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9章 定亲(下)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十九章 定亲(下)

得厅来,就瞧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端庄的行来,朴素,面上却是流露出高人一等的神采,这合该才是长安贵族原本的模样。女人身边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身材长的十分的高大魁梧,模样也是略显得粗犷,眉眼间的神采与李珉有几分相似,不消说应该是广武王了,如今王府上封爵的子嗣并不多,这位广武王虽然不太出名,看打扮却也该是受宠的。

方大娘暗暗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迎了上去,“广武王与华亭县主亲来府上,真是蓬荜生辉”

摩加在一边介绍道,“这位便是我家夫人,方大娘,这边这位是我家二叔。”

华亭县主淡淡的看了方大娘一眼,微微一笑道,“叨扰了。”广武王则是哈哈大笑道,“夫人有礼了。”

打过招呼,方大娘只引两人向客厅走去,请了客人上座,出门唤人上茶点的时候,便被岑子吟扯住袖子问道,“李珉怎么没来?也没个媒人?”

方大娘狠狠的瞪了岑子吟一眼,低声斥道,“哪儿有你这般的女孩子?躲在帘子后面瞧着便是了,人来了自然是有个说法,咱们把礼数尽了便行了。

”扭身回到厅内说话,对方不提,这边便只是闲话家常,方大娘便滔滔不绝的将岑家上下都聊过了一遍,余下三人只在一边静静听着,偶尔才能插上一两句嘴,毕了,这才听见华亭县主笑道,“今儿个我十五弟被圣上宣进宫去,不能过来,还望夫人见谅。”

方大娘闻言便知道要进正题了,颇有些迫不及待地样子,“有正经事,咱们也不是拘礼的人,何况长兄如父,长姐如母,两位能来也是极好的,无妨无妨。只是不知道谁人为媒?若是没有媒人,这件事怕是不好说呢”

岑子吟在帘子后面捂脸呻吟,她就像是嫁不掉的样子么?对方既然来了,方大娘还是生怕人跑掉一样,别人还没提,她便迫不及待的开口了,这么做事还不让人笑话?功亏一篑呀

广武王闻言笑道,“便是我了,做哥哥地与弟弟当回媒人可好?”

方大娘闻言一愣。随即想到在乡下也不是没这样地事儿。只要对方地身份错就行了。随即点点头笑道。“如此也好。那今儿个便是华亭县主做主了。”

华亭县主闻言笑了笑。挥挥手。让身边地丫头退下去。不多时。便见到外面王府地管家抬着一些东西进来了。东西不多。该有地却是都有了。瞧起来与普通人家地也没有什么两样。可见王府地拮据。方大娘对此也甚在意。只听华亭县主在一边说话。这边广武王只是但笑不语。方大娘只听见华亭县主依照着礼开始询问方大娘是否愿意把自家女儿嫁给王十五子。不禁有些慌张。好歹结结巴巴地答上了。岑子吟在帘子后面猛翻白眼。

华亭县主则是轻轻地笑了笑。然后便是询问一些其他规矩上地东西。一问一答地都是有规矩地。比如说结婚地日子。便是挑好了几个日子让女方家里选。俗称‘送日子’。这倒是不急。必要地问答过后便是写契纸。以及将来提亲地礼单送上。不过走过场一般罢了。

一同过走下来。也就差不多午膳时分了。方大娘只吩咐开席。倒是略过了心中地一些疑问。这会儿一直在一边沉默地大郎二郎才上来陪酒。方大娘与华亭县主一处。大郎二郎则是陪着广武王饮酒。婚事定下来让岑家众人心中地一块大石落下。个个都是喜上眉梢。一通酒饭吃下来竟然用了两个时辰。

大郎二郎两个吃地脸色通红。那广武王像是久经酒场地模样。依旧神色分明。拱拱手与华亭县主去了。岑子吟这才走出来。瞧见方大娘也喝地微醉。不由得摇摇头。让人将几个扶回房间。自己送自家二叔出门。

岑元汉喝了些酒。面色见得红润了。岑子吟知道他年节地时候喝过一场便不舒服了两三天。有些担忧地问道。“二叔。您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走?”

岑元汉摇摇头道,“不了,家中还有些事,如今春耕,大郎二郎要照料作坊地事儿,族人都不买管事的账,也只有我了。”顿了顿问道,“今儿个地事儿,你是怎么瞧的?”

岑子吟挑挑眉,抬起头来,真好瞧见岑元汉关切地目光,不由得笑道,“王府从来就不是个什么清净的地方,这事儿我心里有数。”

岑元汉点点头道,“子黎的情形你是知道的,既然你心中有数我便不多说了。”

岑子吟笑了笑,安抚道,“只要咱们家中人好,子黎的日子也该是好过的,听说裴沛如今对子黎还算不错?”

岑元汉道,“还是要多亏了你……”

岑子吟摇摇头,“这些事儿说什么?咱们不是一家人么?二叔要注意身体才是。”

送走岑元汉,岑子吟这才回到房间里,不论王府的人怎么看这件事,总是定亲了,其中有些小小

,比如说李珉竟然没来,媒人竟然是广武王,不过,说明白些,既然李珉都从来没提及过的家人,她是不会在意的,该在意的是日后该怎么经营生活,而李珉今儿个又跑去干嘛了。这些有空再问李

定了亲便收拾好心情折腾家中的事儿,不过三五天就听说李珉与王妃达成谅解,之前的事儿烟消云散,他得以在长安城留下来了,岑子吟听说的时候只得摇摇头,这些贵冑,配边疆一事儿就跟玩似的,圣旨都可以朝令夕改的,李隆基对他这个二哥还真没话说。

过完年,岑家地作坊便轰轰烈烈的开了起来,一共分成三个院落,一个院落只招了些绣工好的女人,专门做那瓶子上的绣花,包装是第一要务,另外两个院落则是作坊,皆是提取香料的所在,至于最后一道工序制造成香水,则是在岑子吟地小庄里面。

装香水的瓶子本想交给外面的瓷窑,方家的几个亲戚闻讯找上门来,道是要合资包个瓷窑下来专门做这个,加上方家庄上的人几乎人人皆是会烧瓷,方大娘只是考虑了一番便应了下来,一应手续皆是让方宇末去办的,因此只是在外面烧了些,后面的便全部交给方家的瓷窑来做。

作坊初开,事情总是千头万绪,岑子吟本是不太想插手,却也脱不开身来,忙了十余天之后,轰轰烈烈的‘废恶钱’一事闹将开来,长安城上下资易几绝,家中的人皆是有些担忧,这会儿岑子吟才想起来范阳县主地香料还没送过来,若非岑子吟早留了一手,这会儿怕是要跳脚了。

这一天一大早的便有管家的来报,第一批造好的香水可以上市了,销售一事还是得有岑子吟来做,岑家地几个铺子如今专卖胰子,虽说如今比不得往昔长安城所有的达官贵人地管家丫头都在这儿聚集,还是有不少人只认岑家的字号的,加上之前岑子吟无心插柳做的功课也算不错,便将第一批香水放到了柜上,岑子吟则是在第一天亲自过去几个铺子瞧瞧。

远远的便能瞧见那铺子门口拉开的巨大横幅,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字岑氏香水,下面的牌匾则是‘岑氏胰子’,铺子门口对着柜台地方则还有一个牌匾‘童叟无欺’,这一招是岑子吟向现代那些百年老店学的,她做生意本就讲究良心,做了自然要让人知道,也要让自家下面地人知道。

这会儿明显可以看出效果不错,几串爆竹一放,加上那个招摇的横幅,吸引来了不少地眼球,可惜的是,不少人一问价格便望而却步。

这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事情,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平民百姓总是随着上层贵族的喜好而改变喜好,所以虽然这些东西的成本并不高,岑子吟的定价还是很高的。毕竟之前只有宫中有限的几位得了这样东西,这会儿一下子就平民化的话,恐怕会引起反效果。

买的人不多,却是有不少的人驻足观看,岑子吟想要挤进去都没办法,只得翻身下马来,从后门进去,店掌柜的正在柜上忙碌不休,为的是应付来的众人的疑问,问的人多,买的人少,岑子吟笑了笑,第一天的目的只是将名声打出去罢了,过两日自然会有闻讯而来的。

想了想,突然想到当年国酒茅台是怎么走出国门的,信手捏起一瓶来,装作不经意的摔在地上,一阵香尘飘起,引得在店内闷了半天的众人一阵惊叹,掌柜的以为是哪个笨手笨脚的伙计不小心将东西打碎了,回过头来正想开骂,却是瞧见是岑子吟站在那里,正想要过来,岑子吟朝他摆摆手,唤过一个伙计来收拾地上的残片,退了出去。

走出门,岑子吟心情无比的好,又向另外一家店行去,不想走了没几步,便听见身后有人在唤她,扭过头一瞧,却是李柔儿。

她来做什么?秋后算账?岑子吟确定,只能站在原地微微笑着看着李柔儿慢慢的靠近。

“你定亲了?”李柔儿的脸色平平的,看不出喜悲来。

亲爱的们,,,我今天相亲……具体的就不说了,反正结果就是我只能写三千字。。。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