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4章 欺负的就是老实人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四章 欺负的就是老实人

会儿岑子吟可没心情与李珉说笑,勉强压下心中的难将在主宅生的事儿讲了一遍,李静静的听了,也不说话,皱着眉头道,“你二叔二婶去了家里也该有个主事的人,不如这样,摩加的事儿我去操办,长安总要留个能做主的人,你留下来也放心些。”

岑子吟知道李珉不好插手她娘家的事,她却是担忧摩加,若是让李去,劫匪毕竟都是把脑袋别在腰上混生活的人,伤了摩加她心中不乐意,伤了李珉她又怎么肯?

可家里的事儿如今还没有处理完,岑家那些人若是乖乖的把人送来了还好,若是没将人送过来,就休要怪她绝情绝义了。杀人者死,包庇者同罪

正说话间,就听见有人来报,岑子黎和岑子玉同来了。

岑子黎如今性情收敛了许多,在婆家如今人瞧在岑子吟的面子上倒是没有多少为难,可惜身子不顶事,自打那个妾有了孩子,她倒是事事越的谨慎起来,连门都很少出,如今若不是为了双亲的事儿,也不会登王府的门,只是岑子吟却是心中好奇,按道理说,这时候该是岑子规亲去她婆家报丧,而她则该换了孝服回主宅才是,为何竟然跑到王府来了。

进来的时候岑才现两人都没有换孝服,说来也是,即便岑子规去报丧,也只能在门外站着,断然没有穿着孝衣进别人门的道理。

刚见到岑子吟,岑子黎便倒在地上,唤道,“三姐,你要帮我报仇”哭的梨花带雨,一张瘦瘦弱弱的脸蛋看着甚是凄惨,岑子玉在一边劝着拉她起来。

岑子吟也忙上去扶着她道,“你这是做什么?咱们是一家人”

岑子黎却死活不起来了,这是犯劲儿,难得也能有这么一把力气,哭道,“三姐,你不应我,我便不起来”她心中是知道的,如今在婆家的地位全赖着娘家的支持,如今爹娘尽数去了,还留下个小兄弟,如今事到自己身上才知道当年大房有多为难,只是千般辛酸说不出口,她与岑子吟是一家人,那一群人何尝不是?

子吟不知道岑子黎这番执着是为何而来,不由得抬起头望着岑子玉,岑子玉冷着脸道,“咱们去准备后事,没多久就听见那边闹起来了,那二三十个知道他们必死,索性一道供出来了许多的人,这会儿倒是差不多家家口口有牵连,老的小的哭成一片,又是求又是威胁的,这会儿九叔公被气倒下了,他们便串通一气,要保下那些个人。”

“大伯母面前子面前都跪倒了一地。倒是没人来求我。我便偷偷地溜出来了。”顿了顿笑道。“若是不成。怕是还有后招。

岑子吟下头问道。“你欲如何?”

岑子黎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望着岑子吟。眼中露出深刻地恨意道。“其他地人我不管。只是杀人和出主意地一定要死”

瞧得出岑子玉对岑子黎如今地情形很是同情。毕竟是多年地姐妹。相处地时日也不少。低声道。“如今他们在哪儿跪着。丧事也没办法办。三娘。你看该如何?”

若是岑氏族人拦着。岑元汉夫妻两人地丧事还真办不成。那些人便是拿着这个跟她叫板。即便把人交过来了。恐怕之后岑元汉夫妻地事儿还要遭到诸多地为难。人都去了。若是再有些什么闹心地事儿也不该将气撒到死人身上。岑子吟冷笑道。“子黎。你可信我?”

岑子黎点点头,她性子与她母亲一般的懦弱,近些年倒是受了大房不少的恩惠,知道岑子吟不会害她,“三娘你且说,我都听你的”

岑子吟道,“如今诸事都以先人后事为主,我让你忍一时之气,等我回来再说可好?”

岑子黎不解的抬起头,岑子吟冷笑道,“让我娘和大哥他们先敷衍着,只说等我回来再劝,我这会儿避开了,虽对二叔有些不敬,到底能将事情给拖下来,你们安心的办完丧事便通知我回来。”

岑子玉道,“怕是他们会放人跑。”

岑子吟轻轻一笑,“不怕他们放,就怕他们不放跑的了和尚还跑得了庙么?”顿了顿又道,“你们回去安心办事即可,我随即便出长安,快马到蜀地也不过三五日功夫,他们见我走了,娘和两个哥哥都松松口,势必会安心一些,也不会过多的阻扰。”

岑子黎虽还有些问,也知道父母的身后事是最要紧的,不敢再多言,岑子玉却是道,“听说你把二嫂那兄弟给揍了一顿?”

岑子吟看了岑子玉一眼,她倒是消息灵通,点点头苦笑道,“揍倒是不至于,拎着扫帚吓了他一吓,他便从墙上掉下来了。二哥还说要和离,你过去若有时间劝劝。”

岑子玉笑道,“大嫂可比咱们这位二嫂会做人,这会儿已是劝过她了,我来的时候在路上前后遇上两拨,大嫂却是自己留在家里守着。听那管事说,你一走,二嫂便拿着鞭子狠狠了抽了那孩子一顿,也难为她那软绵绵的性子能如此的狠,想必也是知道分寸的,这会儿赶过去又有大嫂的指点,岂不比我去劝好上许多?”

岑子吟闻言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么一大家子的处在一起终究不是个长法,家业要兴盛,自然少不了要和睦,可是朝夕的相处哪儿能没点儿磕磕碰碰,并非每个人都那么会处事,一样米养出的百样人会有长短,日子久了鸡毛蒜皮也能让人越的处不来,还不如有点儿距离美来的好,毕竟就算分开了,也一样是一家子,就如同后来的岑元汉与他们一家一般,若真处在一起,未必能有如今的和睦,分开了反倒亲近了。

她之前一直有个误区,总觉得一直亲近的就能一辈子的亲近下去。而这时代宗族的划分又让同宗同族的人割不断,实是她看多了这个时代许多人家吃不起饭,想拉一把又找不到理由,唯有将自家的亲戚划

不想许多道理是明白了,做起来却是困难至极,她非也有缺陷,很多事上的分寸她拿捏的不好,也做不到别人的胸怀若谷,城府万千,说白了就是一个小市民的料。

其实如今的资本已经足够让她耀武扬威了,前提是闲事莫管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想到这儿,岑子吟竟然越的渴望离开长安这个地方,想在苏州的三载,无闲事无纷扰,日子过的极为滋润,即便刘家的人古板了些,却不是会挑事儿的人,她也是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本分,偏生在长安这地方就从来没有消停过。若是离了这儿,就凭他们的身份,到了哪个藩镇不会被当爷供着?哪儿需要操心这些事儿。

弃了那个大包袱,只是家中上下也没几口人,吃饭什么的都不用愁,当年在苏州的作坊能开的那般的好,还不是因为当地本就没什么拖累,而不像岑家和方家的亲戚这般,拼了老命都要挤进来。

即便再怎么赏罚分明,也按耐不住人情,即便是她也忍不住要多给自己舅舅舅妈两个钱使,拼着脸面进来的自然有好有坏,尝到了甜头,即便是犯错了被撵出去也是不会罢休。

肚子饿了便什事都能做得出来,到最后反而积累了一股怨气。

仇富啊~

瞧见身边与自己差不多人突然鱼跃龙门,自己却不能沾光,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嫉妒之心,好的自然想的通泰,想不开的就不知道会干啥了。而亲近的驳不了面子的则以为自己该能得到更多,她管得住一个燕华,却是料理不了全族。

岑子吟泪满面,不知道为何站到了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打走了岑子玉两个,岑子吟与稍一商议便决定进宫,被劫持的虽然只是岑家的一个管事,到底涉及到民生,李珉无权调兵也不能带着一帮管家去干这种事儿,由皇帝派人帮忙是再好不过的,岑子吟可不打算付钱换人,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撕票。

一切犯罪面前,国家机器无是最好用的

运气像是有些太好,进了宫便听见小太监说玄宗皇帝正在跟几个大臣议事,任何人不得打扰,眼见着天色渐晚,一旦城门一关,便要等明日了,何况宫里到了时辰是要关宫门的。

岑子吟着急,便不由得要掉眼泪水,没瞧见她离开长安,恐怕那边的事儿也不会太消停,报信的过来就花了不少时间,这么一去最少还要好几天功夫,天知道那些土匪能干出什么事来,就这么出长安的话,也不知道李珉的话到了地方上管用不管用——人即便敬你,也未必肯替你出兵帮忙。

李见状用手替她抹,劝道,“哭什么?大不了咱们直接闯进去,他要用你总是要让你心甘情愿,这点儿小事都不帮忙的话,咱们也不求他了,你不是高将军府上都能炸个坑么?咱们带着那玩意儿过去,就不信那些人敢跟咱们真拼命”

岑子吟一琢磨,自己本就是愣头愣脑的愣头青,啥都不会,热血还是有一把的,摩加只当做是自己的亲哥哥在看待,本来的打算是做好万全准备付钱闪人,随即让官兵剿匪,自己人财两不空。

这边既然不能想办法,那铤而走险其实也不算大错,反正她也不信那些人明知道是死会不选择要钱,而不放他们走,大不了就损失些钱罢了,换回了人再秋后算账就是,有**,就不信还夷不平那块儿小地方。擦屁股的事儿就让皇帝去做好了,谁让他关键时刻竟然没空的

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岑子吟要是性子里没点儿疯狂的因子,也不能瞧上李这个胡作非为的,拉着李珉的手便飞快的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走,现在就去买那些东西,再去拿了马车,咱们一边走一边做”

旁边一直偷听的小太监闻言吓了一跳,连忙叫道,“别呀十五爷,十五夫人你们……”

看见岑子吟与李珉两个跑的飞快,他被吓的不轻,大唐境内私动刀兵还要夷平一个地方,天知道是哪路倒霉鬼得罪了这两位神仙,高将军府上那个坑……小太监一想到这儿就忍不住一个哆嗦,听说那东西的威力极大,连石头都能炸碎了,人碰了连尸骨怕是都找不回来。

不由得跺了跺脚,往大殿奔去,不论如何,十五爷就是个够能闯祸的主儿了,加上那位破坏力极大的十五夫人,天知道能折腾出什么事儿来不及时把这事儿上报,指不准大家会不会拿他开刀。

出了宫门,两人兵分两路,一路去找人买材料,一路则是回王府寻马车,顺便找几个善武的弟兄来帮忙。

东西都是极好买的,吩咐好人买东西岑子吟便去那相熟的商号取了钱,李竟是连个车夫也不带自己驾车过来了,身上倒是换了件衣裳,指着车上道,“你上去也换件,出门在外的这打扮不太合适。”

岑子吟让人将东西搬上车,倒是不着急制,先换了身衣裳,再用买好的称按照比例称起来,分门别类的一包包包好,需要的时候临时再混合起来,否则在这将近夏日,长安天气又比较干燥的情况下很容易出事。

到了城门,果然有几个一瞧就该是贵族的男子骑着马候着,虽然已是换上了普通的衣衫,可神气间的倨傲却是一目了然,不过这几个都是岑子吟没见过的,两人到的时候几个人正说说笑笑,像是要去郊游一般。

瞧见李珉架着马车过来,众人皆是一愣,李珉掀开身后的帘子对岑子吟低声道,“他们都是被我忽悠出来的,呆会儿别漏了我的底。”

岑子吟闻言脚尖都抓紧了,低声问道,“这些人都是什么人?”

李珉道,“保命用的。”

“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去看炸弹的威力”

闻言岑子吟越的肯定那些家伙身份不简单,低叫道,

少告诉我他们是谁?”

李珉嘿嘿笑着扭过头去,“我老婆说了,她懒得骑马,殿下就委屈点儿了,咱们得先找个合适的地方才行,赶紧出城。”

岑子吟脑子里轰的一声,撩起一丝缝隙透过帘子望了出去,果然是跟李珉有几分像的,而身边余下两个则是跟在一边虽然瞧着不经意,却是时刻都关注着周围的情形。

这家伙,竟然把皇子给拐出来了

李说完又扭过头对岑子吟道,“我也是在路上遇上的,你休要声张,他只是想去瞧瞧咱们实验的威力而已。军器监那帮人老是说危险不让他靠近,放心他也只是瞧瞧,不会告诉别人咱们又有新的东西的。”

狗屁新的

呆会儿看他怎继续忽悠下去,岑子吟自觉没脸见人,隔着帘子嗯了一声催促道,“快走”

就听见李嘿嘿笑道,“殿休要见怪,她便是这性子。

”说着又跳车,跑到李瑛面前压低声音道,“殿下,呆会儿我哄哄,她总是会肯的,您先别着急,咱们先寻到合适的地方了再说,长安附近总是不方便的”

这边岑子吟几个刚出城门,那边有宫内的太监询问四门,得到两人出城又买了一大堆制造火药的东西以后,不由得齐齐的抽了一口凉气,赶紧回宫禀报——要出大事了

回到宫里不久,就听说不止李珉夫妻两个出了城,同行的竟然还有李潭,这位可是如今的安西大都护兼安抚河东关内陇右诸蕃大使,一向受皇上器重的,没想到竟然也跟着那两位神仙胡闹。

无奈之下也唯将这个消息报给玄宗皇帝,玄宗皇帝闻言勃然大怒,“潭郎是个实在孩子,必是被王十五子给哄了去,你们去寻他们,他们既然买了那么多东西,你们需小心些,哥这十五子一向鬼主意多,这次求见而不得便哄了潭郎一道走,定是有什么盘算,一切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回来我再罚他们”

此令一,便有牛千卫领兵去寻,不想,寻了三五日竟然除了寻到在长安城外十里僻静处一辆有岑家旗号的马车与几匹马以外,竟然一无所获,同行五人,竟然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

消息传回长安,玄宗皇帝更是怒不可遏,只是郯王微服出行一事又不可声张,只得暗中派人搜索。

而此刻,惹的长安城鸡飞狗跳的几个罪魁祸正轻装简行的骑着买来的马儿换了近道一路奔往蜀地。

马车终究太慢,岑子吟分好东西以后,便将换下来的衣服扯来一包,扔给那两个看起来就武功不弱的侍卫,又恰好遇上了几个岑家商号的人,讨了马儿却不敢将东西交给他们,只扔在城外,匆匆的奔小路而行,不过三天工夫,便寻到了传信来的地头。

这小城瞧着很是眼熟,岑子吟瞧了许久总觉得与上次被劫的那个地方相似,在客栈吃饭的时候一打听,才知道这儿离巴东官渡不过二十余里,便在官渡下方,回来的时候还没到虎爷的地盘便糟了灾。

自来长江水匪就不少,不过区区二十里就有最少两家,岑子吟还真有点儿吃惊,好在这儿四周过往客商不少,多了他们五个生面孔也不算啥。

没日没夜的赶路,五人都是神情憔悴,除了那两个侍卫,余下三个都还没骑过这么久的马,包括岑子吟在内,大腿内侧都是一片狼藉,只不过岑子吟心中焦急自然不会叫苦,李珉一向又是在女人面前要强的,而李潭身为皇子,身份在那儿,也没脸说自己吃不下这苦头来,只是脸色难看无比。

瞧着岑子吟与人搭话,这才了悟已经到了长江边上,远离长安城千里,虽然心中早有明悟,听见这个答案的时候李潭依旧恼了,“你们把我骗到这儿来到底想做什么?”

李珉嬉皮笑脸的夹了一个菜到李潭碗里,“我可没骗你,是你自己要跟来的。”

岑子吟面无表情的道,“你自己要来看大炮仗,若是不想看现在掉头回去也来得及。”

李潭闻言脸扭曲了一下,旁边两个侍卫却是不动声色,眼前这两位到底不同于其他的人,荒唐了些,只要不涉及到李潭的危险,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李没想到一路没给他好脸色看的岑子吟这会儿竟然站在他这边,嘿嘿笑道,“是呀我家娘子压根儿就不想带你来的”

李潭恨不得一拳揍掉李珉脸上惹人厌恶的笑容,岑子吟则是嫁了个无赖老公也只有跟着不要脸皮了,既然把人给忽悠出来了,自然要派上用场,岑子吟本以为这位在现自己有可能被骗了以后就该打道回府的,毕竟李珉这孩子的人品实在不过关。

真没想到这位皇长子竟然这么——实诚,一路跟了过来,受苦受累不说,还不带吭声的,这样的人才不欺负一下岑子吟都觉得过意不去,当然,最重要的是,把这个人变成己方的朋友,免得回长安城的时候李被罚没个难兄难弟。

眼看着李潭握紧了拳头,脸色也从苍白变的漆黑,岑子吟缓缓的道,“他的性子你该是知道的,你信了就该有这个觉悟,我在路上也不止提醒过你一次。”

李潭闻言一下子就泄了气,是他太实诚,总想着也许下一刻就到了,李珉又挑剔着这儿地方不好,那儿风水不好,要不就是人太多,总是找不到个合适的实验地点,他琢磨着也是有道理的,也就忽略了岑子吟善意的提醒——李说那是岑子吟不待见他

李潭抹了一把脸认命的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既来之,则安之,李珉既然把他给忽悠来了,肯定是有所求,不把事情办好了,他恐怕还会被这个堂兄弟给忽悠,索性自觉一些,好早日回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