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7章 女人心

第七章 女人心

子吟等不到第二天,便匆匆的去了申王府,申王府邸7成队,络绎不绝的是前来拜年的官员,岑子吟一人一马显得格外的显眼,翻身从马背上下来,揭下帷帽,便立即有人上来问好,岑子吟也不太认识眼前的人,只能略微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踏上台阶,如今的身份已是与第一次前来的时候不太一样,岑子吟只问那在门口接待众人的管家道,“县主可在家中?”

那管家闻言笑道,“三娘子好,可巧,县主方才回来,与安家娘子一道,我这便请人进去禀报,三娘子不妨先到小厅稍后片刻。”

岑子吟闻言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安澜竟然在这儿,话倒是不好说了,点了点头,递出一串铜钱,笑道,“与你们过年吃杯酒暖暖身子,等县主有空的时候与她说声我来过。”

那管家见状毫不客气的接过揣入怀中,将手上的事物交给身边一名家丁,领着岑子吟走到一边低声道,“县主吩咐过,若是三娘子来,定要请你留下。”

岑子吟闻言笑道,“县主知道我要来?”

那管家点了点头,“就是没想到您会这会儿来,县主还说也许是明儿个呢。三娘子不妨先到小厅坐坐?”

这会儿已经是接近午时,也唯有这些拜年的官员才在这儿徘徊,深怕不表达了自己的敬意,大多的人都是只能投了拜帖留下礼物,能见到申王的寥寥无几。

岑子吟看了看日头才知道自己确实是太急切了一些,想了想,点点头笑道,“那也好,就是怕叨扰了县主的午膳。”

说着将马交给旁边一个上来的家丁,那管家又唤过一名家丁过来领着岑子吟往里走,迈过大门,就可以看见穿梭不断的家丁与婢女,申王府内外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够身份够交情的人才能被领进来,岑子吟见状不由得笑了笑。

院子里的草木上皆是结上了一层冰,晶莹剔透的格外好看,岑子吟正瞧的目不暇接之时,突然听见身边那个家丁在唤她,扭过头,就瞧见眼前站着一个人,她走路不看路的结果是差点儿撞到别人。

再一看。岑子吟苦笑起来。这不就是安澜么?越不想撞上。越是躲不开。

看见这个人。岑子吟不由得就要瞧她地腰间。果然。那条马鞭招摇地别在腰间。一身艳丽地桃红衬托地整个人朝气蓬勃。可惜了一脸地阴郁。想到之前地几次碰面。岑子吟还真不知道要不要跟这个老熟人打招呼。两人之间地梁子一次一次地结。偏生从来就没有解开过。不过。这到底是在别人地府里。还是装作看不见。

岑子吟侧过身子让了让。想要绕过去。安澜地身子却是跟着挪了挪。正好堵住她地去路。看来不是她走路不看路。而是某人有心要跟她过不去呢

岑子吟笑了。淡淡地看着安澜道。“安家娘子。拦下我地去路不知有何指教?”

安澜冷哼了一声。恨恨地瞪着岑子吟。那表情几乎让岑子吟觉得她下一刻就要拔出腰间地鞭子。岑子吟下意识地想要退一步。还是站定了。输人不输阵。她还不信这个女人敢在申王府里对她动手。

安澜地眼神在岑子吟脸上转悠了一圈。岑子吟挑眉。毫不畏惧地回视。她身后地那个家丁有些手足无措。朝前来送安澜出门地那个侍女拼命地使眼色。那侍女见状慌乱地转过身向内院跑去。

安澜突然笑了,只是眼神更加的阴冷,嘲讽的道,“一个酒娘,如今也能大摇大摆的进出王府了。在酒馆里与男人,真真是……呵呵……”

岑子吟撅起嘴,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这一出呀难道这个女人终于意识到她自己对李珉的感情了?

啧啧,对于一个晚熟的孩子来说还真是不容易。只是,这么针对别人是不是有点儿太过分了呢?

“酒娘不就该是在酒馆里跟男人的么?”岑子吟眨巴眨巴眼睛,决定看看眼前这个女人的底线在哪里。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不过别人找上门来了,她也不会客气的。

安澜咬咬下唇,手动了动,又强忍住了,冷哼道,“不要脸”

岑子吟摊摊手,“他是男人,又没钱,名声也不好,怎么说来都是我吃亏,我吃亏让你觉得很心疼么?”

安澜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岑子吟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这也是一个被世俗蒙蔽了的女人,想爱不敢爱,爱了也要苦苦的压抑自己,本来是没什么错的,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只是她用错了方式了,不该以伤害

满足自己的私心。

岑子吟顿了顿,又道,“难道他是你的心上人?所以你每次见到我跟他走到一起都会拔鞭相向?”

安澜的嘴唇一下子变得雪白,眼中的泪光若隐若现,岑子吟心中有一丝不忍,不过,却毫不犹豫,这个女人需要被人点醒,她可以接受一个正大光明的对手,而不能接受一个每次无赖耍泼的女人。

可惜旁边还有人,岑子吟在心底呻吟,偏生是在这个地方,安澜又不肯退让半步,她好不容易恢复的名声如今就要看申王府下人的素质了。

“我才不会像你那么不要脸”安澜吼道,却是有些中气不足。

岑子吟摇摇头,“其实你每次看见的事情都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小王爷本来是我的朋友而已,你从来都没有问过半句,就拔鞭相向。既然你觉得不堪,那就不堪,我问心无愧就好。”

安澜冷哼道,“这会儿才说这些话会不会太迟了?在你做了那些事以后”眼神却是有些怀疑了,不过最后一次的见面,两人相处的情景却是让她有些犹豫。

岑子吟笑了笑,她总算是承认了,安澜的突然觉得一阵慌乱,在岑子吟带笑的眼神中,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岑子吟轻轻的摇头,饶过安澜向院子里走去,在走过安澜身边的时候,安澜突然低声道,“你休想”

岑子吟心中一跳,却是没有回头,一路向里面走去,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内院,人渐渐的稀少起来,岑子吟停下来回过头望着那个家丁道,“你刚才听见了什么?”

那个家丁摸摸鼻子,岑子吟的眼神在他脸上扫了一圈,那个家丁低下头道,“小的什么都没听见,小的领三娘子到县主的院子,路上遇上了安家娘子,三娘子和安家娘子打了个招呼所以耽误了片刻功夫。”

岑子吟点点头道,“事关安家娘子的名声,若是让你们县主知道了,你该是知道会有什么结果的。”岑子吟可以肯定,李柔儿和安澜的关系非常非常的不一般,至于她,只要她的计划得以实现,这些小事至多不过成为别人的笑谈罢了。

遇上了安澜也好,至少她能够知道,李柔儿来找她果然是为了安澜,之后的事情不一定会很顺利,端要看这件事和李柔儿本身的利益有多大的干系了,李柔儿也不小了呢

再往前几步,就看见跑回去的那个侍女这会儿才领着李柔儿匆匆的赶过来,看见岑子吟安然无恙,李柔儿很是松了一口气,拉着岑子吟的手道,“你在外面怕是冻坏了,到我屋子里再说。”

这会儿岑子吟才感觉到冷,呼出一口气,任由那白雾弥漫在空气中,跟着李柔儿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她的院子。

进了门,将房里的侍女都打出去,将外套除下两人坐在火炉边,李柔儿这才道,“要知道你今儿个会来找我,我便不会带她过来了。”

岑子吟笑道,“无妨,在王府里,她不会对我动手的。”

李柔儿嗯了一声,问道,“你见过他了?”

岑子吟点头,李柔儿又问道,“他怎么说?”

岑子吟摇摇头,“他怕是还是想走,我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想来你与他都是在宫里长大的,该是知道他一些,我却是不好劝。今儿个来,便是为了这件事,到底他什么时候走?皇上那边,真的没法子求情了么?”

李柔儿闻言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走了几个来回,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岑子吟缓缓的道,“你该是还有法子的。”

李柔儿摇头,“皇上不至于对他绝情如此,是他自己想去,我本以为你去劝他便有用的。”

岑子吟没说自己根本就没劝过李珉,至多不过就替他分析了一下事情的利弊,抿着嘴看李柔儿如何说,李柔儿又走了几步,想看外面的天,却是被帘子给挡住了,这屋子封的严严实实的,这会儿让她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是怎么说的?”

岑子吟道,“他说长安城呆着太憋气,总是有人压在他头上。”

李柔儿闻言扭过头来,望着岑子吟,眼神像是要把她看穿,“你没有劝他”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岑子吟点了点头,“我了解他还不如你,劝了也没用。”

李柔儿挥挥手,“不,你劝他,他一定会听的”

岑子吟摇头,笑道,“不一定我来是求你帮我一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