脸红脖子粗,也不想想这作坊办起来是为了谁好来着。”

岑子吟道,“这些事儿早就料到了,无妨,我娘该是能处理好的。”

尘儿又道,“那可未必,刚才还在说为何给族里办的作坊咱们要拿走七层利润呢”

岑子吟笑,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是常理,升米恩斗米仇而已,“该是有人答复他的

尘儿点点头,“二老爷说了,若是有一个人有意见,那便换个做法,族里的人一起出资,账目公开,大房出一个院子和做东西的方子一万钱,算四股,二三四房两个院子算两股,再拿一万钱算一股,余下的出一万钱算一股,钱不够的大可找人一起凑,账目公开,年底结算。到时候从每个人的利润里拿三层来给族里开销,余下的钱便算是众人各自赚的,年底的时候连本带利的都可以拿回去。

这么一来,倒是有几个说要凑钱参合进来的。至于人工的事儿,还是那句话,岑家给自家家中的人的工钱是比外面要高的,若是没人愿意来,大可不必参合,至于想跟酒坊、胰子作坊那边一样的工钱,那是没可能,没人来的话就把工钱压低些,咱们去外面招人。”

岑子吟挑眉,“他们想参合进来?”

尘儿笑道,“如今不知道多少人眼红咱们的作坊呢,他们想必也是想赚些钱。”

岑子吟笑,“那可未必能赚钱,万一亏了怎么办?”

尘儿道,“三娘子做的东西谁敢嫌弃?消息一放出去,怕是不用咱们去给别人说,便不知道有多少人主动来打听咱们的作坊是做什么的。如今皇上规定了三品以下不准用马车,咱们三娘子如今的身份可比朝廷的三品大员呢”

岑子吟挑挑眉,“难道有人问你什么?”

尘儿皱皱鼻子道,“出去便被人缠着问个不停,家里有些积余的管家都想凑钱来参股,还有些没钱只是好奇的,还有些则是您的长辈,跑来问我我也不能不答,否则这么点儿雪,我能在外面把头都淋湿了么?”

这倒是出乎岑子吟的意料之外了,笑着摇摇头,没想到本是好意不让众人出钱,却是这样的结果,这倒是集资来办作坊了,颇有些资本主义雏形的样子,不过这是好事,好歹能让大家伙的日子过的好些,岑子吟想了想便道,“这样是走不了了,咱们去问问我娘他们的意思,我寻思着这样也好,不过作坊还是要先办个小些的,先看看能不能赚钱再说,若真是赔了这些叔叔伯伯爷爷辈的棺材本,我可没脸见人了。”

说着也不等那换炭的丫头将手炉拿回来,便掀开帘子道,“我过去瞧瞧。”

一路过去,家中明显多了不少的岑氏族人,见到岑子吟有些点头问好,岑子吟认人不清,尘儿的记性倒是极好的,在旁边一路提醒,这才让岑子吟没在路上叫错人,到了客厅,客厅内外都站满了人,男人们三五个做堆,女人们则是有些抱着孩子站在那儿议论纷纷,瞧不见客厅里面的情形了,见到岑子吟过来,纷纷让开一条路与她问好,岑子吟瞧的头皮有些麻,平日里怎么不觉得岑家有这般多的人的?

岑子吟本是想不引人瞩目的走到方大娘身边,谁知道她一过来不管是晚辈还是长辈都跟她问好,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岑子吟唯有苦笑着摇摇头,用求救的目光盯着方大娘。

方大娘见到女儿过来无疑松了一口气,周围乱糟糟的,无数的人在提问,也有人在争辩,这些事儿她有些处理不过来,倒是岑元汉和大郎勉强与众人应对着,可是怎么也回答不完族人的问题。

岑子吟唯有在众人的目光下俯身在方大娘耳边低声道,“先让他们回去,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事情,等他们走了,咱们再拿个办法出来,总是能让大部分人都满意的。”

方大娘点点头,站起身来扬声道,“各位族中的叔伯兄弟婶子们,今儿个的议事瞧来大家都有些想法,不过,咱们这么七嘴八舌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方才我们已是听了大家的意见,不如大家伙这会儿先散了去,等族中的几位族老和我们商议出个法子,再来通知大家该如何。定然不会让族里的叔伯兄弟失望的,大家还是先回去,等我们商议出解决的法子,定然会派管家来通知诸位,到时候咱们到宗祠那边说话可好?”

同学结婚,我去成都了,明天再回来……丫的竟然昨天晚上十点过才通知我,咱们一起鄙视她,我决定今天用可乐灌醉那两个坏人意思是我喝可乐,他们喝酒,哼……本来想今天多写点的,计划又破灭鸟……捂脸,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