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九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九章

队官兵涌进岑家大院,这时候众人还在议论纷纷,九算离开,这岑家的老宅子便被一群拿着明晃晃刀剑的官兵给围的水泄不通,岑氏族人正愣,就听见领头的人大喝一声,“通通给我拿下一个都不准跑了”

官兵一涌而上,不论老弱妇孺皆是拿绳子捆了,岑氏的男丁看见情况不对,便有人带头叫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官府抓人总要有个由头我岑氏族人在自家房里商议事情,你们这般闯进来拿人是为何?”

根本没人理会他们的叫嚣,明白人心中都知道这是岑子吟在背后使绊子了,可心中也有些怀,自家的事儿竟然闹腾到让官府出面,还将族中的男女老幼通通拿下,这岑子吟要干什么?

也有几个怀是跟岑子吟无关的,厉声叫道,“我家三娘子是王十五子之媳,你们这般拿人就没个怕觉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领头的淡淡的抬起眼皮瞧了那几个人一眼,“便是三娘子揭你们私设刑堂,都闹出人命了,谁没怕觉?谁没王法?老老实实的跟爷回去交代了倒是可以少受些皮肉之苦。”

众人闻言便有个跳了起来,“是她原来真的是她走进王府的大门,就以为自己升天了么?她这是要将我们全族上下都灭了好吞了这份家业”

“九叔公,您瞧瞧,这便是您的有心帮咱们的三娘子如今咱们一族上下怕是要灭在她手上了,还好逃出去了几个。”

……

最多的还媳妇闺女的尖叫声,女人孩子乱成一团,哭的叫的躲的,男人则是有机灵的偷偷的往后面溜去过很快他们就现想逃跑并不实际,后面也围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官兵。

此刻岑氏族人的这片土:上鸡飞狗跳,凡是活人皆有错抓没放过,一个个的用绳子捆了串成一串粽子往京兆尹送。

走在长安城地大街上。便有人指指点。“这是谁家又被抄家了?犯了什么事?”

“看他们地打倒不像是多富贵地人家呀?这是得罪谁了?”

很快就有人认出这是岑家人。捂着嘴笑。“这是岑家人。三娘子领了这些人办作坊。一个个忘恩负义地想吞了去。不想肥肉没吃到嘴。便被人给惦记上了。

该”

“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八卦之魂开始燃烧围不知情地纷纷围了过去。

那人便开始絮絮叨叨地讲起来。如今长安城地人。没地说。一张巧嘴行遍天下。“这岑三娘。你们知道么?就是那个献封父地那位入王府地那位。话说这岑三娘啊……”

外面的人听的纷纷点头,这长安城就是封不住消息,什么事儿到最后总是能让人听去个七七八八,所谓隔墙有耳便是如此了。

这岑氏族人男女老幼皆被拉进京兆尹,不多时,便沸沸扬扬的传出消息来长安城上下皆知道了岑三娘不光是只母老虎还是个狠角色,将她得罪狠了,管你是什么人,便是亲戚也照样让你下大牢。

如此一来,消息传到岑子吟耳中的时候子吟惊的不轻,“你说他们被全部流放?我不是让你交代那边的人人者死,从犯重判庇的人再轻点儿吗?”

真让岑家人灭族了,那就好玩了。

流放……这事儿谁都知道若是没有人在外面打点在半路上能死掉个七七八八,何况那些老幼,还有那个来跟岑子吟报讯的学童。

张管事点点头道,“我在街上听说了就立即去京兆尹打听,那些人说是皇上的意思……”

“皇上?”岑子吟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她岑家的家事皇帝插手干嘛?她把他得罪狠了么?不就是拐了个王爷出去溜达了一圈,顺便试验一下**的威力么?虽然毁了半座山,可大唐国土广袤,谁在乎那么一点儿半点儿的,这还顺带的帮他剿匪,灭了地方上的一大祸害呢李潭不也端端的给他送了回来吗?

想归如此想,关于这位皇帝的脾气岑子吟还是要问李珉,扭过头就瞧见李珉趴在**好不可怜,岑子吟就气不打一处来,她男人被那皇帝揍了一顿还不够,这会儿又插手他的家事来了,真没道理。

李瞧见岑子吟的模样就开始苦笑,“必是他还没气过……”

岑子吟瞪眼,“我还在生气呢”

“可他是皇上……”

好岑子吟无奈,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人有十万大军,她就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们儿,她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都认了,她还能怎么样?

凑到床边坐下来,边上的人瞧见这情形纷纷退了出去,岑子吟压低声音道,“现在怎么办?他脾气也不能拿着人命乱来?所有的人不管有罪没罪都统统充军配,这皇帝当的,也够昏

…”

李珉瞧见岑子吟锁着眉头,伸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惹的岑子吟瞪了他一眼,拍开他的手道,“什么时候了还没个正经样儿?我瞧这顿板子是没把你给打疼。”

李珉笑道,“我调戏我老婆,啥时候都行,天公地义”

……

还好屋里没人,这人张口就来胡话实是让岑子吟又好气又好笑,见他如此轻松,岑子吟倒也放松了几分,低声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法子呀?总不能真让他将人送了出去,反正这事儿都以为是我做下的,哼,他倒是没半分干系,说出去也没人信呀只以为他回护我呢”

这皇帝她是没见过了,只觉得阴险阴险的,想到上次高力士那种渗人的笑容岑子吟就是一个哆嗦,有没有可能是那家伙没事儿找茬玩?这么久了,皇帝也没召见她,而她也没那心思去抱大腿怎么想怎么觉得可能是那位干的好事儿

只听见李絮叨叨的道,“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主意,除了高力士我想不出第二个人来。皇上便是生气也不会胡来的,定人要逼着你去求情瞧着这事儿咱们不消管了,不如就让他们折腾去,我还不信他们真敢将岑家的人全配了”

岑子吟道,“我也不信,其他人我不知道,让那个给我报信的孩子吃苦我是不同意的。”

李珉想了;,眼珠子转悠了一圈就想爬起来,谁知道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刚一动便哀叫起来子吟连忙按住他,“有什么话说就是,要什么东西我去替你拿,你就消停些,别再折腾自己了。”

李珉摸摸下巴道,“我本来算跟你一起去劫狱的过我这会儿动一下都困难,外面还有人守着呢,恐怕不行。要不,咱们去宫里一哭二闹三上吊?”

岑子吟瞪眼,“有没有有建设性,比较实一些的方案?上次拐了个王爷虽然结果还不错,这会儿就有后遗症了,这次再折腾,恐怕我们两个都得被关上一辈子”

瞅着外面的岑子吟就来气,李珉这家伙为了不让人贴身监视然巴巴的在人面前做些很猥琐的动作,岑子吟当时恨不得把手给他宰了是他老婆,可不是外面那些歌姬什么的人前那样只让她脸都丢光了,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即便是现代人前搂搂抱抱的也是不正经的表现好不好一看见那些人岑子吟就觉得脸上烧,好在那些家伙还算识趣,李的根本目的也是让那些人不在他面前晃悠,这会儿都退到房间外面去了,不良夫妻才有机会私下商议这件事。

“要不,”李珉道,“就进宫去求皇,谁知道他会有什么要求。”

岑子吟闻言沉吟了一会儿,偏着头看李珉,李珉见状道,“若是按照我的想法,咱们大可以去劫狱以后趁机溜掉,这次出去我就不想回来了。”

岑子吟也不想回来,这话她没说,也没去细想,当时家中的事没有处理完毕,要是她‘畏罪潜逃’天知道会是什么情况,倒不如现在让人耍着玩,至少只有她一个人会有小小的愧疚,若是要用一个陌生孩童的性命来交换摩加,岑子吟是毫不犹豫的。

只是,这会儿跑却是不行了——让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李珉还有伤在身,往哪儿跑呀

不过,如今皇帝这么拐弯抹角的来损她,商人都无利不起早,何况是一国之君,若非心中有算计,怎么可能如此?倒是时候要离开长安城了。

只是,岑子吟不能抛下一家老小,他们先走可以,方大娘大郎二郎几个也必须安排好了离开,自然,最好的法子还是让他们先行离开——没了岑氏族人,他们想留下来也会犹豫?

其实,这次的事情倒不是那么的糟糕,岑子吟眯起眼睛,劫狱是不可能的,进宫见见皇帝探探玄宗的底细倒是很有必要。

想好这些,岑子吟笑着看李珉,“你尽快养好伤,我明天想办法让高力士带我进宫求见皇上,看看皇上是怎么想的。”顿了顿又道,“这些年其实你完全可以离开王府的,若是真想走,总是该去寻一寻那个让你留下来的人。”

岑子吟说的是王妃,李珉闻言脸色有一刹那的不正常,随即摆摆手道,“不说了,她也被我气习惯了,过几年若是过的好,再带封信岂不是比现在去说的强?”

岑子吟想劝,却又闹不清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珉并非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王府上下一家都活的极累,唯有抿紧了嘴唇扭身出去了。到底该如何,也要先进宫瞧瞧再说,这长安市实在是个是非地,只要有合适的借口说服家里人,岑子吟巴不得能早早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