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5章 高氏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五章 高氏

珉用快马跑出足足两里多那风筝才算勉强飞了起来,鳅模样奇特,又是浑身黑不溜秋的,人们远远的都能瞧见,这会儿倒是口口相传李珉绘声绘色的言论,眼里瞅着那个据说也有龙族血脉的物什,各自兴高采烈的谈论着,这会儿这场比赛才算是真正的拉开了帷幕。

对于李珉的泥鳅能不能飞起来,来看的人皆是没那么许多的介意,有那个闲钱拿小王爷当赌注的,自然不会在乎那么点儿钱,何况是老王爷当庄,这钱早已是肉包子打狗,摆明的有去无回,这会儿只瞧着稀奇,要瞧这风筝到底能飞多高。

空中的风力越的大,那长长的泥鳅身上也是挂着一排哨子的,响起来的时候格外的好听,加上怪模怪样的外形,竟然将黄尔的风头全抢了过去。

对于这样的情形岑子吟自然是了然于胸,方大娘则是像松了一口气一般,抚着胸口低喃,“飞起来了”顿了顿,又问道,“这真是他亲手做的么?”

岑子吟道,“王府里许多人都是瞧见了的,我每日的过去只是帮忙出出主意,瞧我的手便知道了,他手上可是划了不少的伤口。”

方大娘闻言勾起嘴角笑的满足,“我便知道这孩子是个好的只要用心,便没有做不成的事儿。”那意思,只要李亲自动手做的,能飞起来,她便别无所求了。

岑子吟笑道,“您不是还压了钱在他身上么?他自然不能让您失望。何况王爷还专程为他开了这个盘口,赢了王府便能小一笔,输了么……”

李守礼道,“他敢”顿了顿,眯着眼睛看着半空中的那条泥鳅,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片刻过后,又拿起酒壶喝了一口,搂着高氏说笑,没个正行的样儿惹的方大娘皱了皱眉。

高氏推开李守礼道,“输了便输了,十五爷有能耐咱们自己知道便行了,何必赢了别人的面子?难不成日后王府还要开纸鸢铺子?”

李守礼闻言便笑道,“你说地都对那我让人去叫十五郎不准赢?哈哈……”说着真个招手让旁边地侍卫过来,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岑子吟倒是不想干涉,方大娘皱眉道,“王爷倒是让小王爷输了,这开庄的钱又该怎么赔付?”

岑子吟轻轻拉了方大娘一下。方大娘也意识到自己口快了。不过自己当家作主这么多年。知道个中甘苦。这位王阁下地事儿这些年没少听说。她却是心疼王妃。眼瞧着这位未来地亲家搂着年轻地小妾到处游玩。又教养出了一群不成器地子弟。虽然李珉若是有出息了不一定能轮到她家闺女。可心中认定了这孩子身上不好地地方都是来自父亲。好处该全是王妃身上得来地。心中地厌恶难免。

虽是如此。不过王府地事儿到底是人地家务。方大娘又笑道。“不过王爷是皇上地兄弟。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自然不在乎这点儿区区小钱。”

岑子吟本以为高氏会不悦。毕竟方大娘说地话有反驳她地话地意思。谁知道她只是轻轻一笑道。“王爷……不过是件儿戏罢了。咱们就好好地瞧着好么?”

人说柔能克刚。不论是不是。高氏地话这位王阁下却是听地进去地。打着哈哈罢了此事。方大娘在这边坐着却是越地坐立难安了。只看这位王对眼前小妾地宠爱。天知道岑子吟进了王府会不会让人给欺负。就是她一时口快。倒是惹下了这么一桩麻烦来。这会儿想补救。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补救起。

自家老娘地神色不安。岑子吟只能拉着老娘地手轻轻安抚。要低声说话却是难逃悠悠众人之耳目。只能努力地说些李珉造风筝时候地趣事儿来活跃气氛。

只是话题终有尽时。岑子玉明显地对这些事儿不感兴趣。独自在呆。越是人多地场合越是如此。大郎二郎则是不满王拿着自家儿子玩地事儿。还当着自家未来儿媳妇地面跟自家地小妾调笑。顺带地也就将不满转移到李珉身上。脸上也难有好神色。

唐珍儿和几个丫头早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天空中地风筝上,恨不得跟着飞上去,王捏着酒喝的半醉,醉眼迷蒙之时也不知道是否清醒,唯一应和岑子吟地竟然是高氏。

对这位高氏,岑子吟倒是没什么好恶,早就听李说了王府上下从王妃到家中的儿女都不搭理家里真正地主子,外间的人也对王没什么好感,他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论样貌没有,论钱财也没有,论到权势在外人看来也是没有。

在这种时候,有一个女人这般的和他瞧对眼,到真个不太容易。岑子吟不由得要多看这位高氏两眼,只见高氏打扮的并不算华丽,模样也不算出挑,却是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气质,一双眼清澈透明,像是能看穿一切,笑容温和而有礼,这东西也说不准是真的还是装的,两人之间又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还是不过是一场戏。

岑子吟倒是偏向前,女人么,都是对爱情有幻想的,因此看向高氏的时候其实还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喜欢的,就她所认为,眼前这位王爷并非如同外表一般的不堪,他之所以长年的酒和赌不离手,怕也是心中苦闷所至?正是如此,也就缺了一朵温柔的解语花。

岑子吟不说话,高氏却是有许多话要与她说一般,笑着道,“坐了半天,却是想起来活动活动了,咱们不如去走走可好?”

这话虽然是对大家说的,眼睛却是瞧着岑子吟,众人纷纷道是要看纸鸢,方大娘则是希望女儿能和高氏修复关系,轻轻的推了她一把,岑子吟不由得好笑,不管如何,方大娘总是这般的天真,总是希望能够和身边的一切人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虽然她偶尔会有坏事地时候。

起身随高氏一同向着风筝地方向走去,这会儿天空中的两只风筝都飞的越的高了,太阳之下看着有些耀眼,高氏一边走一边用手遮着眼睛上方瞧了一会儿以后笑道,“飞的

了,这黑泥鳅起飞地时候吃力了些,后面倒是升高

这话像是话外有话,岑子吟淡淡的笑了笑,倒是不掩饰自己的自豪之情,“他本就是个聪明的,做什么事只看他乐意不。”

高氏闻言深深的看了岑子吟一眼,眼中的笑意却是要溢出来一般,没有答话又继续向前走,“今儿个出来是我的意思,盘口也是我让王爷开的。一直听说岑家娘子聪明过人,这些天又在王府里一直帮着十五郎做这纸鸢,我便寻思着,没有输的道理,可外人却不以为这样,皆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人都以为他输定了,咱们自然该趁着这机会好好地赚一把。”

岑子吟愣了愣,呵呵笑道,“夫人言重了,这我可不敢当,都是小王爷的功劳呢”意思便是输了赢了都跟我没关系,心中不断的揣测高氏这是什么意思。

高氏闻言颇有兴味儿的瞧了岑子吟一眼,岑子吟只呆呆的站着,半晌,才听见高氏笑道,“输了也不会怪你,你以为依照咱们王爷的性子,输了赔付不起,还有谁敢上门来讨么?呵呵……”

岑子吟浑身一个激灵,这女人跟王勾搭上不会是因为两人共同的爱好?

这边却是揪着一缕头嘿嘿直傻笑,高氏见状道,“我瞧你娘亲倒是个心直口快的,不想你这丫头心思偏生多起来。罢了,我也不与你多言,日后你进了王府朝夕相处便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岑子吟闻言连忙道,“夫人这话倒是折杀我了。夫人端庄贤淑,聪颖过人,性子又温柔大度,实是万里难挑一的,子吟怎敢在您面前耍什么心眼,实在是口拙,不知该如何说话,怕是说地不对,倒是让夫人生气。”

自来女人就没有不喜欢别人夸的,高氏也不例外,咯咯笑了一会儿才瞪了岑子吟一眼道,“一边说我大度,一边说说错了话我会生气,这到底是褒我还是贬我?”顿了顿又道,“你也不必多说,我也是个喜欢爽利的,这会儿让你陪我走走,一则是我真累了,一则是想求你件事儿,你瞧瞧可好?”

高氏将手轻轻的覆盖在小腹之上,偏着头瞧着岑子吟,岑子吟如何敢答不好,不过又不知道王府里的确切情况,怕是给自己揽了一桩麻烦过来,打着哈哈道,“夫人且说说,只要子吟力所能及地,自然没有不为夫人效劳的。”

高氏也懒得再与岑子吟打心眼,撅撅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听说你家地那个香水味道极好,如今咱们府上不宽裕,王爷也不会留心这个,只好腆着脸皮跟你讨一瓶。”

岑子吟闻言舒了一口气,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立马道,“这算什么事儿?夫人且放心,明儿个我便让人送到府上来”

高氏闻言又是一阵笑,“可别府里地人多,你真要送可送不过来,你若是同意,我明儿个便派人过来取好了。”

岑子吟本是不以为意,后来才知道高氏那句府里人多有多么的准确,当然,这是很久以后地事情了。

风渐渐的大了,高氏携岑子吟又回到了原地,这会儿李珉的风筝不再上升,不少人正窃窃私语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王派了个人过去询问,不多时,便回报道,“王爷,十五爷说这会儿风大,他不敢再往高里放,否则到时候一个人可拽不住,让王爷派几个人去帮他。”

岑子吟瞧了瞧天际,他们在王府的时候还没有将风筝放的这般的高,倒不是不想试试,只是时间不够罢了,早就知道风筝到了高处那拉力越的大,再高李估计就要欲飞上青天了,可惜当日岑子吟劝李珉多带两个人,那家伙自吹自擂说是力大无穷不需要人帮忙,这会儿还好有王带了不少侍卫来,否则休要说一开始将风筝放上天,这会儿怕是只有岑家总动员才行了。

周围的人已开始鼓噪,两边的风筝都不再升高了,不多时便听见人说,一边是拽不住,另一边则是没线了,这么一眼望过去却是瞧不清到底谁高谁低,这会儿已经正午时分,不少人已是拿出吃食来径自野餐起来,有些人却是被这明晃晃的太阳照的有些不耐烦,半天时光除了开头时分有些热闹瞧以外,皆是不断在那儿放长线,随即便是一个已经看腻了地风筝在天上飘啊飘,想走,又怕错过后面地精彩,不由得想要早些分出个结果来。

李守礼倒是不介意借几个侍卫给自家儿子,大手一挥,岑子吟笑道,“都午时了呢咱们车上带有吃食,搬下来一起用”说罢便并大郎二郎两个带着丫头小厮去搬吃食,这边高氏也吩咐身边的丫头去车上搬他们带来的东西,在地上围坐在一起,摆放好食物,岑子吟便提着食篮笑道,“你们且先吃些,我与小王爷送些吃的去,折腾了大半天,这会儿该是饿了,也该休息一会儿,下午才有力气,我瞧着这会儿怕是难以一时分出高下来呢。”

众人也不拦她,岑子吟牵过大郎的马儿,翻身上马,一手提着食篮让马儿小跑着过去,没行出两里地,便瞧见李珉站在路边将手上地绳子拴在树上,自家靠坐在树旁一边喝水一边喘息着,王派过来的侍卫则是不知道被他赶到哪儿去了。

瞧见岑子吟拎着篮子过来,李珉一下子精神便来了,从地上跳起来道,“子吟,你可算来了饿死我了”

说着接过岑子吟手上的篮子,又扶她下马,岑子吟笑吟吟的道,“怎么你一个人在这儿?王爷不是还派了四个侍卫过来么?”

李珉道,“这会儿人困马乏,腹中饥渴,怎么的也要先吃饱喝足了再说,那几个人,其中两个被我派去给那个黄什么的说休息一会儿再继续,他也好去弄根线来接上,还有两个继续去给我弄水了”一边说一边帮岑子吟把马拴在树上。

就瞧见岑子吟像变魔术般的从篮子里拿出两壶酒来,李珉欢呼一声,伸手抢过一壶

了几口,又瘫倒在地上,看岑子吟将篮子里的其他他手边,他有气无力的拈了几片肉来吃,一边吃一边道,“那家伙也是,竟然不带够线还是以为爷就那么点儿本事么?哼”

岑子吟笑,李珉又开始豪情壮志的碎碎念,无非是他自己有多么多么地了不起,而那个黄尔又是多么多么的狗眼看人低,最后总结词是,“看来他小瞧也,自己该是没带吃食的,咱们带的若是足够的话,便让人给他送点儿过去否则下午他要是饿的脱力,比输了我,这不是胜之不武么?”

岑子吟闻言不由得笑了出来,起身就要解开缰绳亲去让人给那黄尔送些东西过去,李连忙一把抓住她道,“你去哪儿?”

岑子吟闻言笑道,“去让人给他送些吃食呀”

李珉连忙摇头道,“不要你傻呀就在这儿坐着,多饿他一会儿,哼,敢瞧不起小爷,饿死也活该还有今儿个我一个人在这里累死累活,你竟然在那边悠闲的坐着陪我爹他们要坐也该陪着我好不好?明明就该是咱们两个人来的,怎么来了这么群添?”

岑子吟无语道,“没人添乱的话,这会儿挨饿地便是咱们了谁能帮你拉线来着?还有你一路跑着,我能有静静坐下来的时候么?到时候没人陪我,你能忍心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草坪上坐着吹冷风?”

李闻言恼道,“不管,你就在这儿坐着,不准走呆会儿他们回来了让他们去送便是了。”

岑子吟笑,果真静静坐着陪李珉吃东西,壶里的酒是低度的米酒,岑子吟也喝了一些,燥热过后便是一阵舒爽,不久那去传话地侍卫回来,道是黄尔已是同意了李珉的说法,两边都有些准备不足,一边需要人帮忙继续放长线,一边则是线准备地不够长,本来比赛已是可以以平局结束,既然李坚持,那便休息半个时辰再来比过。

让人送了东西过去,午后的风懒洋洋地吹的人昏昏欲睡,春日地天气就是这般的舒爽,眼瞧着李珉就要睡着了,岑子吟连忙找些话题与他说,“夫人为人如何?”

李珉闻言不经大脑的道,“夫人?谁?”

岑子吟便知道他还处于半昏迷状态,推了他两下,直到他睁开眼睛才道,“便是今儿个随着王爷来的那位。”

李珉愣了愣,想是方从半昏迷状态下醒过来,还有些迷糊,半晌才反应过来一般,有些紧张的道,“她?她欺负你?”

岑子吟摆摆手道,“哪儿有我只是问问罢了,她找我要香水呢便是随口一问罢了,王府的人多,我如今识得的也没几个,更不要说性情如何了,总是要你与我说说才行。”

李珉唔了一声,“她还好?进了府以后倒是没什么大作为,没听见什么消息的样子……”

岑子吟无语,突然想到高氏进王府以后李珉一直就在胡闹,整日的忙个不停,怕是问他也问错了人,还好不过是找些闲话来说罢了,日后慢慢的分辨便是,“那你明儿个过来给她带两瓶香水过去。”

李嗯了一声,喃喃道,“日后府里有谁跟你讨东西,休要与他们这回便罢了,咱们府里的人多,我爹的小妾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还有那些兄弟姐妹,如今我都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是下人家的,哪个是我爹生的”顿了顿又补充道,“何况,王府怕是不喜你与她走的太近。”

岑子吟点头道,“这个我省的,只是上门来的,总是不好推出去。”

李珉翻翻白眼道,“怎么不好推?你往我身上推便是了我那些兄弟姐妹,就没几个讨人喜欢的。”

这话说的,也不想想他自己,也许王府真个卧虎藏龙也未必呀岑子吟淡淡笑着看了李珉一眼,知道他对王府人的观感是一回事儿,可与人相处又是一回事儿,她如今的身份还是个待定的呢,怎么能轻易的得罪人,便是他才会这般的轻松,不过话说回来,这倒是李珉替她考虑了。

吃完东西,懒洋洋的在地上坐着说了会儿闲话,比赛又开始了,这会儿李本想就让几个侍卫给他干活,自己在一边当甩手掌柜的,岑子吟却是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笑着道做人要有始有终才好,自家拎着食篮回到众人坐的地方。

最终比赛的结果有些让众人失望,到底没有分出个胜负来,两人的风筝在天上飞着,到底看不出个高下来,李珉一心求胜,便要将两只拉到一起,随着众人一声哀嚎,两只风筝便相偎相依的纠缠到一起快乐的奔往天际。

不多时李便一脸郁闷的回到众人身边道,“线还是太差了”

这边黄尔也是寻了过来,笑着谢过了李珉的吃食,这才道,“便是我输了小王爷初次做这纸鸢便能有如此成就,何况小王爷的纸鸢不知道比我的重上几许,便是从这一点儿来瞧,小王爷便是赢的干净利落,其实再往上放一些,我都有些担心那纸鸢受不住风力的。”

李珉本是有些不乐意的,偏生也是个脸皮薄的主儿,人家主动低头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摆摆手道,“说这个的话,这纸鸢也不是我一个人放上去的,有人帮忙,何况制造的时候三娘也是出了些主意,我才能在十日之内制造出来,否则连选用什么材料也不知道呢”

黄尔笑道,“我正是想问你,那龙骨是何物所做?竟然能飞这般高还能不变形,那线也是,休要看咱们飞的差不多高,那条……泥鳅……可是要比我的纸鸢重上好几倍呢可想线受到的拉力必然大上好几倍,这般断了实在是我输了”

两人你来我去的推脱,都倒是对方赢了,岑家一家上下看的窃笑不已,唯有王在一边听了半晌,突然道,“这便是庄家通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