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9章 女为悦己者容

第九章 女为悦己者容

护国果然是个精明的,一点就透,岑子吟交代了他事T说的不说满,只是神色之间的自信却是流露无遗。小说网专业提供电子下载交代完这边的事情,岑子吟这才睡下,翌日一大早便睡不着起了身,家里依旧是冷冷清清的,方大娘要午后才会回来,大郎二郎那边却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处理完那边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岑子吟坐在小厅里百无聊赖的翻着手中的,没两页又放了下来,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外面的情形,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只是她心中却是担忧事情有变,怎么变也说不准,总是患得患失的。

岑子吟再次回到凳子旁边坐下,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拿起本来,不到片刻功夫又放了下来,想起身,又罢了,只对着桌子跟自己生闷气。尘儿听见响动放下手中的针线抬起头看着岑子吟笑道,“三娘今天是怎么了?”

岑子吟摆摆手道,“无聊的。”

尘儿闻言笑道,“那你可以教我写字。”

岑子吟道,“大年初三便忙活,你也不怕今年一年都忙个不停。”

“那咱们下棋?”

岑子吟摇头,“两个人下着没意思。”

“那咱们去叫珍儿她们回来?在老宅也没什么好玩的。”

岑子吟继续摇头。

“出去走走?”

“太冷了。”

“在老宅地时候不是说要去拜佛结果给耽搁了么?不如咱们去拜佛?”

岑子吟嗯了一声。“大年初一才有用。今儿个都初三了。”

尘儿不太懂岑子吟地意思。不过并没有继续追问。岑子吟身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她搞不懂地。“昨儿个从范阳县主那儿走了你就心神不安地。三娘。你到底是怎么了?”

尘儿皱着眉头看着岑子吟。很是担忧地样子。岑子吟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地失常。按道理说。她这会儿该去找李珉地。可是。她竟然不知道该到哪儿去找他。就算找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去对着他地眼睛说。她要嫁给他。

这种事情。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开口呀?不如把事情做了以后再说?反正。反正就算嫁给他了。他也不太喜欢她地擅作主张。她也不会干涉他太多地……事情可以慢慢地来达成谅解地?

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管她的计划如何,还是有义务通知一下另外一个当事人的,否则真按照李护国说的,李珉反弹的太过强烈的话,她可就真丢脸丢大了。

可说,现在她又该怎么去给他说?之前想好的说辞,真到事到临头的时候才现貌似不太合适。

岑子吟咬咬下唇,总是有办法解决的?不做的人永远不能知道结果,她和他本来是不可能的,如今希望就在眼前,她又怎么能放弃?即便他要离开长安城避开某些人,那也要有个人照顾才行

看见岑子吟又陷入沉思,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尘儿淡淡的笑着摇摇头,那神情竟然与岑子吟有七八分相似,将手中的针线放回篮子里,尘儿起身将东西放到桌子上,去柜子里将岑子吟外出的披风和帷帽取出来平平的铺在**,又去将放在一边桌上已经凉了的手炉打开,拿了火钳来夹了几个火红的火炭放在里面,套好以后放在被子下面暖着,做好这一切,就听见岑子吟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一副慷慨赴义的表情,沉声叫道,“尘儿,帮我准备出去的东西”

回过头却瞧见尘儿正捧着披风和帷帽,岑子吟笑着摇摇头,“还是你知道我的心意。”

尘儿淡笑不语,出门去叫人备下车马,这才回来帮岑子吟挑选衣服,岑子吟在柜子里翻来覆去的找了几遍,才现自己能见得人的衣服只有一套,还是在方大娘的威胁之下专门为过年做的,其余的都太过淡雅了一些,虽然是在孝期不算什么,可见她有多嫌弃这些衣服的繁琐。

只是,女儿的一身红妆是为谁扮?还不是为了心上人。以往她是太不在乎仪容了,这会儿后悔已是来不及,下定了决心等回来以后就去请裁缝到家里来多做两套漂亮点儿的衣服,顺便也要学一学化妆什么的,当然不是唐朝那种剃掉眉毛装扮,自然就好。

还有就是饰,岑子吟现自己头上手上脖子上都是空空如也,方大娘平日里念叨,岑子吟只当做耳旁风,这会儿后悔已经来不及。

岑子吟只得将自己埋进箱子里去翻找方大娘给她买的几套饰,尘儿在一旁瞧着,低声问道,“三娘在

?”

岑子吟找了半晌也没找到,嘀咕道,“我娘给我的那个盒子呢?就是装饰的那个,漆成黑色的,上面有一把小桐锁,还有些花儿啊鸟儿做图案的。我记得是放在这个箱子里的啊”

尘儿闻言转过身去,在另外一个装夏装的箱子里面翻找了一番,笑道,“您嫌放在冬装的箱子里碍手碍脚的,就让我放到这边了。”

岑子吟闻言叹息了一声,看了看那翻的一团乱的箱子,略带歉意的看了尘儿一眼,这是尘儿好容易才叠的好好的,接过那饰盒子,岑子吟直奔梳妆台而去,在那模糊的铜镜前比来比去,她来了这儿这么久,这面镜子的用处除了第一次认识到自己身体的模样以外,就只有摆设一途,看着里面变型的人样,岑子吟唯有摇摇头,盒子里有两套饰,都是属于方大娘的最爱,稍显得华丽了些,岑子吟看了一下,瞧不清楚,只得将那饰又放了回去,她宁愿什么也不戴,也不能戴着一套不适合自己的饰出去。

看着那套还是按照方大娘意愿裁成的衣服,岑子吟苦笑,穿回岑家老宅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这会儿却是怎么瞧怎么觉得不顺眼了。

尘儿三两下就将那箱子里乱糟糟的衣服又叠的整整齐齐,过来的时候岑子吟正对着衣服和饰呆,虽然不太清楚岑子吟为什么突然之间在乎起自己的衣着了,尘儿还是道,“三娘,若是事情不太着急,不如咱们先去找个裁缝过来?”

岑子吟摆摆手,人命的将外衫脱下来,将**那件衣服往身上套,“大过年的,谁家的裁缝还会做生意?待过些日子再说。”

三两下收拾妥当,又重新梳了头,岑子吟只是戴了一只镯子在手上,既然日后都要戴,总要从现在开始习惯,这只镯子是她唯一能够看的入眼的东西了。

这么打扮了一番,还觉得不满意,又让尘儿打了一盆水来,将窗户和门全部打开,阳光照进来,照耀的屋子里亮堂堂的,风吹过,才让人感觉到那阳光并不如看起来的那般温暖,吹散了室内温暖的空气以后,风还是有些割脸。

岑子吟撅撅嘴道,“你去我娘房间将她的胭脂取过来。”

尘儿张大了嘴,不敢置信的望着岑子吟,看的岑子吟有些不好意思,噌道,“快去呀傻乎乎的站着干嘛?”

尘儿一愣,随即飞快的跑出岑子吟的房间,迎头就撞上了一个媳妇,随即低声道,“对不起。”便头也不回的又跑了出去。

岑子吟看的又好气又好笑,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头看那水盆,静静的水面在光线充足的时候映照出来的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比那铜镜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岑子吟皱皱鼻子,镜子,在现代不值钱的东西,到了这儿偏生那么稀罕了,真是讨厌,玻璃、水银或银子……她要很努力的去想才能克制自己去做这些东西的冲动。

不多时,尘儿便取了方大娘房间里所有的化妆的东西过来,岑子吟一一的查看了,大概知道其用途,便一把将尘儿拉到面前道,“乖乖站着不要动”

尘儿呆呆的站着任由岑子吟摆布,岑子吟则是取出一应物品出来开始试验,先是取了粉,淡淡的扑上一层,岑子吟没学过化妆,不过记得颜色的深浅可以弄出层次感来,可惜的是理论和实践要结合实在是太困难,折腾了半天,岑子吟也没弄出让自己满意的效果,只得将粉饼一扔,咬咬下唇道,“今天就罢了,你去洗了脸,咱们出去。”

尘儿已是洗了好几次脸了,听见岑子吟放弃,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岑子吟把她给涂出个大花脸来让她上街,虽然主人有命不得不从,可是,这种事情是有损岑子吟颜面的,她打死也不能依

按照目前的情况,岑子吟应该是要去见情郎什么的,尘儿自己虽然不太懂这些东西,可家里的翠儿姐姐每次去见那个人的时候都会在房间里挑半天衣服饰,脸上的粉要比平日里多上两层,岑子吟目前的情况应该就是和她差不多?

尘儿默默的想着,就着盆子里半温的水洗去脸上的铅华,就听见岑子吟呼出一口气道,“嗯,这样顺眼多了”

虽然非常不想承认,岑子吟还是不得不认命她除了会做菜以外,基本上身上没多少东西像是女人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