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9章 黑熊发狂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十九章 黑熊发狂

不好了!二十八爷让条疯狗给咬了!”

随着一声大叫,七八个人一窝蜂的冲了出来,其中还包括那位跟进去的张管事,见到岑子吟便是一脸的难看,却还是压住性子对岑子吟低声道,“黑熊发狂了……”

岑子吟便知道要遭,将手里的托盘随便塞进一个人的手中,岑子吟也顾不得会不会被黑熊给伤到,这会儿要是让黑熊咬死一个,别说黑熊,便是她也没好果子吃。

匆匆赶到后院,很远便能听见一阵鬼哭狼嚎,一个十六七的男子被黑熊叼住腿,而黑熊因为身上的链子没有挣脱来,便与那个男子展开了拉锯战,那男子的腿上好几个血洞,正趴在地上一边惨叫,一边抱着一根柱子死也不撒手,这情况该是这男子本就距黑熊很远,所以才会让它只是咬住腿,他反应又及时,才没让拖过去给乱口分尸了。

即便是这样,男子腿上也是被咬掉了一大片,好在黑熊死也不肯放掉到嘴边的猎物,才没有下死手,而只是咬着往回拖,因此那男子还得以保住一条性命。

但是,黑熊却是有随时挣脱那条链子的趋势,毕竟拴狗的链子虽然粗,链子的另外一头却只是一根柱子,不粗的柱子,却不是石柱而是木头所造。

看着那头的房子因为柱子的摇动而摇摇欲坠,岑子吟咬咬牙,黑熊真挣脱了帘子,这人怕就是必死了!

慢慢的一步步靠过去,岑子吟一边走一边叫道,“黑熊!”

岑子吟这边叫,却听见李珉在身后叫道,“三娘!别过去!”

岑子吟扭过头道,“必须劝住它。”说着扭头又向前走去,不想,一个身影突然从后面越过了她,岑子吟捂住嘴,想尖叫——是李!只是,那样会惊了黑熊,会让它更加的狂躁。

后面跟来地两个管事也是齐齐地吸进一口气。胸口都停顿了一拍。李现在跑过去地地方是在黑熊地势力范围之内。本来黑熊是被关在屋子里地。它只能拿来起震慑作用。而不能真放出来咬人。可是。这会儿那个巨大地笼子——没错。就是用铁所铸造地笼子。即便是如此。岑子吟还是不放心地加上了一根铁链子。他们当日还在想。岑子吟地想法完全是多余地。黑熊虽然凶猛。却是从来没有跃出过自己地势力范围之外。而他们也不会轻易地过来惊动它。

这会儿瞧见食指粗细地铁条就被黑熊撞地弯弯曲曲。有几根甚至是被它地利牙给咬断地。看黑熊地眼神越发地像妖怪一般。而此刻。这妖怪正咬着一个人地腿不放。更是拖得一栋房子摇摇欲坠。

看到这样地场景。很少有人能不胆战心惊。甚至拔腿就跑地。这面前地哪儿还是一条狗啊。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是地。怪物!猛虎也未必能有这般地气势。以及嗜血地眼神。看着黑狗一双眼充满了血红色。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拔腿跑!

可两人并没有跑。能让两人勉强还站在这里地缘故不过是因为他们是吃岑家饭地。而能跟随岑子吟过来。一则是因为他们年轻。二则是因为他们忠心!

可是!即便他们再怎么忠心。这会儿让他们冲上去却是绝不可能地。因为。两人地腿都在打颤。因此看见平日里嬉皮笑脸。吊儿郎当。不务正业又没个主子样地李珉冲上去地时候。看他地眼神不由得变了。

一直以为岑子吟嫁给李珉是个错误的选择,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李都不是一个佳婿人选,平日里没个进项,一穷二白,除了身份便什么都不剩了,还是个烂赌的,即便家中有金山银山也不够他挥霍,何况还有一大堆不知所谓的亲戚。岑家的下人,乃至岑家的邻居私下里都是这么议论的,不过,亲定的风风火火,待到众人得知消息想要劝,却也是木已成舟,来不及了。

所有的人无不扼腕叹息,岑子吟这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顺便的也开始期盼,指不定哪一天便能合离了,否则,即便是出家也比嫁给这么个人好。

在这一刹那,两个管家却是发现岑子吟不光做事能细致入微,便是看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男人找来是干嘛的?

人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穿衣吃饭岑子吟是不愁了,庄稼人却是知道,男人是该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保护女人的,这种时刻,明知道上去也许就是个死字,他也能因为岑子吟过去了,便毫无理由的冲上去,就是这一份胆识,这一份回护,就足以让他们对李珉的看法发生一个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其实,这个姑爷也挺好!

挺是挺好!可姑爷挂了,那就再也好不起来了。

李珉这会儿已经冲进了黑熊的势力范围之内,冲着岑子吟道,“你回去!”

张管事低喝一声道,“拿趁手的家伙!”不为啥,就为他拼命护住自家主子这份儿情谊,他们两个也不能站在这儿不动!

林管事点点头,开始拼命寻找周围趁手的东西。

那趴在地上的男人继续鬼哭狼嚎,拼命叫道,“十五哥,十五哥,你是我亲哥啊,快救救我!哎呀,疼死我了!”

李珉在越过岑子吟十来步以后慢慢的放缓了速度,这三天,他都一直跟黑熊在在一起,也渐渐的摸清了它的一些脾性,讨厌生人,甚至一切陌生的生物,讨厌弱小,但是只要不越过它划下的安全界限它便绝不会理你。

李珉的安全距离是十步,可他也不知道在这种黑熊发狂的情况下,还剩下几步,所幸的是,黑熊这会儿只冲着那个最为陌生的陌生人发泄自己的狂躁,对于李甚至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这并非说黑熊不知道他地靠近,李珉深深的知道,越是在狂暴状态下地生物,越是对周遭的一切敏感,黑熊不理他,只能证明这会儿它‘没空’。

听见那二十八哭哭啼啼的声音,李珉都不由得烦躁起来,喝道,“哭什么哭?大男人跟个娘们儿似的,再哭爷掉头就走,让你被黑熊吞个骨头渣滓都不剩!”

二十八很想说,那你被咬口试试?偏生没勇气,这会儿的李珉严肃地不像话,而依照二十八对李珉的了解,他从不说大话!

不由得强忍住收了声,可腿上的剧痛传来,

旧憋不住地低叫,声音已是十分的克制。

见血腥味儿的猛兽,便会发生一次剧烈的蜕变,猛兽之所以是猛兽,便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对血腥味儿地渴望,温热带着腥味儿鲜红的血液,足以刺激到他们的每一个细胞,让他们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能量。

而黑熊,如今便是经历着这次蜕变的主角,猩红的双眼,从上古传下来一直被压抑在骨子里地天性这一刻被激发出来,除非死,谁也挡不住!

李珉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扭过头对岑子吟道,“这家伙的眼睛可真血性!我喜欢!”

说罢,等不及岑子吟反应过来,便一下子扑了上去,死死地抱住黑熊的身子,岑子吟这一刻连尖叫都不会了,只见被李珉抱住地黑熊一下子放掉了口中的那条腿,扭过头来便要咬李珉。

而方才还一直趴在地上哼哼地男人,竟然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和勇气,竟然忘记了身上的痛苦,一下子跳了起来,便用他那只露出森森白骨的腿往外夺命狂奔。

这边张管事和林管事好容易才找到称手的东西,瞧见这情况,连忙扑了过去去拿那铁条和木棍,而李珉则是被黑熊三两下的从身上用嘴拖住他的手臂给硬生生的扯了下来。

手该是断了,不过黑熊很显然很厌恶这来打扰它的半个陌生人,露出尖尖的牙齿,下一口便要咬向李的肚子!

岑子吟虽然吓的腿都软了,这会儿却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一边跑过去,一边叫道,“黑熊!不可以!不可以咬!黑熊!”

岑子吟尖利的叫声穿过小院,传到外面,也划破天空,直上云霄,兴许是哪路神明听见了,竟然让黑熊的动作顿了顿,惑的看了岑子吟一眼,那一眼,依旧充满了森森的血腥味儿。

便只是这么一顿,岑子吟爆发出惊人的潜力竟然就跑到了黑熊和李面前,一下子扑在李珉身上。

“三娘!”

“三娘子!”这下便换成李珉、尘儿和张管事、张婶、林管事、林婶尖叫和咆哮了。

不过,黑熊这次却没有咬下去,只是睁着血红的眼一边咆哮着,一边不断的拉扯着帘子,那柱子摇摇欲坠,黑熊看起来极为克制,却是又克制不住性子中的蠢蠢欲动,熟悉的气味儿和天性中的东西让它挣扎。

这种时候,身边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让它再次暴走。

因此,当岑子吟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以后,轻轻的抬起头来,身下李则是吃了满口的灰尘,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立即吐出那些东西,感受到压在身上的动静,他的心跳一点点的激烈起来,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地上抓反了指甲,血迹模糊。

这会儿,他们并不算安全了,黑熊随时可能发作,而起身就跑却是最为刺激黑熊的一种方式,想死的不妨可以试试。

李此刻处于暴怒状态下,他非常想立即爬起来抓着岑子吟狠狠的打一顿,是谁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不过,他依旧知道这还不是时候,等等,再等等,等安全了以后,等回到房间了以后,不揍的她三天下不了床,那他就跟她姓!

岑子吟全身都在发抖,每次都是李珉保护她,这一次,她总算是护住他了,黑熊看来还是认识主人的,至少在它疯狂的状态下,该是还记得她的味道,所以一直没有咬下来。

岑子吟抿抿嘴,轻轻的抬起头,口中柔声唤道,“黑熊……”

黑熊身体一滞,反而挣扎的更厉害了,它闻到了空气中血的味道……

“不要!”

“三娘!”

“快去!”

……

眼前的情况让人地血液几乎停止,黑熊竟然打算冲着自己的主人下嘴!

众人惊呼,岑子吟绝望地闭眼,却是突然听见一阵清脆的银铃声,疼痛依旧没有袭来,却是听见一声小狗的叫声。

众人所看见的情形却是要危险更多,黑熊的嘴巴已经靠到了岑子吟地脖子边,而那只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不知死活的黑朵地孩子,竟然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一个多月的小狗,还像一团绒球,牙齿都没有长齐全,加上因为小,因为可爱,更受众人的宠爱,因此被喂养地肥肥的,在地上跑的时候像是一个圆球在滚动。

那只小狗冲着黑熊汪汪汪的直叫,黑熊听见这刺耳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将头扭了过去,呲牙咧嘴地便要咬那小狗,不过那小狗却是很机灵,一直只站在黑熊所够不到的地方,黑熊不由得要用前爪去够它,刚碰到,便听见一声愤怒地狗叫,众人抬起眼,不知道什么时候,黑朵站在那个角落,一直站着,动也不动的望着黑熊,望着她地孩子。

另一只小狗也伴随着银铃声出现了,却是比这一只胆小许多,站的更远,却也是冲着黑朵齿牙咧嘴地一阵狂叫,虽然——气势弱了甚多。

这一刻,黑熊却是没有再看岑子吟与李珉,也没有再看那两只叫的烦人的小东西,而是直直的望着黑朵,黑朵却是优雅的犹如一个贵妇人一般,慢慢的踱步过来,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充分的展示着她的怒气。

当黑朵一靠近到黑熊所能够到的边缘的时候,两只早已被吓坏了的小狗迅速的躲到黑朵的身后,跟随着母亲的步伐一边叫着,一边往前挪动。

渐渐的,黑熊眼中的血红色淡去了,众人呼出一口长气,没想到,他们来不及做的事儿,做不到的事儿却是让黑朵办到了——今天晚上一定要给这三个功臣加餐!

正当众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黑熊突然长大了嘴巴……

“啊!”尘儿捂住嘴。

众人要扑过去,却被一个人拦住了,秀儿有些木讷的道,“它……它没有咬人!”

怎么可能没有咬人?当众人是瞎子么?地上满地的鲜血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把推开秀儿,却是瞧见黑熊正轻轻的舔着李珉的伤口。

怕再次惊到黑熊,这会儿也不敢过去太多的人,张管事一马当先的轻轻走过去,先将岑子吟扶起来,轻轻的在黑朵头上拍了拍,岑子吟方才也是被吓的不浅,这人心脏接二连三的罢工,这会儿已是全身无力,可看见黑熊在舔着李珉的伤口的时候,还是轻轻的在它

了拍。

黑熊抬起头看了岑子吟一眼,仿佛带着一丝愧疚,岑子吟笑了,蹲下身子低声道,“我要带他去看大夫,你先回屋子里呆着好吗?”

黑熊又看了岑子吟一眼,呜了一声,扭身又回了那个不再具备牢笼功能的笼子。

黑朵则是一直在那儿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待众人将李珉带回前院,它依旧停留在那儿。

李珉伤的不轻,张管事急急忙忙的去请大夫,岑子吟则是吩咐两位婶婶去烧开水,又取来剪刀等一应物品,先将衣袖剪下来,又在靠近胳膊处捆住减慢流血速度,被狗咬了是有可能会得狂犬病的,潜伏期可以长达一二十年,这并不是岑子吟最担心的地方,伤到大动脉,不及时救治的话,李珉根本等不到一二十年,即便是几周后的破伤风也没那命去享受。

一边清理李的伤口,一边很是不高兴的埋怨道,“你怎么就傻愣愣的冲上去了呢?救了那个二愣子,自己却伤的这么严重……”

还不待岑子吟念叨完,李珉已是毫不客气的怒斥回来,“我还没问你怎么就傻乎乎的往前冲呢?你不冲,我能冲?”

话虽不客气,却是包含着浓浓的关心,岑子吟当时也是急了,她虽不喜王府的人,到底这些人还没得罪她到她希望他们死的地步,何况,岑子吟心中还有另一层忧虑,人死了,黑熊必然就保不住了!

伤了主人的畜生,那就只有一个死字!

黑熊虽凶,岑子吟却是看着它长大地,何况,今日看来它还算颇有灵性,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而已。

对黑熊,岑子吟这会儿倒是不确定该如何是好了。

瞧见岑子吟沉默不语,瞧着他地伤口眼睛发红,李珉倒是心疼起来了,低声劝道,“不疼呢!”

李不说还好,一这么说,岑子吟便是再也忍不住眼中的眼泪,她便是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乐意李珉再为她身上多添一条伤口。只是闷声替李珉处理伤口,厨房那边大火烧水片刻就好,拿过来便开始处理,方到一半,外面便吵吵嚷嚷起来,尘儿以为是大夫到了,一想不该如此,连忙出去瞧,却是沉着脸回来的,“他们要来打死黑熊!”

岑子吟心中已是下了决定,留一头伤主的猛兽在院子里,实不是什么事,何况它伤的还是李珉,又有些记恨那些人也不问李珉到底如何,竟然就这么大咧咧地来只打狗,咬咬牙道,“让他们去!休要拦着!”

李珉闻言叫道,“不行!”说着就要起身出去,被岑子吟一把拦住道,“你要做什么?它今日敢咬你,明儿个便敢咬我,家中上下这般多人谁还能安生,见了血的畜生留着做什么?”

李珉道,“我便是喜欢它,我都不介意,便是要留着!今儿个谁都拦不住!”

岑子吟不由得恼怒起来,其他什么事儿都可以依从李珉的意思,可单单这一件,她是要坚持地,咬牙道,“我介意!”

李珉却是不听,非要往外去,尘儿见两位主子拌嘴,知道这会儿当劝上一劝,拦住李道,“姑爷,他们虽然要打狗,却是不敢进门,你要做什么总要将身上的伤口料理好了再说。”

这话倒是提醒了岑子吟李珉身上还在流血,不禁有些懊恼自己这会儿跟个病人生什么气,拉着李珉好言劝了几句,李珉听说那些人不敢进来,却也安生了几分,任由岑子吟替他清洗伤口,只是心中憋着一股气,也开口说话。

外面的人虽吵吵嚷嚷,却没一个够胆子进来的,张管事请了大夫过来,便让众人拦着不让进,那大夫听说里面有条恶犬,也是心下忐忑,被张管事好说歹说地才勉强劝了进来,进了房以后这才勉强松了一口气。

匆匆的将李珉身上的伤口料理好,便告辞出去,岑子吟也不拦,李却是强撑着身子道,“我得出去瞧瞧,这会儿他们不敢进来,必然会去搬救兵,呆会儿便会带人拆了咱们的房子。”

岑子吟还没见识过李珉倔起来的时候,这还是头一遭,心中生着一股闷气,尘儿却是不断的与她使眼色,这才勉强道,“我出去劝退他们,你先养着,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伤了黑熊地。”

岑子吟一去,尘儿便在床边道,“姑爷,您明知道三娘子心疼黑熊不下于您,今儿个是动了真火,她是心疼您更多一些呢,何必与她置气?你这会儿非要留下黑熊,若是再伤了人如何是好?咱们三娘子初来咋到的,便出了这种事儿,怕是王府地人容不下她,这事儿由她出面,怕是什么话都能传出来了。”

说罢便扭身走了出去,留下李珉一个人在房间里躺着。

躺在**李珉的脸有些扭曲,眼神则是懊悔,不甘以及无可奈何,伤口虽痛,却是痛不过他地心,这一切……他也不想的……只是,李珉抬起自己地手,在外面他还可以仗势保护岑子吟,在这座诺大的王府里,他自己的能量甚至比不过一条狗!

今天来的这些人才让他真正的意识到,岑子吟的来到对于这个家是多么大的刺激。

缓缓的闭上眼睛,黑熊必须留着,至少在他有自己的能耐之前,这样,至少那些人不敢再轻易的越过雷池半步了,李珉冷笑着听着窗外的响动,岑子吟声音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黑熊的凶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

只要有这狠起来连主子都可以不认的畜生在,谁还敢到这个院子来撒野?

要在这个王府生存下去,只有狠一点儿,对自己也要狠一点儿!

我又中招了啊,听说成都今天会下雪,可怜的我在家里依旧感冒咧,头疼欲裂,阿门,但愿不会太严重……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俺要发奋图强,努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