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章

了人去高力士府上投帖子,岑子吟正想让人去请岑家方大娘便来了,同来的还有岑子玉,听说了外面的消息,岑子玉面无表情,方大娘却是一脸愁容也不待进门便拉着岑子吟的手道,“怎么会这样?三娘,你不是想……就算他们有错,终究是你的叔伯……”

岑子吟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侍卫,将方大娘引进花厅,方大娘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岑子吟都只是听着,这次的事让方大娘足足的老了十岁,脸上充满了忧色,岑元汉夫妻突然的离去,若要说对谁打击最大,莫过于方大娘了,他们这一辈的岑家人亲近的就剩下远在广州的刘福宏夫妻,岑元汉夫妻老来凄苦,好容易放下岑子黎的事却又身染恶疾,最后落得如此下场只能让人唏嘘。

瞧着方大娘说着说着便红了眼眶,岑子吟劝道,“二叔本就是身子不好,在**熬着吃不得,动不得,去了也是好事,二婶离了他也活不好,两个同去却也是好事,到底是解脱了。这事儿也有我的过错,咱们好好照应子黎和子规便是,如今后悔伤心已是来不及了,对生人好些总是比伤心来的强。”

方大娘闻言摇摇头,收拾好心情抬起头对岑子吟道,“别人再怎么对不起咱们,咱们也要做到本分才是,我想明白了,人和人之间哪儿能扯的平?只是欠下的终究要是还上的,让人欠我们总比我们欠人来的好。”

岑子吟闻言瞧了岑子玉一眼,岑子玉微笑着道,“大伯母想离开长安城,顺带的也好去扬州和广州瞧瞧咱们的产业,摩加回来将路上瞧见的风物说了一遍,那光景让我也很向往呢。”

她刚想到这个,子玉就提了出来子吟有些惑的看了岑子玉一眼,“娘要走,子规他们怎么办?”

方大娘闻言道,“趁着身子还结实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大郎二郎两个看他们自己的意愿,依我说花些钱也能弄个一官半职的,与咱们同去是最好,他们若是喜欢长安咱们也不强求。你娘我这大半辈子都从来没去过其他地方,还不知道大唐竟然有那许多的风情,如今也一大把年纪了,指不定哪天就断气了,趁着这会儿还能动走走看看总是好的。”

方大娘是想岑子吟放开岑氏族人,如今家中唯一一个立场不坚定的人就是她郎二郎虽不是记仇的人,可小时候的阴影犹在,如今又添新仇,与这一家人在一起总是免不了要伸伸手,就像如今的情况,方大娘知道自己是在找借口,可也不能真的不管?

情况怕是更加的微妙,得寸进尺是人的习性氏那一群人也不是多么的高风亮节,有了这么一遭,怕是要将岑子吟吃的死死的了,指不定还以为他们欠他们的,方大娘离开郎二郎则是完全有借口不好插手岑子吟的事,事情就要好办上许多了。

她知道的是子吟也想离开,岑子玉在劝她的时候并没有提许多只是觉得这个法子不错,过上个三五年的再回来事情也就过去了。到时候岑家人也该能看清他们这一房的态度带的也可以让子规他们出去散散心,唯一的担忧就是唐沐非何时能回来,这会儿瞧着唐沐非虽然带了信,却是依旧没有消息,不过这不要紧,方大娘是打算去扬州的,这是唐沐非的老家,指不定在那边就能遇上。

岑子吟不知道方大娘地心思。却也猜:几分是岑子玉提议地。低声问道。“那子黎又该怎么办?”她却是要担心人走光了以后岑子黎无所依靠。

岑子玉笑笑。“她也不放心子规呢。我让她回去劝劝姐夫。若是同意。咱们在扬州与他谋个缺。

天下间地肥缺最多地怕就是在扬州和杭州了。依照那位亲家地习性。怕是要鼓掌叫好来着。岑子吟闻言点了点头。既是如此。也无需她再赘言。想了想才道。“这件事我会处理好。娘。你们回去便准备一下先下扬州。他们这次必是吃了大苦头。我也不再追究了。只要他们交出那几个动手地人。余下地就由得他们去。”

岑子吟倒是没有解释这件事不是自己做地。说出去怕也没人相信皇帝老儿会管她家地事儿。即便相信了。恐怕还是涂添烦恼。

没有了靠山地岑氏族人。岑子吟可以想象会是什么光景。只怕是人排着队地等着算计。至于大郎二郎两个。反正还有许多年地时间。等到杨家人在长安城横行地时候怕是也会觉得日子艰难。这还是最坏

,最好的情况便是大郎二郎秋后考取了功名,卢家们谋个好职位离了这儿。

想明白前后的关节,岑子吟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却不打算告诉方大娘自己的计划,送两人走的时候,岑子吟拉着岑子玉慢了两步,低声问道,“我娘是怎么了?她真的想离开长安?”

岑子玉淡淡笑道,“听摩加说外面的情形,想出去走走罢了,咱们这会儿便开始寻要南下的官船,这样路上也没危险了。”顿了顿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岑子吟愣住,望着岑子玉半晌才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走?”

岑子玉道,“你老是在我面前说苏杭有多么好呀苏州广州都是置了田地的,经了这件事,难道你不想越的想离开了么?至少我和大伯母都觉得想出去散散心,大哥二哥他们也不必分家了,那么大的院子足够他们住了。”

回到房中,岑子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一直想要走,一直在想如何劝说家人,这会儿突然临头了却是有些恍惚,长安城是她来这儿以后呆的最久的地方,也不是呆不下去,突然之间却现要离开了,心中竟然隐隐有些失落。

又觉得千头万绪的,还有多的事情没有准备好,想了一会儿又突然跳起来,走到门口去张口要唤林管事,李珉见状道,“你做什么呢?岳母她们走了以后就心神不宁的。”

岑子吟扭过道,“我娘想去扬州瞧瞧,既然要走,不如趁早,家中的事儿本就不少,千头万绪的大嫂二嫂未必好上手,我寻思着让几个管事回去帮忙。”

闻言也是啊了一声,这次倒是没忘记身上还有伤,冲着岑子吟招招手道,“过来说话。”

岑凑过去,引得外面两个站岗的好奇的多瞧了一眼,方来王府一天,这小两口已经闹出了许多的笑话了,虽然这会儿两个都是一脸的纠结,依旧让人克制不住一颗好奇心,只是两人在低声咬耳朵,根本听不见说的是什么。

只见岑子吟听了以后眼角上挑,嘴角是微微的勾着,走到外面唤来尘儿,尘儿听完吩咐以后便笑嘻嘻的出去了,也不见去做什么,只是半个时辰不到就回来了。

翌日,高力士的人来接岑子吟,否则她还真个出不去,待到岑子吟方一离开院子,就瞧见三三两两的各府皇亲国戚不约而同的过来串门子,只围在李珉的房里赌钱,闹腾的乌烟瘴气的,不过上面有吩咐,只要李和岑子吟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便不管他们做什么,两个有任务在身的侍卫私下里也是要赌两把的,没多久便被拉到一起去赌钱了,只是时时刻刻都盯着李,耍的不算尽兴。

这边岑子吟到了高府,高夫人亲自来迎的,说起来也算岑子吟的面子大了,高力士门前车马云集,许多的人排队排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未必肯接他们的帖子,能让高夫人接,那更是天大的面子。

岑子吟却是有点儿不爽,高力士这么躲着她,铁定是心头有鬼了,坐下喝了两口茶,跟高夫人闲聊了两句便迫不及待的问起高力士的下落,“不知道高将军在什么地方?昨天我让人来投拜帖的时候分明说好了这会儿的。

“外子这是被皇上召进宫了,你且等等,他说过片刻功夫就能回来的。”高夫人笑道,明显是看出岑子吟的不耐烦。

岑子吟闻言道,“若是高将军没空,那我还是改日再来好了。”说罢便起身,人要是下心躲她,求见也是白搭,她是算好那人该对她有所求的,否则也不会磨磨蹭蹭这么许久都不主动上门。

果然,一起身高夫人便站起来道,“三娘子且等等,外子真个有事。”

一个管家在一边笑道,“高将军出门的时候还说,若是三娘子不信,大可再将这府邸炸个坑出来,他在宫里听见消息也必然会立即赶回来的。”

如此说话,岑子吟倒是不好走了,只得重新坐下,高夫人是个闲事不管的,只拉着岑子吟说些长安城的风物,时间倒也过的挺快,不过一个时辰高力士就回来了,还没走到客厅便朗声笑道,“老夫便知道三娘子性子直来直去,约好了时间便容不得人失约,老夫在这儿给你赔不是啦可真不是拿官场上那一套敷衍你,皇上这会儿召见老夫正是想让老夫与三娘子商议些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