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0章 善意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章 善意

吟神色变幻不定,心中始终猜不出李柔儿的来意,说,她虽然达成了李柔儿的要求,用的方法李柔儿却是未必喜欢,她即便如今面子上不能太难看,背地里使些小手段她的日子也会艰难一些。.不过,无论如何,要改变这个局面李柔儿势必要得罪王妃和李珉。如今如何处置就要看她的心胸气度和城府了,当然也不能排除李柔儿被耍了以后恼羞成怒的。

李柔儿突然咯咯的笑起来了,“看见我这么惊讶干嘛?我有事找你呢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未来的堂嫂了,虽然隔了房,到底是亲戚不是,怎么也不能抛下我一个人挣钱呀什么时候让人来拿香料?再放在库房里恐怕要霉了。”

岑子吟闻言笑了笑,李柔儿果真是那种不会被情绪左右的人,点点头道,“总是有个先后,这边先开起来的作坊用不了许多,再过两日大作坊就要开起来,到时候只怕不够用呢。县主随我去瞧瞧那几间铺子的生意如何可好?”

李柔儿摆摆手道,“不消去瞧了这边稍偏僻些,因此没多少人过来,那边一开店便有不少人围上去了,这会儿正忙个不停。我来时已瞧过了。”

岑子吟稍稍一愣便明白李柔儿的意思了,李柔儿感情是一间间铺子的寻过来的,顺序恰好是按照离岑家的远近,怕是早就知道今儿个她必然会出来瞧瞧,特地来寻她的。

岑子吟道,“还是得去瞧瞧才行,第一天上市,没个做主的人不大好,人又多,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李柔儿闻言又咯咯的笑起来,“你们定亲虽然做的低调,长安城却是少有人不知道的,即便王的李珉没什么关心,三娘子地婚事却是许多人都留心着的。如今谁还敢上门来闹事不成?”顿了顿笑道,“罢了,我陪你过去瞧瞧你就知道了。”

说着翻身上了自己的马背,扬鞭领先跑了出去,去的正是岑子吟要去的第二间铺子,岑子吟笑了笑跟了上去,长安城的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路行过去路上都没几个人,岑子吟随着李柔儿不过用了一炷香功夫便到了地头。

远远的瞧见人群聚集在岑家的铺子面前,余下的邻人生意都算得上地凄惨,倒也不是由于禁恶钱的关系,如今长安城地人们已经开始了第一波对于钱不足的反击,那便是以物易物,在集市上找寻自己需要的东西来交换,俨然形成了一个复古的市场模式。

另外则是用绢等贵重物品了,这是豪门大户的专利,余下地便是以原始的形态来完成交易,除了中间没有铜钱,所以必须找到自己需要地东西稍微有些不便以外,倒是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岑子吟之前便提过自家铺子里地东西不必全部收钱。也可以限量地收一些平常地日用品。像是柴火、蜡烛、菜、肉等等。反正如今岑家地东西都是不用向外面买了。给伙计管家们地钱也换成了东西。在钱财上地用度少了许多。对外换吃地用地。这是只针对子一项。像是香水则因为面对地层面不同。只收绢便可以了。

人群中一个管事模样地人抱着一匹绢。吆喝着让人稍微让让。岑子吟眼见着有生意上门。瞧那模样合该不是小生意。不由得露出微微地笑容。只听见李柔儿在身后道。“那人是我四伯府上地。”

岑子吟扭过头看过去。李柔儿像是又瞧见什么。指着人群道。“看那个从里面往外走地那个管家。脸很黑那个。那是谁你知道么?”

岑子吟挑眉。那人她可没见过。各位王公大臣地管家那么多。她又没去过。怎么可能认识?

李柔儿笑道。“那是高将军府上地”

岑子吟闻言抿抿嘴。第一批做出来地香水便已经送过去了。他们却是专程上门来买。这其中地缘故稍稍一想便能明白。笑了笑道。“看来真是不用担心了。”

做生意不就是求个有人捧场么?随即便是口口相传,自然能够财源广进。至于前面那位,合该是李柔儿做的人情了?

李柔儿像是知道岑子吟的想法似的,淡淡的道,“呆会儿怕是还有更多的人过来,你家的东西本就口碑极好,如今又是王的准媳妇,少不得人来献殷勤的,跟我却是没多少关系。

我不过将这些事儿告诉那些想买这个的夫人娘子罢了。”

岑子吟笑笑道,“还是要谢你替我做宣传啊啊。只是你什么都不缺,我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谢你了。”

李柔儿笑道,“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过些日子我也要嫁人了,到时候自家的私房钱还要托你照料呢”

岑子吟道,“王府的能人多了去,你不嫌我,我自然愿意帮忙,不过,你的未婚夫婿是谁?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李柔儿微微笑了一下,笑容中有些苦涩,很快就收敛起来,只是道,“你知道李珉是为

配边疆的么?”

岑子吟摇摇头,她并不想知道,皇家的事情太复杂,她唯一想做的就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李珉那个家伙人生的信条太过单薄,也没什么追求和兴趣,人生太单薄了一些,还不足以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这些都是需要时间来改变的,至于畅游天下,那个梦想离能实现的时间怕是还有些远,却也不是不可能的,前提是得把周遭的一切都安排好了才行。看如今岑家的兴盛模样,与王府结亲原来不止遂了她的心意这一好处。

岑子吟不问,李柔儿眼中略微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笑笑道,“如此你便放心了?咱们四处走走可好?”

岑子吟家中本还有事,不过李柔儿的邀请不太好拒,便点点头道,“我还要到庄子上去瞧瞧,县主若是不介意,便与我同去可好?”李柔儿闻言便道,“我倒是忘了你是个大忙人了,家中的事儿都是你在做主,倒不像我这般,只懂得花钱玩耍便罢。

说罢便掉转马头向城外行去,岑子吟随着李柔儿向前走去,一边走,李柔儿一边道,“进了王府,规矩便开始多起来了,不过也不怕,李本就是个不讲规矩的,成了家,王府里的事儿王妃也不乐意多插手,只是他还有许多的兄弟姐妹……”

岑子吟听着不时点点头,不知道李柔儿是什么意思,只是略微的与岑子吟介绍了一下王膝下地一群儿女,除了几个封爵和嫁人的,似是个个都有些坏毛病,比起来李珉还算是好的,倒也不是最好,比如说最受皇帝宠爱的二十五郎就出类拔萃的与李柔儿的一个兄弟一般,皆是常常的进出宫廷。

至于性子恶劣的,李柔儿略微提了几个,没有见着真人,岑子吟倒是难以想象到底如何,却是多了一个心,李柔儿虽然有些小算盘,提点她这些话必然是有用意的。

一路走到庄子上,岑子吟地小试验田正是忙碌的时候,便请了李柔儿同去,李柔儿却是摆摆手道是有事转身走了,留下岑子吟满心地疑惑,她来,就是为了与她说这些?瞧起来像是示好一般呢

看见几个老农过来汇报嫁接的事,岑子吟也无暇多想,只身投入到忙碌之中。

只看那枝头削成型,随即嫁接到削开的树木上,纹理相连,没有现代的一些东西,成活率该是不会很高,岑子吟倒是不期望这些东西能够短期内产生效益,最重要的是能够完善这方面地技术,日后才能派上大用场。

只是种类却是不太清楚,只能各种挑一些来做实验,去年秋天的时候便种下了地,这会儿有些刚冒出浅芽,虽然还不见绿意,却可以预料到过些日子地茂盛枝叶。

过了深冬,天气依旧寒冷,岑子吟忙活了一会儿便是满身的大汗,一个中年男子捧了杯茶过来,笑呵呵的道,“三娘,可要喝点儿水?”

岑子吟抬头一看,不是燕华么?如今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伸手接过茶杯笑道,“舅爷瞧着身子结实了不少,年过的可好?”

燕华笑道,“酒肉管饱,又是农闲时候,长了一身的膘,该是能下刀了。”

旁边几个老农闻言笑了起来,燕华则是不甚在意,只是颇感兴趣的道,“这个这么样插上去就能活下来?那结出来地东西到底是苹果还是梨子?”

岑子吟也闹不清,只是道,“到了结果子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么?舅爷还能第一个吃上。”

燕华摸摸鼻子,满脸地焦虑,“七年的苹果八年地梨,这么一折腾到底是几年能长成?”

这话倒是众人共同的疑问,皆是瞧着岑子吟,期盼这位大能能解决他们地疑惑,岑子吟笑笑道,“我曾吃过那样的东西,至于到底是几年结果却不知道,只是知道味道很好,照料的好的话结果也是容易的,当时没有问人到底是怎么照料出来的。如今就只有靠咱们自己来试试了,若是有什么想法,不妨直接拿两颗树做实验,到了结果的时候自然知道哪一种比较好,这事儿我也着急,咱们慢慢来,这么多的果树粮食,只要能种出来一种,那便是个稀罕的物什。”

燕华闻言皱了皱眉道,“三娘,我有些话想与你说。”

岑子吟闻言瞧了瞧燕华,笑笑道,“恰好我也累了,你们继续,舅爷与我去一边坐坐说话。”

到旁边的一个屋子里坐下来,喜儿端了茶水上来,如今喜儿和顺子便在这个庄子上当大管家,照料酒坊、胰子作坊还有庄子上的收成,两个人管理的井井有条,而喜儿也是满脸红光,瞧得出小日子过的很不错。

挥手让喜儿先退下去,岑子吟这才道,“舅爷想说什么?是想问我什么时候能实现诺言?”

燕华摆摆手道,“不是这样,现在我也有些钱了,在庄子上干活,人人知道我是你的舅爷,又

业,倒是有人想把家里的寡妇说给我,这事儿是小事的是,这庄子上的东西现在瞧着不起眼,若真能种出什么来,那可是精贵的东西,三娘便任由几个外人住着,那几个汉子还好,倒是几个婆娘家不太靠得住,经常听见她们与外面的人说三道四地。”

岑子吟闻言想了想问道,“那你觉得我该如何?”

燕华道,“女人家都是些管不住嘴的,庄子里面这片林子和这片田休要再让她们进来,另外选些靠得住的人照料着才好。

岑子吟倒是没心情去跟他计较歧视女人一项,这些东西跟性别关系不大,不过这些农户的女人闲暇无聊总是爱攀比闲话倒是真的,不知不觉的就能带出一些东西来,之前本想把人都关在里面,如今却是不行,又不是犯人,怎么能让别人不接触,反倒是这样让人不接触让人觉得格外的寂寞,话会越的多起来。

岑子吟想了想笑道,“你能这般为我着想,我还该谢谢舅爷。这样,那些媳妇们派到庄上给她们找些活,人都搬出来好了,舅爷如今能这般我心中也是安慰,这庄子如今还要靠你帮我瞧着,若是日后有了收益,我必不会亏待于你的。”

燕华闻言嘿嘿地笑了起来,摸着头顶道,“那,三娘的意思是,不拦着我娶妻了?”

岑子吟挑挑眉笑道,“你是我地长辈呢我娘也要叫你一声叔,当初说我家出钱与你娶个媳妇,你瞧上谁了与我娘说一声,势必要给你好好办一场才行”

燕华闻言郑重的道,“我有今日还不是三娘的功劳,在这儿呆久了,老是听见那些干活的人说你绝不会亏待我,我也没再饱一顿饿一顿的过日子,又听顺子说账上给我存了不少地钱,房子、媳妇、孩子都够了,我才寻思着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往日是我想岔了,说来还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哎……”

岑子吟撅嘴笑道,“若非舅姥爷,怎么会有我们?一家人说这个就生分了,等你娶了妻,就让顺子把账上地钱给我舅奶奶,要做些小营生也好,置办些东西也成,好好的将日子过起来才行。”

燕华摇摇头道,“钱用了便没了,做营生我也赶不上三娘。听说如今方家庄上的人都集了钱来办瓷窑,我就寻思着娶了媳妇以后,余下的钱就用来做这个,能不能让他们带上我一份,瓷窑的销路不成问题,三娘也不会亏待了咱们,至于吃饭,我在这庄子上管吃管喝,还担心什么?真赚了钱再来置办东西也不迟。这样一来,儿孙也不用愁了。”

岑子吟闻言有些感慨,“不过三个月,没想到你的变化这么大”

燕华搔着后脑勺笑道,“我也是在秋收地有一天累的浑身是汗地躺在**,早上到了时间便醒过来,随即听见外面的鸟叫虫鸣,突然之间想明白地。往日我总是喝的烂醉,醒过来地时候头晕眼花,何尝这般舒坦过?”

岑子吟点点头,不由得感慨人生的际遇,有些人一辈子执迷不悟,有些人却是突然之间醍醐灌顶,能醒悟是最好不过的,不过,有些东西却是不能太过放心,岑子吟并不打算给他太多的空间,毕竟赌博和毒品一样都是怕他再走回头路。

又在庄子上忙了一整日,岑子吟才回家去,如今家中白日里都在忙活外面的事情,夜了才有时间管家中的事务,一家人都是连轴转,到现在就要规划从大郎到她以及方大娘的未来了。

家中添了人口,用度必然还会增大,势必要在这段时间开源节流才行。

到了家中,岑子吟突然现家中的饭桌上竟然添了一双筷子,就在她下手,本来唐珍儿是坐在那里的,这会儿却是刻意的挪出一个空位来,岑子吟不由得睁大眼睛问道,“咦,家中有客人么?”

方大娘笑道,“是五娘来了”

岑子吟呀的一声,便向自己的院子跑过去,好些日子没有见到子玉了,去接子玉回来的事儿是家中的族老办的,她竟然忘记了这个重要的日子。

远远的瞧见子玉娉婷而来,消瘦的如同风也能吹走一般,脸上的气色不太好,眼神更多的是脆弱,岑子吟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去拉着子玉的手笑道,“如今你便在我家住下了,跟我一个院子,日后咱们姐妹可以共进共出好好说说话了。”

子玉轻轻的挣了一下,明显有些不适,岑子吟也不甚在意,只拉着她的手向客厅走去,不论如何,如今是将子玉从那个悲剧似的小世界拉出来了,不能让她再这般下去,一时的不适总是能够适应过来的,她绝不允许她自怨自艾下去,女孩子就该活得有朝气一些不是么?即便是失去了一些东西,也要坚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