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6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第六章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了第一次,岑子吟见到的李珉都是惨兮兮的,这次却整整齐齐,衣服的崭新的,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光鲜华丽,脸上虽然有道疤痕,在衣着和身上佩戴的众多饰品映衬下,看起来却不觉得吓人,只是人又瘦了些,看起来却是十分的精神,岑子吟瞧了半天才现是因为他身上的衣服和饰品的缘故,不由得大声叹息道,“果然是人要衣装,小王爷今儿个瞧起来可算得上个美男子了。小说网专业提供手机电子电子下载”

李珉闻言摸了摸脸上伤疤好了以后留下的痕迹,那块肉如今的眼色还和周围的皮肤不太一样,想是一辈子都难以除掉了,“穿上这么一身,我浑身都不舒服。师父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岑子吟闻言有些不舒服的皱了皱眉,“你别叫我师父了,我也没教过你什么,这么叫着让人怪难为情的。”

“那要叫什么?”李珉皱眉,有些不解岑子吟的意思,大年初二叫他过来,就为了说这个么?

岑子吟勾勾嘴角笑道,“你叫我名字。”

“岑子吟?”李珉皱眉,“这样不会太生疏了么?我也不能叫你闺名,那样不好。”

岑子吟挑眉道,“有什么不好?你就叫我子吟好了。即便我不是你师父,也该是你的朋友。”

“呵呵……”李珉笑了,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不适,直勾勾的望着岑子吟的眼睛,像是想要从她眼里看出点儿什么来。

岑子吟扭过头望着旁边的景致,在这种天气,要想让她出门实在的困难至极,不过这会儿的寒风却不会让她觉得寒冷,只觉得吹在脸上舒爽无比,也许是因为李珉今天与往日不太一样?

长安城的车马往来,在年节的时候虽然没什么商铺开门,路上依旧有许许多多的行人,身上的穿着和脸上的神色无不在诉说着节日的喜庆,偶尔可以看见成群的孩子围在一起,随即飞散开来,有爆竹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路过富裕人家的宅子的时候,几乎可以听见门内的嬉笑声。

冬意未曾消退,却是依稀能够闻到春暖花开的味道,不知怎的,身边的这个男子这会儿散出淡淡的气息显得格外的沉静,这不是往日的李,今天他和平日里完全是两个样子。

“子吟……”李珉低喃。

“嗯?”岑子吟回过头。“子吟。”李珉又叫道。

岑子吟笑道。“有什么事么?”

李珉又叫道。“子吟”叫完便笑了。“你为什么不叫子衿呢?”

“纸巾?”岑子吟念道。不对。纸是翘舌音。有些茫然地望着李。李珉摇摇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岑子吟张张嘴。随即笑道。“没事不能找你?我就是想瞧瞧你最近过地好不好呀。”

李珉笑道,“还不错,我要离开长安了,就是年节之后。”

“为什么?”

李珉看了岑子吟一眼,慢慢的向前走,“我不喜欢长安,长安城的皇亲国戚太多了,还有些惹不得的人,不如外面逍遥自在。”

岑子吟低下头看着脚下的青石板路,木屐在上面敲打出不算清脆却很是悦耳的声音,李珉走路的声音和她走路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很有节奏的声音,她突然希望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完,而这声音能够一直响着一直响着,直到天荒地老。

阳光撒在青石板路面上,路上的积雪被清扫以后余留下的湿润要么流入两旁的排水沟,要么便被晒干,那水汽融到空气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这味道不算难闻,至少在这一刻岑子吟这么认为。

“长安城就没有你思念的地方了么?”岑子吟低低的问道。

李珉仰头看着天空,天很蓝,那太阳非常的耀眼,周围没有一丝云彩,若是在夏天,这样的阳光足以让人燥热不安,这一刻他却是觉得这样的太阳顺眼无比,照耀的人身上暖暖的,连心也温暖起来。

李珉没有回答,岑子吟又道,“你自小便长在长安城,这儿一切都是你熟悉的,在外面没有半个亲人,甚至你连一个贴身的下人都没有,去边疆不要说路上危险无比,那儿的情形也不是你所能了解的。战乱,死人,缺衣少食,路途艰辛,你去也不是住在城里,而是在军营之中,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些什么,一旦春季来临,积雪融化,那正是北方青黄不接的时候,少不得要过来掠夺一番,到时候的战乱,也许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若是你想去建功立业便罢了,若是只是为了逍遥,你还不如去江南。

李珉笑道,“皇命难违。”

岑子吟叹息了一声,她有些太急切了,她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争,在现代却是看了太多的电视和小说,血腥的一幕幕,凄凉乃至凄惨的一幕幕,想起来便令人不寒而颤,像李珉这样的贵族,即便是再怎么艰辛也不会知道那样的地方有多艰难,她怎么忍心让他去吃那个苦?或许连命都保不住?

只是,这种事若非亲眼所见,是无法说服的,人总是以为自己已经经历的够多了,实际上在悲剧生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坚强。

看见岑子吟的眉头皱成一团,李珉不由得笑道,“我的身份他们是不会让我上战场的,肯定是呆在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不会让我管什么事,大不了在训练的时候吃些苦头罢了,我也不是没吃过,长安城打架能打过我的人可不多。”

岑子吟闻言翻翻白眼,打架和战场厮杀是两回事好不好?罢了,要在这件事上说服李珉可不容易,笑笑道,“那好,你去了以后可别叫苦连天。”

说完便加向前方走去,李珉见状跟了上来问道,“是不是李柔儿跑来给你说的?我想来想去,你最近都不出门,这事儿除了宫里的人就没几个知道的,她想干嘛?”

岑子吟随口道,“她不想你走,好把你继续留在长安城折磨你。”

李珉痛苦的皱起眉头,“果然是她,那这肯定是安澜的主意”

岑子吟闻言猛然停了下来,回过头问道,“安澜?你们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的很糊涂,上次的事情好容易过去了,这会儿怎么又|了?”

李珉委屈的道,“我离开长安就是想避开她啊,最近她越来越疯了,我问过宫里的人了,上次那件事,十有都是她做的这次你来找我的事情可不能让她知道了,否则你就有大麻烦了。”

岑子吟瞥了李珉一眼,冷哼道,“一会儿是想出去逍遥,一会儿又是为了安澜,到底哪句话是真的?”

李珉摸摸鼻子嘿嘿直笑,“你说呢?”

岑子吟摇摇头,她不知道,不过,李珉不想说的事应该就是他的心病了,她今天来不是为了揭别人伤疤的,而是为了向李珉表达自己的关心,以及自己的心情。

眼前这孩子已经习惯了隐藏自己的心事,想要剥开他身上的伪装恐怕会把他吓的掉头就跑,岑子吟并不想吓跑他,她只是想靠近他一些,所以,她只能用诚挚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向他坦承自己的想法,对于李这样没什么安全感的人来说,这应该能够贴近他的内心一点点。

仰起头看着李珉,眼前的男人眼中有着复杂的光芒,不光是对她,还是对这个世界,他是个矛盾的人,矛盾到也许他自己都迷失了方向,二十来岁的年纪却有太过崎岖的人生,见到的人却都无时无刻的展示着各自的阴暗面,岑子吟很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见过单纯的好人,无疑,这样的一个男人是让人心疼的。

“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的想法,来找你,是因为我不想你去。”岑子吟淡淡的道,注视着李珉的双眼,“你去的话,我会日日夜夜的担心,担心你会不会冷着饿着,受了伤没人照顾,至少在长安我能瞧见,能够想办法来帮你……”

李珉躲开岑子吟的视线,指着旁边的屋檐道,“你看,那多漂亮”

那是积雪融化后积成的冰柱,从房檐上滴落的水珠还来不及掉到地上,又被寒冷的空气冻结起来,在阳光下闪耀着七彩的光芒,偶尔有一滴水落下来,溅落到地上,晶莹剔透的如同泪光。

李珉跑过去跳起来想要掰一条下来,岑子吟咬咬牙,这家伙,跟他说正经事的时候便开始转移注意力,走上去拉住李珉道,“你若是不想听,大可告诉我,不过,我还是会说,因为听不听是你的自由,说不说则是我的自由。”

李珉愣了愣,停了下来,伸手在头上摸了一把,头顶的头冰凉凉的,梳理的十分的整齐,整齐到他想要扯两根头下来也无处下手,耸拉着肩膀看着岑子吟道,“说这些干什么?人生要及时行乐,若是我回来不了,死之前想到最后一次见你,你偏偏是愁眉苦脸的样子”

李珉并非对她没有感情岑子吟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心情也放松了许多,听完李珉的话,她虽然有些纠结于他的悲观,却是松了一口气,笑笑道,“那我也要说今天说了明天还说,后天大后天,总之在你走之前要么你来找我,要么我去寻你,等哪天你真要走的时候提前给我说一声,我来送你的时候就不说了。”

李珉闻言道,“你不是有事要忙么?哪儿来那么多时间?”

岑子吟笑道,“我想有时间的时候,没时间也能挪出来,不想有空的时候,有时间也是没时间。”

李珉恼道,“李柔儿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岑子吟道,“她没给我好处啊,最近虽然咱们在合作做一些事,但是那东西是她想要的,大不了算得上相互帮忙而已。我说了,是我自己想来找你的,之前我浪费太多时间了,这会儿你都要走了,总不会不见我?”

“你想干什么?”

岑子吟笑,“想挽留你呀不过我知道自己的份量还不够,所以就改变策略,抓紧时间和自己喜欢的人多相处,以免你死在战场上的时候我再后悔。”

“我……”李珉突然意识到岑子吟在说什么,呆呆的站在那儿,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岑子吟方才说的话犹如炸雷一般在耳边回响不已,半晌,他才气急败坏的道,“你说什么呢?你说什么呢?傻了你?这是在哪儿?好人家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说话?”顿了顿,开始观察四周有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的声音太大了,不少人都望了过来,眼神有些怪异,让他背脊有些麻,这辈子引人瞩目的时候太多了,从来没有这样被人盯的手脚无措过。

见状,李珉冲着路人嚷嚷道,“看什么看?小心爷挖了你们的眼睛”

李珉身上的穿戴不凡,岑子吟也穿着不差,长安城的人自由一套辨别人的方法,特别是他腰上的牌子和玉佩,充分的说明了眼前这个蛮横的青年是惹不得的,众人纷纷回避,岑子吟则开始咯咯的笑起来,李珉气急败坏的道,“你笑什么?”

岑子吟道,“还是觉得你不讲理的时候最可爱”

李珉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岑子吟直勾勾的看着他,让他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不过,他为什么要心虚?低吼道,“不准笑了你……你……”

岑子吟走过去踮起脚尖拍拍他的肩膀道,“不要生气,嗯嗯,我不笑了。”

李珉道,“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以后不准再说了,好人家的娘子举止言行都要端庄,你还想让人在背后念叨你的不是么?在大街上大声嚷嚷这种话,你到底还想不想嫁人?……”

听着李珉像自家老娘一般的碎碎念,岑子吟却没半点儿觉得啰嗦,没想到她在意的事情他竟然都知道,认真的低着头听着,嘴角却是微微的勾了起来,没想到呀,他竟然还会脸红呢

李珉念叨了半晌,现岑子吟的肩膀在微微的**,有些手足无措的伸手去推了推她道,“你哭了?”

岑子吟不动,李珉又轻轻的推了她一下,“真哭了?”

岑子吟依旧不动,李珉嘀咕道,“好了,我不说你了还不行么?别哭了。”

岑子吟轻轻的嗯了一声,头埋的更低了,李珉低下头去看她的脸,却是看见满脸的笑意,那肩膀明显是因为强忍笑意而**的,李珉

时就恼了,“岑子吟……”

岑子吟伸手拉住他的手,这才仰起头来笑道,“什么事?”

李珉咬牙,“我方才给你说的话你都听进去了么?”

岑子吟点点头道,“嗯。”

李珉见状便要将手从岑子吟的手中挣脱出来,却又怕伤到岑子吟似的,挣扎的十分的无力,一边道,“你慢慢笑,我要回去了”

岑子吟嗯了一声,李珉拔腿便走,岑子吟则是紧跟其后,两只手紧紧的握住李珉的大手,故意掉在后面慢吞吞的,李珉虽然样子极气,走的却是不快,岑子吟微微使力,他便又慢上一分,不过走了几步便又停了下来。

叹息一声回过头来,李珉无力的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岑子吟偏着头看着他不语,眼中有笑意,笑意之下却又隐藏着什么,欲言又止。

李珉被看的一阵慌乱,方才的怒意不知不觉之间消失殆尽,眼睛里只有眼前这个比他肩头略高些的小女孩,依照大唐的审美观来说,她瘦了些,算得上清可人,不像普通的人家见到皇家人时候会有敬畏的眼神,也不像高门大户的女孩子看人那样婉约,她有她独特的气质,而且常常的让人觉得她在看人的时候眼神更像是一个成熟的女子,而不是十三四岁的青涩小丫头。

说话做事有些时候成熟的过头,有些时候却是比孩子还要孩子气,她任性,却是让人感觉到她任性中的一种隐忍。看人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特别的味道,像是一个局外人,目光总是淡淡的,别人是好是坏像是永远与她不相干,她的关心给他一种高高在上、不敢仰视的感觉,他总觉得他能看透他心中的想法。

天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子不过是市井中最平凡的那一种,根本没有什么人生阅历,怎么会懂得他的心。

最让他惊讶的是她刚才的那句话,她怎么可能喜欢他?要知道他找她不过是为了好玩而已,而且,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容貌比不过家中的兄弟,比学识不如她认识的才子,甚至一无是处的只会游手好闲,因为身份让他一辈子只能庸庸碌碌,身后还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儿,他跟她怎么可能?

李珉的脑子里一团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这是生平的第一次。

不自觉的把目光移开,李珉道,“别这么看人,怪吓人的。”目光却是落到两人交握的手上,他什么时候反握住她的手了?

慌乱的甩开,李珉像是被人调戏的大姑娘,而岑子吟则是那个调戏人的坏人。

岑子吟并没有伸手再去拉,今天李珉已经被刺激的有些过头了,这会儿再刺激他,保不准真会掉头就跑,背过身去笑道,“我不想你去边关,不过,若是真的非去不可,那我也不能拦着。这件事不是重点,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想告诉你我心中的想法,现在你已经知道了,很好。”

李珉望着岑子吟的背影,他这会儿瞧不见岑子吟的脸,心中隐隐觉得失落,手张开又握成拳,“就这样?”

岑子吟道,“就这样。”

“你……”李珉低声道。

“我什么?”岑子吟回过头来,笑吟吟的脸上没有异样,眼神也不再深沉,“你不要多想哦,我只是觉得关心你就该告诉你呀否则你去了边关,也不知道这儿有个人关心你,这样岂不是很遗憾?至少你去了的话,会知道长安城也有人想念你,回来的时候有个朋友可以探望。也许我哪天路过,也会来探望你。”

岑子吟眨巴眨巴眼睛,她的脸皮厚度也就只能到这个程度了,若是李拒绝,肯定是有非拒绝不可的缘故,她到如今还不够了解眼前这个男人,李珉眼中闪过一抹失落,随即便是复杂的神色,岑子吟看不透彻,淡淡的笑道,“你有什么想法也要告诉我才行,朋友就要坦诚相待。”

李珉皱眉,“什么意思?”

岑子吟只是笑,突然看见路边有一个卖糖葫芦的老人,欢呼一声跑过去买了两串,这才扭过头问道,“你要不要?”

那红澄澄的果子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岑子吟用一口洁白的牙齿咬掉半边,李珉突然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很好吃,伸手接过另外一串,咬了一个在口中,入口的时候是甜丝丝的,随即咬开后的果实便是酸涩不已,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一侧的岑子吟也心有戚戚,恋爱的滋味儿啊,就如同酸涩的果子,有一层美丽的糖衣,看起来诱人至极,其中的果实却是酸涩不已。

不过这不要紧,凡事总是这样,没有酸涩怎么能衬托得那甜蜜更甜?只是糖的话,只会甜的腻人?

岑子吟偏着头偷偷的看李珉,他也许以为她会就这样放弃了,事实上,她以为在这个时代有更好的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若即若离最让人忧郁,先成亲再恋爱实在是件好事,看来她的时间不多了,即便他真想离开这里,也应该有她陪伴才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他以为她真不懂那两个字的意思么?岑子吟轻轻的笑着,将一颗颗的果子咬进口中,再咀嚼碎了吞下腹。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事,若是看准了,便要自己努力将其掌握在手中。

大家国庆玩的愉快哈,同时注意安全和身体健康。

祝大家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