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五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五章

\请到 WwW,69zw,com

专业手机电影下载

家内院的灯火也是未曾熄灭,大郎在**辗转反侧,着,索性坐了起来,就在床边坐着发呆。

卢氏见状也坐了起来,下床替他寻了件衣服披上,罢了便静静的坐在大郎身边,大郎见状摆摆手道,“你不用陪我,歇着吧,若是扰到你睡觉了,我便去书房坐会儿。

卢氏道,“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三娘突然这样,家里谁能安生?好在娘和五娘他们已经走了,若非这样,她老人家怕是会伤心。”

大郎闻言笑了笑,拉着卢氏的手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还好娘走了,如今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越是这样,我便心中越不安,三娘她……”

卢氏嗯了一声道,“我想劝你一句,三娘如今人还在,一切的事就还不是定数,即便……十五爷对她还算尽心,身边跟着的也是咱们家的人,即便他将来对三娘不好,那院子里也尽数是咱们的人,大不了吃些亏咱们也能将三娘给迎回来。”

大郎点点头道,“也是这般想的。不过,我始终想不出,谁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害她?院子里除了一个媚儿,便都是咱们家贴心的人,十五爷虽然胡闹了些,可当时守着的尽是皇上的人,他们两人走到哪儿便跟到哪儿,怎么会突然就这样了?”

卢氏皱皱眉问道,“会不会媚儿?”

大郎摇头息,“不知道,不过三娘是把她的命生生从阎罗王手上抢回来的,她……”

卢氏闻言点头,“是了,只瞧那模样就道是个聪明的,该知道跟着谁对她有好处,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不过,她的背景还是要再查查|面有皇上的人在查,咱们自家院子里的人只有自己费心些了,里里外外的翻上一遍,我还不信就找不出缘故了!”

郎嗯了一声。又不说话了。闷在床边盯着那烛火出神。卢氏揉着发疼地额头拼命思索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地。半晌。只听见大郎幽幽叹息了一声。“她本是极聪明伶俐地爹生前其实最疼地还是她。”没想到现在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后半句话大郎没有说:来。只怕说出来就承认了这个事实。一旦承认就再也没有挽回地余地了。即便所有地人如今都有个认知。岑子吟怕是不会好了。莫名其妙地变成这样。连御医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日里无所不能地岑家三娘子如今成了个连话都不会说地痴人。吃饭穿衣什么都要人照顾。与刚出生地小孩子无异。唯一地区别便是小孩子饿了会哭会动。而她却是什么知觉都没有。

瞧见大郎脸上地表情。卢氏疼地伸手搂着他地腰。低声劝道。“别这样。即便是倾家荡产天下名医。咱们也要治好她。”

大郎伸手拉着卢氏地手。点点暖意传来。微寒地春末之夜。凉意入骨。唯有相互取暖才能向往明日地光明。

心中一丝惑让大郎下床走到床边推开窗户。外面地星光闪烁着眼看着夜空中那轮弯弯地月亮。突然道。“其实。三娘小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地。十岁那一年却是突然变了。我在想……也许……”

“也许什么?”卢氏听他久久地不说话郎笑着摇摇头。“是我痴人做梦只是她做事一向有自己地目地。一向让人担心偏每次都能遇难成祥。不知道这次是不是一样可以?”

方大娘刚走她便出了这件事之前方大娘的离开是走的那么的匆忙,他一向心思多,总是喜欢胡思乱想,不由得敲敲自己的脑袋,卢氏见状也走了过来,顺着大郎的目光望过去,外面的虫低鸣,月色下一切都隐隐约约的,瞧着格外的幽静。

低吟道,“她这次也可以的!”岑子吟在,岑家一定可以兴旺,若是傻了,岑家虽然未必会衰败,总是一个极大的打击,无论如何自己的家要用心的守护。

二郎的院子也是没有熄灭烛火,甚至二郎到此刻还没有入睡,坐在书房里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样子,烦躁的扯开了衣领,浑身上下都是汗水,他放从院子里舞刀弄枪了回来,刚歇下便又被一股烦意淹没,方才发泄了半晌精疲力竭的感觉也不能让他消停下来。

瞧见左手边吴氏摆好的茶水,端起来喝了一口,却是被烫的噗一声喷了出来,随手将茶杯扔在桌上,却是打翻了泼了一桌的茶水,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吴氏见状扑上去抓着二郎的手叫道,“你没被烫着吧?”

二郎烦躁的挥开吴氏的手道,“我没事!”

吴氏闻言一愣,便顿在那里鼻子一红,眼泪水便往下掉,二郎瞧见她哭更是心烦

摆摆手道,“你别在这儿守着了。”

吴氏闻言哭的越发的厉害,只是哭,却不做声响,二郎本就不会哄人,何况此刻心理面憋着一股气,见状却不得不耐下性子道,“你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先去睡吧,别哭了。”

吴氏不听,只是哀怨的抬起眼角看了二郎一眼,又接着哭,二郎一把将吴氏拉到怀里,粗手粗脚的拍着她的背脊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心理面烦得慌,你在这儿守着也没什么用,明儿个的事儿还多着呢,早些歇着吧,今天也忙了一天了。”

吴氏闻言吸了吸鼻子道,“你在这儿也不是只有傻坐着?明天的事儿还不是一样多?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你不睡,大家就一起不睡好了。”

二郎闻言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他实是没什么心情去哄别扭的吴氏,勉强压抑着胸口的憋闷道,“你先去睡吧,即便睡不着也别在这儿傻站,我心里烦得慌,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吴氏闻言不啃,抿着嘴低着头站在那儿,二郎见她犯了倔,扭过身子坐到凳子上不看她,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偏生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又已是迟了,来不及去王府发泄一番,只能听吴氏带回来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胡乱拼凑了一番也不知道个所以然,去问了大郎才知道个大概,因此越发的烦躁想要亲自去看看,偏生天迟迟的不亮。

吴氏在一边站了许久,二都不肯回头,越发的觉得委屈,咬着下唇道,“都知道三娘在没办法好了,如今家里的顶梁柱便是你,你不好好的保重身子,日后家里上下该怎么办?”

二郎闻言了起来,扭过头狠狠的瞪着吴氏问道,“你说什么?”

吴氏被吓了一跳,成亲以来二郎虽脾气躁了些,对她还算温柔,从来没有这个模样与她说过话,想想方才的话确实是她说错了,低着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二郎打断她的话道,“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想她好了吧?之前把你弟弟赶回去,你嘴上不说,心里却是记恨着,我明白,我都明白!不是你的姐妹,又跟你有宿怨,你自然乐的看她这般!”

吴氏只觉得一股冰凉感觉从身体蔓延到四肢,脑中轰的一声,脸色和嘴唇都白的惨无人色,直勾勾的望着二郎问道,“你就是这么想的?你竟然这么想我?”

“我弟弟的事我心知是他的对,也知道是我的不对,在家里我便一直惯着他,谁让他是我吴家唯一的血脉!可是,我何尝怨恨过谁来着?我送他回去的时候,我娘告诉我,谁做的都没错,错的是我,千万不要心中不甘,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日后她若是不在了,再也不能惯着他,毕竟这性子怕是在任何地方立足都困难,这一切我都谨记在心,如今我事事谨慎小心,你却是这般的说我?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这么的不堪?”

吴氏说着眼眶又红了,眼泪水无声无息的往下掉,只觉得这世界都变色了,变得阴暗的让人难以接受,若是自家夫君都嫌弃她的话,那岑家的人又是如何看她的?

其实,其他的人如何看待她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这位朝夕相对的枕边人呐……

二郎说完才发现这话说的重了,看见吴氏伤心的模样,伸手去拉她,却被吴氏一把打了开,低叫道,“别碰我!”

二郎道,“我……我不是有心的。

吴氏摇摇头道,“若非你心中是这么想的,怎么会这么说?”

二郎深吸了一口气,“我是急了,三娘这样,娘又不在,如今到底是怎么回事根本闹不明白,你就不要再闹了好不好?”

伸手也不管吴氏的反抗,粗鲁的将吴氏拉到怀里,用力的拍着她的背脊道,“好了,好了,我不该这么说,你别哭了,你一哭我就乱了,本来就够乱了。你是知道我的性子的。”

吴氏趴在二郎怀里嘤嘤的哭了一会儿,才勉强收拾了心神,瓮声瓮气的道,“三娘是家里的顶梁柱,她待我如何我心中有数,我只是做好最坏的打算而已,你这般折腾坏了自己的身子,我总不能不闻不问吧?即便睡不着也该去躺会儿,咱们不能乱了方寸,也……休要再说那种话了,你若是瞧我不顺眼,觉得我失德,大可休了我。”

二郎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唯有苦笑,却是不敢再胡乱的开口,方才吴氏在他怀里一通哭,衣衫都湿透了,就在胸口的地方,凉凉的,冷的他心都疼起来了。

专业手机电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