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1章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一章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子吟十来天没瞧见李,往日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了每当闲下来的时候却是有些想念,念着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是不是又干了什么傻事,偏生岑子吟又不好意思跑到王府上去寻人,只能默默的念着,想方设法的打听他的消息。

奇怪的是,李平日里还经常闹腾些事儿出来让长安城当做笑谈,这些日子却是突然销声匿迹一般,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到。

如今子玉初来新宅,什么都是不适应的,岑子吟便将思念压在心中,也将手上的事情放下,要陪子玉适应如今的生活。

一大早起身洗漱完毕,便去了子玉的房间,子玉的房间便在她的隔壁,摆设和原来的房间不太一样,岑子吟却是精心选择了子玉喜爱的,用度上与她一般,至于丫头则是子玉原来的那个。

岑子吟到的时候子玉已经起身了,眼圈有淡淡的黑影,瞧得出昨儿个夜里睡的不太好,正在房间里呆,岑子吟推门进来,子玉闻声便起身迎出来,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唤道,“三姐。

岑子吟拉着子玉的手看了一圈,淡淡的道,“你自来是叫我三娘的,如今倒是改了,不过三年时光,你便与我如此生疏了么?”

子玉闻言用力的摇摇头,笑道,“哪儿有。以前是我不懂事,才会三娘三娘的胡乱叫,如今大了,怎么也该有些规矩才是。”

岑子吟略微有些失望,却并不气馁,人生遭逢大变,子玉也不过小她两三岁的样子,像珍儿那般小心翼翼的孩子不也在岑家养出了一副开朗性子么?

笑了笑拉着子玉道,“走,咱们去吃早饭,用过了以后我带你去看我们的作坊你必是喜欢的。”

子玉有些疑惑地偷望了岑子吟一眼。不太明白岑子吟嘴里地我们地作坊是什么意思。如今岑家将她夺了过来。就该如同她母亲将她抢过去一般。有心情地时候便与她相对无言泪千行。现在慢慢地淡了以后。便该对她不闻不问地不是吗?热情是一时地。不会太持久地。人人都会离开。只不过是时间地早晚而已。为了不伤心。所以千万别投入太多地感情进去。就这样。淡淡地。静静地度过一生也许才是最好地选择。

用过早饭。坐上岑家尊贵地标志马车。子玉有些好奇地看了看周围。唐珍儿便迫不及待地将车上地抽屉一一地打开来与她讲述这些东西地来由。等她还来不及看完所有地东西。闹明白那些玩耍地东西地规则。竟然已经到了岑家地祖宅。

下马车。进得大门。岑子玉就瞧见几个族中地婶婶客气地与岑子吟问好。瞧见子玉却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子玉露出一抹勉强地微笑。好在岑子吟只是略微跟人谈了两句便向院子里走去了。一边走一边嘀咕道。“子玉。刚才那两位是谁呀?我还是认不清人脸。”

岑子玉轻声地道。“一位是老太爷那辈隔房地婶婶。另外一个是爷爷那辈幺房地奶奶。”

岑子吟点了点头。心道这还不算远亲。特别是住在一起地情况下。难为人家认识她。她只能傻笑着应对。

又往里间走。路上遇上地人越地多。岑子吟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遇上人便傻笑。岑子玉知道她不认识人。都是先开口。然后岑子吟再跟上。岑子玉心中有些揣测岑子吟带她到作坊怎么往老宅跑。而老宅里竟然像是菜市场一般地人来人往。

岑子吟现岑子玉的好奇,略有些得意的道,“作坊便在这宅子里,占了的房子便算作一股,日后你的花销都从这儿出。知道是做的什么东西么?”

岑子玉摇摇头道,“你打小就是聪明过人,没想到连这一层也替我想好了。是做什么?酿酒么?”空气中隐约有酒的味道。

岑子吟拉着岑子玉的手走进一间院落,“你瞧瞧便知道了,虽然有酒味儿,却不是酒,而是女孩子都爱的东西。”

岑子吟领着岑子玉一个院落一个院落的与她介绍,介绍毕了才道,“这边只是做些半成品,真个的香水你得到我那边小庄上才能瞧见,如今上市了,昨儿个一天便卖断了货呢过些日子咱们把账目一算便知道了,不过,如今也瞧得出该是盈余不错的。”

岑子玉笑笑道,“你这又是何必?房子、成本都是拿得出来的,何必惹这般多的麻烦?”

岑子吟闻言有些不悦的道,“你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一家人,没的放着不管的道理”

岑子玉低着头喃喃的道,“你何必为我做这么多?”

岑子吟笑,“是你想多了,家和才能万事兴,我这事儿是为了家里所有的人做的,一个人好不算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岑子玉闻言抬起头,瞪着岑子吟道,“你就忘了当年?你们没落的时候别人是如何待你的?什么家和万事兴,都是骗人的话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亲身的兄弟已是如此,何况这般大的家族,你连别人都不认识,凭什么说是一家人?”

岑子吟被问的哑口无言,苦笑道,“这倒是我的不是了。我一定想办法把这些人都对上号才行”

岑子玉摇摇头道,“并非

不是,当年你们离开这个大家的时候,谁也没有与你不认识那是自然,如今你身份高贵了,别人来攀亲,忙碌之间哪儿有空去看身边曾经错待过你的人?若是有错,也是他们的不是,他们没把你当成一家人,与你何干?”

岑子吟道,“自顾不暇,何以他顾?也不能怪他们,这毕竟是咱们小家内部的事情。”

岑子玉闻言轻笑,“当年我们也是对你袖手旁观呢”

岑子吟闻言有些恼了,这孩子就一直在自怨自艾,把什么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拉,归咎不到自己身上,就指责别人,一脸的厌世,甚至厌恶她自己,不由得沉下脸道,“你们对我们不好么?真不好么?不管他们对我好不好,我可是很想念你拉着我的手叫的三娘的样子。”

顿了顿又道,“当年的错不在一人,我当女儿地不能说我娘的不是,可也不能说自家长辈的不是,不过你既然想不明白,我倒是可以给你说说我心里的想法,一家人难免磕磕碰碰,若是和谐到不用交流便能知道对方的想法,那一家人相互之间还能说什么?当年的错错在沟通不够,相互理解不够。如今岑家已是没落了,我们这一系没留下几个人,还要老死不相往来么?”

“我也曾想不明白,后来二叔领着族人要为我去拼命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有些东西只不过压抑在心理面没有说出来罢了。当年二叔对我的苛责,何尝不是因为他对我期盼很高?若非家人,谁管别人家里出了几个不孝子?一切不过是误会罢了”

岑子玉冷笑,“真的是误会吗?”

岑子吟道,“即便不是误会,那人也该向前看,总是想着过去地不好有什么用?只是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悲伤和愤怒而已,何不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其实,原谅和不原谅之间哪儿有那么多的纠葛,不过是能不能放下而已。我如今不后悔,放下了以后的日子过的很轻松,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岑子玉淡淡地道,“总是会生一些不开心的事地。”有句话没说出来,等某一天你再次没落的时候,谁还能记得你?眼前的都是过眼云烟罢了,连母亲都可以将自己的孩子遗忘呢,只有人来抢的时候才想起她。

岑子吟很是无语,不过这会儿再多说也没有什么意义,钻牛角尖的人总是想法很奇怪,等她某一天明白过来以后便好了,笑了笑道,“到时候再说。”

岑子玉拧着眉头望着岑子吟,到时候再说?她怎么可以说地那么轻松?当身陷悲伤之中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拉你一把,她怎么可以好了伤疤忘了疼?她不知道那该有多么地绝望吗?就像她现在,连呼吸都是压抑的,压抑到胸口闷。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

习惯以后便不会再有喜悲,只是,她为什么这会儿又来了?族里地人昨儿个拼死拼活的在她娘手里将她抢了过来,随即便将她扔到岑家新宅,就像是一件废弃地物品,没有人理会她的死活和心情,她也不在乎了,吃饭睡觉,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罢了,其余的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岑子吟今天早上竟然一大早便到她房间里来,拉着她吃饭出门,来看属于她们的作坊,里面制造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她可以瞧得出必然又是在酒和子以后另一项让人惊叹的新物什。

岑子吟想告诉她什么?告诉她,她在失去一切之后,变成了一个小富婆么?

岑子玉的神色有些恍惚,岑子吟看的有些心疼,当年的日子呀她几乎快要想不起来了,被岑子玉一提醒,一幕幕的又浮上来,惹的她有些鼻酸,不过,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这会儿倒是不着急与子玉争个长短,她寂寞太久了……

“好,别人错待了我,我又怎么忍心错待了一直对我好的你?之前……”岑子吟笑道,岑子玉摇摇头,“我明白我明白……”

今天俺两个侄女儿来俺家,气坏俺了,当爷爷奶奶和妈的人,竟然让两个小家伙饿了足足一个小时,就因为他们要逛街买东西,我就说两只小家伙怎么养了四十天了才长了一斤呢,,,我一个朋友的儿子比这两个丫头小一天,人家涨了三斤有余

弓暴走了……

PS,养小孩真的好像打仗啊,家里六个大人,我老妈做饭,然后五个人围着两只转悠,竟然还忙不过来……远目……,如欲知后事如何,支持**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