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狼第十四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狼 第十四章

凉如水,已是初夏时分,这季节的长安城本该是有,一入夜却是彻底的凉了下来,房间里的烛火燃到一半,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熏香是荷花的味道,偶尔飘来一阵淡淡的清雅让人心旷神怡,岑子吟已是睡了,李珉却是靠在梳妆台前拿着笔在写什么。

尘儿拉着秀儿两个丫头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夜风吹过时有几句低语,不时又扭过头去瞧上两眼。

听见屋子里依旧没有响动,**映照的人影一动不动的在那儿,尘儿咬着下唇低声问道,“要不要进去让姑爷休息呢?他一天没吃东西了,要是他也倒下了,咱们三娘子怎么办?”

秀儿闻言点了点头,尘儿见状伸手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说什么都好,你这榆木脑袋都没点儿自己的主意么?要是姑爷肯听,早些时候就听了。”

秀儿被敲的很无辜,只能看着尘儿,尘儿在岑子吟身边呆的时间最长,她自然以尘儿的话为标准,唯有摸摸头顶被敲的地方望着尘儿道,“尘儿姐姐,那该怎么办?”

尘儿看见她木的样子就生气,又要伸手敲她,秀儿见状抱着脑袋低着头躲闪,那样子可怜至极,让尘儿瞧了半晌也没能敲下去,收回手呼出一口气恼道,“懒得敲你,敲了这么久没见聪明,倒是越的蠢了。”

说完,托着腮望着天空繁星点点,一弯新月皎洁的刺目,平日里瞧着漂亮的夜空这会儿看起来杂乱无章,只想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星星都给抹了去。

瞧了半天,旁的人不吭声,越的烦躁,偏生知道跟着榆木疙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榆木疙瘩唯一的好处就是忠心了,唯有深深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到底该怎么办呢?御医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自然是该劝了十五爷去休息,没,谁来照顾夫人?”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托着托盘走了过了上面摆放了些清粥小菜,悄无声息的,吓的尘儿猛然扭过头瞪着她道“走路都没声音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这才瞧见她手上的托盘,午的事儿还没消气,她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午与媚儿一番争执,两个人都不肯落了下风,自是不待见她,瘪瘪嘴道,“之前还装老实,这会儿倒是跑到十五爷面前献殷勤了。”

媚地脸暗了暗起头道。“总比你在这儿坐着呆来地好对主子好是坐在那儿叹息愁就行地。也该办点儿实事。”

完就去推房门儿被媚儿地话刺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扭过身道“十五爷吩咐了人不要打扰地”

媚儿道。“十五爷一天没吃东西了。这么下去你要看着两个主子倒下才安心么?”

两人针锋相对让秀儿有些摸不着头脑。一天之前两人之间地关系还是很融洽地。她很是佩服媚儿地机灵。尘儿老在她面前夸媚儿做事多么多么地好。这会儿却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她心中不解。却不敢说出来。只站在一边不吭声地偷瞧两人。

尘儿也被媚儿这话说地没话可说。只能咬着牙瞧着媚儿推开门走了进去。听见门内媚儿低声道。“十五爷。您一天没用东西了。用些。夫人还靠着您照顾呢。”

李珉没有说话。伏在梳妆台前地身影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媚儿站在一边托着托盘又道。“奴婢不知道大地道理。却是知道。若是十五爷如今保重。今天不倒下也许明天后天大后天就会倒下。夫人如今地身子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有人陷害?十五爷就算吃不下东西也要硬塞下去。因为十五爷要做地事情还很多。

“即便十五爷不为这满园的奴才考虑,也该为夫人考虑,十五爷倒下了,让谁来照顾夫人?皇上如今下令彻查此事,十五爷不想看见结果么?”

“放下”李珉淡淡的道,对于一入夜就没说过话的李珉突然开口,尘儿和秀儿不由得睁大眼睛对视了一眼。

“十五爷……”媚儿还想说什么。

“我心里比你明白只是这会儿不得空罢了,你退下”李珉头也不抬的道,继续伏在案上。

媚儿闻言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又扭身走过去替岑子吟整理了一下被子,这才退了出来,瞧见尘儿和秀儿站在门口瞪大了双眼看着她,不由得示威似的瞥了尘儿一眼。

尘儿见状气的牙痒痒,劝得主子回心转意她本是极开心的,不想这丫头竟然是个有分颜色就开染坊的主儿,以前怎么不

么不安分,倒是到她面前来得瑟了,抿抿嘴不说话瞪着媚儿。

媚儿笑了笑,转身离去了,走路的步伐都轻快了几分,瞧的尘儿扭过头冲着秀儿道,“你可别学她,三娘子今天才躺**,便到姑爷面前献殷勤来了,真是个忘恩负义的”

秀儿呃了一声,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尘儿又道,“今天姑爷问话的时候都问了什么来着?我怎么总觉得这丫头越瞧越不对劲呢那模样,要是三娘子好了,不收拾她才怪呢”

秀儿眨眨眼道,“其实……她没做什么啊”即便是献殷勤,那也是在她们两个人面前,没有私下里来呀

尘儿气的跺脚,她一向是最受宠的,哪儿能让别人越过她去,本来她对岑子吟感情就最深,如今瞧着谁都是要心上一的,何况这个前恭后倨的,以前即便有李珉跟前的差事,媚儿定会托人去做,如今她两个还在跟前呢,就这么大咧咧的走了进去,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点儿?

越想越是觉得对劲,咬牙道,“你这是什么话?瞧瞧她今天是什么打扮?昨天晚上就是她送了东西给三娘子吃的,不行,我问问张嫂去”

秀儿见尘儿说去就去,真么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跟岑子吟一般直咧咧的性子,不由得拽住她道,“十五爷不是问过了么?当时我就在旁边,那宵夜是媚儿一个人做的,不过,媚儿这段时间都没出过府,也没跟什么人往来……”

尘儿翻翻白道,“这样就更可了她本就出身风尘,认识的人怕是不少,什么东西都是知道一些的,来咱们这儿也没多久,来了之后虽然跟外人接触少了,可之前不见得少,当初我就不该……”

秀儿捂着她的嘴道,“尘儿姐姐,别么说,媚儿姐姐其实很可怜的,我想她应该不会……何况,姑爷心里也该有数的,即便不成,还有大爷和二爷在呢,咱们还是服侍好主子就行了。”

尘儿闻言愣了愣,难得秀有条理的说了这些,说来也是,她一个丫头虽然是长久的跟在岑子吟身边,到底也没多大的能耐,何况媚儿与她日日的相处,她也是急了,才会胡乱的怀,加上一口气憋在胸口,总是不舒服。

真她去查,也不能再查到什么东西,媚儿当日过来的什么东西都是过了她的手的,后来也没有跟外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只是这院子里除了媚儿她便拿不出第二个可以怀的对象,唯有将满腔的怒意和委屈泄到她身上,她嘴上虽然倔强,心里却也是明白的。

咬牙,又坐到台阶上,想到屋子里的岑子吟,便是鼻子酸,眼泪水刷刷的往下掉。

如今她方寸乱了,连服侍好主子的本分也做不到,连媚儿也是不如的,一想到这个,便是又怨又悔,懊恼的低叫道,“不是她还能有谁?不是她还能有谁?只有她”

瞧见尘儿哭了,秀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呆呆的瞧着尘儿泪水越流越多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转角处,媚儿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闭着双眼忍下满腔的泪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双拳忍着胸口的闷疼踮起脚尖轻手轻脚的往房间的方向走,她做的还不够么?

几乎费光了所有的力气才能走回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床,**的东西都是一般的,只是,她的床边摆放的东西明显比对面那一张要少上许多,吃的大家都一样,用的尘儿却是要高出其他人一截的,人人都知道她在岑子吟心中的地位要高上许多,人人都敬重着她,就像敬重着岑家的娘子一般。

她以为,只要自己够本分就可以让人将她看的与其他的人一样的,当她是一个普通的丫头,不用像尘儿那样的风光,只要像秀儿那样虽然有些木讷,到底是人人都疼她就好了。

她可怜么?秀儿这么说,可是,她要的不是别人的可怜

尘儿之前待她如此之好,扭过头却是说出那样的话来,其他的人呢?其他的人又是如何看她?可像是尘儿那般,没事的时候还好,有事的时候就会第一个怀到她身上来?

她想将那些东西交给尘儿的,可是,她也有傲气,是她做的她自然愿意承认,可是,不是她做的,她凭什么要低头?

她想要的,不过是别人的尊重而已呀……一入娼门便永世不得生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