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8章 矜持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八章 矜持

子吟最终也没进到大荐福寺,倒不是人家不认她这个,只是在门口遇上了梁令瓒,一说起,才知道几人都在准备离开长安,奉皇命要去各地实地测量。??首发

人家有正经事在身,岑子吟倒也好意思再提些过分的要求,倒是梁令瓒见李珉在一边嘀嘀咕咕,岑子玉一脸的失望,便知道三娘子是真的有事,一番询问之下,方知道岑子吟是想做个能飞的东西出来,当下满脸奇,只可惜自己有公务在身,怕是瞧不见那热气球上天的场景了。

倒是与岑子吟推荐了几个不错的青年才俊,其中便有卢家的卢森,并自告奋勇的要帮岑子吟递话,岑子吟寻思着这到也是个办法,便回家去着手准备这事儿。

岑子吟与李筹备着热气球的东西,只将王府里的下人指使的团团转,却不想真忙的不可开交,盼星星望月亮的候着梁令瓒介绍的那几个青年才俊来的时候,偏生来了一位公公——圣旨到了。

岑子吟吓的两腿发软,特别是那太监一脸的严肃样儿,是她不认识的,以往都是那个李护国来的,这次派了个不认识的黑脸公公来,心中不免有些不好的想法。

俪组成的字的自己头晕脑涨,那些字恐怕她每个都认识,就是组合起来是啥意思闹不明白,等那人念完了,岑子吟倒是听懂了那两个标准的语句,就瞧见那黑脸公公挤兑出一丝像是笑容地东西上来道,“如此,咱家倒是要恭喜三娘子了!”

岑子吟云里雾里,李珉却听惯了的,摸了一把鼻子道,“这梁令瓒是个靠不住的,还没谱的事儿呢,就传到皇上跟前了。”

岑子吟才明白了个大概,只在怀里掏赏钱,揣着的都是些平日里打赏王府下人地,儿能满足宫里人的胃口,岑子吟肉疼的拿出五个塞到那公公手里,又给随行的两个小太监一人一个,勉强应付了过去。

得了不薄的钱,那公公才笑的真切,只上前来笑道,“岑家娘子,皇上地意思是需要什么人便尽管开口,待成功之日,皇上也是要来瞧一瞧坐一坐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热气球是吧?”

岑子吟扯着一张笑脸强应付了过去,待将人送走,才抚着胸口道,“十五爷,你说,这事儿皇上干嘛也来参合一脚,还有那个叫李公公的,干嘛拉着一张脸来宣旨?活像人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

李嘀咕道。“上次他来宣旨给我揍了一顿。半点儿赏钱也没讨到……”

岑子吟这才然那位刚才根本不理会这府里地主人。貌似圣旨里面也听见了李珉地名字。也不见李珉打赏地。只是问道。“圣旨里有你地名字。说什么来着?”

李珉有些纠结地道。“皇上让我负责。大概意思就是说。如果飞不起来地话。便要拿我问罪。飞起来了便要赏你。”说完便嘀咕道。“怎么好处全是你地。过错偏生让我一个人背了?”

岑子玉听地直笑。岑子吟便知晓这位皇帝也是个妙人儿。也是笑个不停。惹地李郁闷不堪。拽着岑子吟道。“好生生地一件事儿偏生让皇上也插了一脚。不行。咱们找梁令瓒算账去!我非烧了他地柴房不可!”

岑子吟连忙拉住他道。“如今这事儿为了你不受罚。咱们还是及早动手地好。既然皇上说可以随我挑人。咱们便找来有实干地人。做好了也是好事一桩。让真龙天子真个飞上了天去转悠了一圈。还能少了你地好处成?皇上这是与你说笑呢。可见皇上心中很是疼爱你这个侄子地。”

李依旧有些不高兴。嘴里嘀咕着梁令瓒与三姑六婆一般。可见恼地实是梁令瓒。他本就是个任性惯了地。自然容不得人违逆他地意思。倒是没有抢功劳地想法。岑子吟劝道。“这事儿其实皇上心中也该有数。朝臣我一个不识。至于谁能干事。谁人无能。我尽数不知。却也知道谁也不敢欺瞒小王爷您。只要你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之前还是我考虑欠缺了。若是咱们自己。也许十年八载地也做不出个像样地东西来。若是有了朝中地人帮忙。岂不是事半功倍?”

“你也休要恼梁令瓒了,他荐的几个人怕都是有职务在身地,没得皇命,谁能全身心的投入进来,就看咱们这么没日没夜地折腾了许久,也没折腾出个所以然来。还真需要几个得帮手才行,你也可以趁机好好表现一番,没准王妃便将你地钱还给你了。”

说王妃,便见到王妃身边的那林嫂笑眯眯的走过来,与三人请了安道,“王妃请十五郎和三娘子五娘子过去说说话。”

话声刚落,又瞧见一个管事遥遥而来,瞧见李珉便遥遥招呼道,“十五爷,王爷请您和三娘子过去一趟呢!”

李珉瞧瞧林嫂,又瞧瞧那个张管事,有些不解自家何时变成金饽饽了,那管事瞧了瞧林嫂,笑道,“要不十五爷先去见了王妃再去见王爷?”

李珉连连点头,拖着岑子吟的手便~林嫂,“走吧!”

岑子吟心中也是有些纳闷,两位府上的主子同时唤两人过去,想想也就明白了,多半是这事儿传到两位耳中,只是他们心中有什么想法却是不知道了,这府里的关系错综复杂的,岑子吟打定了主意不多说话。

李珉拉着岑子吟冲在前面,急急的向王妃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声在岑子吟耳边道,“王妃必是要让你瞧着我,让我好好表现,呆会儿她说什么你都休要当真。她便是就着我同我爹在较劲儿,必要想方设法的让我往圈子里钻,这会儿倒好,我巴巴地送上门去,她倒是乐了。

殊不知我爹根本就没拿这事儿当事儿。”

岑子吟闻言皱了皱眉,也不答话,心中思量着李珉到底是什么意思,眨眼便进了王妃的院子,林嫂禀报过后,岑子吟三人便被唤了进去。

岑子吟偷偷的瞧了王妃一眼,只见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将岑子吟从头到脚的夸了一遍,连带的岑子玉也沾了光,赏了些东西,又夸了李几句,兜兜转转了一圈,便让李珉与岑子玉先退下,又屏退了身边地丫头媳妇,留下岑

人说

岑子吟心中忐忑,却瞧见王妃起身,连忙上去搀扶了,王妃道,“三娘,你随我来。”

说话便领着岑子吟转进了里间,岑子吟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却是瞧见房间里凸特的摆放了一个牌位,王妃正是领着岑子吟往那牌位而去。

岑子吟只瞧见很是简单的一块木头上刻着‘文氏’,下面的香炉还有几只燃尽了地香,案上擦拭的干干净净,摆放着新鲜的水果和一些点心,想是常常供奉的。

王妃望着那牌位道,“文氏,便是珉儿的母亲了。

岑子吟嗯了一,不知该如何应对,低着头不语,就听见王妃继续道,“当年在宫里,多亏了她护着,否则便没有今日的王府,也没有今日的王和我了。打小便跟在我身边,与我情同姐妹,又是舍命护着我的,我心中这些年来日日夜夜的都不安生,只瞧着珉儿这孩子胡天胡地。偏生却拿他半点法子都没有,也就只有瞧着他日日夜夜的消沉,不知今夕是何夕地活着。我心中真是有愧……”

岑子吟听见王妃的声音些颤抖,忙低声劝道,“文夫人泉下有知,必然也是感激王妃的厚谊。”

王摇头,“我实是知道珉儿心中是怨我!”顿了顿,苦笑道,“也怨着王爷,若非为了我们,他怎么会年幼失母?”

这话岑子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劝了,决定装哑巴,只在一边听着,王妃像也是不希望她回答的,径自说道,“不过,不论他是否怨着我们,总是不能将自个儿的一辈子给毁了,家里的兄弟姐妹小时候也像他那一般的胡闹,可长成以后谁不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想?偏生就他一个依旧我行我素,往日我是瞧不见希望了,所以才会寻思着与他找个好媳妇,至少能管着他后半辈子,今日我才知道,他原还是有希望的,三娘!”

王妃突然转过头来盯岑子吟,“你也不希望自己地夫君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吧?今儿个,我便在他生母面前拜托你,一定要让他好起来!”

岑不知道怎么才叫好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复,李珉在她眼中很好,过的无忧无虑的,除了被王府里面这两尊烦的时候有些不耐烦以外,可没有半点嫉世愤俗地味道,他一心想要的不过是自由自在罢了。

王妃拉着岑吟地手语重心长的道,“三娘,女人家自己再好,也比不过自家地男人长脸,他若是能在皇上面前有体面,怎么也比你自己拼搏一生来的容易,这苦头我是吃过了,不想你再重蹈覆辙。”

岑子吟笑了笑,也知道该如何回答,王妃却是陷入了自己地沉思之中,喃喃的道,“二十五郎便是一手小管吹的妙,才十余岁便深的皇上喜爱,我也不求他能功名加身,至少也莫要辱没了自己的身份,也让你不用再受外人的欺负便成。日子久了你便知道了,在这儿呀,还是要男人靠得住才能站得稳。”

岑子吟瘪瘪嘴,很想说要是李真那么争气了,身边不怕是一群群的美女自动送上门来,到时候她才是一肚子的气呢,这会儿多好,有几分姿色往上爬的丫头见到李珉都会自个儿绕道,她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不过望子成龙是天下父母心,岑子吟也不好非议,王妃怕是受气受的久了,才会这般的执着,宫里的大宅门里的那些女人何尝不是,皆是身不由己,却是心中都知道这是没个头的,偏生看不穿的功名利禄。大家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地人,岑子吟笑,点点头道,“王妃,我省的,必会督促他好好上进的。”

王妃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与岑子吟闲话了两句才打发她出去,岑子吟是转眼就忘,倒不是为了李珉的叮嘱,只是一份小小地私心罢了,若非李珉不爱这些浮华,她即便是心动了,也不会与他有任何的交集,不过李珉心中是如何想的,岑子吟始终琢磨不透,偏生那位死活不肯开口。

退出来,李珉还在那边候着,见到岑子吟便问她王妃对她说了些什么,岑子吟有心让她急上一急,只是笑道,“王妃领我拜见了你的生母,我已是答应她要好好的督促你,务必让你上进!”

李珉闻言便苦着脸道,“我不是让你要听她的么?”

岑子吟笑,“若是你地理由能说服我,我便听你的呀!”

李珉跳脚,“你不懂!你难道和王妃是一个心思?便想着让我出人头地?咱们就这般不好么?有事儿你忙你的,没事儿的时候咱们便一起找些乐子,不愁吃穿,还要想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呢!”

岑子吟抿抿嘴道,“站的高些,才没人敢来欺负咱们,之前的事儿我还记在心上呢!”

李珉有些无奈的皱起眉头,看着岑子吟半晌,终是一声叹息,“我原以为你是不一样的!”

岑子吟心中一阵刺痛,却是不愿功败垂成,沉下脸道,“人活脸,树活皮,总是要有个奔头的。王爷还等着咱们,先过去吧。”

说着拉着岑子玉地手率先一步踏出,岑子玉轻轻的捏了岑子吟的手两下,岑子吟扭过头看着她,便看见一道不赞同的眼神,岑子吟笑了笑,李珉总是不肯与她坦承,他心中有事她是道的,偏生只能触摸到他所想表现出来的那一面,这人防范人的心思还真不轻,这样却不是夫妻相处之道,日后若是要共同生活到一方死去的话,还是坦承一些的好,他若不能做到,也怨不得她逼他了。

到了前几天不得其门而入的院子,守门地还是那两个侍卫,见着三人便主动的撤了兵器,岑子吟大步迈入。

高氏已经醒了,腹中的孩子也没什么大碍,几副汤药下去,如今脸色也好看起来,就是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这次请他们过来是与两人赔罪的。

李守礼守在床前,难得的没有喝酒,脸上地神情愉悦,可见是真心疼爱这个女人的,瞧见自家儿子与未来儿媳妇走进来,便起身道,“三娘、五娘陪夫人说说话,十五郎,你随我出来!”

男人家跑进自家老爹小妾地房间是不太像话,即便唐

些皇亲国戚全有胡人血统不太介意,李珉也不太喜味儿,随着自家老爹走出房间,就余下三个女人在那边闲话。

“我以为,我众多的儿子之中唯有你最像我。”李守礼地道。

李珉闻言嬉皮笑脸的道,“爹,您这话不是要将爵位传给我吧?我那些兄长听了恐怕不会依的。”

李守礼闻言笑道,“你想的美!就你这德性,我同意皇上也不能同意。也就你那媳妇儿能瞧上你,可惜是个不消停的……”

李珉闻言愣了愣,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她心中想的是啥了。”

李守礼道,“她不让你一起折腾那个什么热气球么?”

李珉一摸鼻子恼道,“皇上了,有赏给她,有罚便是我!”

李守礼闻言笑,“这倒是好!可见皇上也是心疼你的。”

李珉闻言倒不否认,微微叹息了一声道,“只是,她那性子,我倒是真有些担心……府里乌烟瘴气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您儿子就那么点儿家当,还全赖着媳妇挣钱来养活,她一进来,怕是给人生吞了连骨头都剩不下,偏生王妃对她期望极高,几句话便说动了。

李~言道,“磨练磨总是好的,不打磨打磨怎么成气候,何况有你瞧着,出不了什么大事。”顿了顿,又道,“前几天便是有人……”

李摆摆手道,“有人瞧我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亏得您老还信,您老娶了几十个妾,给我生了几十个弟弟妹妹,我何尝眨过眼?”

李守礼道,“我:然是不信的,只是罪证确凿,这府里如今已是没什么好图地了,偏生一个个的还不消停。”

李珉恼道,“那还不是您老造孽?人少些还能知道是谁做的!这倒好,上上下下几百口人,乱七八糟的。”

李守礼瞪眼,“总跑不掉那几个!惹恼了老子,一个个全给赶出府去!”

李珉凉凉的道,“是呀,反正您老儿子多,不差那么十个八个地,怎么就见您老将我给赶出去?”

李守礼嘿嘿笑道,“王妃就为你的事儿给我拧着气呢!赶你出去怕是这府里的人要被赶个精光,我可不敢动你。”

李珉翻翻白眼,李守礼这话也不全然对,不过两人的关系恶劣,偏生李守礼又不当回事儿,本来李守礼是很明白他的,一心也想放他出去,可惜王妃一日不放手,李守礼便无法可施,好歹王妃也是有些背景的,轻易地得罪了谁的日子都不好过。这当口,便苦了李一个,困在这里动弹不得,只能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

她懂么?李珉犹豫,瞧着她从王妃房里出来突然转变的态度,莫非她也被荣华富贵蒙蔽了内心?

李珉不由得看向高夫人的房间,那儿有一个女子,胆大妄为,活的自由自在,不光思想上如此,连行事上也是,便是这一点深深的吸引了他,如今,他为了她竟然放弃了到手的自由,他也不明白是为什么,而她却因为他将卷入这泥潭之中,也许是她拉着他走出去,也许是他让她也泥足深陷不可自拔,到底是如何,却是谁也说不清楚了。

好一个兄友弟恭!好一个姐妹情深!

岑子吟从高夫人房里出来,高夫人与她和岑子玉聊了许多,话里像是有什么暗示,像是在暗示她不要太招摇了,不要太引瞩目了,这王府里危机重重,即便是她也会小心翼翼。

毕了,又郑重的道了歉,让岑子吟不要介意之前的事,这模样像是在与她示好,岑子吟笑了笑,还没进府便引得府里的两位贵人垂目,倒也是一种荣耀,偏生不是她爱地,这与当日的想法有些出入,本以为和李在一起便可以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了,如今瞧来人人对她都带着几分希望,偏生十有**都要让对方失望的。

好在手上如今也算领了皇命,有事无事皆可以将人推开。

考虑了一番,岑子吟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实验场改到了自家的小庄上,反正最近也要盯着几个作坊的事儿,如此倒也方便,还可以避开自己不太喜欢的事儿。

将此事告诉李珉,又让李珉趁着这几天去将需要地人手找齐,岑子吟这边便急急的赶回小庄上,那规矩才宣布了没几天,也不知道这几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的神情有些淡淡的,上了马车岑子玉便开口道,“子吟,你明明没有求荣华富的心思,何必让小王爷误会呢?”

岑子吟摆摆手笑道,“没事,凡事我都顺着他,他便以为我没脾气了。什么事都不告诉我,前几天还白白地在王府里闹腾了那么一出,如今瞧着王妃和那位高夫人都有心要拉拢我,两人间怕是因为王爷有些间隙,这情形我还真不知道,惹的我这般两难,他要误会要生气都由得他去。这会儿我心中也憋着气呢!”

岑子玉闻言笑道,“你这般生气恐怕是无用,他恐怕根本不知道你在生气。”

岑子吟沉下脸道,“不知道也没关系,你告诉他就行了!”

岑子玉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岑子吟点头,“总不能事事都要我主动去跟他沟通吧,女人,要矜持!”

连续几天六千了?俺记不得了,大家瞅瞅月底了手上还有没有粉红票吧……小弓泪求……

俺会继续努力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