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三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三章

院里乱作一团,本来就没几个下人,只有三个丫头,和媳妇,此刻听见主人卧房里传出来的尖叫声,所有的人都飞奔过去,张管事一把推开守在门口的侍卫,一脚踹开门叫道,“尘儿,怎么了?”

李珉这两天都睡在旁边的客房里,夜里挑灯夜战到四更天才勉强歇下,如今岑子吟都是自己睡在房间里,这会儿只见尘儿扑在床边抱着一脸呆滞的岑子吟一边摇晃,一边叫个不停,“三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三个管事和媳妇顾不得那么多,都挤了进来,媚儿和秀儿也跟着挤进来,还有两个侍卫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一脸不正常的岑子吟。

目光呆滞,瞧见有人进来缓缓的抬起本来迷迷糊糊瞧着尘儿的眼睛,不解的看了众人一眼,只是眼光涣散,那样子就像是三魂跑掉了两魂一般,空有其形,而再不是原来的那个人。

张管事在门口叫了半晌,尘儿也不应,只是抱着岑子吟哭,媚儿见状一把掀开挡在她面前的人,冲上去抓住岑子吟摇了摇,叫道,“三娘子,三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岑子吟被摇晃偏来倒去,头四面摔着,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眩晕,尘儿一把推开媚儿叫道,“你做什么?”

媚儿脸色难看的紧,问道,“子昨天晚上不还好好的么?怎么会这样?到底生了什么事了?”

尘儿闻言喝,“你是怪我?我进来就瞧见三娘子是这样,我还在想是不是你给她吃了什么不该的东西”

昨晚岑子吟临睡之前吃的东西是媚儿准备的,媚儿闻言脸色涨的通红,只跳起来叫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三娘子于我有救民之恩能害她?害了她我有什么好处?”

尘儿知道媚儿说的有道,只是这会儿心里全乱了套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否则也不至于胡说八道,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自然收不回来,这会儿脸上也不好看,死咬着嘴唇瞪着媚儿。媚儿也不服气的瞪着她,张嫂见两个丫头不知所以的吵了起来,还顶起来子里也是乱哄哄的一片,勉强叫道,“这会儿吵什么吵,赶紧去找大夫。”

媚儿旧是一脸地不敢相信。走到岑子吟面前使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岑子吟却是没有半点儿反应像是根本不知人事一般。秀儿不肯声地退了出去。飞快地往外去寻大夫。

这边那个来传旨地太见到这个情况由得跺跺脚也顾不得那么多。冲了进来。瞧见岑子吟痴痴傻傻地坐在床沿。而周围地人除了叫大夫然连其他地事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尖着嗓子焦急指着媚儿道。“你赶紧去请十五爷起身呀还有你。”手指指着尘儿。“赶紧去通知王爷王妃一声。这么大个屋子也没个主事地人儿。”

一边说一边恼地紧在皇帝身边跟随了不少时间。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只觉得这帮子下人就没个下人地伶俐劲儿。要不是怕出了什么漏子也不能主动揽下这个事儿来。

见到门口那两尊门神还在呆。那太监便气不打一处来|不得把莲花指戳到人脑门儿上去。“你们两个回宫去禀报消息呀杵在这里能有你两个赏?小心赏你们一顿板子”

张管事此刻镇定了许多。对着那太监道。“公公。毕竟是我家三娘子出了这种事。我寻思着还是要回岑家禀报大爷和二爷一声。”

那公公挥挥手道。“有人主事便好。一群人围在主子屋子里做什么?你也别来问我。十五爷起身了问他老人家去。我是来传旨地。竟然让我给遇上了这种事儿……哎……”说罢望着自己手里地圣旨愁。这玩意儿如今交不出去。若是寻常地太监遇上这种事势必就这么回去交差了。可他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主子地意思?

不论如何都要等个结果才好回去交差,至于其他的则不重要了,反正这边已经有人进宫了。

屋子里总算有点儿样子,李披着衣裳,头乱糟糟的脸不洗牙不刷冲进房间里来,岑子吟依旧坐在那儿痴痴呆呆的,衣衫也没有穿整齐,头几乎跟他有一拼,见到屋子里有人,李珉大叫道,“你们站在这儿干什么,给爷滚出去”

吼完扑到床边,屋子里便半个人也不剩,皆退了出去,倒是没有人关上门,只在外面不远处偷偷的瞧着,李珉慌乱的在旁边翻了一下,扯了件衣服给岑子吟披在身上,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随即才顿在床边伸手摩挲着她的脸,不住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三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衣服都不穿好就让人闯进屋子里来了?你最在乎这个的不是么?”

岑子吟动也不动,李珉不由得烦躁起来,伸手捏着她的脸道,“疼不疼?你别闹了,昨天还好好的呢,今天怎么这样了?”

这一把掐的有些实在,手松开以后岑子吟的脸上红了一圈,那是下手极重,只是岑子吟半点反应都没有,甚至没有觉得疼,只是在半晌之后才淡淡的看了李一眼。

李珉身体一顿,浑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媚儿在门外见状冲了进去,将李珉拉起来道,“十五爷,夫人如今这样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您可不能倒下,大夫还没瞧过呢”

李珉脸色惨白的坐在地上,似是呆了,恍如晴天霹雳一般,媚儿见状又是拉又是拽的,却半分动摇不得,只有冲着门外叫道,“你们站着干嘛?谁来帮我一把?”

尘儿刚从外面回来就瞧见媚儿靠在李珉身边,整个身子都贴在李身上,而秀儿愣头愣脑的站在那儿望着里面,恼的伸手在秀儿背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骂道,“你糊涂了不是?还不赶紧过去帮忙?”

说罢率先一步走进去着媚儿扶着李珉起身到岑子吟身边坐下,秀儿又在门口愣了愣,才走进来却不知道该帮忙做什么,看的尘儿又是一阵懊恼,“傻站着做什么呢,去给姑爷端杯茶水过来呀”

两个主子都没了主意,还好王爷和高姨娘片刻功夫便过来了,王妃那边也是有人过去通知,这

娘掌了事儿六姨娘也是匆匆的过来帮忙,瞧着这又是各是一番心思,一团忙乱下来,那大夫替岑子吟诊脉以后,颇有些丧气的表情让众人心中皆是不安,围在一处拉着那大夫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您也开口呀,好端端的人突然就成了这个样子也该拿个说法出来。”

那大夫一脸的纠结,望着十六姨娘几乎暴怒的脸苦涩的道,“脉象无异,却是对什么都反映不过来夫试了半天也没试出个所以然,皆是与常人无异,十六姨娘请恕老夫学艺浅薄,实是没有见过这样的病症。”

说罢拱拱手就要告辞,十六姨娘闻言怒道,“与常人无异就该行为举止与常人无异才对怎么可能再看看你再看看”

那大夫被十六姨娘吓的不轻,低着头道“老夫已是看了许多次,确实瞧不出来呀”

十六姨娘无奈都知道岑子吟才是她的大靠山,若是岑子吟出了意外也指不准会生什么事儿,急的想叫人将这大夫拖下去打死算了,偏生这大夫又不是府里的人,只有指着那大夫的鼻子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高姨娘见状拉十六姨娘的手道,“姐姐,你先别着急,好生生的人断然没有这样突然就痴了的,也许是这位大夫没有瞧过,长安城的名医多的是,即便不行不是还有御医么?咱们再去请了回来。”

十六姨娘闻言才现自有些过火了,失了分寸,不由得感激了看了高姨一眼,深吸了口气勉强定下心神才道,“妹妹说的对,这会儿该让人去寻访名医才对,不过我瞧着长安城的名医未必能名副其实,还是宫里的人来的保险,妹妹看看能不能……”

说着瞧了老昏花的老王爷一眼,高姨娘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走到老王爷身边去说话。

十六姨娘扶着额头瞧**痴痴傻的岑子吟,拿针扎都没反应,这此麻烦是真大了吗?

这边还未曾好好喘口气,氏和吴氏便过来了,进门要见小姑子,将人放进来以后,一瞧见岑子吟的模样,吴氏便彻底傻了,卢氏则是压下心中的愤怒望着李道,“姑爷,怎么会这样?昨儿个三娘还送了点心回来与我们,今天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

李见岑家的人来了,勉强定下心神道,“昨天我一直和人赌钱到四更,累了就在房睡了,今天早上他们来叫我,三娘就成这样了……我也不知道……”

卢氏呼出一口气,冷冷瞧了屋里的人一眼,丫头、媳妇、管事、王府的姨娘和王爷,还有个这会儿被震晕了的李珉,抿着嘴沉着脸道,“好好的人绝不可能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不管如何,王府该拿个说法来。”

十六姨娘闻言眼睛一亮,卢氏又道,“大夫怎么说?”

高姨娘摇摇头道,“大夫看不出缘故,如今正派人去宫里请御医过来。”

卢氏道,“这样不行咱们在这儿干等御医也不是办法,我只敢肯定三娘铁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样,昨天三娘都做了些什么?我们该查清楚了,若是昨天没有点,三娘最近都做了什么?又接触了什么人,虽然不知道原因,顺着这条线去查,我想,咱们总是会有点儿收获的。”

冷厉的眼光甚至扫到门口那两个侍卫身上,还有那个刚过来传旨的太监身上,众人心中一凛,岑子吟的重要性在各人心中自然不同,第一个赞同的便是十六姨,“昨天在这院子里的人个个都要单独审问才是只是……”

眼光也扫到那两个侍卫身上,又转到老王爷身上,老王爷呵呵笑了两声,只是干笑不说话,十六姨娘只觉得一根刺哽在喉头,却听见李从**跳了起来叫道,“先审屋里的人”又瞪着门口那两个,“你们两个最好也别离开这儿”

想了想又道,“这些天到咱们这儿赌钱的人,都要查查,这事儿还要交给两位去做,我在这儿陪着三娘,请两位嫂嫂去与大哥、二哥说一声。我这就去列一份名单给你们。”说着扭过头去望着那来传旨的公公道,“公公不妨回去与皇上说说,这些日子在我府里出入的人,个个都少不得嫌,这次的事儿皇上和高将军都该有所怀,我也一样,若是不查个水落石出,我势要将这长安城搅的天翻地覆”

李珉火了,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竟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岑子吟要么是被不知趣的给害了的,要么便是有人知道了一些东西这么来害她,如今大唐那些东西保密着,从何而来更是机密中的机密,若是泄露,恐怕问题就大了。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最好都别要他知道是谁做的。

跳到房里刷刷刷的写了一串名字,那公公也是知趣,随即便跟了过来,苦着脸道,“十五爷也给奴才一份儿,奴才好去回皇上的话。怕是皇上呆会儿就会派人来了。”

李珉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将纸扔给他道,“自己抄”

卢氏和吴氏拿了那名单便匆匆回家,那公公也回宫复命,这边岑家小院却是人群来往不绝,皇帝派人来,高力士派了人来,李珉则是要十六姨娘叫几个心腹过来,自己在房间里陪着岑子吟,又将所有的人一个个的叫到跟前来询问。

今日的王府,格外的风声鹤唳。

咳咳,我跑出来溜达了,在家里憋了半年,宅的如我也扛不住咧,第一站,南京……不过大家放心,字还是会照样写的,一天三四千对于劳碌命的俺就算是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