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章 人不疯魔不能成活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章 人不疯魔不能成活

明就是岑子吟带着所有的人发家致富,这会儿却变成出过力,流过汗,岑子玉撅起嘴冷笑道,“往些年你们也是日日的出力流汗,没见挣了几个子儿,今天你们要为难我,我没话说,要是把我大伯母气出个好歹来,呵呵!”

岑子玉冷冷的扫视人群,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有多么的希望这些人闹腾,最好是最后一拍两散,管着这个作坊两三个月而已,已经是看的心生凉意,背地里怨岑子吟当年不多让他们出钱的,又觉得大房二房四房只出了几个院子便要算两股,他们吃亏了的,道是家家都有房子,随便一修葺便可用来当作坊,或者随便划块族地来修一座便是,也不想想族田也是二房当年所购。

私下里也有人谋算着作坊,岑子玉都一清二楚,实际上,这个作坊对于大房来说不算什么,唯一的意义就在于,岑子玉的嫁妆在这儿,否则大房完全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其他事情上,努力的维持着这儿的公平公正,别人还是谋算着。

这些人呀,就是不能共患难,亦不能同富贵的!

岑子玉的话让有些人沉思,有些人却是恼羞成怒,这分明是指责这作坊有他们不多,没他们不少,那胖子闻言叫道,“五娘!你这话是说大家的不是了?三娘子开作坊,让大家出钱出力,谁有二话?三娘子在地时候做的如何,大家没有二话,可如今咱们讨论的是你私吞公中钱财一事!是说你不配做这个当家一事!而大嫂袒护你,情有可原,却是理亏!三娘子在此即便说不得大嫂的不对,也该与诸位父老配个不是!”

岑子玉差点儿没咬碎一口银牙,正想开口,就听见有人道,“那我给你赔不是成不成?”

人群散开,岑元汉在杨氏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进来,走两步还咳几下,迈步都是极为艰难地,喘息声让人十分担忧他是否下一刻便呼吸不过来了,岑元汉毕竟是老族长,这会儿虽然病的已经没有了人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气,到底往些年的威望还在,而在这儿闹事的都是些年轻人,即便有几个辈分大些的,小时候也许还吃过他的排头,只要这人一天不断气,只看着他便有畏惧之心。

因此众人见到他纷纷的让开一条道,兴许有些还有小时候阴影的,这会儿便往人群里钻,唯有几个本就桀骜不驯的还站在人前,不过,气势明显弱了许多。

岑元汉走过来,杨氏扶着他,身边还有个丫头帮忙扶着才能勉强站立,停下的时候很是喘息了一阵,由于心中恼怒,气更是难顺,指着那胖子地鼻子道,“你是瞧着我们这一房就剩下我这么一个黄土淹到脖子的病秧子了,便没了顾忌是不是?我跟你说,马上给我滚!”

那胖子本就是个两面讨巧的人物,岑元汉挑他第一个自然是有道理的,他见状摸摸鼻子无辜的笑道,“二哥,您别生气,您别生气呀!哎,顺口气,我这是来帮忙劝架的!”

岑元汉唾了一口道。“越帮越忙。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说完这一句。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

“元汉!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来讨自己地钱还错了?”一开始嚷嚷着要死要活那个男人叫起来。

岑元汉只是咳嗽。越想说话越说不出来。杨氏不住地与他顺气。而那五舅爷却是不依不饶地又要寻死觅活。岑元汉见状咳嗽地越发厉害。五舅爷叫道。“岑元汉!今天你到底要不要把钱给我?若是不给。我就带着我全家老小到二娘地坟上去!死在她坟前!”

话声一落。岑元汉突然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喷地杨氏一身。杨氏愣了愣低下头去看。旁边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二哥吐血了!”杨氏这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尖叫起来。方大娘正要上前去帮忙。那一脸阴鸷地男子突然高声叫道。“大房把二哥给气吐血了!”

他身边几个汉子闻声随即叫道。“把大房地绑了送去宗祠!她们把二哥气吐血了!”

岑元汉过来说话地声音夹杂着咳嗽。站地远地听不清。站地近地又皆是不怕岑元汉地。听他们一吆喝。众人随即回过味儿来。纷纷涌上来将方大娘和岑子玉拉着。自有人去了绳索来要捆两人。

情势急转直下,眼见着岑元汉被气吐血,活不了多久,众人心头犹如压了一块大石头。若是不赶在族里老人赶来之前把事情给坐实了,必然气死岑元汉地罪名就要落在他们头上,如今只有在众人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把事情赖到大房身上,到时候大房不认也不行,倒是一石二鸟。毕竟去了个威望极高地岑元汉,众人的顾忌就要小上许多。

几个人绑岑子玉与方大娘,其中两个却是上去帮忙扶岑元汉,杨氏本就是个不太有主见地,见自家男人这样早就慌了手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边乱糟糟的如何她皆顾不上,只知道岑元汉面如金纸,出地气多进的气少,眼见就要不行了。

这边送岑元汉回房,又是请大夫的,那边却是押着岑子玉与方大娘两人去宗祠受审

受审,却是没一个族老在场,族里的少年皆去学堂了年则是审问的人,岑子玉瞧着周围一张张麻木不仁的脸,心中一阵悲凉,对待于他们有恩的方大娘尚且如此,何况她一个小小的孤女?

当日被遗弃再正常不过,为了钱,这帮人竟然可以枉顾礼法,违背人伦,一点儿旧情也不念,若是有半个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一句话,她也不会对这些人心冷至此!

眼见着那阴鸷男子一句句地宣判她的罪行,最后竟然是以不孝为名,要乱棍打死,岑子玉笑了。

心中竟然无比的快意,指着那阴鸷男子的鼻子笑骂,“你可知我二伯为何会今日被气吐血?也许一条老命就此没了?”

那男子喝道,“你气死长辈,还死不悔改?”

岑子玉哪儿管那么多,只是觉得越发的好笑,心中像是有一团火要喷出来,有很多话她不吐不快,“那是因为他年轻时候过错太多,所以因果报应,不知道你老来又该如何死法?哈哈……人生来本就是为了受苦,早死早超生,我爹去的快吧?那急病本该是极为折磨人地,可他与人为善,所以走的没什么痛苦。我也算不错,到底不会缠绵病榻,什么都吃不得,走一步也不能!”

那男子喝道,“你疯了!”

岑子玉根本就没疯,只不过偶尔人总是要癫狂一下的,这些人中了她的计,她想尖叫,可只能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眼前张狂的人,根本不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这件事她谁也没有告诉过,那一天,岑子吟烧笔记的时候以为她什么都没瞧见,实际上,她瞧见了很多,有些东西是她根本想不明白的,有些东西她却是一眼就能知道,她相信岑子吟!对她好的她要百倍的偿还,对不起她地,就不要怪她无情了!

方大娘担忧的瞧着岑子玉,叫道,“五娘!你在胡说什么!”

岑子玉扭过头去瞧着方大娘道,“大伯母,我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在拖延时间,方大娘也许还没有瞧出这些人的真正目的,岑子玉却是从那个男人眼中看见了杀机!真正的想将她们置之死地,只有这样,做实了事情,才能逼岑子吟让步!

不过,这些人错看了岑子吟,一个作坊也许她不会看在眼里,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岑子吟的本事即便是在那座王府,也不会任人欺凌,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娘家人来扶持!

岑家如今的一切,哪一样不是岑子吟亲手挣来的?

只是,摩加地意外让岑子玉有些头疼,好在她将那笔钱留下来了,在这个时候完全可以解燃眉之急。

那男子明显很是焦急,岑子玉的行为让他有些不好的预感,加上方才有人与他说方大娘身边的管事不见了一个,只想匆匆的摆平这边的事情,喝道,“将五娘拖下去!”

方大娘闻言将岑子玉护着身后,叫道,“你敢!”

那男子低笑道,“大嫂,得罪了!”突然旁边冒出来两个男子,将方大娘往后面拉,岑子玉见状脸色大变,叫道,“你要做什么?”

那男子笑道,“你偷了公中的钱,气死二哥,二嫂要找你拼命,却是将大嫂误伤,之后二嫂因为看守的人不谨慎悬梁自尽!那丫头便也跟着陪葬了!”

人群中一阵轰然,那男子见状扬声道,“你们怕了?这会儿要么就是咱们害死二哥,一分钱也别想要回来,要么就是这女人害死他的!三娘一向不讲道理,不坐实了这件事,你们是想让咱们岑家人辛辛苦苦建起来的作坊给五娘当陪嫁,还是白送给了王府?大房现在跟王府瓜葛不清,谁都知道跟皇家最难打交道,咱们吃得地亏还少么?”

人群中不知谁叫了一声,“趁机和大房分了!”

便有数声附和,众人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那男子又道,“五娘拿了公中的钱,死不悔改,大房为何要替他遮掩?还不是该是拿去填补王府那个无底洞了!三娘出嫁地嫁妆是多少咱们不管,毕竟都是大房的钱,可如今拿咱们地钱去填那个无底洞,不分家,岂不是日后要将棺材本都贴进去?”

“这次的事儿本就是五娘地错!若非她,能让二叔气的吐血么?气死长辈,一个死字自然逃不脱!可事后若咱们不齐心,让三娘那母老虎拿住了把柄,咱们就是一个灭族也未必!要做便做,一不做二不休才是大丈夫!”

努力码字……晚上还会有吧?大家不要等就是了,反正最近我地都会比较晚。。。

早上起来看两章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