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4章 约定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十四章 约定

子吟咬咬下唇道,“你凭什么管我?能管我的人,莫亲人”

李珉闻言气急败坏的道,“我不是你的朋友么?”

岑子吟笑,“君子之交淡若水”

这话倒是驳的李珉无话可说了,方才是他想撇清干系,这会儿岑子吟不认账,他便急了,也不顾心中隐隐的不安,就像是动物遇到陷阱之前的那种不安,他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岑子吟偏着头笑,“能管我的人,莫非我的亲人”

李珉狠狠的瞪着岑子吟,岑子吟只是笑笑,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在说,朋友绝不会勉强自己的朋友做不愿意的事哦,这会儿你想撬开我的嘴,那也要瞧瞧我同意不

李珉瞪了半晌,岑子吟也不为所动,终究是叹息了一声败下阵来,只是心中有些窝火,他好好的男子汉,偏生到了这丫头面前便没什么用场了,恶狠狠的道,“我娶你这样该有资格问了?”这话说出口,他却是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随即,心又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紧张的观察着岑子吟的表情

岑子吟闻言咯咯的笑了起来,李珉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只是他却不想后悔,嘀咕道,“这年头还有强嫁的”

岑子吟闻言笑的更为大声,在这场合倒是适得其所,人人都是这般欢天喜地的表情,她心中是知道的,李珉瞧着好说话,却是没人能勉强他做不乐意的事情,心中涌上的那种感觉像是拥有了整个天下

这是她自己争取来的呢

李珉念叨了半晌,这才问道,“你本打算怎么办的?”依旧在适应方才那句话到底是不是真的,用力的在腿上捏了一把,疼的入骨,这场景怕不会是梦中了

岑子吟注意到李珉地动作笑吟吟地道“我本打算在你面前说了那样地话被人拒了这长安城是没脸呆下去了便要回去举家南迁

这么一来什么灾难都与我无关了”

李珉叫道“你哄我”

岑子吟偏着头笑颜如花“这会儿还有什么要紧地?”

李珉哼了一声岑子吟伸手拉住李珉地手笑道“如今你可是答应了若是反悔我可不依今儿个你回家便去与王妃禀报一声若是王妃同意咱们便立下契文待我孝期一过你便来娶我”

李珉哼哼了两声才道“你别弄得像自己嫁不掉一样好不好?”顿了顿皱着眉担忧地道“王妃若是不同意呢?”

岑子吟笑,“你便领我去见她,我必然能说服她的”

李珉嗯了一声,拧着眉头不知道又在愁哪桩,任由岑子吟拉着他在灯市上走走停停,眼前的景致他瞧了许多年,不过是各式各样的灯以及拥挤不堪的人罢了,说不上什么新奇,不知道这些人在瞎高兴什么,人挤人很好玩么?宫里的景致要好上许多,他也看不下去,也就只有这些百姓人家才会如此热爱,皇室权贵出来瞧的话,怕不是目光都不在这灯上,瞧的该是人了

岑子吟其实心也没在周围的景致上,若是论灯会的漂亮,古代哪儿赶得上现代的灯会?为的不过是这人山人海的场面,和古意盎然的情调罢了,身边有个人儿像是有心事的样子,她哪儿有心情去多瞧?只是悄悄的用余光观察着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的李珉

李珉这会儿的心情五味杂陈,到底是欢喜在心底,上面压着的沉甸甸的东西却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有担心,有纠结,有不甘,还有说不上来的苦涩,只是手心传来的微凉却是在提醒着他,他其实更多的是雀跃,无以名状的雀跃,一种期盼了多年终于迎来的修成正果的感觉

不过,多年以来的警惕让他不敢轻易的放松,此情此景虽然美好,却是有不少的远虑近忧,以前他种了不少的恶因,这会儿怕是都要到开花结果的时候了,他自然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做事的时候没给自己留下多少退路,事到临头了才开始愁偷偷的瞥了一眼岑子吟,李珉心中有些犯嘀咕,有家有口就是有拖累呀

若是这会儿后悔,逃跑还来得及不?至少这样对大家都好

岑子吟仿佛感觉到他的想法似的,瞥了他一眼,那一眼,让李珉浑身一个激灵,赶紧的打消了心头的那个念头,李珉可不会承认自己心理面其实是有些怕这个丫头的,这种畏惧说不上从何而来,他只能安慰自己,其实,自己只是一个好人而已,若是他跑路了,岑子吟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至于他的后果,他李珉什么时候在乎过后果?

一定是这样的

调整好纠结的心态,李珉的表情也渐渐恢复了,跟着他混的结果再坏能坏的过被某些人给算计么?大不了他不拖累她就是了,至少日后没多少人能在身份上压她了难得有个真心对他好的人,做人要懂得知足,更要懂得惜福

岑子吟望着前方问道,“你日后有什么打算?既然咱们说好了,自然要好好的安排一下日后的事情”

李珉随着

的眼光望去,那是围绕皇宫的一条河上的灯船,这会)的,只能瞧见一角,无所谓的道,“能怎么安排?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呗”

岑子吟笑笑,这样的答案她是最爱不过,“我是问你,你还去边关么?”

李珉这才想起这么一件事,如果他和岑子吟定亲了的话,那边关去与不去都无妨了,不过其中有个困难的事儿,就是得将安澜那丫头给摆平了才行,否则日后的麻烦还是不少,至少在岑子吟孝期满之前的变数太大

若是去了,扔下岑子吟独自应付这样的局面却是不美,让那帮皇亲国戚知道了他定亲的事儿的话,到时候人人怕是都要来瞧瞧敢嫁给他李的是何方神圣,岑子吟会被折腾的够呛,即便有王妃帮衬着,那也是个头疼的事儿,何况,如今王妃对他实在是失望透了,也许这些事儿会成为她的一个考验也不一定

岑子吟的确有些小聪明,却是不能用到那些人的面前,偶尔的一两次也许还能靠运气不吃亏,真个落到那些人手上任由他们摆布的话,迟早是要吃亏的,他李珉可是从来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的人

只是长安城这困局,李珉皱了皱眉,答道,“不去了”

李珉的变幻的表情自然一点不落的尽收岑子吟的眼底,她也不想呆在这长安城的,开元盛世的时间不多了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却不能做轻轻的捏了捏李的手,岑子吟笑道,“我不喜欢长安城”

李珉对岑子吟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十分的不解,大唐人哪个不爱长安的繁华?岑子吟道,“种种田,养养蚕,自己织布,开门便是好风景,岂不比这人挤人的场面好上许多?比起长安城,我还是更爱江南的风雅”

李珉闻言深深的瞧了岑子吟一眼,“你想去江南?”

岑子吟摇摇头,“巴蜀也不错,我只是更爱青山绿水的地方罢了长安城大多都是人造的景致,看着别扭,比不得天地的鬼斧神工事实上,我更想去瞧瞧塞北的风景,沙漠的无边无际,也想去看看海上的风浪,闻一闻咸咸的海边的空气,听说那边没有冬天,可恶的是沼气多,人去了容易生病呢”

李珉闻言便知道岑子吟心不在一处,倒是与他相同了,点点头道,“只是听人说南北的风貌,可恨我只是跟着父王在这附近转过一圈,南边儿是没去过的,只是在小时候曾瞧见过不少各地来的人,说起各地风貌,便想去瞧瞧,只恨我想离开王府却是不那么容易

岑子吟笑,瞧着李珉脸上那道深深的疤痕,那是一辈子也无法恢复过来的,别人瞧着他一副无赖泼皮的模样,这会儿若非那一身华贵的衣衫则更像是个强盗,殊不知他心中的向往却是与别人不一样,荣华富贵他见过,缺的怕唯有自由自在一项了

对于李珉外在的一切,岑子吟是打从心底的高兴,也许是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他的一切都是好的,从更理智的方向分析,李珉外在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别人不屑,却是不会有多少人与她争了,只是一个安澜就让她头疼不已,若是多出两个,她非直接打退堂鼓不可

这样就好岑子吟勾着嘴角,心中的暖意一点点的涌上来,他的梦想与她的相同,这件事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在这之前得好好的经营一番,她还要为一些事情作准备

三年来的困扰在这一刻仿佛一扫而空,岑子吟的心情相当的轻松,曾以为她来到这里只能在小的离谱的时候找一个男人嫁掉,婚后再培养感情,只要对方不太离谱,她就要这么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若是想要像婚前这般的行事,怕是要被对方嫌弃,最终也许会落得个离异的下场没想到的是,突如其来的一场丧事,让她的麻烦被推迟到三年后,那时候她已经十六岁了呀,虽然看起来还是小了点儿,好歹也应该开始育了?

岑子吟吸了吸鼻子,最近她有开始育的迹象,不过胸口还是一马平川,还有两年时间可以给她成长,这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嗯嗯,终于想好这一部的名字了,,,顺便,鄙视成都的天气,不知道峨眉之行到底能不能成行,本来打算今天去的,这该死的天气,纠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