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0章 看得到,吃不到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二十章 看得到,吃不到

子吟微笑看着带了一干管事,却不敢进门的众人,手些棍棒之类的东西,却是在门口徘徊,时不时的还在院子里扫视,直到看见岑子吟过来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方才的人是跑光了,这会儿却是只有几个管家过来,领头的是王府的大管家,也姓李,李忠。

李忠看见岑子吟过来,笑呵呵的道,“十五少夫人,小的听说院子里有条恶犬,咬伤了二十八爷,这不,便带人过来了。这东西见了血的,便是不好再养着,何况,还咬伤的是二十八爷,十五夫人看是不是让人将那狗给来,奴才也好带去处理了。”

岑子吟点点头,瞧了瞧李忠身后的人道,“李管家,那黑熊是十五爷喜欢的,便是我拦着不让带回来,十五爷还冲我发了一顿火,今儿个你要带走也不是不行,便将我绑了,然后再去带狗,这样见了十五爷我也好有个说法。”

李忠一愣,岑子吟捂着嘴低声笑道,“说来那畜生我瞧着也是害怕到不行,李管家不妨就帮了我这个忙,你带走了它,我也能消停几日不是?”

李忠能在这个府邸当上大管家,那便是有过人的能耐,否则也照应不了这一群古里古怪的主子,听见岑子吟这么说,要是他能当真的话,那他也必在王府混了,只是顺着岑子吟的话头呵呵笑道,“夫人说笑了,既然是十五爷喜欢地,奴才也不能逆了十五爷的意思,只是,府里也有府里的规矩,二十八爷那边也要有个交代,人伤的那般重,不顾念其他,便是顾念着兄弟情谊,也不能闹僵了不是?”

顿了顿,见岑子吟不说话,又低声道,“夫人,这事儿奴才做不得主,可二十八爷生死未卜,十六姨奶奶这会儿哭地死去活来,九姨娘在那边守着一时脱不得身才让奴才先过来的,可让奴才将夫人给绑了,这种事儿怎么能行?奴才要是就这么空着手回去,九姨那边也交代不过去,十六姨奶奶那儿交代不过去,便是被那疯狗给吓坏了的一干爷和娘子们那儿也交代不过去。其实吧,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是为了一只畜生罢了,夫人要不再去劝劝十五爷?”

这李管家说的话句句掏心挖肺,着实是在为岑子吟着想,本意便不愿意得罪了这么位财神娘娘,何况岑子吟初来乍到的,到底有几分能耐还说不清楚,他便是九娘地人,也不会挑这种时候来强出这个头。

岑子吟闻言抿抿嘴看了李管家一眼,压低声音道,“要不,我避避,你们偷偷的进去绑了那狗?”顿了顿又看了李管家手上拿的东西,皱眉道,“这些东西怕是不顶用,食指粗地铁条它便是说咬断了便咬断了,拽的后面那屋子都快垮了,不如去换些东西再来?呆会儿我便让他们开了院门,你们偷偷的进来,不必通报。”

李管家闻言皱起脸来,为难的道,“这事儿怕还是要与十五爷说一声地好。”

岑子吟道,“爷正在屋里生气,要不,你去说说?”

说罢让开身子。李管家闻言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如此老奴也不敢造次。还是回去禀了九姨娘再说吧。”

说罢一挥手。众管家纷纷地随着他离去。岑子吟松了一口气。这道坎好过。呆会儿还有人来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若是让人看见李珉也受了伤。怕是更说不过去了。不论如何。如今争取到了时间。才能想办法。

张管事将门关起来。这才过来对岑子吟道。“三娘子。如今怎么办?”

林管事也凑了过来。张嫂和林嫂都在房里帮忙照顾李珉。倒是尘儿跟了出来。也是一脸地愁眉不展。

岑子吟看见张管事。突然想到。“张叔。你方才是不是随他们一道进去地?”

张管事点了点头。“便是知道他们不知天高地厚。我还特地提醒了那后面有条狗极为凶猛。我们都不会轻易靠近地。他们却是怎么也拦不住。便是那位二十八爷。听了小地地话。又瞧见那铁笼子。便凑了过去。那时候黑熊便在发酸了。小地拉不住他。他方走了两步黑熊就从笼子里窜了出来……”

岑子吟点点头,心中也大约有数了,往房间里走去,这会儿李珉正躺在**直抽凉气,瞧见岑子吟进来,装出一副安生地模样,望着头顶的蚊帐道,“都打发走了?”

岑子吟嗯了一声,坐到李珉床边,旁边几个丫头媳妇皆是悄悄地往外退,又将门给拉了起来,让两位怄气的主子好好谈谈。

望着**本来由于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这会儿却因为疼痛而憋红地一张脸,岑子吟即便心中有些懊恼也恼不起来了,伸手握住李珉放在床边的手,将头靠在枕头旁边,低声的道,“你从来不跟我怄气的,这会儿却是为了一条狗跟我生气。

人都说老婆

就不值钱了,你是不是瞧着那歌姬比我漂亮?”

李珉闻言想摆手,谁知道一动便扯的伤口剧痛,哎呀一声叫出来,岑子吟吓了一跳,连忙抬头看他,“大夫才帮你上了药,虽说没撕下一块肉来,可这伤筋动骨的,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自己?”

李珉咬牙切齿,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愣是强忍住了道,“我这是被你给吓的!”

岑子吟挑眉,见伤口并没有浸出多少血来,微微放心了一些,拽着他的手不准动,李道,“什么叫那个歌姬比你漂亮?拿她跟你比,你也想得出来!”

岑子吟哼哼了一声道,“那你留她做什么?不是还多多益善么?人比我好呀!还是个处子呢!”

李被自家地口水狠是呛了一口,这话说的便是有些粗俗了,一边咳嗽一边道,“我的娘子,咱们这不是这次收了不少的礼,人都是冲着咱们来地,总是要回礼的呀!为夫这是在帮你节省家用!”

岑子吟唔了一声道,“你打算送人的?送谁?”

李珉使没受伤那只手捂着嘴笑,“你看送高将军如何?”

送给个太监?亏他想的出来!

岑子吟委婉的道,“高将军用的上么?”

李珉却是抚着下巴道,“高府不错呀,高夫人也不像你是个醋坛子,如今都喜欢养着歌姬小唱在家里,何况,让他看得到吃不到也是好事!”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岑子吟笑着摇摇头,这人,便是受伤了也没个正经时候,不过这番话倒是让两人之前赌气地心情好了许多,偎在一起笑了一会儿,李珉这才道,“黑熊必须留下!”

岑子吟点点头,嗯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李珉在坚持什么,不过,既然是李难得的坚持,她就该支持他才是,虽然这件事挺有挑战性了点儿,她便不信王府的这帮子人还能把她给吃了!若真是如此,便找个由头回家去,最好能连李也一块儿带走,她可没有嫁入王府便是王府人地自觉,谁难听点儿,谁稀罕呀!

埋着头在李珉耳边道,“你要想留下它,呆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出来,若是让人知道你也受伤了,黑熊便是想保也保不住。”

李珉眼睛一亮道,“你有办法了?”

岑子吟点了点头,低声在李珉耳边说了几句,李珉闻言沉思了一会儿,这才道,“这样还不行,咱们还不如先闹起来,反正这王府里便是这样,谁闹腾的厉害便是谁有理,他们不顾主人意愿的胡乱闯,正好也将以前的老账拿来翻上一翻。”

岑子吟唔了一声,道,“那你便在屋里歇着,你说,我这会儿去寻谁闹地好?”

李笑道,“九姨掌管着府里的事儿,你寻九姨娘去自然没什么错处。”

岑子吟想了想,将头发拆了重新挽了个简单的发型,只绑了一根丝带,加上一根银簪子固定的牢牢的,身上的衣服却是不用换,走出来叫道,“张嫂、林嫂,走,随我去九姨娘那儿,张叔、林叔你们且把院门看牢了,我不回来谁也不让进,便说是十五爷地意思,秀儿去好生侍候姑爷,尘儿,你领着媚儿姑娘去客房里歇着,不可怠慢了。”

众人皆是应是,便是尘儿嘟着嘴,那媚儿一直没人理会被扔在花厅里,便是她偷偷的与人使眼色不让众人去理会,这会儿偏生要让她去侍候那位,这点儿小心思自然瞒不过岑子吟地眼睛,岑子吟笑着看了尘儿一眼道,“这位小姐是客人,你可不准胡来!”

姑娘、小姐在这时代便是不正经女子低人一等的称呼,正经人家地都唤作娘子,尘儿寻思着姑爷这会儿一时半会儿也起不得身,自家娘子既然瞧不上眼,必是会想法子将她给打发了的,想通透这一层,也不再撅着嘴,笑吟吟地道,“三娘子且放心去,我自会待她如上宾。”

为了庆祝女生频道新版上线,小弓接受笑笑编的号召,今儿个决定多写点儿算作加更,这会儿先发点儿上来大家凑合着,今天晚上我能写多少就算多少,迟点儿再二更,具体时间就不知道咧,号召大家明儿个再来看哈。

。。

另外,从今天开始到月底,女频消费出来的粉红票都是翻倍的,大家有的莫要客气,都砸向我吧,砸的越狠,俺就越开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