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6章 飞天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六章 飞天

王庄家通杀,赢了个满堂彩,长安城的闲人则是看了景,知晓王府的那位不成器的十五爷果然不成器,啥不好学偏生学做纸鸢匠。

这是外界的纷纷扰扰,与岑子吟没什么干系,一个情人节给硬生生的拖长了十来天,岑子吟即便有心想玩下去,家人也不反对,可事情已经堆积如山,总不好全赖着方大娘与岑子玉。岑子吟这边忙碌不堪,偏生身边跟了个专门添乱的,李珉让自家老爹赢了一大注钱以后,回家也分了不少,回头就让王妃给全部收缴了,道是要给他准备婚事用的。

身上没钱的人便整日的缠着自家未婚妻,说是要学样正经本事,因为王妃说他要么娶妻,要么学会样正经本事才会让他自己理财,这回兴许是自家挣的钱让他信心十足,因此满腹的豪情壮志,偏生岑子吟尽纠缠在家中的家长里短上了,哪儿得空闲理会他天花乱坠的想法。

不过显然小王爷的热情也是三分钟的热度,纠缠了岑子吟十来天以后便自己寻了庄事儿去做,这边岑子吟则是忙碌于将几个店铺和作坊的账簿计算上一遍,好看看其中究竟有多大的利润,之前手中有些东西可以继续利用,所以对这些都不太在意,一样不赚钱了便使另一样罢了,如今却是不一样了,手上的资源有限,对于如何有效的利用起来该在意起来了。

子、酒、香水,无疑香水利润最大,不过这一项参合进来的人太多,目前她还能拿些主意,日后却不是她一个人能操控的,唯有在前面两项上想办法,用少许的资源,做出最大地成绩来。

两个作坊的账簿岑子吟还从来没仔细的核对过,说来也不过是短短半年的事情,这次叫上了岑子玉过来帮忙核对,一查却是查出不少问题来。

原料和产品的量上面出入很大,账上的钱财也是账上多,实际收入的却是很少,两间作坊都是这般,倒是酒楼和三间铺子地账目好看些,不消说,这定是作坊那边出了问题。

这上面出了问题,主管着两个作坊的张廉和顺子自然逃不过责任,岑子吟不禁有些生气,这两人,一个是在家中从小长大的,一直侍候大郎二郎,后来才提拔起来做了管事,连媳妇都是娶地跟在她身边许多年的喜儿;另外一个则是在苏州就跟着她的老人,她们一家待他也不薄,做事该是有分寸的,为何会出这样的漏子?这账簿根本就没有任何遮掩的痕迹,平日里方大娘和摩加看账的时候怎地也不说一说?方大娘即便没多少文化,摩加也该是能看出来问题的啊。

岑子玉见状在一边笑道,“你在这里生气也没什么用,如今账簿是摆在这里了,到底有多少的漏洞咱们总是要核算出来了才好一项一项的查,平日里你是没时间管,如今起了心,便一查到底,日后堵了这个口子,立了规矩便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儿生。”

岑子吟摆摆手道,“不必了,查下去也不外乎这两样,本就是没做过修饰的,唤了摩加来问过便是。”

说着起身走出去。岑子玉在背后唤道。“子吟”

岑子玉已是许久没这般叫过她了。岑子吟扭过头吃惊地望着岑子玉。岑子玉笑笑道。“你最好先问过大伯母。

岑子吟不太明白岑子玉为何突然有这样地转变。点点头道。“我省地。”说着便要去正厅。走了几步。又听见岑子玉唤了她一声。再次回头地时候就瞧见岑子玉有些欲言又止。岑子吟见状不得不又回转来。瞧着岑子玉问道。“你今儿个是怎么了?一直神不守舍地。生了什么事了么?”

岑子玉拧了拧眉头。咬着下唇问道。“你觉得是他们做地么?其实如今已是罪证确凿了。人贪图私利。不顾情分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不是么?”

岑子吟本是对摩加几个失望之极地。这种东西也就只有他们三个串联起来才能瞒天过海。甚至都不用改写账簿地。因为家中地人根本不会想起去查他们地细账。只要摩加过一遍说给方大娘听就行了。一则方大娘不是识字。二则岑子吟对这种核对账簿地事儿一向没什么兴趣。三则以往还有张伯做。如今张伯地眼睛一天不如一天。实是做不动了才交给摩加。大郎和二郎又是极为相信摩加地。毕竟他事事都办地妥帖。

可转念一想,这会儿却是不能这般回答岑子玉这番有言外之意的话,只是笑笑道,“是怎么回事总是要问过的,毕竟账簿是他们在写,要写的漂亮也容易的紧,这种事儿本就是张廉的强项,他既然这般写了,必然是因为能自圆其说,这会儿说什么罪证确凿还为之过早,待我问过我娘再说。”

岑子玉闻言愣了愣,低喃道,“是么?”

岑子吟闻言便拉着岑子玉的手道,“你若不信,不如随我同去咱们问过之后便去走走,这十多天你陪着我看账簿也该累了,得让眼睛休息一下才行。”

倒也不管岑子玉同意与否,两人同去正厅问方大娘。

方大娘这会儿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些天李珉天天的往府上跑,每天都会带上一两样东西过来,尽是李珉尽心准备的,虽然不值钱,她却是以为比其他那些逢年过节才送些好看不好用的女婿强上很多,加上李让老王爷通杀了一把,更是觉得这孩子聪明过人,别人家的女婿是做不到这点儿的,倒是不嫌弃那家伙让她输了钱。

方大娘心情好,来回话的管家媳妇受到的待遇都要好上许多,猛然瞧见岑子吟黑着一张脸进来,岑子玉则是一脸的尴尬状,不由得有些好奇生了什么事。

岑子吟挥挥手让众人先下去,这才问方大娘道,“娘,今年过年的时候,两个作坊的账目您都瞧过了吗?”

方大娘道,“瞧过了呀摩加拿来地,说是赚了不少。怎么了?”

岑子吟闻言便知道自己的表达方式错了,吸了口气,从桌上倒了杯茶喝下去,调整好呼吸才又道,“这几天我把所有的账簿与子玉一起查了一遍,现咱们这作坊里面的用度所买的原料足以让咱们的利润

层不是这儿短了便是那儿少了,这一本帐看下来才这作坊开的实在是不经心,却是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

方大娘闻言也是吓了一跳,“三层”

岑子吟点点头,方大娘略一思索便道,“管着地是顺子和张廉,府里则是摩加负责,三个月与我汇报一次,这账你也是知道的,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出入?难道是他们?”说着倒是生气起来,“平日里个个都是一脸忠心,没想到竟然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儿来,庆云庆云”

庆云忙推开门进来问道,“夫人有什么事么?”

方大娘道,“让人去把摩加、张廉、顺子三个都给我叫过来”

庆云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也是打小看着顺子长大的,偏生看着方大娘、岑子吟都是黑着一张脸,岑子玉则是与她无关的样子,在一边坐着吃茶不语,唯有低着头应了声是轻轻的退了出去。

三人在小厅里坐了半晌,才瞧见摩加急匆匆的赶回来,方大娘劈头便问道,“摩加你来我家三年有余,我可曾亏待过你?”

摩加在家中的人缘甚好,人人都喜欢这个开朗地黑人儿,早就得了风声,偏生不知道自己犯了的是什么事,方大娘还是第一次这般对他疾言厉色,不由得惶恐的跪倒在地上回道,“夫人一家待我恩重如山。”

方大娘又道,“那你是否觉得还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摩加道,“摩加不敢岑家上下皆待摩加犹如亲人一般,摩加已是知足,哪儿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那好我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啪的一声,一本账簿扔到摩加面前。

摩加诚惶诚恐的捡起账簿,低着头看了半晌,却是为之一愣,抬起头来的时候满脸地为难,方大娘还在气头上等着摩加的回话,摩加却是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不由得厉声道,“你说”

岑子吟却是惊觉其中也许有些隐情,柔声道,“娘,您还是让摩加起来说话,摩加在我家做事一向兢兢业业,您心中也是有数的。

方大娘正想驳斥女儿,却是瞧见岑子吟端了杯茶过来冲着她眨眼,虽然搞不明白,还是接过女儿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道,“你起来,若是说地明白便罢了,说明白,这事儿我必是会将你们三个送官的”

“送官?”刚进门地张廉和顺子也是为之一愣,方大娘方歇下来的脾气见到两人又要作,岑子吟连忙笑着打圆场道,“进来说话,把门给带上”又转过身去亲自给三人倒了杯茶,一边笑道,“这事儿还是要问问你们才行,我娘是急性子,眼里又容不得沙子地,这两个作坊帐面上为何会有这样大的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要知道若非这些问题,咱们地盈余一年也可多出三层,想来你们在作坊也是有些干股的,又是一直跟着咱们亲如一家,怎么也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想必其中还有缘由,今儿个便说个分明。自然,若是说不分明,又有说不分明的说法。”

三人喝着岑子吟亲手斟的茶,顺子和张廉两个额头冒汗,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处让主人家抓住了,唯有摩加喝的怡然,三两口下肚,想是知道方大娘的性子的,翻开账簿道,“这事儿说来夫人也是知道的,今儿个既然三娘子问起了,我们便再说一次,这本账做的不全,我那儿却是还有另外一份账。”岑子吟闻言眼睛一亮,摩加又道,“即便不要这账簿,我也说的分明,笔笔在心中皆是有数的,若是三娘子要看,我便回房去取来。”

岑子吟摆摆手道,“不必了,你且说来听听。”

摩加道,“这账簿上短少的东西,俱是作坊里做工的亲戚拿去了地。”

方大娘闻言一惊,“怎么会这么多?”

摩加道,“夫人此事当初我还禀报过您,咱们这作坊不大,出产也不算多,在他们瞧来确实是多的,只是一个个先是拿着回去家用,后来便是拿回去送礼,一个拿了另外一个不拿,便如同傻子似的,张廉和顺子现了禀报与夫人知晓,夫人却是道,都是不值几个钱的物件,拿了便拿了,自家亲戚也不好说道,他们拿了除了家用,便没有其他的用场。”

“小的曾劝夫人滴水穿石的道理,夫人却是不听,后来便渐渐地成了气候,管也管不住了。咱们在下面做事,有些事也不好多言,毕竟如今作坊还是在盈利,而夫人的意思又是本就是打算为家中的人谋些福,小地们这么做账,却是一笔一笔都在实处。另外短少的东西,顺子和张廉都又做了一份与我,也好日后有个见证。”顿了顿苦笑道,“只是这东西短少了,确实是说不清楚到底上了哪儿去,夫人要怪罪摩加几个,我等也不敢推辞。”

一番话有些不客气,说的方大娘脸上阴晴不定,岑子吟这会儿不好开口,方大娘就没什么做生意的头脑,只想着一个胰子不过几文钱的成本,市面上的价格却是要高出几倍,哪儿有让自家亲戚还去买别人家做的子地道理?酒水也是一般的。

这会儿才吃了苦果,说来也是她的过错,心中肉疼不已的同时咬咬牙问道,“如今咱们又当如何?”

摩加不语,张廉顺子两个也是人精般的人物,这会儿绝不会开口,岑子吟笑笑道,“自家的亲戚自然没的用别人作坊里出来的东西地道理,他们自己便在做这个,若是连自家都用不上,不是让人笑话么?我寻思着,娘呀……”

方大娘嗯了一声,很是自责的样子,岑子吟道,“每个月每人领一个子,一坛酒便是了,这分量也该足够他们用了,另外么,在作坊里随便用,带出去却是不行他们若真是有那般多的衣服什么的要洗,带过来洗也是一般,只是咱们不能让人拿着咱们的钱去做人情了。”

说是做人情还是客气话,想必不少人拿着出去换钱地,否则也激不了大家伙这般高的热情,方大娘嗯了一声,还在自责之中,岑子吟便让三人先行退下,出了门与三人赔了不是,张廉倒是个不客气地,

,“以往咱们是随便他们拿的,如今突然改了规矩,人不服气,这事儿还当如何处?”

作坊里不少是方家地近亲,到方大娘面前来告上一桩,今儿个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洗不脱一身地嫌疑,倒是让他们难做人了,岑子吟知道这会儿当安抚人心,咬咬牙道,“明儿个我便过去立下这个规矩,若是有不服气的来找我娘告状,自然是我来背这个恶名,你们只管看紧了,若是再有人偷的带东西出去,便立即通知我,抓了几个杀鸡儆猴便一个个老实了”

吩咐完这边的事儿,岑子吟又回去安抚了方大娘几句,方大娘自来是一个钱掰开当两个使的,不想在这方面一时不慎出了这般大的漏子,当日摩加提醒她没当件事儿,若非岑子吟现,还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怎样,岑子吟只是笑道这是家族企业的必然过程,让方大娘提醒一下大郎二郎两个别让开在老宅的作坊也出了这样的问题。

突然现自家作坊的利润还能高出三层,岑子吟的心一下子便高兴起来,如此一来倒是不愁再买几件铺子的打算,钱滚钱两年下来也该能赚上不少,这十来日不算白忙活,便拉着岑子玉出去散散步。

刚走出房门,就瞧见自家院子上空飞的高高的一只风筝,那哨音响亮悦耳,方才是有事才没有现,这会儿院子里正站了不少无事的管事媳妇对着天空指指点点。

岑子吟只消一眼便知道那是出自谁人的手臂,轻轻一笑,拉着岑子玉走向岑家的后面的那片空地,却不想,走过去才现只是几个不认识的小孩子在那儿,拉着一条黑糊糊地东西在天上飞,岑子吟不由得摇摇头,还以为是李珉来了呢。

想拉着岑子玉离开,岑子玉却是不肯挪动脚步,望着天空那条泥鳅痴痴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岑子吟唤了她两声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了?”岑子吟问道。

岑子玉又抬起头看那风筝,轻声问道,“你说是人也可以飞上天么?我记得那天小王爷就差点儿被纸鸢给拽上天去。”

岑子吟闻言挑眉,“你想飞起来么?”

岑子玉嗯了一声,扭过头郑重的看着岑子吟道,“你说这世界上没什么不可能,包括飞上天”

这倒是难得了,岑子玉一直以来对什么都淡淡的,第一次这般认真,不过,飞天的技术有些困难呀,热气球的话危险系数要小些,可是材料比较难找,做一个滑翔翼的话,落地地时候却是怕跌伤了。

岑子吟正在考虑可行性,岑子玉急急的道,“三娘你说过的证明给我看只要你说地是真的,那我就相信你”顿了顿,喃喃的道,“到底摩加几个是靠得住的,今天的事情不怪他们。人该是有例外的?”

岑子吟闻言盯着岑子玉的眼睛道,“你还在念念不忘么?你娘也是有难处。

当时,大家都忙呢……”

岑子玉笑笑,“大伯母也不就这么熬过来了么?当时咱们家的情况并非熬不下去,她连三年都等不下去了么?”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便是看岑子吟一家上下看的心凉了,大房若非她的父亲偶尔关心,还会有谁?族人么?一个个皆是比外人下人还不如,吃人不吐骨头呢

只是她不甘心,还是有些不甘心呢总是想证明,她和岑子吟一样,绝望只是短暂的,就像是之前大房的绝望,歇斯底里,日后,她也会有一个温馨的小家,可是,如今的她无法相信身边地人,那么,让岑子吟实现她说过的话

这样,至少她可以证明有人说过的话便言出必行至少,岑子吟到今天还没有欺骗过她岑子吟也绝不可以欺骗她

岑子玉的眼中闪烁着执着的光芒,岑子吟伸手抓住岑子玉微凉地手,认真的道,“你想飞起来?好咱们就亲自去动手做到时候带着大家一起去天上看看,站得越高,看地越远呢”

说的轻松做起来却是不易,这可是天子脚下,若是人在城中飞地高高的,非被当成怪物给射下来不可,这件事需要地东西也很多,岑子吟想来想去也没有把自家未婚夫给抛下的道理,也不待明儿个,想着最近冷落了李珉不少,干脆让人套好马车直奔王府而去。

到了王府,也不要人通传,这些日子王府的人已是习惯了岑子吟穿梭其中了,开了门报了小王爷在府里,便任由其两人**。

两人只走了几步,便瞧见一群下人来回奔跑,一脸的焦急,不由得抓住其中一个问道,“出了什么事了?”

那下人累的气喘吁吁,却是认识岑子吟的,只是道,“二十四夫人有些小产的迹象,王爷让咱们去请稳婆和大夫呢三娘子还是让让”

二十四……岑子吟还没来得及问那是谁,那下人已是挣脱了去跑开了,岑子吟想了想这事儿自己一个大姑娘也不好参合,只拉着岑子玉继续往李的院子走。

又走了没几步,就瞧见两个侍卫拽着李珉迎面而来,李珉口中还一个劲儿的叫道,“你们抓我干嘛?抓我干嘛啊?”

今儿个老妈过生,两个舅舅都来了,结果我又侍候了两个小祖宗一天,不得不感慨一句,小孩子还真难带啊……让我又爱又恨的……

其实,就是想解释为啥更新这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