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8章 定亲(上)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十八章 定亲(上)

子吟满心欢喜的回去,王妃也并非像表面上表现出定,紧抿的嘴角让外人以为她越的严肃,熟悉的人才知道她透露出的眼神是心情非常的好的表现,回家便开始忙开了,偏生找不到半个商量的人,成年封爵的子嗣都各自开府了,家中余下的要么是些不成器的,要么便是未成年不经事的,寻思了半晌才让人去请华亭县主回来,又请了家中的几位有名望的食客来商议。

王妃与王闹别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一直在别院里住着,只有有大事的时候才会回来小住几天,家中的儿女也不怎么去管,有母亲的便由着其母教养,没母亲的便随便指派两个下人,王府上下基本上都是由几个管家操持着,王妃在年节后竟然不打算走,反而叫了一群人过去问话,像是要重新将王府掌管起来的样子,人人皆是惊奇不已。

王府这边鸡飞狗跳,岑家也好不到哪里去,岑子吟一回到家,方大娘已是让个管家在门口侯了许久了,吩咐只要岑子吟一回来便让她过去。只听说岑子吟见了王妃,王妃已是允了,过些日子便要上门提亲,方大娘便喜的不知如何是好,站起身来便叫道,“摩加呢?去叫摩加过来,还有福伯张婶……”

岑子吟连忙抱着方大娘的胳膊道,“娘,不着急呢”

方大娘一把挥开岑子吟的手叫道,“怎么不着急?你老娘我盼了多少年了?这事儿这次由不得你,得按照我的意思来”揉着额头扭过头去问庆云,“咱们家该准备些什么来着?我这一忙就糊涂。”

庆云轻轻笑道,“夫人,咱们家没必要准备什么呢。大多不过等人上门的时候准备一顿酒水,毕了便是交换庚帖和信物,余下的事情还有两年时间可以慢慢来。”

岑子吟在一边非常的郁闷,她瞧起来就像是嫁不出去的样子么?

方大娘则是闻言一拍手掌道,“看,平日里让你打扮你不肯,还是听老娘地没错?虽然没什么事儿,却是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来,到时候失礼了可不行,还是要先准备着。老娘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你这次不准在一边碍手碍脚的,自己回房去歇着,余下的事情有我就行了”

她能嫁掉感情还是方大娘的功劳了?岑子吟望着庆云,庆云则是捂着嘴和身边几个丫头媳妇笑作一团,没人肯帮她,看来还是她太宠着家中这些丫头了,一个个没大没小的。

方大娘地意志非常的坚定,岑子吟只消一眼就知道这次无法改变老娘的决断,不过,这事儿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了,就算出岔子也不会是方大娘做地这种小事儿能影响的,由得她折腾也无所谓。

想明白这一层。岑子吟认命地摸摸鼻子向门外走。没想到一头就撞上了一个坚硬地胸膛。抬起头来一看。“二哥?”

二郎张口就问。“你要嫁人了?”

啪大郎狠狠地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说什么呢?有你这么问人话地吗?”

扭过头来问岑子吟道。“是谁?”

方大娘在一边叫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还不快点儿过来帮我出出主意?”

二郎道。“才从老宅回来呢他们就怕出什么岔子。日日都有人来问一下。今儿个过去更是被围地不消停。连午饭都没有吃成。也不想想今儿个是大年十五。个个都在问什么时候开工。结果我与大哥瞧着不行。什么事都没做成便落荒而逃了。”

方大娘闻言撇了撇嘴角,人多嘴杂就是这样,家里出钱办作坊地人大半都是些牙尖嘴利的,即便是老实的也不会太放心,面对着这些亲戚,做晚辈的也不好一句话撵出去,难怪两个孩子都臭着一张脸了,摆摆手道,“你们先去歇着,我去厨房给你们做些吃的。”

二郎叫道,“怎么能休息?三娘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要定亲了,我竟然不知道是谁?是谁来着?”

大郎也站着不动,岑子吟唯有让开身子让两人进来,这会儿才想起来还没给二郎说过这件事,也不能怨她不肯说,二郎从来都不反对她地抉择,因此当初考虑的时候只是给大郎说了一下,至于二郎,后来则是因为不确定一直没有机会提及。

大郎在一边凉凉地道,“咱们都认识的人呢”

二郎闻言扭过头冲着大郎道,“你竟然也知道?”

方大娘见兄弟两个很是惊讶地样子,拉着两人坐下来道,“既然你们也不累,便坐下来说话,庆云你去与他们两个做些吃食来,不过马上就要用晚饭了,先弄点儿点心来垫垫底就好了。

岑子吟则是忙着前去安抚二郎,挽着二郎的手道,“二哥,你想吃什么?我去厨房给你做好不好?”

二郎白了岑子吟一眼,明显不受诱惑,大郎则是在一边道,“礼下与人必有求于人。”

二郎哼了一声道,“这该是做贼心虚全家人都知道,便只落了我一个,三娘,你没把我当哥哥看呢”

二郎是等闲不生气,生起气来也是大闹一番便罢了,直来直去地性子十分的讨喜,岑子吟并非和他不亲近,只是人忙起来便没完没了,倒不是她忙,而是二郎没空,加上这人的神经大条,有些事儿她不说他竟然是一点点都感觉不到。

岑子吟知道这次二郎是真个生气了,只偎在他身边赔礼撒娇,大郎则是问起了方大娘的细节,对象是谁不出意料之外,只是过程有些含糊,只知道过些日子王府便会来提亲,这事儿瞒得过二郎却是瞒不过他,拧着眉头道,“今儿个三娘赴范阳县主的约,遇上了王妃才提到的么?”

方大娘笑笑道,“也不算,实则是王妃早就有意,只是怕咱们拒绝,所以今儿个才会探三娘的意思。那种宴会,她本是大可不必去的,便是为了来瞧瞧咱们三娘话又说回来,李珉那孩子还是不错的,性子淳朴,没有那些王公贵族的坏习性,三娘道是他对她极好,想他如今娶妻也是不易,必会疼爱三娘地。”

方大娘的话让大郎松了一口气,本是没什么影儿的事情,突然跳到自己面前,他虽然早有觉悟岑子吟迟早要出嫁,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般突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听见方大娘的话,知道其中必

张的成分,到底是真个事成了。回过头,二郎已是的转怒为喜,岑子吟脸上地笑意从前几天的窃喜到如今连眼角眉梢都透露出欢喜的样子,大郎突然感觉到一阵失落,自家地妹子也要出嫁了呀……

岑子吟这边则是第一次为方大娘喜欢将自家的孩子吹的天上有人间无感到庆幸,看见大郎看向她,微微地笑了笑,大郎的细腻自然不会忽略方大娘的习惯,这事是她自己争取来的,本是没什么大不了,传到外人耳中怕是真个要说她嫁不掉了,才会这般地使尽手段的想要嫁给一个没人要的男人,别说外人,即便是家里人也没准会有这种想法,能像方大娘这般一切都以为女儿好的,而又像大郎二郎这般容忍她的任性的家人,这天下间也没能再找到第二个去。

………

华亭县主是王李守礼地次女,为玄宗皇帝所封,王府里唯一一个被封为县主的女儿(长女为公主,养在玄宗膝下,嫁入吐蕃),若论王府如今女子中身份,怕就是这位华亭县主最高了。

如今这位县主也是二十有八,嫁了一位还算不错地夫君,依旧在长安城中住着,只是与王府间的关系并不那么亲密,实际上,上至王妃,长子广武王,下到略微懂事些地孩子,皆是与如今的王没什么共同话语,如今衰败地王府人人都怨到那位不长进的王爷身上,到如今便是各自为政,谁也不管谁的事儿。

这次若非王妃有请,华亭也不会日日奔走于王府和家之间,对于那个父不像父,子不像子的家,华亭若说有感情,也莫过于几个与自己同想宫中受过苦难的年长弟兄姐妹,以及一直很苦的王妃。至于父亲,华亭记忆中很模糊,最清晰的莫过于一身的酒味混杂着胭脂,远远的瞧上一眼那放浪形骸的样子,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的父亲,为何会与别人的父亲那么的不一样?

她无法不管王妃的事,正如王妃无法不管李珉一般,在宫中那些艰难的日子,正是有李珉的母亲,王妃的日子才能稍稍好过一些,而王妃除了要照料好自己以外,还要为家中的十余个儿女挣出一份生存的空间来,她还能记得王妃当日偷偷躲在房间里抹泪,而李珉的母亲在一边开解的模样。

她心中有怨怼,怨怼自己的父亲,对于李珉,她却是有些感情的,这个弟弟,当年在宫中的时候只是顽劣,只是听说年纪越大越的像自家的父亲了,只能说是上行下效,即便有万般的不是,也是因为没了父母教养,才会这般的胡来。

所以,听说那位岑家的酒娘竟然要嫁给他,她很难不把这个与利益联结起来。

其实,李珉并不是那么差的,只是,懂得这个的能有几个人?华亭不知道,只是知道,不论这位岑家娘子的打算如何,了解了王妃的一庄心事总是好的,若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她绝不会袖手旁观。

坐在马车里,听见外面滴滴答答的马蹄声,华亭轻轻的挑起窗帘的一角,看了看外面的街景,长安城如同往昔一般的繁华,只是这繁华后面又掩藏了多少的辛酸泪?

岑家的宅子瞧得出修葺的时候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看的出来居住在其中的人没什么好的修养,这宅子的格局和模样都有些江南的气息,却又模仿的不像,颇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瞧着那红彤彤的大门,华亭皱了皱眉,便是这里了么?

等侍女将车帘子挽起来,又放上垫脚石,她这才扶着侍女的手一步步的走了下来,抬起头,赫然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漆黑的人儿,张着一张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着躬身道,“给华亭县主请安。”

是昆仑奴么?华亭淡淡的看了那黑人一眼,岑家怕是比表面上还要有财势呢又瞥了瞥四周几个岑家的管家,听说是县主过来,却是没有半点异样,躬躬身问安之后便该干嘛干嘛,倒是像经历过大场面的样子。

是了,李珉和李柔儿都经常来往这府邸,说是岑家的酒馆也是有许多大人物去喝过酒的,有这般的表现也是应该。只是,这般的礼数却是不行,今儿个是言明了提请的好日子,那位方氏却是没有亲自来迎,这是瞧不上王府么?

华亭淡淡的笑了笑,“你家主人何在?”

摩加躬身道,“家主正在客厅,县主请随我来”旁边的管家已是带着旁人去马厩,华亭扭过头去看自己的长兄,李承宏笑呵呵的将手里的马缰扔给岑家的管家,冲着摩加拱拱手道,“我是广武王李承宏,今儿个奉了母妃的命令前来提亲,你家主人都不出来迎接一下的么?”

摩加闻言躬躬身道,“广武王殿下安,家主不知道今儿个来的有两位贵人呢,小的眼拙,竟然没瞧出这马背上还有一位王爷,真是该打”

广武王闻言哈哈大笑,摆摆手道,“无妨,也是今儿个出门撞上了,正好闲来无事,便过来瞧瞧。

”说着便迈开步子向门内走去。

摩加则是等着华亭县主缓缓的走进去,这才跟了上去,眼神露出几分为难,没想到王府竟然让这两位来,虽然说这么来确实是礼数,可王府传来的消息却不是这样,这家人不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的么?怎么这会儿偏生赶着趟的往岑家跑?这边使了个眼色让人去报信。

方大娘特地请了岑元汉过来,刚过了年节,正是开春春耕的日子,加上作坊的事儿忙不完,谁家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正与岑元汉在厅里说话,就听见有管家来报广武王并华亭县主来了,不由得眉头一挑,冲着岑元汉有些得意的笑道,“这么瞧来,王妃也是极为重视这门亲的。”

岑元汉则是略微思索了一番道,“本就是打算简单的下定,怎的请了如此尊荣的人来?何况,王府那边的情形,大嫂不是说过,相互间都没什么来往,三娘即便嫁过去也不怕受气的么?”

方大娘的眉毛跳了几下,依旧是绷着笑脸道,“没那样的话,王妃重视,所以请了这位郡王过来,咱们休要瞎猜,绝不会是想要压咱们一头的。咱们还是先去迎接两位贵客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