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7章 王府的内幕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七章 王府的内幕

见这情形,岑子吟三两步走上前去问道,“这是怎么

那几个侍卫理也不理岑子吟拖着李珉便往外走,岑子吟站在原地进退不得,李珉扭过头来高呼,“子吟,别告诉王妃,我去去就回来指不准是我爹又有了什么点子,想与我开个玩笑,你先去我院子等着呀”

眼瞧着李珉去的远了,岑子玉在一边急急的道,“那位二十四夫人小产,这边便抓了十五爷去,三娘,这事儿不那么简单呢事关十五爷,咱们还是要闹个明白才行,可不能在这儿候着。”

岑子玉不说还好,岑子玉这番话倒是让岑焦急起来,不管府里哪个小妾小产,这事儿跟李珉都该扯不上关系的,毕竟王府里最不缺的就是孩子,多一个少一个根本没差,这会谁也不能去在乎这事儿了。怕就怕李珉在家里胡闹,不小心让人滑了一跤什么的,这种无心之失便是推脱不过,看府里人在乎的样子,这位小妾怕是王的所爱,这般抓了李去,即便不会出什么大事,一番皮肉之苦却是少不了的。

岑子玉见岑子吟愣在那儿,不由得焦道,“三娘,这会儿该去寻王妃呀这事儿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岑子吟闻言咬牙,抓起岑子玉的手便往王妃的院子跑过去,也没去细想到底王妃在于不在的问题,跑到王妃院子,便瞧见一个王妃身边的媳妇正往外走,瞧见岑子吟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不由得笑着唤道,“三娘子,您这是做什么?怎么这般着急?”

岑子吟道,“王妃在么?”

那媳妇道,“在呢我领三娘去罢。”转身便带着岑子吟向里走,一边走,一边回头问道,“出什么事了么?”

岑子吟道,“今个我这才到王府呢,便听说什么二十四夫人小产了,这边还没摸着头脑,又瞧见有几个侍卫将十五爷给抓了,也不知道带到哪里去,那边满世界的为二十四夫人忙碌,我也寻不到一个问话的,便唯有过来寻王妃了。”

那媳妇闻言也是愣了,“二十四夫人?”想了半晌才恍然大悟的样子,“哦,那个高氏了?她有身子了么?”

这府……岑子吟无语。就听见那媳妇道。“不过这也没将十五郎给抓起来地道理。三娘子来寻王妃是对地。”说着挽起帘子请岑子吟与岑子玉进去。

王妃正在厅内排家中地事务。瞧见岑子吟领了个女孩子进来。不由得笑道。“三娘。你可来了。这位是?”

岑子吟领着岑子玉施了一礼才。“给王妃请安。这是我家妹子。岑子玉。”

王妃细细地打量了岑子玉一番。笑道。“真个是美人胚子。坐下说话。”又命人上了茶点。这道。“上次与你地那房子地图样你可瞧好了?若是瞧好了。我便让人开工了。”

岑子吟对建筑本就没什么观念。那图纸约莫瞧了一下。也没瞧出具体效果来。这事儿倒是不着急。“已经是瞧好了。这我也不太懂。就按照王妃地意思来。”顿了顿道。“王妃。今儿个我却不是为了这事过来地。

王妃闻言挑眉,那引着岑子吟两个进来的媳妇在王妃耳边低语了几句,就瞧见王妃皱着眉头站了起来怒道,“他宝贝似的护着,小产了还要找我儿子的麻烦么?走随我过去瞧瞧我倒要瞧瞧这老不休今儿个要做什么”

岑子吟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王妃竟然这般易怒,只低着头拉着岑子玉慢吞吞的跟在王妃和一干媳妇侍女身后,两人互使了眼色,皆是瞧见对方眼中的无奈,没想到王妃竟然为了一件还不太确定的事情如此恼怒。

一干人等急匆匆的往府中一座小院奔去,路上下人纷纷绕道,岑子吟把头埋的低低的,躲在人群之中,不想让太多人瞧见了自己从而惹上什么是非。

来到那小院门前,两个带剑地侍卫挡在门口不准王妃进入,王妃只瞧了一眼院内忙碌不堪的人群,冷冷一笑道,“怎么?不让我进去?这王府做主的人是谁,你们倒是分的清楚”

那两个侍卫低头不语,只如同木桩一般立在门口,王妃一挥手,身边两个媳妇子上去要将两人推开,那两人怕王妃,却不见得怕这两个媳妇,两人一动,便要拔剑,王妃怒喝道,“你们敢”

那两个侍卫其中一个低声道,“王妃,属下职责所在,还望王妃见谅”愣是将剑拔了出来,横在眼前,不让众人再进半步。

王妃气地脸色通红,今儿个是下定决心,让进也要进,不让进也得进的,亲自上去,也避让,就任由那剑锋挨到了自己地脖子上。

那两个侍卫虽然有一时的手软,却是并不退让,反而横生出一股视死如归的神情,岑子吟知道如此一来怕是事情只会越闹越僵,这会儿连王妃身边的人也没有上前去劝她,自己肯定不能去做这种事情,心中焦急之余,一双眼珠子四处乱窜,便瞥见远处一个管家带着个大夫模样的男子匆匆而来,手上还提着个药箱一类的东西。连忙抓住一个识得地王妃身边说的上话地媳妇向那边比了比。

那媳妇会意的上去拦住王妃,王妃正与那两个侍卫僵持不下,突然瞧见这边地情形,心中倒是有谱了,手一挥笑道,“好呀,你们不让我进去也罢,我便不进去了,”顿了顿,瞧着远处来的那大夫,喝道,“来人,将那人给我带过去”

一个王妃身边心地媳妇子领着两个管家便去将那大夫给押了起来,果将人带到王妃的院落去,那管家却是在高氏身边做事的,见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叫道,“王妃,您这是?”

那大夫实是这王府中常请的,对这府邸的事儿也有七八分熟了,知道平日里王妃并不太管事,今儿个这情况却是有些微妙,王府里死个把人不过是家常便饭,即便那个人是王爷的爱妾,他倒是不慌张,任由人扭着,倒是没吃什么苦头。

王妃这会儿拿着人质,心中也有几分底气了,淡淡地笑了笑,并不答话,身边的一个媳妇子道,“咱们王妃好心来看二十四夫人如何了,你们倒好,门口把着两尊门神,得,这王府到底是谁家的

还有咱们王妃去不得的地方么?如今咱们王妃也不爱自去与你家主子说,她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那管家闻言连忙不停的磕头道,“王妃慈悲,这事儿实是王爷下的命,与夫人没有半点干系。这会儿夫人有小产迹象,还望王妃放小的与这位大夫进去替夫人瞧瞧,否则怕是……”

那媳妇又要说话,王妃抬了抬手道,“我也不为难你。今儿个我是为什么来地,里面有人清楚,你进去,我在这里候你半柱香功夫,若是没有我满意的答案,你便自己替你家夫人准备草席”

看着那管家连滚带爬的冲进院落,那两个侍卫不动如山,王妃的脸上神情淡漠,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她的手在身侧不断的抖动着,长长的衣袖下方是何情形却是瞧不真切。

岑子吟心中一,王妃身边的那个叫林嫂的媳妇低声劝道,“王妃莫要与这等小人置气,她不知道天高地厚,自然有规矩可依,王妃为此气坏了身子可不划算。”

王妃笑着摇摇头道,“管她什么事,府里上下在我面前不是唯唯诺诺便是阳奉阴违,也只有这几个军中地人不听话罢了。这事儿说来与她也没什么干系。”

林嫂道,“那也不该惹到咱上”

王妃不语,抿着嘴瞧着院子里的情形,那两个守门的侍卫眼观鼻鼻观心,像是没有听见这边的对话,岑子吟没想到不过是求王妃来瞧瞧是什么情形便闹腾地此鸡飞狗跳,这会儿更是下了狠话要闹出两条人命,瞧着这情形,自己更是被王妃给拉到了自家那条船上,只觉得头疼无比,不由得偏过头去瞧岑子玉的表情,岑子玉却是一脸地淡漠,看见岑子吟有些纠结的表情,伸出一只微凉的手来握住她的。

岑子吟心中陡然一定,那么多呢,只要李珉没事就好王妃和王爷以及王爷的小妾斗死斗活都是他们自己的事儿,她只要作壁上观就好。

片夫,就瞧见李守礼怒气冲冲地从院子里跑了出来,岑子吟唯有将头埋的更低,有些不道义地将岑子玉拉到自己面前挡着,希望全世界这会儿都别瞧见她在场。

“你这是做什么?”守礼走出来劈头便问。

王妃淡淡了瞧了李守礼一眼,冷冷的道,“今儿个你倒是没喝醉,真是难得。”

李守礼恼道,“别说些有地没的,你想要怎么样?”

王妃冷冷地道,“我想怎么样你清楚的很”这会儿她倒是不着急了,王在这儿,自然没人会对李做什么,里面的人正在过鬼门关,死活与她无关,至于与王的关系,自然是恶劣到不能再恶劣了,无所谓再多添一项。

李守礼闻言怒道,“你便是护着他,也要看他到底有没有做错事”

王妃却是不管那么多,冷笑道,“你的小妾整日的跟在你身边,不消说珉儿有没有机会接近,便是接近了,府里的孩子那么多,害谁不好,偏生要害你心尖儿上的肉?珉儿有时候虽然糊涂,却也没傻成这德行”

李守礼闻言愣了愣道,“她这些日子用的东西与以前无二,便只有儿送来的东西可不见他平日里送人什么东西”

王妃闻言也是有些不确定,却是护短的道,“怕是那日纸鸢会上您那位小妾与人示好,珉儿回了,难得送人一次东西便要这般的被怀疑,真真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了”

这边两人毫无形象的拌嘴,岑子吟却是听的云里雾里,只听见李珉送人东西,思来想去便想到了高氏要的那香水,啊了一声道,“可是那香水?”

李守礼这才现自家未来儿媳妇也在人群之中,抬起头有些惊讶的道,“你也知道?”

岑子吟苦笑道,“这是当日我请十五爷帮忙带过来地。却是不知道夫人有了身孕,那香水里面据说是有几味香料像是丁香、降香、麝香皆是孕妇不宜,说来都是我的错呢”

岑子吟这边说话,那边那个大夫也是不住的点头,“没错,孕妇不宜使这几味香料的,之前老夫便交代过夫人的。”

岑子吟又接着道,“只是我家那香水里参合了许多种的香料,闻起来味道便不一样了,所以夫人没有察觉。”

众人哑然,王妃冷冷笑道,“如此便该让我把人带走了”

王却是不信道,“你为何要送她?”

岑子吟无奈,本想将此事含糊过去,不好说高氏向她示好,也不愿意说是自己去讨好高氏,可是如今的局面不是得罪王爷便是得罪王妃,真真是难以自处,只能笑道,“夫人说我身上地味道好闻……此事王爷大可等夫人醒来再问过。

”意思就是信不信由你了。

王望着王妃,岑子吟本以为话到此处就该放人了,没想到王妃却是冷笑道,“如今黑白都由得她一张嘴,我却是不能将珉儿交给你这个没良心的父亲。如今要么你便放了儿,要么我便来背这个黑锅,反正你一心认定了是我珉儿要害你那小妾我倒是不信,你还能拿了儿的命去陪那两位不成,哼要拿,便来拿我的”

王气的直跺脚,“你……”身后跟来那管家却是跪在地上求道,“这事儿岑三娘子说的言之凿凿,十五爷确实也没道理要害夫人,王爷还请放了他,否则夫人醒来知道王爷为此事和王妃闹的这般不愉快,又将小王爷扣了下来,必然会自责不已的。”

王闻言虽然心有不甘,还是依言应了,让人将李珉送过来。

王妃对王的信心可以由他直到将李珉带到身边才肯放人可见一斑,岑子吟只期望那涂的高氏别真有个三长两短,这样地公婆大人实在让人纠结,随着李珉一同回了王妃的院子,一干人等都是气的不轻。

王妃仔细的问李珉遭受地待遇,李珉则是满头雾水的道,“只是让人将我抓了过去,扔在柴房便不闻不问了,我在里面嚷嚷了半天也没个人理我,究竟生了什么事?”

王妃道,“你那位父亲怀疑你送那香水要害他地孩子呢”

林嫂道,“明明是她不经心,有了身子还胡乱的找人讨东西,偏生要怪到十

上来。”

李珉瞧了岑子吟一眼,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这边却是道,“没事没事王妃休要恼了,他毕竟是我父亲呢,抓了也不会真的把我怎么样的没事了?没事的话三娘跟我回我院子去”

王妃似有些责怪地样子,林嫂道,“十五爷,也不是做奴婢的说您,您尊敬王爷是好事,可是……”

李珉笑嘻嘻:,“好久没去过柴房了,这会儿进去浑身痒痒的紧,三娘随我过去帮我瞧瞧是不是钻了什么虫子到衣服里呀”

岑子吟满脸黑线,这家伙林嫂还想要说话,王妃却是有些无力地摆手让几人退下,岑子吟瞧出不对劲,大气不敢出的随着李珉回了他地小院,待到无人处便有些焦急的问道,“今儿个……”

李珉摆摆手道,“:事没事你们找我干嘛?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儿?”

岑子吟倒是想起在王妃里这家伙貌似的话了,伸手狠狠捏了他的手臂一把道,“哪儿有虫子?脱下来让我瞧瞧”

李珉刷的一脸就红了起来,岑子玉在一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会儿我便是个多余的”

岑子玉不说话还好,一话岑子吟才想到身边还有个未成年少女,收敛了脸上要欺负人的表,恼道,“有些事儿你是不是该与我说说了?”

李茫然,“什么?”顿了顿又道,“还是说你们找我做什么?子吟,你这么久不理我了,找我肯定有事对不对?”

岑子吟打定主要今儿个闹个分明,否则日后还指不定会有什么事呢,恼道,“休要东拉西扯的,你若是不说明白,日后都休要想我上门来寻你我这会儿便领着五娘家去”

李闻言哎了一声,脸上的神色严肃起来,“也没什么,只是我父亲和王妃之间的事儿少参合便是了。

有什么事儿别让两个都知道,否则府里准闹腾的鸡犬不宁。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地,说起来府里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到最后,李又是一张笑脸,像是王爷和王妃两个提刀对砍才是真正好玩的,也是他期盼已久的。

这家伙就没把这事儿当成件事儿,岑子吟心中有了这个觉悟,明白日后王府里的人际关系还是要靠自己慢慢一点点的观察,指望眼前这位是没什么机会了,不由得狠狠的瞪了某人一眼,偏生某人没当事儿,只当做岑子吟在与他抛媚眼一般,无比消受的样子,惹地岑子吟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还是岑子玉在一边瞧着好玩,开口解了两人的围,笑着道,“三娘说是要做个东西带着咱们飞到天上去看风景,又说这事儿没了十五爷可不行,咱们便寻来了,不想却是看了这么一场好戏,只是其中惊心动魄的,王妃还差点儿见了红,十五爷可不知道咱们这会儿腿还在抖呢”

李珉自动过滤掉话中略含抱怨的一部分,惊喜的叫道,“飞上天去真的?真的可以飞上天去?那怎么下来?三娘我便知道你是个什么都会的”

岑子吟白了李珉一眼,心还有些怨怼某人的不实诚,这家伙明明就是个明白人,偏生要跟她打哑谜,不过,也许他这么做才是对的,要不是亲身经历今天这件事,她也闹不清楚王府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至少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却是绝对不敢相信地。

歇了心中的火气,岑子吟认真的与两人寻来了纸笔,将心中的模型画了下来,滑翔翼地话必须到很高的高处往下跳,这两年地山上到处都是树木,想找个没遮拦的地方安全的下来还真不容易,比较现实的还是热气球,不用飞的那么高,只要比一般两三层的楼房高些就行了,这样即便出了什么问题摔下来也不至于致命。

一边画,一边给两人讲解,待到做完这些,岑子玉和李珉都兴致勃勃地加入到讨论中的时候,岑子吟地心思却是不在这边了,今儿个的事,她到底给府里那两位留下了什么样地印象?王爷也许觉得她是王妃那一派的?而王妃面前却有落下个讨好王爷宠爱小妾地名声?

到底会不会这样呢?

岑子吟不确定,想了半天以后现自己就是杞人忧天,府里的情形王妃没与她说过,李珉也不告诉她具体的,总是事到临头了才提点上那么一两句,她即便做错了,也不一定是错,她不就是一个出身小户人家的酒娘么,哪儿懂得那么多的规矩。有心思想这些,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开岑子玉的心结呢

这边三个臭皮匠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什么结果来,图纸终究是图纸,还是要做出来才知道会是如何,不过其中有几个大的技术难题是必须克服的,比如说空中的变向问题,升降的也是需要具体的实验数据,这都要一项一项的慢慢来做,只是做个玩玩就扔的还好,可是岑子吟却是觉得这玩意儿也许有朝一日有用上的地方,最后岑子吟决定去找些博学的人来帮忙,她从来没找过那些人的麻烦,该是不会遭到拒绝的?

想来她还是如今大唐教科的主编人之一,虽然是幕后的,如今与那帮子科学家也许久没联系过了,倒是不妨抽空去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成就。

昨儿个夜里,找到一本好,一个通宵看完的,推荐大家去瞧瞧《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挺有意思的一,文笔也是上佳,剧情正展到精彩之处,字数这会儿虽然还不算很多,荒的则大可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