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5章 缘分呐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十五章 缘分呐

到家就将这些日子赶制出来的衣服拿出来仔细的挑爱花团锦簇的衣裳,颜色要艳丽,花儿要唯美,绣工也要极好才行,还好岑子吟有孝在身,总的说来这次的衣衫都是偏淡雅,倒是颇为合岑子吟的意

衣裳的事儿解决了,饰却是一大麻烦,岑子吟想来想去,都觉得自己太寒了一点儿,倒不是非要穿金戴银,女孩子总该有一两件饰的,她也和其他的女人没两样,不过没时间也懒得去折腾罢了,这会儿却是有些着急,大年上,去哪儿找人给自己做饰?要去见王妃,总不能打扮的太寒碜,这样是不尊重人的表现

不由得想到那位跟自家管家喝酒的银匠,他一直为岑家人做饰,这会儿去麻烦人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该是能够帮忙的

想好这一层,又开始斟酌胭脂水粉的事儿,对这个,岑子吟除了知道该到那种铺子里买以外还可以唤人送到自己家中来,只是她一向不买这些,不认识这样的人,至于那些铺子,恐怕要过了十六才会开门,到时候怕就来不及了,说不得只有找方大娘想想办法

尘儿打了水回来与岑子吟梳洗,便是瞧见的**铺了一床的衣服,而岑子吟正打算出门去,“三娘这是做什么?在外面累了一宿,这会儿该歇下了”

长安城这几天是不宵禁的,一家人回到家里已经过了四更天,若是夏天,再过些时候就要天亮了,岑子吟这才想到方大娘该是要歇下了,而她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准备,丑媳妇见公婆的心态,总是畏惧,不过这些事儿也一时忙不过来,笑了笑道,“洗洗睡,明天早上早些起身,咱们还有事要做呢”

与尘儿洗漱了睡下,岑子吟也睡的不太安稳,第二天天一亮便醒了过来,起身唤了摩加过来打开库房去瞧瞧该带什么东西,王府什么都缺,却又什么都不缺,这是一个奇怪的家庭,什么都是见过的,却又是什么都缺,送的东西要么就要合用,要么就要稀罕,否则入不了对方地法眼,倒是显得自己小家子气

岑子吟虽然没嫁过人,到底知道有些关系不好处理,她去不是做冤大头的,自然不能送名贵的,唯有挑些稀罕的物件,瞧着能恰到好处正好

挑了半天,也没找到半样合意的东西,最后还是在尘儿地建议下,将那坛子酒不像酒,花露水不像花露水的东西给搬了出来

家里以前留下的花露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上,岑子吟自己不太用,本来是做来与家人驱蚊的东西,后来现可以用在别的上面送了李护国两瓶,再后来便是夏天过了,没什么用场,便用坛子封了放在库房里,岑子吟打开来闻了闻,现味道没变,反正这些夫人都是当成香水用的,也没多大差,用白净地瓷瓶装了,又用油纸封口,用蜡封住缝隙,最后在上面盖上一张绣着蓝色兰花儿的绸缎,用蓝色的绸缎带子打上一个漂亮的结,岑子吟笑着摇摇头,这东西瓶子和丝绸价格绝对比里面的东西贵上几倍

这玩意儿也就只有忽悠一下当代地人了也许还是过期地?岑子吟很是汗颜只是手上也没新鲜地这东西里面除了香料便是酒精和水这儿地人都洒在衣服上即便过期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就凑合了毕竟自家地库房里地东西实在是太普通了……

两瓶子花露水好带又方便至于其他地就不带了毕竟是次去见王妃带地东西太多了反而不好准备好这一切便有人来唤岑子吟去客厅吃饭

岑子吟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当还是要和方大娘商量一下才好人情往来上再多地经验也顶不住一个疏忽找个人商量一下总是好地

到了客厅便现大郎和二郎不在唐珍儿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哈欠看起来对眼前地食物兴致不是很高方大娘也是精神不太好地样子昨儿个夜里都睡地太晚倒是岑子吟地好精神让方大娘问道“听说你一大早就起身在库房找什么东西莫非今儿个你要出门?”

岑子吟在自己地位置上坐下来旁边地几个媳妇子便开始上菜岑子吟道“不是什么大事大哥和二哥还在睡么?”

方大娘想也是饿了随手夹了些菜来吃唐珍儿道“大哥和二哥去给丈母娘拜年了”说完就咯咯笑起来引得方大娘唾道“这都是谁教你地?”唐珍儿吐吐舌头埋下头吃饭不敢再胡说

是了,这都十五了,大郎和二郎就一直没去给人拜年,这事儿说出去可不好听,一早就备下了东西,只是一直没时间去,定下了亲事这些礼数还是要做到的

方大娘咽下口中地食物才道,“你昨儿个是怎么回事?昨儿个听说我们一出门就有人来下了帖子,让你十六去参加一个什么会来着?又是

的娘子,你不是说不应这些事了么?又是挑衣服,的,与这些人参合什么?范阳县主是个好的,其他的人安的什么心却是不知道,如今咱们身份虽然和人家差不离,人打心里却是以为咱们是暴户,何必去了受那闲气?”

岑子吟闻言笑了笑,“我去不是为了见什么官家娘子,昨儿个在街上遇上的也不是别人,是王府那位小王爷,今儿个邀我去的正是王的王妃,有他们,又有范阳县主在,娘就不必担心了”

方大娘闻言点了点头,岑子吟松了一口气,方大娘对李珉的印象是不错的,虽然外面传的不堪,她总说这是个心地不错的孩子,虽然行为上有些待改正的地方,可人哪儿能没个缺点?至于李柔儿,岑子吟不以为给她解释那么多,让她担心是件好事,其实范阳到现在的心思怕是较为中立的?

从她最终还是去王府传话一事就可以看出来了,她无缘无故的去见王妃,李柔儿的心智不该不知道她有所打算,既然李柔儿答应了,那岑子吟可以肯定地推断,李柔儿更在乎的是李珉能不能留下来

岑子吟又道,“我去见王妃,之前受了小王爷破多照顾,却是要带些东西,便准备了这个”岑子吟说罢便拿出那准备好了的两个瓶子来,方大娘是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东西的,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不错,不过你上次不是说家里没了么?”

岑子吟沉色道,“是库房里那一坛子”

方大娘挑挑眉,岑子吟本以为她要说当初她嫌弃这坛子做地不好要倒掉的,没想到方大娘只是得意的笑道,“你不是一直嫌弃老娘当初不该留下这个的么?这会儿倒是派上用场了”顿了顿又道,“小王爷便是来与你说这个?你倒是好,扔下一家人在街口等了半个时辰”

岑子吟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方大娘却是没有责怪的意思,追问道,“你与小王爷说了什么?就他一个人来找你么?”

瞧得出如今方大娘对于岑子吟地婚事实在着急,只是她拖人说了好多次,往往对方一听名字,便一口拒绝了,谁也不乐意来触这霉头,自打薛易和唐家那孩子的事儿之后,方大娘喜爱的青年才俊们也大多属于身家比岑子吟差一些,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因此这会儿只要对方是个男人,未婚方大娘都抱着几分希望,至于看李顺眼,很难说没有这方面的原因,虽然她也不时念叨李珉地不是

岑子吟点点头笑道,“他便是以为我们会到灯会上去,特地出来瞧瞧能不能遇上的”

方大娘呼出一口气,心中有半颗石头落地的感觉,感慨一声,“缘分呐……”

岑子吟一脸冷汗,连忙道,“娘,您瞧这个做礼物会不会失礼?”

方大娘似是对岑子吟的上心非常满意,想了想道,“明儿个在哪里?主人家也该送上一份,至于王妃那边,你得找个好由头,听说王妃自来节俭,这些东西华而不实,还好是自家造的,没花多少钱,她必也是喜欢的”

这话就是同意了,岑子吟笑了笑道,“还要请娘帮我挑件礼物送给主人家”

方大娘闻言眼睛一亮,岑子吟这是在暗示什么,她只挑王妃的礼物,也否认李珉专程来找她,而且昨儿个回来地时候满脸带着的喜色,那是女儿家心动时候特有的神情,她怎么会不理解,看来事情是成了一半了

将筷子一放便道,“你还缺些饰,还有胭脂水粉,还有……”站起身来像是要吩咐身边的人去办事,岑子吟连忙道,“娘,先吃饭再说不着急呢”

方大娘叫道,“怎么不着急?为这事儿我愁了足足四五年了”

周围庆云尘儿闻言都是窃笑,唯有唐珍儿不明所以的望着众人,庆云劝道,“夫人,不着急,吃完饭才有力气办事儿,三娘肯上心事情自然事半功倍,还有两年呢”

成都地天气啊,太纠结了,一直下雨,峨眉去不了了,抹泪,,,不过这几天也累死我了,过两天就该不这么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