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章 剿匪去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三章 剿匪去

天杀的!岑元邦,你血口喷人!”方大娘一下子挣~他的人,这会儿也是发了狠劲,她年轻时本就是家事农活一把罩,即便上了年纪也是身强体壮,只是年纪渐渐大了,脾气也歇了许多,年轻时候好强的性子,一言不合就能拿着扫帚打人,可谓是实战经验丰富,便是与个壮汉厮打也未必能吃亏,那两个汉子根本没想到她突然生出这么一股蛮力来,就这么让她挣了开去。

方大娘跳起来顺手操起供桌上的一个香炉,劈头盖脸的朝那名唤岑元邦的汉子头上打去,一边打,一边骂道,“岑元邦,亏的老娘待你不薄,你想要这作坊明说便是,你是什么为人老娘这么些年也瞧的清清楚楚的了,今天为了这作坊杀得我姓方的,明天便能杀这满屋子的人,你们以为跟着他能得了好处?今儿个阴我,明儿个就阴你们了!岑元邦我跟你拼了!”

岑元邦本以为两个壮汉拉着方大娘是十拿九稳的事儿,没想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被方大娘使那香炉结结实实的砸了几下,砸的头破血流,满身的香炉灰。

岑子玉见状大笑出来,她倒不是不想上去帮忙,本来就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力气没多大,挣扎了也是白费功夫,只是大笑道,“岑元邦,你选错地方了,到宗祠来干这腌事儿,老祖宗都在上面瞧着呢,怕是被你这不肖子孙给气昏头了,才让大伯母有如神助。”

眼见方大娘不过砸了几下便被人又扭了起来,岑子玉扭过头冲着那些围观面色各异的人群道,“你们这些不肖子孙是不是也打算被老祖宗打破头呀!”

岑元邦气的顾不得拍身上的灰,走上来就是啪啪两巴掌,“我是你叔叔!竟然敢直呼我的名讳!”

岑子玉本是张着嘴,两巴掌下来便是脸颊红肿,口中还有血流出来,起初一直笑呵呵的那胖子有些怯懦的道,“元邦,还是算了吧……”

岑元邦扭过头死死的盯着那胖子,犹如一条阴狠的毒蛇,“放了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我是首恶,你们一群帮凶谁也逃不掉!何况,我们只是想拿回自己的钱而已,是他们逼人太甚!你们若是不想要你们地钱了,大可放她们走!你看看你们等到的是报复,还是你们自己的血汗钱!”

走上去堵住方大娘依旧叫骂的嘴,扭过头又冲着众人道,

“你们以为大房就真的那么好心?有钱大家赚?没错,前面分了那么多钱给你们!可你们知不知道我从账房看见的真实利润是多少?这香水的利润以百倍计!分到你们手里的,呵呵,一年多以来,也不过是翻了十倍而已,即便如此,大房还是不甘心,当日没钱做成本,是咱们出钱与他们做成本,这会儿他们却是想一脚把咱们踢开!人不仁,就休要怪咱们不义!”

“明明这香水卖地那么好。为何大房死活不肯再开作坊?摩加为何南下?你们都知道么?呵。不知道是吧?我告诉你们!大房这是拿了咱们地银子南下开作坊!”

还是有些人有惑。不过。都知道这件事是闹大发了。在场地每一个人都跑不掉。他们不过怕地是祖先地惩罚。需要地不过是一个正大光明地借口。那胖子虽然知道岑元邦说地未必是事实。可旁边地乡汉哪儿懂得那么许多。这时代地农民可以说是纯朴老实。也可以说是愚昧好糊弄。听见岑元邦如此说。倒是不好开口了。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叹息了一声。道。“事到如今也唯有如此了!”

随即。便有人扭身离开。留下地也不消岑元邦催促。便拖着岑子玉往外走。方大娘则是被拖回院子里。还有几人则是往内院岑元汉地院子走去。

岑子玉瞧着周围渐渐散去地人群。拖着方大娘走地人根本不在乎弄脏了方大娘地衣裳。岑元邦则是一脸得意。至于在一边帮忙地。不过是族里几个平日里不太受待见地。眼见着方大娘被拖离了视线。岑子玉大声叫道。“岑元邦。你不想要钱了?”

岑元邦呵呵笑道。“作坊到手了。钱自然就来了。

何况,你欠下的,三娘也会替你还上的。”

这话让岑子玉觉得有些不对劲,眯起眼盯着岑元邦,心中虽然恼怒,却还没有失去理智,“我们都死在这儿,你以为三娘还会给钱?”

岑元邦挑了挑眉道,“你以为,我没半点儿依靠就会这么下手?要怪,也只能怪你太贪了,三娘对你不薄,你才掌管了作坊几天?就把里里外外搬了个精光,否则我还没这么好地机会。”顿了顿笑道,“当然,摩加在路上出事也算是天意。否则,我本只是打算重新开一个作坊的,三娘也是,大把大把的钱不赚,死活就守着这么大一点儿地地方忙,一族上下几百口人呢,怎么够分?”

岑子玉又道,“你开作坊会分钱给他们吗?”

岑元邦冷哼了一声,“留下来的自然有份,走了地,既无做大事的气魄,又无情无义,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这时候外面突然一个人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叫道,“不好了,三娘过来了!”

岑元邦瞪了那一人一眼道,“叫什么叫!动手!”

岑子吟一脚踹开大门,喝道,“你连我一起杀了好了!”

岑元邦闻言刹那间脸色变得惨白

岑子吟竟然来的这般快,岑子吟犹如火神附身,整出一股疯狂的气息,这一瞬间他竟然畏惧了。

路上遇上那个小童告诉她的情形让岑子吟几乎赤红了双目,从来就没有骑过这般快的马儿,没想到这帮人不光想闹事,竟然连她母亲和岑子玉也想放过,摩加还在异地危在旦夕,家中人竟然出了这种事。

走到岑子玉身边,岑子玉的脸虽然是肿的,却依旧是淡淡的笑,岑子吟瞧见她的脸更是控制不住胸中的怒火,“谁打的?”岑子玉指着岑子吟的脸问道。

岑元邦旁边一个男子退了一步,岑子吟辈分年纪虽然都比他小,他就是忍不住的害怕,指着岑元邦道,“不管我地事,是他!”

岑子吟淡淡的看了岑元邦一眼,将这张脸记在脑海中,指着岑子玉的手道,“把绳子松开!”

随即便有一个人跑上来帮岑子玉松绑,岑子玉道,“三娘,大伯母……”

岑子吟点点头道,“我知道,九叔公他们已经过去了。”

这句话犹如一记重锤打在岑元邦心上,他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随即跳起来叫道,“杀了她!只有杀了她咱们才能逃过一死!只要弄到作坊,自然有人能保住我们!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我死了在场的谁也逃不掉!做到这一步了,你以为她会放过你们?”

岑子吟喝道,“住口!你们犯下的错,自然难逃责罚,不过,跟着这样一个人,谁有信心有朝一日不被他出卖?”

岑元邦道,“听见没有?听见没有?谁也逃不掉!咱们只有杀了她!”说着就要扑上来,在场的也不过十来个汉子,其中几人闻言有几分意动,却有两个上去扑住岑元邦,余下人等却不知所措了。岑子吟见众人依旧摇摆不定,叫道,“九叔公他们马上就要过来!迷途知返,即便以族规论刑,也不会祸及家人!杀了我,岑氏怕是要灭族了!”

岑元邦叫道,“自然有人能替咱们遮掩!杀了他,九叔公他们也奈何不了咱们!大家都是同一条船!”

啪!

岑子吟一鞭子摔过去,打的那岑元邦皮开肉绽,随即环视了一周,十余个汉子皆是被看的心有戚戚,岑子吟道,“死到临头犹不悔改!将他捆了,押金祠堂等九叔公他们过来!”

众人不动,岑子吟笑道,“怎么?我的话不管用了?或者你们要拿长辈地乔?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作坊的钱,我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你们的!”

说罢过去扶着岑子玉,众人这才缓缓地动了,岑子吟瞧着岑子玉脸上的伤,半是心疼半是责备的道,“你便是个自作主张的!否则怎会吃了这皮肉之苦?”

岑子玉压低声音道,“那些钱我都存在咱们相熟地商号里,你拿去先救摩加。”

岑子吟翻翻白眼道,“要救摩加何须要钱?进去坐着,我先理顺了这边的事儿。”

不过片刻功夫,族里的十多位族老便陆陆续续的都过来了,方大娘也来了,就是头发有些散乱,岑子吟不吭声的只让众人先坐下,众族老皆是气的说不出话来,瞪着祠堂里跪着地二十多个汉子,瞧着方大娘和岑子玉狼狈的模样,人人面面相窥,不知道该如何安抚岑子吟的怒火。

最终,还是辈分最高年级最长的九叔公上前来道,“三娘,今天这事他们是瞒着我们几个老头子的,老头子几个今天正好要进城里办点事儿,半路得了消息匆匆赶回来……”

岑子吟一摆手道,“九叔公,这事儿不怪你们。是我家五娘没把事情给大家伙说清楚,钱是我拿了,拿来应急,这事儿是不对,如今作坊地事我也不好再插手,听说今天参合的人不少,除了几位族老和在上学的幼童以外人人有份儿,今天就把这事情当着诸位地面说个清楚吧。”

“钱我一个子儿也会少你们的,这作坊当日我们也是有几份儿地,如今我便代替我们这一房四家人发个话,我们要撤出来!”

众人闻言顿时议论纷纷,岑子吟管那么许多,扭过头对岑子玉道,“账目你心中有数吧?”

岑子玉点点头道,“本来我们四家就占据了两层,然后三娘子在外有高夫人两层,还有杜大官人两层,后来因为范阳县主撤出,这两层也是我们四家吃下来的,共计六层。另外族里地祭田算作两层以供族人养老以及幼童入学,余下两层才是诸位认领的。”

“当日入股时候,这六层咱们一共拿了多少钱出来?”

“一共六十贯。”

“这次你拿了多少走?”

“一共五十贯。余下还有三十余贯钱还在商号没有收回来。”

岑子吟点点头笑道,“如此,族里该还差我十贯钱,我也不要了。”

众人又是一阵惊讶,低语了几句,最后还是九叔公站出来道,“三娘,我听说这个香水的利润不是百倍么?为何账上才剩下这么点儿钱?”

做这个生意竟然是亏本的!众人根本不信!想想,拿回来的钱要给众人红利,还要给工钱,还要购置原料,这个作坊要是这一年都是这么维持的话,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岑子吟道,“我知道你们根本不信,不妨告诉你们这利润确实是以百倍计的!扣掉众

和工钱,咱们购置那些东西的成本约莫只在一贯左右料涨了,也不会超过两贯!”

“啊……”众人纷纷露出不可思议地表情来,岑子玉接口道,“我们一个月只产出一百瓶左右的香水,因为限量,所以贵族纷纷追捧,价格才能卖的这般高,其实咱们的原料根本要不了那么多。

“那为何不多产些?除了长安城,还有其他地方……一百瓶总是太少了啊……”

岑子玉摇了摇头,轻笑,果然这些人会提这种问题,一辈子读书或者种田的人怎么会懂的这些东西,她也是跟在岑子吟身边学会的。一旦放量,价格只有暴跌……

她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当年胰子才出来的时候是什么价格?”

“因为只有三娘在做!”

岑子玉想反驳,岑子吟摆摆手笑道,“你们要做,日后便做吧,反正作坊的事儿你们自己做主就行!我不会再插手了。这五十贯我不会给你们,今天留下字据就此分了,你们凑凑两贯该是拿得出来地,作坊要运作起来不难,各地的商家都是老熟人了,作坊里也有人知道该怎么做。至于这几个人,”岑子吟指着跪在堂下的二十余个汉子,“我要带走,你们好好照顾他们地妻儿老母,不要因为我的事而迁怒于他们。”

九叔公有些为难的道,“三娘!你……”

岑子吟笑笑,扭过头看了一眼自家母亲,人虽无全人,到底她有自己的底线,“我留下来,绝不会让你们多生产一瓶!”

九叔公道,“三娘!你这话……咱们是记得你地情,不是为了图谋那点儿钱财。这样不就是咱们把你给撵走的么?”

方大娘还是极为不服气的,也觉得有被撵走的嫌,叫道,“三娘,这事儿我不答应!咱们好好的作坊建起来,如今本钱都没有拿够!何况还是你出的方子!”

众人虽然心动那利钱,到底还是记得岑子吟地好处的,今天的事虽然是岑子玉不对在前,既然岑子吟一肩扛下,他们却不能容不得岑子吟这点儿错处,何况,作坊上下打点,多半都是靠的几个人的名头,如今三份儿一起撤出,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安安心心地赚钱,纷纷道,“三娘,不能分!”

“三娘,这事儿便是元邦的不对,你也不能怪在大家伙头上啊!”

“大嫂,你劝劝三娘……”

方大娘见状道,“三娘!”

岑子吟摇摇头,她去意已绝,有这么第一次裂痕,日后都有了猜忌,这一帮族人本就是良莠不齐,拉拔了一家余下的便有别地心思,往日是看着他们日子清苦,又不乐意三天两头的往自家塞人,才出钱建了这作坊,如今他们既然看明白了其中地利润,也不消她再出钱稳定人心,她撤资别人是巴不得呢!

何况,她心中对这些人还有怒意,为了一点儿钱,就能做到如此地步,除了那个八岁拦路小童,竟然没有半个人站出来说话,这帮人日后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家和万事兴!那也要人合得来才行!

方大娘见状却是恼了,“三娘!你不能是非不分!做错事的是他们几个,又不是咱们!”

话声刚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女子地尖叫,众人脸色一变,有人冲出去瞧了一眼,只见一个丫头披头散发的冲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大汉,大叫,“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却是瞧见祠堂内站着的尽是族老,九叔公正恼,厉色喝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那丫头哭叫着冲进来叫道,“救救我!他们……他们杀了夫人还想……还想杀我……”

人都尽数将岑元汉那边的事情忘了,岑子玉抓住岑子吟的手尖叫道,“三娘,他们本打算……”

方大娘怒道,“本打算杀了我,也杀了五娘,再杀了弟妹,好栽赃于她!”

九叔公气的重重的顿了顿拐杖,叫道,“将他们给我拿下!”

十多个汉子一涌而上,跪在地上的人个个脸色苍白,没人想到事情竟然做成了,都遗忘了那个角落!

十多位族老则是面色各异,这群人中赫然有他们地子孙,一时间露出又是羞愧又是恼怒的神色,其中还有些隐隐的担忧。

将人拿下后,九叔公道,“三娘,这事若依族规,便是一个死字!不知是否能交给我处理?毕竟此事牵连甚广,若交给官府,我老岑家的面子就算丢光了……我岑家竟然出了这种谋财害命之辈,我岑家之大不幸呀!”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拐杖顿的劈啪作响。

岑子吟闻言淡淡的道,“我说过了,人,我要带走!岑家的事日后我不会再管半分!”

九叔公道,“你能否给我这个老头一点儿面子,不论如何,这并非整族人都对不住你,这些人,我也会依照族规处理,必将警示众人,不可再犯。”二三十个人,岑子吟带走了不知道会如何处置,特别是在这盛怒的情况下,到底是看着长大的子孙,还有几个是老夫人娘家地人。

岑子玉突然嗤笑一声,“这些人杀人的时候你们在哪里?”走到那依旧瑟瑟发抖的丫头身边,将她拉了起来,“我二伯母又该如何?”

九叔公有些妥协,其中一个族老见状连忙站出来道,“杀人偿

也只有这几个人杀了人,其他地人却是罪不至死,走他们要做如何处罚?”

这明显是想求情了,岑子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这会儿我二婶尸骨未寒,你们倒是有闲情逸致。

娘,我们走!”

方大娘听闻杨氏竟然就这么没了,方才还是她扶了岑元汉过来帮忙,片刻功夫就阴阳两隔,不由得红了眼,只觉得这会儿还在这儿磨磨唧唧的人实在是可恨至极,钱也不乐意再要了,只想速速离了这帮人面兽心的东西,帮忙扶起那个丫头,跟着岑子吟走了出去。

走出大门,岑子吟突然停了下来,扭过头冲着门内地众人笑道,“你们最好在今天晚上之前将这儿的人都给我送过去,否则……”

留下方大娘安排二房的后事,还有个未成年的子规要照顾,岑子吟匆匆往家赶去,刚走进门,就瞧见那个事情的导火索站在墙上不知羞耻的跟一帮子不知从哪儿来地小屁孩儿比谁尿的远,不由得怒火中烧。

操起门后的扫帚叫道,“你!给我滚下来!”

那孩子被吓了一跳,一个踉跄摔下来,别的小孩儿却是被吓跑了,岑子吟上前去拎着他的领子往屋子里拖,旁边一群管事媳妇看了吓了一跳,却是暗暗欣喜总算是有人治这个小泼猴了。

岑子吟只将那小破孩拎到自家二哥地院子,一脚踹开院门,正碰上闻声赶来的吴氏,将那小破孩往地上一扔道,“二嫂好歹也管管你这兄弟,大白天的站在墙上对着街上光着,他不要脸咱们家还要!”

一句话将吴氏说地脸色涨红,看见自家兄弟果然还光着蛋子,脸红的越发地厉害了,好歹都十来岁的孩子了,这般模样,这不是丢她地人么?

二郎闻声走出来,恰巧瞧见吴氏捂着脸哭,又见自家久不回来的妹子竖着眉毛,脚下还躺着自家的小舅子,问道,“三娘,你这是……”

岑子吟噼噼啪啪的便骂开了,“为你这小舅子,五娘挪了公中的钱来贴补家里的用度,如今事情闹腾大了,害死了二叔二婶,子玉挨了几巴掌,娘也差点儿让人给杀死在老宅里!你还有心情在家里念书?今儿个,要么你自己管管这小舅子,要么我替你管!”

“什么?”二郎跳了起来!扭过头冲着吴氏道,“你惯出来的好兄弟,平日里我就给你说了,让你管管,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流水般的花钱!今儿个你要是不管,咱们就和离!我伺候不起这么精贵的小舅子!”

说罢便往外冲出去,一边叫道,“娘呢?”

这边大郎和卢氏也闻讯匆匆赶过来,早就听说岑子吟一扫帚揍下来个小泼猴,还不知道是谁去告的状,只是事情闹大了却是不行,听见岑子吟的叫骂,两个皆是愣的那儿。

还是卢氏反应的快,叫道,“三娘,到底怎么回事?”

岑子吟勉强压下怒气道,“娘在祖宅帮忙操办丧事,我回来跟你们说一声便走,摩加还在蜀地等着人救,没时间耽搁在这些小事儿上。”又扭过头冲着被吓的不知所措的吴氏道,“你是个好的,只是性子太懦弱,若是你下不了狠心管你这兄弟,便交给我或者大嫂,我二哥方才说的是气话,休要往心里去。”

“气话?”二郎跳脚,“什么气话!她就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吴氏吓的更是畏缩,二郎此刻见到她这模样更是怒火中烧,急吼吼的道,“走走,见了她这样子我便心里烦!今日休想我改主意!谁劝也不管用!”

卢氏见状连忙与大郎使了个眼色,大郎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了,冲着二郎道,“你与我先去祖宅,看看娘和五娘如何了。余下的事儿回头再说!”

卢氏则是上去劝吴氏,岑子吟冲她点点头道,“我回去与十五爷商量一下去蜀地的事儿,这边就交给你们了。那边的事儿也不消操心,凡事多担待一些,家里正是多事之秋。”

出门之前岑子吟便叫了人去宫中寻李珉,快马来去不过一个时辰,岑子吟回到家中的时候李珉也恰好回来,已是听说了发生的事儿,却是不知道祖宅发生的事情,笑着道,“祖宅的事儿处理好了,那摩加的事儿也不消操心,咱们带兵去削如何?我想好了,我还没带过兵呢!”

岑子吟却是瞧见李珉的笑语一下子眼眶便红了,在外面她只有怒火,在李面前却是忍不住的要示弱,想要人帮她出气,李珉见状便慌了手脚,抱着岑子吟拍着她的背脊道,“怎么哭了?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带人揍他!是不是担心摩加呀?没事的,我们这会儿就进宫,让皇上派兵给我,我帮你剿匪去!”

擦汗,最近看清穿看糊涂了,前面那一章那啥啥……我认错……改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