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8章 谋划婚事

第八章 谋划婚事

柔儿摇摇头道,“你不明白他对你那么好,一定会T”说着走到岑子吟身边,直直的望着岑子吟,“他对你那么好,你忍心让他去送死?”

李柔儿眼中闪烁着什么,岑子吟看不透,只是偏着头笑,“我也不能勉强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呀”

李柔儿深深的看了岑子吟一眼,这会儿岑子吟的眼神显得那么的天真无辜,却又像是看透了一切似的,李柔儿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坐到椅子上,端起旁边一碗凉了的茶喝了一口,垂下眼睑片刻,再看向岑子吟的时候,变成了满脸的担忧,“我不是在指责你,我只是太担心王妃了,王妃虽然表面上不太在乎,可我昨儿个见到她的时候像是老了十岁。小说网专业提供电子下载三娘,你会帮我的是不是?”

李柔儿咬咬下唇,可怜兮兮的看着岑子吟,脸上因为激动而泛起的红晕还未退去,岑子吟静静的坐着,早知道李柔儿心中有盘算,这会儿见到这个情景自然处变不惊,只是拉起李柔儿的手安慰道,“他身份非比寻常,该是会被人保护的很好,其实不用担心的。”

李柔儿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反握住岑子吟的手道,“可是王妃呢?父母在,不远游,日日晨昏定省,这点儿起码的孝心该是有的,呆在长安城也能一辈子衣食无忧,他还想离开去做什么?难道就不能安安生生的过日子么?”

岑子吟为难的笑道,“县主,这是他们的家事,我倒是不好开口了。”这是在提醒李柔儿逾越了,两人相识以来一直就是交浅言深,因为总是有一些事情让她们彼此不得不互相试探,有些事情不得不让对方知道。这个时候,岑子吟突然有要划清界限的意思,这态度让李柔儿为之一愣,在她心中,岑子吟一直就是生长在一个普通人家的天真小女孩罢了,虽然有些才气,可才气和为人处事完全是两个道理,岑子吟应该逃不脱她的手掌心的。

李柔儿闻言脸色突然冷淡下来,松开了手问道,“你想求我什么事?”

岑子吟摇摇头笑道,“其实没什么事。”

李柔儿闻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起身走到窗边,将那封的严严实实的窗户推开来,看着外面结了冰柱的房檐,探出身子,伸手接了一滴从冰柱上滴下来的水珠,那温度冰凉入肺腑,仿佛一刹那间就把她冻结了。

李柔儿的声音也听起来冷冷的,“你如果留不住他的话,那咱们的生意也就要告吹了。”

岑子吟笑了笑,房间里没有多余的半个人,唯一的一个能看见她表情的李柔儿此刻却是面对着窗户,否则她会看见岑子吟笑容中的自得,没想到李柔儿竟然会这么轻易的亮出底牌。

李柔儿继续冷冷地道。“我不是威胁你。只是要你知道这件事对于我地重要性。李必须留下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不在乎那么点儿钱。即便是在乎。这些钱对于我来说都不及留下李珉来地重要。可是你。族里上下那么多人要照料。这一单买卖地东西也置办地差不多了。这会儿突然放弃。恐怕会有不少麻烦。”

凉风吹到岑子吟脸上。吹走了她一身地气闷。岑子吟笑道。“那好。”

李柔儿闻声转过头来。惊讶地看着岑子吟。本以为岑子吟最少也要挣扎一下地。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实在是让人惊讶。扭过头却是看见岑子吟笑吟吟地脸。那笑意却是未曾深入眼中。李柔儿突然觉得岑子吟是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地。眼神闪烁了一下。又望着岑子吟问道。“你有什么要求?”

岑子吟笑道。“我要见邠王妃。”

李柔儿闻言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岑子吟地声音太笃定。眼神依旧清澈。没有半分受伤地模样。像她这样年纪地女子。无论是在宫中还是在市井之间。遭受到这样地打击和背叛都会一时反应不过来地。她们之间地交往一直都是非常愉快地。就像是多年地朋友。交浅言深。却是有共同地利益所在。李柔儿地突然变脸该让她受到打击不是么?

或则。岑子吟仅仅是在装作坚强而已?李柔儿不确定。

不管那么多了,只要她答应了就好李珉能留下来,她的麻烦也就解决了,以后再也不要管这些事情,至于岑子吟,不过是一个民女罢了,虽然如今的声誉不错,到底不能与她皇亲国戚相提并论,她的身份岑子吟是招惹不起的。

李柔儿点点头道,“好我替你传话,不过邠王妃愿不愿见你就不知道了。”

岑子吟道,“我若是上门去求见,还是有自信邠王妃不会拒我,我想请县主请邠王妃出来私下见我,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

李柔儿不解的看了岑子吟一会儿,叹息了一声点头道,“好,等王妃那边得空了我便派人去请你。”

岑子吟勾勾嘴角。

协议达成,也早就过了午膳时间,拒了李柔儿并不太诚挚的邀请,两人心中都有心事,岑子吟告辞出来,心情好上了许多,能够见邠王妃,她就有把

大半的事情了。

回到家中,大郎二郎与唐珍儿都还在老宅呆着,方大娘回娘家也要过了晚饭时间才可能回来,家中上下的下人有些回家过年了,只留了些许守着宅子。因岑家要回老宅拜年,初二方大娘又要回门,邻里间与往来的商户都没有过来拜年的,岑家新宅显得有些清冷,特别是在隔壁邻居欢声笑语的映衬之下,岑子吟皱了皱鼻子,不太喜欢这样的气氛,打定了主意明年一定要跟家里人一起行动。

坐在客厅里,一个人吃着晚饭,尘儿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侍候着,岑子吟偏过头恰好又瞧见摩加进来,问道,“张婶和福伯呢?”

摩加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那牙齿与一张黑脸交相辉映,在明媚的烛火下格外的惹人瞩目,“张婶和福伯去探望一位老朋友了,所以夫人才留了我下来,今儿个我已是去过那位府上留了口信,三娘快些吃罢,东西都凉了。”

岑子吟笑道,“一个人吃着没什么胃口,尘儿摩加你们都来坐着陪我吃。忙了一年都没个休息的时候,真是辛苦你们了。”

摩加有些受宠若惊的摆摆手道,“三娘,这可使不得”

岑子吟恍然想到这是唐朝,虽然仆人的人权保障还算不错,到底还是有身份之别的,忙道,“去搬个桌子进来,我一个人吃着不香呢”

摩加这才应了下来,逢年过节家中仆人是要和主人家一起吃饭的,只不过方大娘一家人要去老宅,决定的匆忙,只是在二十九与几个铺子里的掌柜吃了顿饭,像家中的仆人却是没有这个待遇,与众人的赏钱虽然多了些,到底有些缺憾在心头,一起吃顿饭这是主人家该尽的义务。

尘儿又去厨房端了些碗过来,岑子吟将碗里的菜拨成两份,大份的与摩加与尘儿,自己吃小半,尘儿将菜端过去的时候,岑子吟瞧着坐在桌子旁边的摩加越瞧越是奇怪,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想了半天这才啊的一声叫出来,“摩加,你今年多大了?”

摩加将口中的菜咀嚼了咽下去这才回道,“二十四,三娘有什么事吗?”

二十四岑子吟这才恍然为什么觉得奇怪,家中上下的人最迟也不过十五六就会成亲,时间差不多了方大娘便会去找人问问他们的意思,偏生摩加整日的在面前晃来晃去,忙的脚不沾地,竟然没人管他的婚事。

心中有了打算,岑子吟笑了笑道,“你来我家都快要四年了,瞧着却还是跟来的时候没什么大的变化。”

摩加闻言露出兴奋的表情,咧嘴笑道,“三娘却是变了许多,我才来的时候才只到我胸口,如今都过了我肩膀了。三年前我才来的时候咱们还住在那边的宅子里挤着,如今住在这边还有一个小庄,三娘也不再只是一个酒家女了。”

岑子吟闻言瞧着外面的院子,比起王府来说还小了许多,里面行走的下人也少了许多,岑子吟笑道,“还不够,你不觉得咱们这个院子还太小了点儿么?”

摩加闻言道,“吃得好,穿的好,一家上下和和美美,虽然偶尔有些不如意的事情,到底已是比许多人好上许多了。”顿了顿,随即挑眉,“莫非三娘还有更大的志向?”

岑子吟撅起嘴道,“两个哥哥都要娶嫂子了,家里要添人进口,下人也要多请许多,不是小了些么?”

摩加笑道,“就这么住着也住的下呀虽然挤了些,我倒是觉得这样热闹。三娘子不要老是这般的操心,这才大年初二呢,便忙活着作坊的事情,如今家中的用度都足够了,须知道知足常乐呀。”

摩加真的是一个很知足的人,从来就没有见到过他不开心的时候,整日的忙忙碌碌与许多的人和事情打交道,却是从来没有过一次火,这样的人的性格温顺的就像是食草动物一样,岑子吟不止一次的觉得当年的抉择没有错,也打心底里觉得亏欠他。

在他们离开的三年里,依照方大娘的脾气,还真不知道会把这个家给经营成什么样子,她交代的事情,以及后来作坊的开办,若不是摩加,岑家也许会变一个样子呢

而他们给与摩加的却是除了忙碌不完的事情以外,就是一口饱饭,身上穿着的衣服却是普通下人的衣服无论如何,他们这样的人家下人也不敢太过招摇了。

岑子吟就这么瞧着摩加身上的衣服,摩加有些不适的低下头瞧了瞧,还以为是哪里不妥了,瞧了半晌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正想问岑子吟,突然听见外面有人道,“三娘子,外面有位客人求见。”

岑子吟闻言一喜,放下手中的碗筷道,“快请人到房……不,还是我亲自去迎”

“三娘子,小的这是已经进来了”一个尖锐却不算太刺耳的嗓音响起,也许是因为还是少年未曾经历变声期便阉割了,所以李护国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那些太监一般难听,反而带着一种中性的美感。

一个眉清目的小太监身着一身便服,若非岑子吟

数,还会以为是哪家的俊俏小公子哥儿。

岑子吟连忙闻声迎出去笑道,“李公公来了,年节上高将军府上怕是来客不少,李公公忙坏了?”

李护国摆摆手道,“三娘子有礼了,高将军府上忙虽忙,三娘子只要派人递个话,小的自然会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岑子吟笑了笑,客厅里还放着吃剩下的东西,不太好见人,岑子吟伸手引着李护国往房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今日请李公公过来,是有一事相求,咱们先不说这个,到了房里喝口茶润润喉再说。”

李护国闻言一愣,问道,“莫非是那香水出了什么问题了?”

岑子吟连忙摆摆手,“并非是为了那件事。”瞧了瞧周围没有人才放下了心,如今她可要将保密措施进行到底,原料、工具、以及工序都是分开来的,除了她自己,根本就没人知道还有什么人参合了这件事,自然,李柔儿那个幌子例外。

她还寻了另外的一些人帮忙,如今她手上的资源不利用实在是可惜,若非大郎二郎还是孝期,她早就想办法让两人去做些实事了。这次她可不打算让别人摘桃子,毕竟事到如今手上剩下的能用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大多都是一些于社会没什么贡献的,还是空有理论,很多技术上的难题,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岔子。

李护国这才恍然自己太大声了,随即闭口不言,两人走进房,尘儿便端来了两杯热茶,随即退了出去,岑子吟让她不用关门,就在门外守着,这样倒是不怕有人偷听他们的谈话。

岑子吟先端起茶杯请李护国喝,在唇边沾了沾,放在桌上这才道,“李公公以为,高将军与邠王的关系如何?”

李护国不知道岑子吟为何突然问这么一出,想到坊间流传的岑子吟与李走的极近,谨慎的答道,“高将军对皇上忠心耿耿,邠王与皇上手足情深,皇上爱的,便是高将军爱的。”

岑子吟点了点头,果然不出意料之外,高力士虽然名声不佳,到底对李隆基忠心耿耿,否则也不会在李隆基死后唯有他一人陪葬了。邠王做事有分寸,李隆基高兴,高力士也该是高兴的,两人的关系必然不会太差。

岑子吟笑道,“如此一来,我的一颗心便放下了大半。”

李护国闻言皱了皱眉,“不知三娘子的意思是?”

岑子吟道,“想必你也是听说了些这些事情的。”

李护国嗯了一声,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音量道,“听说是听说了,三娘子与小王爷走的极近,若是往日,我必不会多言,只是此事有些不妥,三娘子可曾想好了?”

岑子吟笑,“若非想好了,我怎会请你来。如今正是愁眉不展。”

李护国道,“小王爷在外名声不佳,三娘子……”

岑子吟摆摆手,李护国便收了声,想了想才道,“即便如此,三娘子也该有些难题才是。这道坎不容易迈过去,范阳县主那一关便不好过。小的最近听说安家如今家里不消停,安侍卫与家里上下闹腾的外面都听到了些风声,如今安家那位娘子是嫁也得嫁,不嫁就只有守一辈子寡了。宫里几位娘娘都心疼安家那位娘子,使了手段,谁知道小王爷又出了奇招,这些东西外面听不见,小的倒是有几分耳闻。”

岑子吟道,“范阳县主今儿个来让我劝小王爷别去边疆,我已是同意她了。”

李护国闻言起身跺脚道,“三娘子,你怎的这般糊涂?这浑水不好蹚,你若真是有什么想法,不妨等他到了半路再做打算,如此与那几位对上,怕是没个消停日子。”

岑子吟笑,“我这不是找你想办法了么?小王爷待我恩重如山,身上的伤大半都是为我受的,我不能让他去吃这个苦。”

李护国闻言叹息了一声,“三娘子是个重情义的,不过,三娘子到底是如何做想,还需与我说个分明,我看看能不能替你想个法子。”

岑子吟道,“我劝了他留下,必然不能让他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事情避得过一时,却是避不过一辈子。要解决,就只有一个办法,绝了那位的想念”

李护国一愣,随即咬咬牙道,“也唯有如此办了。”

岑子吟反倒是被李护国的话说的愣住了,“我的意思是,我要嫁给李”

李护国哦了一声,起身在房里走了起来,走了十余步,停下来道,“这个法子比我想的那个好也绝了后患”

岑子吟道,“可是我的身份却是个问题。”

李护国恍然,“所以你问我高将军与邠王的关系如何?”突然笑道,“这好办,高夫人一直对三娘子很是仰慕,过几天我便想法子带你过去见高夫人,只是你这边却是要与小王爷做个约定,莫要事到临头了又出什么岔子,这位小王爷的脾气可是让人摸不透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