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一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一章

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礼下与人必有求于人,岑子换到房,点上一盏清茶,这还是岑子吟来了以后的习惯,这时代的人总是喜欢往茶水里面加些作料,恨不得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偏生忘却了茶水自然的清香。

这时代的茶都是煮出来的,相较于现代的茶水淡而无味,岑子吟不是个爱挑剔的,爱好除了酸+以外便是这一样,看着手中捧的清茶,不由得又想到其实炒茶也是个有进益的东西,就是技术难度太高了些,怕是要试验再试验才能得出结果。

生活中处处都有可以改善的地方,岑子吟轻轻一笑,她还想挖个茅坑呢,当然不是只是一个坑而已,若是能有完全的下水道系统,顺带的用化粪池装起来,折腾出沼气什么的还可以当燃料,熟了的轮回之物则可以做肥料。

还有自来水系统什么的,可惜在这儿全拿不出来,本来只是打算在自家那个小院搞些来自己日子过的舒服,却现只要在长安城这个地方根本没办法实现,如今就在那个院子试验一下新来的种子也要提心吊胆生怕被人给偷窥,上次的事儿以后岑子吟就打死不打算再拿东西出来给人瞧了,如今瞧瞧拿出来的东西,除了酒、香水、胰子是为了赚钱,给皇家的莫过于一些学术上的,余下的就是一个**——保命用的,还真个没什么划时代意义的产品。

岑子吟在这边愣,高力士也在思索该如何与岑子吟聊聊,三番两次献上的东西,岑子吟都是为了保命,第一次的酒,说是保命也不为过,毕竟她当时被王家给惦记着,第二次的是怕第一次的份量不够,还真让她误打误撞给碰对了,第三次的**他派人去暗杀她,结果她冲上门来示威,要么选择宝贝,要么选择一起死——还是为了保命。

这样的情况下,难不让人觉得她还藏有什么好东西,听那些专门负责这些东西的官员说,若是岑子吟想谋利,便是这些东西可以衍生出来的东西足以让岑子吟成为天下第一富豪,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偏生她就是小打小闹是这份心让高力士以为这个人心中是有君有国的,否则也不会有后来的事。

如今岑子吟拿出来的东已经足够多了,因此皇帝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封赏也没封赏啥,你说当皇帝的能小气么?光从小辈手上拿东西,小辈孝敬的便罢了,若是找个借口伸手要真拉不下这个脸来,于是就只有小小的算计一下,这不,送上门来了。

高力士一是皇帝肚子里的:~虫,皇帝不好办的事情他要主动去办,皇帝不好说的话由他说,见岑子吟不语,本打算晾上岑子吟那么一晾的计划自然行不通,琢磨了一下道,“三娘子不是来寻老夫有事么,怎的起呆来了?”

岑子吟回过神就瞧见高力士这只狸一脸假笑,跟这种老油条打哑谜她自问是比不过的,挑挑眉道,“我来就是想问高将军,皇上怎么得空管我家里的事儿来了?别说您不知道要说不知道,我起身就走。”

力士瞪眼,果然是让人受不了的爆竹脾气,一点就炸呀,瞧瞧这是上门来求人办事的样子么?好歹他也是朝廷上下人人敬重的,连皇帝都不会叫他的姓名是唤高将军,公主皇子王爷哪个见了他不是一张笑脸生眼前这位就没给过他好脸色瞧。

好。他是想让人杀了免得泄露了皇家地秘辛。可这不是事后纠正错误了么。果然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知道拐弯抹角眼前这炮仗知道会怎么做。高力士索性也皮了。干脆承认。顺带把黑锅给背了。“你们拐了皇上地儿子出去。皇上宽宏大量不与你们计较。老夫却是不忍王爷被你们害地如此。因此此计是老夫向皇上献地。”

一脸地你奈我何。惹地岑子吟牙痒痒。果然是脏唐呀。人人都有当无赖地潜力。皇帝要没想法岂会出这个头?这是摆明了告诉岑子吟。你来哄我。哄高兴了俺就给你点儿好处。小样。你小命还在我手里拽着呢。玩你跟玩蚂蚁似地。就别藏着掖着地了。

岑子吟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不妨明说就是了。拐弯抹角地也不嫌累。”

一句话把高力士给呛地半天说不出话来。瞪着岑子吟心道。这丫头就不懂要给人留点儿面子么?这么直白地说出来。谁好意思说。我想要什么什么来着……何况。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岑子吟手上到底还有什么东西。

瞪眼半天。岑子吟都视而不见。高力士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才道。“好。三娘。这事儿呢也是我寻思地。听说上次你们去剿匪地时候用地**是新地?威力还要大些?我琢磨着。你要是把这个给献给皇上。没准儿皇上一高兴。你求

会应的。”

岑子吟肚子里暗笑,求什么都会应,若是求她要离开长安呢?

“我已是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的了,那东西是十五爷哄庆王的,若是不信,庆王手上不是还余下些么?你们大可看看是不是跟以往的有区别。

这回答早在高力士意料之中,李潭回来以后他就让那两个侍卫说了过程,也拿到了剩下的东西,闻言笑道,“若是这样,老夫就有些为难了,要不,索性等等,皇上这两日公务繁忙,外务内事纷扰不断,因此心情不是很好,过两日皇上心情好了,老夫再去劝劝?”

岑子吟闻言苦笑,“我那些族人在大牢里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等上几天。罢了,是他们自作孽,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说着起身道,“高军不必为我的事再劳神了。”神情颇有几分沮丧,往前迈出一步竟然有些摇晃,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脸色有种不正常的潮红,那模样让高力士有几分忧心,连忙上前叫道,“三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岑子吟摇摇头笑道,“如此来,岑氏五百多口人的大家族,竟然就只余下了我们一脉,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去与我娘交代,若是日后死了,也知道该如何向我父亲交代。”顿了顿呵呵笑道,“说来也全是我惹的祸,若是我不……他们至多也不过日子过的清苦些,清苦好啊,清苦最是磨练志气,倒是不会让一些小人拖累了去。”

说到这里,眶竟然有一些泛红,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望着高力士道,“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我该给他们抵命?”

说完便咬牙往外面跑去,高力士见连忙追出去叫道,“三娘子,切切不可胡思乱想,这事儿怨不得你”

虽是个太监,却也不好去拉,只能叫迎面而来的两个丫头拦着岑子吟,这会儿岑子吟已是泪流满面,高力士恼道,“三娘子这是做什么?那些小人做的事儿怎能怨到你身上?”

说来高力士也是心惊番,岑子吟前一刻还是怒火万丈,下一刻却是愧疚满面,这变脸变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如今瞧来岑子吟是在此事上有心结了。

岑子吟捂着脸哭道,“高将军,别说了若非我,我家合该是有个小酒馆,日子平平静静的,我只想着要争口气,要出头,却没想到之前差点儿害了家里人,如今又连累了族里的人。”

高力士见过把过错往别人身上推的,就是没见过不管管不管自己的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拉的,瞧见岑子吟这样子,实是伤心至极,不由得有些愧疚,这岑子吟是不想再害了人,所以才不愿意拿这些东西出来。

说来也是,这些东西若是换了个人拥有,皇帝怕是宁愿不要,也要将这样的人给扼杀掉,这样的人实在太危险了,一旦有朝一日她对皇帝或者对朝廷不满,谁知道到底会有多大的破坏力。

只听见岑子吟又哭道,“我都够小心翼翼的了啊,只是想挣些钱而已,可是,总不能瞧着眼前能帮的人不帮?谁知道有些人会如此的不知足,你给了他们这样,他们还嫌不够,明明就是温饱也不足的,如今有了饭吃,又了衣穿,却是觉得你该与他们绫罗绸缎……”

高力士听见这话刹那间脸就红了,不知道岑子吟是不是有心影射,可他是一下子就联系到自己身上,当然,他不是想拿着东西去邀功,只是想多点儿东西来支持皇帝罢了,若对方是个男人,他有千般的手段可以逼对方就范,可如今是个哭的狼狈不堪的李家媳妇儿,高力士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半晌,苦笑着劝道,“三娘子,歇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夫欺负了你呢”

岑子吟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瞪着高力士道,“不是你们欺负我是谁?你欺负我,皇上也欺负我他打了十五爷一顿板子还不够,还要连带我家里的人一起罚,还不如罚我呢我不管,今天我不走了要么就把我给杀了,要么就别插手我家里的事儿这么把我给关着,把我家里的人都关着算什么事儿?这不是让人戳我脊梁骨么?”

说罢就往地上一坐,叫道,“反正我今天丢人丢光了,我的族人死绝了我也没脸去见家人,别的地方没您老的话我也去不了,没什么其他可损失的,也就只有留在这儿悉听尊便。”

……

高力士揉揉疼的额角,这位三娘子果然跟李珉是蛇鼠一窝,两口子都是这么极品,招惹不起啊招惹不起。

不过,若是一个泼妇就能让他低头他也不叫高力士了,高力士摆摆手道,“请三娘子去歇歇,待冷静下来咱们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