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6章 丑媳妇初见婆婆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十六章 丑媳妇初见婆婆

子吟的化妆是方大娘亲自教的,顺序大致如是,一抹敷脂;三涂鹅黄;四画黛眉;五点口脂;六描面靥;七贴花钿。

对于将原来的眉毛剃去,然后用一种以烧焦的柳条或矿石制成的青黑色颜料画上各种形状,名叫“黛眉”的东西,岑子吟敬谢不敏,倒是所谓的“花钿”让岑子吟颇为喜欢。

这还是有一则传说的,在南北朝时,一日,寿阳公主卧殿檐下,一朵梅花正落其额上,染成颜色,拂之不去。宫女见之奇异,乃争相效仿。到了唐代,花钿除了用颜色染绘之外,还有用金属制造者。至于面靥,是因为有个贵妇,面颊上有块斑痕,特点此作为掩饰,众人觉其妍丽,便竞而效之,遂成一时风气。说白了,其实就在在脸上和额头上画上点颜色或者贴上些金属的亮片以及动物的羽毛什么的,瞧起来格外的惹眼,也有吸引人目光的作用。

只是岑子吟对于有的人将白齿涂黑这点儿十分的不理解,曾在街上瞧见过这样的情形,还以为是从小吃糖吃多了,所以牙齿坏掉了,没想到还有人有这种爱好,不由得想起现代的时候曾在电视里看见过有些土著还是什么的姑娘们就有这个爱好。

还有一点不太理解的是,涂唇色的时候并不涂全,只能涂抹中间的一部分,想想日本的艺妓画的妆就知道大概是啥模样了。

方大娘教了岑子吟许久,最终还是败下阵来,眉毛不剃,朱唇不点,连花钿也觉得有违自己常日的风格好意思画,最终结果就是将眉毛修整了一下,涂了一层米粉,然后在方大娘的强烈反对下面前在额头中央点了一点,涂上口脂以后又嫌弃那颜色太艳,擦了大半去。

在出门的时候岑子吟还又溜到水井旁边让人打了桶水来照了一下,生怕自己顶着一张血盆大口出去吓人,惹地唐珍儿在一旁偷笑个不停。

岑子吟松了一口气,方大娘则是在一边念叨道,“你这般不行呢!人人都当咱们家没什么教养,化个妆都化的不伦不类,还不如素面朝天的好,我瞧你还是重新化一次地好!”

岑子吟皱眉道,“这样就够让人难受了,脸上裹了一层米粉,像是要下锅油炸一般,还要把眉毛剃掉,实在是……”太毁形象了!

方大娘闻言本已经消停下去的不满又被岑子吟的一句话给惹上来了,恼道,“人人都是这般,别人怎么不嫌弃?下锅油炸?亏你也想地出来!你也不想想自己去的是什么地方!你仔细想想,县主是什么模样?上次你去猎场遇上的贵族娘子们又是什么模样?有没有半个像你这样地?怕不惹的人笑话!”

方大娘是真恼了。一恼说话便不好听起来。岑子吟也不太乐意退让。总觉得为了适应这个时代她已经做了够多地事情。即便做地不好。在个人问题地处理上也该有些自由地。低低地道。“咱们与那些贵族地交集不多。何必学人?”

方大娘闻言道。“那你说。今儿个你是去做什么地?该守地规矩总是要守地!”

岑子吟咬咬嘴唇。方大娘又道。“三娘。有些东西这些年我也没少说你。在家里咱们容着你。别人可不会像老娘这般什么都顺着你。这些人地规矩最大。你若不是……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毕竟咱们这样地人家不一定要打扮成什么模样。即便不化妆也不会有人说你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罢。否则今儿个去了你不要后悔!”

方大娘说完便不再理会岑子吟。实在是瞧不下去自家闺女现在地模样。这跟没化妆有多大区别?本来岑子吟说不化妆地话对别人不太尊重。所以自己要求地。临到头了偏生这不行。那个不要。之前不勉强是因为她本就没想过自家闺女要嫁给什么了不得地人物。可是如果是李珉这样地人家。即便再怎么没落。规矩也是大地离谱地。岑子吟这样去。怕是连个下人也瞧不上她。

方大娘走了。庆云却是没离开。笑着对岑子吟道。“三娘还是去洗洗脸罢!”

岑子吟拧着眉头可怜兮兮地望着庆云。希望庆云能够理解她地审美观。可惜地是庆云只是眼含笑意地点点头便随方大娘去了。只留下唐珍儿和尘儿两个陪着她。

岑子吟只得转过头去问唐珍儿,“这样真的不行么?”

唐珍儿道,“大家都这么说该是没错的吧?”眼光则是盯着岑子吟身上华丽的衣服。

岑子吟仔细的回忆起李柔儿的模样来,平日里看惯了别人的装扮,倒是不觉得李柔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就像是多戴了一层面具罢了,说起来的话,她还真是化了妆的,包括之前遇见的那些管家娘子和夫人,只有下层的人才会素面朝天的在街上走,否则即便是一般人家的丫头也是会化妆的,也难怪上次去猎场的时候,人人都对她视而不见,即便到了现

也不太会以为她的身份改变,可是,岑子吟始终不觉的地位会由外表来决定,特别是化妆这样的事情。

难道真的要去掉眉毛,然后点上‘樱桃小口’才能算得上混入了贵族圈子?天知道她根本不想混进那个该死的圈子。

不过,这件事涉及到方大娘的愤怒,以及李珉,岑子吟认真的想了想,不至于在这种她以为的小事,别人心中的大事上较真,既然并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问题,那让步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嗯,剃掉眉毛还是不行!其他的,樱桃小口就勉为其难吧……

重新回到房间,与方大娘赔礼道歉,又请方大娘帮她重新化妆,岑子吟再走出来去水井边瞧自己模样的时候,成功的发现自己完全不认识自己了,还好,跟以前见到的别人化妆地模样区别不大。

一番折腾,岑子吟到的时候有些晚了,那园会已是到了不少的人,主人正是李柔儿地父亲,受邀的客人则尽数是些王公贵族,皆是拖家带口的来这儿,岑子吟只知道这些人都是朝廷地大员,却是一个都没有认识的,好在这些娘子夫人都有王府的王妃什么地招待,各个县主、小王爷的客人则是自己招待,岑子吟一到,便有人领着她直去李柔儿的院子。

这已经是岑子吟第三次来这儿了,算得上熟门熟路,王府里的情形挺复杂,四处都见得到人影,这次进来却是没人多瞧她一眼,与以前地情形截然不同,岑子吟也不知道与自己身上的打扮有没有关系,只是埋着头向前走,心中不断的担心自己这模样见了李柔儿以后李柔儿会是什么表情。

方进李柔儿的院子,就听见厅内有高声的谈笑传出来,领路的管家与门口地丫头一说,便见那丫头挑了帘子钻进去,不消片刻功夫,李柔儿便走了出来,瞧见岑子吟的时候,眼睛一亮,笑道,“三娘这般打扮倒是让我都认不出来了!”

岑子吟苦笑道,“县主休要笑我,以前是我不懂规矩,这会儿不能再胡来了。”

李柔儿闻言眨眨眼,瞧着岑子吟手足无措地样子,上前来拉着她的手道,“这样很好!这会儿安澜正在我这儿,还有几个客人我不好走开,王妃吩咐过,你来了便过去陪她说说话,我母妃在外面招呼客人,王妃又是个爱静地,我让人领你过去,我这边却是脱不得身,过两日再请你过来,今日便得罪了。”

岑子吟除了说好还能怎么?何况去见王妃她并不希望身边有李柔儿瞧着,点点头笑道,“县主尽管去忙,今儿个十五,王府的客人多,便不必来招呼我了。”

李柔儿点点头低声吩咐了身边一个丫头几句,那丫头便领着岑子吟向另外一个院子走去,走了约莫两炷香功夫才到了另外一个较大地院子,院子里四下都是人,也不畏冬日的寒冷,个个皆是精神奕奕的,岑子吟留心的瞧了一眼,倒是有几个人瞧见她,只是瞟过一眼,便不再看。

岑子吟随着那丫头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隐隐的可以听见房间里有人低声说话,那丫头进去传话,过了片刻才出来道,“三娘,王妃请你进去!”

岑子吟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手心有些发汗,这时候才想到进门到底该行什么礼?她已经很久没跪过人了。

进门,下跪,礼貌的问候,只瞧见一条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岑子吟直到听见有道威严的声音道,“起来吧,你便是岑家娘子了?”

岑子吟嗯了一声,谢过才起身来,那声音又道,“秀琴,搬个凳子与岑家娘子坐,抬起头来让我瞧瞧,这闻名长安城的岑家娘子到底是何人物?”

岑子吟抬起头来,便瞧见一个中年的妇人坐在卧榻上,神色严肃中带着一丝苦相,并不十分讨喜,那颧骨有些凸起,厚厚的脂粉也盖不住眼角的鱼尾纹。

梳的是醉髻,想是要将自己的神色衬托的尽量柔和一些,不过长久以来的发号司令让她面相偏威严,语调也是偏硬朗。头上一侧戴着镶嵌上大块透着翠绿玉石的金步摇,轻轻一动便摇摇晃晃的,那下面垂下的珠子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斜向一侧的头发别上一把玉梳,手臂上佩金子打造的臂,直到手肘,鎏金银香囊佩在腰间。

身上着圆领广袖的纱上衣,隐约可见又不失礼数的一种选择,下面则是厚重的裙子,可以瞧得出那裙子穿起来该是十分的繁复,层层叠叠的却给以人稳重的感觉。这衣服是宫廷命妇才能穿的。手上挽着一条帔帛,长长的带子拖拽到地上,与那裙子一般长。

这是一个有主见的女人!这是岑子吟的第一印象。

而这个女人见到岑子吟的第一眼却是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