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0章 愿赌服输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十章 愿赌服输

来来来!买定离手!”穿着一身华服,脸上有道疤痕子晃动着手里的骰盅,一边吆喝着让身边围绕的十多个穿着下人服侍的男女下注

初三的阳光很好,特别是在午后时分,这会儿的风也不那么割脸了,瞧得出男女老少赢的不少,一个个激动的脸色通红,丝毫瞧不出这是在寒冬季节

年节当前,王府的下人也得了空,虽说上门来送礼求见的人不少,至少在李珉这个院子是很悠闲的

岑子吟一来就瞧见这副情景,她今儿个在家里的担心都白费了!领岑子吟进来的那个中年管家微微笑道,“三娘子稍后,小的去唤小王爷一声”

岑子吟摆摆手道,“不了,你去忙吧,别扰了小王爷的兴致”

那中年管家略带歉意的笑了笑,微微躬身退了下去,岑子吟则是慢慢的走了过去,一张很大的方桌,不知道是从哪个厅里搬来的,李珉的房间肯定没有这些东西上面用宣纸写了大小点数,俨然是一个小型赌场了

李珉坐庄,一干下人下注,王府上下皆是赌性坚强,岑子吟笑着摇摇头,听见李珉叫道,“买定离手了哦!买定离手!我要开盅了!还有没有人想要改的?要加注的?”

岑子吟瞥了一眼桌上的钱,不算多,估摸着是李珉的赌资不算雄厚,也许也有这些人本钱不算厚的缘故从身上荷包里掏出几个铜钱来,往桌子上一扔,也不去瞧,滚到哪儿算哪儿,叫道,“我要下注!”

那铜钱乱滚,咕噜噜的胡乱倒了一片,不由得抬起头来,便瞧见来人是岑子吟,脸色变了好几变,才吞了口口水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你要买什么?”

岑子吟笑道,“滚到哪儿算哪儿呀!我也不懂这个”

李珉随手抓起铜钱道,“来了不散场就不准走!”

“好啊!”岑子吟点点头那些下人面面相窥心中也是猜出眼前这个女子是谁了各自埋着头不说话李珉又道“那买大吧!”随手将铜钱放到写着一个大字地那上面另一边押着大多数人地钱

也不等众人有反应李珉随手揭开骰盅便叫了一声“三三四小!”将岑子吟地钱放到面前又开始赔付众人地钱总地算来输地比赢地多

岑子吟笑了笑李珉这边又开始摇骰盅随便摇了几下便放到桌子上要众人下注在王府混迹地人人皆有一双厉眼这情形貌似有些不对劲不过不是他们能管地只是埋着头下注

岑子吟又随手掏出几个铜钱来走到桌边立即就有人让出一个位置来旁边地人都挪了挪身子明明拥挤地连李珉身边都挤满了人地桌子偏生在岑子吟这一块儿空出了好大一片

岑子吟将手中地铜钱又放到那个大上面笑嘻嘻地看着李珉李珉抿了抿嘴道“下注哪儿能这么下第一把输了第二把自然要翻倍否则怎么能赢钱?”

岑子吟眨眨眼又掏出些许铜钱来放在桌子上待岑子吟刚放好李也不吆喝又是直接打开骰盅里面俨然又是一个小岑子吟也不说话笑了笑等李珉又开始摇好又将钱翻了一倍还是压在大上面如此下来七八把岑子吟身上地钱输了个精光且是把把开小傻子也该知道岑子吟定是做了什么得罪李珉地事情了否则这位散财童子怎么专门要赢她地钱?

众人摸着规律,也不多话,顺着小王爷的心思去就是,只不过在间隙之间会偶尔互相交换一下眼神,言辞也不那么热烈了岑子吟输了不少,李珉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琢磨着是过年的时候在宫里得了不少的赏钱,否则也容不得他如此嚣张

又一次摇好骰盅,李珉放在桌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岑子吟,岑子吟则是撅撅嘴,把荷包倒过来抖了抖,随即摊摊手,李珉道,“说好了不散场不准走的!”

自来赌徒输光了就没有拦着别人不走的道理,众人知道李珉有心为难岑子吟,知道这会儿才是好戏开锣,端看这位岑家娘子要如何应对了

岑子吟笑着走到李珉身边,李珉退了一步,谨慎的看着岑子吟,岑子吟道,“我没说要走呀!你瞧瞧,我能不能先在你这儿借点儿?我给你些抵押也行!”

李珉像是故意的样子,岑子吟一开始还不能确定,这会儿却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了,她身上当然不可能只带那么一点点钱,毕竟是年节当前,出门办事要给人打赏什么的,这点儿钱怕是连王府的门都跨不进来不过她对赌博的兴趣不大,特别是明知道是输的情况下,再继续下去就没什么意思了

李珉有些心虚的道,“你要借多少?”

岑子吟笑道,“你有多少?”

李珉道,“全借给你我就没办法当庄了!”

岑子吟点点头,“那就借一半好了!你的一半身家,抵押么……”岑子吟笑的特别开心,偷偷的拽住李珉的衣服,在李珉意识到不对劲想推开她之前将嘴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看就我这个人如何?”

李珉啊了一声跳了起来,手无意识的挥了一下,岑子吟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肩膀传来,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

倒下的时候却听见一声惨叫,身下软绵绵的

李珉飞快的跑过来,紧张的抓着岑子吟问道,“你没事吧?”

岑子吟揉了揉肩膀,撑着地面挪开自己的身子,扭过头便瞧见是一个丫头在她后面糟了鱼池殃,李珉的反应这么大,实在让岑子吟有想挖个地洞钻下去的冲动,本来她多矜持的一个女孩子呀,在家里的时候连来见他都觉得难为情,偏生到了这人面前就忍不住说些不该说的话,天知道她若是不说,这人怕是一辈子也不会有主动的时候

岑子吟被李珉拉起来要检查摔着了没有,而众人则是涌过来去拉那个丫头,一双眼也忍不住往这边瞟,岑子吟连忙甩开李珉的手去看那个丫头,那丫头是个粗使丫鬟,也不要人扶,推开众人的手自己就跳了起来笑道,“我没事,皮粗肉糙的经得起摔打,就是别摔着了岑家娘子”

岑子吟郑重的向她道谢道,“多亏了你,还要劳烦哪位去帮忙请个大夫来替她瞧瞧,方才那一跤可跌的不轻,还是要瞧瞧才好”说着又从腰间摸了个荷包出来,递给那个丫头道,“谢谢你了,拿着先请了大夫,我与小王爷有些事要说,等下过来瞧你”又扭过头冲着另外两个丫头道,“劳烦你们扶她回房去了”

几个丫头忙不迭的称不敢,只瞧李珉的表情如何,李珉微微点头,两人这才扶了那丫头下去,又有个管家跳出来道,“我去请大夫!”说着便跑了出去,余下的各人则是动手收拾东西

李珉瞧着岑子吟,岑子吟笑着摊摊手,片刻功夫院子里的人都走了个精光,李珉扭头便向前走去,人高步伐也大,他走的也急,岑子吟连忙小步跑着跟了上去

李珉闷闷的走了一截,突然低声道,“你还有钱!”

岑子吟点点头,“这是赏钱,不能乱用的,零花钱输了没关系

李珉闻言又道,“你骗我!”

岑子吟道,“因为你就想把我输个精光的样子呀!我还不如直接把人输给你,这样我的就都是你的了!”

李珉闻言猛的停了下来,岑子吟差点儿撞上他的背,抬起头来,李正目光灼灼的瞧着她,岑子吟笑,李珉则是挠挠脑袋懊恼的道,“愿赌服输知道不?哪儿能半路就跑掉的?不管你什么钱,只要是你手上的,你能弄到手的,坑蒙拐骗偷抢都无所谓!”李珉的眼睛很亮,像是想说什么却无法说出口一般

岑子吟闻言笑道,“那你怎么没把王府给卖了?”

李珉道,“我房里的东西能卖的都卖了!”

岑子吟道,“那你怎么没有去坑蒙拐骗偷抢?大不了蹭顿饭吃而已”

李珉挥挥手,“不是这样的!你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赌,你知道么?你就是在赌,别人手上在出千,你铁定输的血本无归!你根本不了解我,凭什么说喜欢我?你根本就不了解你身边发生的事情,还以为人人都是好的!不要太天真了,今天就算你把你整个家产都压上,赢你的人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岑子吟眨巴眨巴眼睛,“哪一件事?你刚才在出千?”

李珉泄气的道,“你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还装作一副很精明的样子!我说,小丫头,你还是赶紧回家吧!都是我的错,一开始就不该接近你这样的人!”

岑子吟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珉见状掉头就走,跟这丫头走到一起,他的头都快要炸了

李珉走的很快,片刻间就要转过一道弯,被那假山遮住了,岑子吟叫道,“李珉!现在我留不下你的话,县主说我就有大麻烦了!要不,我跟你一起跑路好不好?”

李珉闻言停了下来,缓缓的转过身来不敢置信的望着岑子吟,岑子吟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还是那么天真,只是一双眼睛在阳光下耀耀生辉,嘴巴一开一合的道,“麻烦是你带给我的,你要负责任哦!现在我有个法子解决,就要看你同意不同意了!”

嗯嗯,四号的更新先到这儿,大家的中秋过的如何?我啃了两个月饼,前所未有的成就啊……天知道我根本不喜欢那玩意儿……

晚上还能不能再更新就要看今天的事情多不多了,上午去机场接人,估计要花半天时间,从我家到机场最少三个小时,然后是两个侄女儿的满月酒……

随即是要陪着远道而来的朋友去玩,只能保证不会断更,忙过这几天估计就能闲下来多写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