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六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六章

高将军,您这是要做什么?”十六姨娘站在门口,身大群王府的管家,只将一扇大门给堵的个水泄不通。而门外,则是高力士带的一群侍卫将一条街给封了起来。

半个月了,岑子吟的病丝毫不见起色,由于半个月来粒米未沾,若非用汤汤水水吊着命,这会儿怕是该入棺了。

十六姨娘这段时间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人足足瘦了一大圈,平日里被压下的牛鬼蛇神最近都有些出没,不过,这并非让她担忧的事儿,这会儿她完全顾不得那么多,她唯一记得的事是岑子吟一旦被确认真的只能一辈子这样了,她就没办法再维持自己在家中的地位,虽然之前没有与这些人结仇,可这王府上下是什么模样她心中清楚的很,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她就会想办法去挽回。

如今皇上查着岑子吟的事儿,十六姨娘虽然担忧,一时半刻府里的还不会有什么大动作,都还在观望情形,她便日日的派人寻访名医,如今高力士亲自带人来王府,这事儿让她惑不已,莫非是出了内贼?

形式越的复杂,十六姨娘胆子虽小,却也知道此刻是孤注一掷的时候—岑子吟即便是倒下了,可依旧是王府的人,岑家要管她自然更喜欢王府的人是向着岑子吟的。最差,也要岑家人拉自己儿子一把

因此,十六姨娘不及待的要表现自己的忠心,表达自己与岑家的利益是统一的。

高力士阴沉着脸看着十姨娘,眼光晦涩难明,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只听见他淡淡的道,“十六姨娘,老夫是奉了皇命来拿这府里的人回去审问,你在这儿站着做什么?想要抗命么?”

十六姨娘闻心中一惊切的上前两步道“高将军知道是谁害了三娘了?是谁?”

高力士阴沉的笑了笑,“这事儿关大,我也不便多说,还请十六姨娘稍稍让让夫还要回去复命”

十六姨娘闻言皱了皱,这会儿不是她不想让,而是高力士就这么大咧咧的带着人冲进王府不说是要拿谁,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只要让她派个人将人绑了送出来就可以了,这样两面的面子都得以周全。

瞧高力士带来地人马个念头突然闯进她地脑海。十六姨娘有些颤抖地问道。“高将军也不知道是谁?”

高力士。“老夫知道不是你就足够了”抬手一挥。无暇与十六姨娘多说。十六姨娘犹在震惊之中是外面地人做地。难道是府里地?会是谁?

高力士在门口与十六姨娘闲话已是给足了王府地面子则他领了皇命根本无需与她多言。管家们一个个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不该阻拦。毕竟王府在外面名声不好皇帝面前地体面还是有地。皇帝从来对王都是宽容到让人无法理解地地步。

管家们愣。却现那些侍卫上前来第一个抓地就是他们。一个个地拉着便往府里送。便有人叫起来。“高将军。为什么要抓我?”

……

人群一阵嚷乱。一队侍卫已是全部涌进府中。十六姨娘才回过神来。望着高力士想要说什么。高力士直接越过她往府里走去。沉着脸道。“府中上下全部分开关起来。不准他们说话。等老夫一个个地审问”

十六姨娘见状叫道,“高将军,您这是……”

高力士扭过头阴沉一笑,“十六姨娘若是还想自保,就休要多言老夫相信不是你做的。”

十六姨娘闻言追上去几步,“高将军莫不是想把府里上下给都抓了起来,王爷还在府中,侧妃、王爷的子嗣……这……”

高力士冷笑道,“老夫自有分寸只要查明了与他们无关,自然不会伤他们半分”

眯着眼瞧着高力士头也不回的走掉,路过之处鸡犬不留,个个都被抓起来分开在各处关押,众人之间也不许说话,十六姨娘回味着高力士说的那句话,突然勾了勾嘴角,直奔李珉的小院而去。

王府里鸡飞狗跳,这边院子却是清净的紧,自从岑子吟倒下之后,王府里的侍卫换了一波,却是越的多了,各处都有人守着,皇宫的守卫也未必能如此的严密。

这边除了几个人以外都不准进出,吃食什么的都有专人送来,整个院子都与外界隔绝了起来。

十六姨娘也是每日要过来瞧上一瞧,今天这个时候还早,张管事正在门口做事,

匆匆忙忙的跑过来,身边连个丫头都不带,脸上还有,不由得问道,“十六姨娘,您这是怎么了?”

十六姨娘道,“十五爷起身了没有?我有事要与他说。”

张管事闻言叹息道,“起了,十五爷最近睡的晚起的早,哎……您到底是有什么事儿?”

十六姨娘闻言摆摆手,一边向里面走,一边道,“出大事了,我去与十五说一声。”

还能有什么大事?张管事嘲讽的笑了笑,对于岑家人来说,岑子吟倒下便是天塌了,能有什么事越得过天塔了这样的事?

不过,张管事依着十六姨娘走了进去,这会儿李珉正守在岑子吟身边,岑子吟穿戴的整整齐齐的,尘儿端了早餐过来,李珉便小心翼翼的喂着岑子吟吃,一边吃,一边与她说话,而媚儿则是在收拾里间的床铺,尘儿则是在一边瞧着李珉需要什么便帮忙递过去,不时的往屋子里瞥一眼,眼中全是不爽。

媚儿越的进益了,这些子天天往跟前凑,偏生秀儿那个榆木疙瘩还自觉自愿的让了位置,若非这些天李实在没心情搭理这些,她又出不得府,早就回岑家告状了,即便这会儿院子里短少人手,也不能让这女人往跟前凑,以往还觉得她是个老实的,这会儿岑子吟一倒下,便开始蠢蠢欲动了

哼别以为她得逞,只要她尘儿还在一天,绝不会让她称心如意

尘儿真在呆,一边瞧着李珉需什么,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十六姨娘还没进门便嚷嚷道,“十五,出事了高将军领着一波人来将府中上下全部抓了起来”

李珉闻言抬了抬眼皮,:即慢条斯理的道,“抓就抓,总是要找出背后的人的。”

十姨娘闻言道,“上上下下我查了许多遍了,不该……”

李珉道,“查一遍也是好事。”

十六姨娘嗯了一声道,“其实,上上下下我虽查了不少遍,倒是还有几个人不能查,也不敢查的,高将军出手倒是好事,这样也好……”

李珉闻言突然扭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十六姨娘一眼,“你想做什么只管去做就是,不过,别妨碍了正事。”

十六姨娘松了一口气,李珉果然能看穿她的想法,正想开口再表几句忠心,就听见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一群人

不过片刻功夫,府中上下已是被人看管起来,高力士这才款款而来,大手一挥,院子里的人也被拿了下来,李珉听见外面的响动恍若未闻,继续喂着岑子吟喝汤,那汤水不经意的流下来,又被细心的擦拭去,高力士三两步走进门来,瞥了一眼十六姨娘道,“这院子里的人我也要问过。”

话像是对十六姨娘说的,却是瞧着岑子吟,岑子吟依旧目光涣散的坐在那里,李珉不耐的扭过头道,“高将军要做什么只管做就是,这房里还有两个丫头也一并拿去问问,若是要问我就等我喂完三娘吃东西再说”

高力士道,“我要问你,也想瞧瞧三娘子,你若是不介意,老夫在这儿等着便是。

”说着也不要李珉同意便坐了下来。

李珉哼了一声,扭过头继续慢条斯理的动作,十六姨娘尴尬的站在那里,想了想闭着嘴沉默的退了出去。尘儿盯着高力士越的觉得不舒服,那人看人的眼神像是要将人看透似的,怀的目光一直在他们三人身上扫来扫去,不由得别过脸不去瞧他。

媚儿收拾完房间走出来便瞧见四个人都在那里像木头人似的,高力士连抬抬眼皮都懒得,瞧见外面连张管事他们也被抓了起来,不知怎的,她心中竟然嘲讽的有一丝窃喜,低着头走出去,不出意外的被外面两个侍卫给拿下捆了起来,押到一边与张管事他们一起站着。

李珉终于喂完了岑子吟,放下碗,伸手拿了个馒头塞进嘴里,尘儿不吭声的走出去也遭受到同样的待遇,李珉见状嘲讽的笑道,“高将军把人都给拿走了,院子里总要给咱们几个使唤的人。”

高力士闻言突然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出一声巨响,惊的李珉跳了起来,高力士却是厉声喝道,“岑氏,你真以为没人能瞧出你的诡计你是想瞒什么是?那好,我便让整个岑家与你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