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七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七章

珉一下子跳起来抓住高力士的衣领道,“你说什么?又扭过头去瞧岑子吟。

高力士的眼睛始终盯着岑子吟,却瞧见这番情形下,岑子吟依旧没有动作,伸手拨开李的手道,“我说什么你清楚的很,天下间就没有御医也诊不出的病来脉象无异,无缘无故的这样,你信么?”

李珉闻言迟了一下,又去瞧岑子吟,高力士见状笑道,“她这是连你也瞒过去了,还是你也在装?”

“不要紧,这院子里的人我一个个的在她面前杀了,看她会不会醒过来”

李珉闻言怒道,“你在胡说什么?杀了?他们有什么过错?三娘如今这样的情形你们还要来雪上加霜,不如连带我和她一起杀了”

“雪上加霜?”高力嘲讽的笑道,“你只管放心,若是她真是痴了,自然有人会照顾她一辈子,只是这之前我得确定一下。”

门外的几个管事和丫头言脸色大变,媚儿瞪大了眼睛叫道,“不是有人害了三娘子的么?你不去查到底是谁做的,反倒是怀到三娘头上。”

高力士笑,尘咬着牙关狠狠的瞪了媚儿一眼,即便性命交关,这种场合哪儿有她说话的地方?

李珉瞪着高力士,又瞧一眼站在门外的人,一双双期盼的眼光只让他脸色变得惨白起来,惨笑道,“他这是要杀人灭口,”顿了顿又道,“我真不知道三娘交给你了什么,值得你们如此大动干戈,先是害的她如此,到了如今连三娘身边的人也不放过。要杀就杀,主子都这样了才留下来也没什么好日子。”

高力道,“皇上还有话要问她,怎可能下这样的毒手,何况她还是……”

李珉冷笑。“做事能做地这么干净不漏半点儿痕迹?除了高将军。我想不出第二个人来”说罢又回到岑子吟身边。伸手在桌上端了碗粥。径自喝了起来。

这番对话岑子吟始终在儿眼皮都没有抬一下。高力士地目光由始至终就没有从岑子吟身上挪开过状不由得皱起眉来。在外面查了多日都没有结果点蛛丝马迹也没有。这种事情当然并非没有生过。只是他始终不太确定。岑子吟痴地时间太巧合了。巧到让他心生怀疑。

她交出来地东西很多关键性地地方说地并不清楚边皇帝与诸位大臣在研究。研究了一夜就来召她进宫生就在这个时候生了这样地事儿。想到之前岑子吟说地话。天谴难道真地是天谴?

子不语乱力怪神。高力士摇摇头。他不相信若非人为。就一定是岑子吟故意地。虽然说这事儿瞧起来不太可能子吟地行事一向不能以常理来判断。高力士相信然在外面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在王府里也定然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地过。虽然方大娘匆匆离开长安城子吟地两位兄长却还在。还有之前她不惜代价救出来地岑氏族人……

岑家地产业也未曾有什么动作。包括李珉在内地人反映都还算正常。这一切都让高力士不确定了。

想到这里。高力士瞧了一眼周围这些人。这些人不过是些下人罢了。也许还没重要到能让岑子吟动摇地地步。再瞧李。喝粥喝地悠然自得。浑然将生死置之度外地样子。也许。他不该逼地这么急。总是不能真跟岑子吟结下死仇地。毕竟还有用得上她地地方。万一她真地……

高力士摇摇头,他不相信,当然更不相信人能装一辈子

“皇上要杀她还需要理由么?”留下这句话,高力士挥挥手,领着带来的一干侍卫将院子里的人带走的干干净净。未几,便有一群宫女太监被派了过来。

李珉坐在岑子吟身边,心中百感交集,院子里的人被带走了,连带王府的人也被抓了个七七八八,虽然为了皇家的名声并没有将人带回宫去审问,此刻的王府已没有往日的气氛,即便往日乱糟糟的,也比如今的风声鹤唳来的好。

拉起岑子吟的手,李珉细细的看上面的痕迹,短短半个月时间上面已经布满了针孔,最难揣测帝王心,皇帝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只是,外面的一切纷纷扰扰都与这里无关。

王妃之前回来了一次,瞧见岑子吟的模样以后除了叹息便是叹息,岑家如今每日一探只积极的在民间寻找大夫,府里的人却是渐渐的想要翻天了,老王爷对什么都不积极,而高氏却是从一开始的热情到现在渐渐的淡了些。

族人有人说岑子吟忘恩负义活该的,也有擦着泪水家的人却是不肯放弃,这次倒是瞧的越的真切,摇摇头,抱起岑子吟往门外走去。

门口那太监拦着道,“十五爷,您这是要做什么?”

李珉道,“出去走走,怎么,高将军难不成还吩咐了你连这房门都不准我们出了?”

那太监唯唯诺诺的道,“不是……只是……”

“只是个屁”李珉瞪眼,“你再拦着信不信爷抽你?滚开”

走出房门,身后个太监都跟着,李珉也不理他们,只是往后面走去,庭院里的青色越的浓厚,伴着花儿的清香比起屋子里的略微昏暗让人心旷神怡的多,刚饶过前面一排房子,就瞧见黑熊的棚子,此刻黑熊正呜呜的低叫着站在门口,脖子上一条粗大的链子,另一端连着柱子上。

黑熊依旧还是对外人敏的很,之前来的侍卫想必已经与这新来的太监说过了,李珉靠过去,这两个太监却是渐渐的远了些,李珉低下头瞧着岑子吟轻轻一笑,抱着岑子吟在黑熊的棚子旁边坐下来。

媚儿被人拽扔进一个房间,这会儿府里所有的下人都被隔开来放在各个房间里,门外便是两个拿着明晃晃刀剑的侍卫,倒是没有将她捆起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就瞧见尘儿也被扔了进来,狼狈的被扔在地上,媚儿不由得嗤笑起来,“你跟在夫人身边多年,也逃不过被人怀的命”

尘儿爬起来,走到房间角坐下,也不管身上满身的灰尘,挑着眉头反讽道,“他们这是怀三娘子没病,知道三娘子疼我,所以要拿我来威胁三娘子,与你这外来的破落户可不一样当初早知道你是这般不甘落人后的,我还真不该求三娘子留你下来”

媚儿脸扭曲了一下,“你再怎么金贵还不是与我关在一起?有差别么?”

尘儿闻言色也变的难看起来,狠狠的瞪着媚儿闷着不说话,媚儿自然知道尘儿心中的弱点,见状也坐了下来,吸了一口气笑道,“其实如今我们都没差别了,何必再在乎那么多?咱们该想想如何能活下来才是正理呢。”

尘儿哼了一声,自然奴仆是主荣仆荣,主子没落了,奴婢便更是翻不得身,她早已认清了这个事实,如今到底能如何倒是置之度外了,只是隐隐的担心院子里的情况,岑子吟身边没有熟悉的人照顾,只有李一个,也许李珉也被拉开了,到时候会不会饿着?伺候的人会不会不尽心?

媚儿见尘儿不说话,又道,“莫非你知道夫人会来救你?所以一点儿都不害怕?”

尘儿不语,媚儿继续道,“最近的事儿,我前前后后的想了许多,觉得高将军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你说,夫人会不会……”

尘儿抬起眼皮看了媚儿一眼,“你想这么多干什么?三娘子有事,我们得死,三娘子没事你做出背叛她的事,也的死亏的平日里那么精明,到了这份儿上却是个看不透彻的”

媚儿脸上露出一阵狂喜,站起来,瞧了瞧门外没有动静,走到尘儿身边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一定知道什么的对不对?”

尘儿注意到媚儿的手在抖,说话的声音也在抖,之前她都没有注意到,如今瞧见媚儿抖,她也想起心中的恐惧来了,被关在这里,自己的性命就完全的由别人来定夺,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是什么情形。

她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小丫头,在家里的时候虽然日子过的不怎么样,到底还算凑合,后来几场蝗灾下来,再也熬不住才被卖出来当丫头,她也知道死亡靠近是什么感觉,也会觉得没有活够。

只是,媚儿是什么意思?

不想到方才岑子吟的一动不动,李珉的反应,尘儿摇摇头,她不相信岑子吟会拿她的性命来玩的岑氏的人那么对她,她也没有置之不理即便岑子吟真那么做了,也一定有她的缘故,也一定会有办法。

拨开媚儿的手,尘儿冷笑道,“我知道我们死定了你没听进高将军的话么?”

媚儿闻言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扎进胸口,跳了起来尖叫,“我们几个奴仆算什么?在她心里有什么份量?要拿就该拿岑家的人……”

尘儿一巴掌打在媚儿脸上,五指印浮上来,“呸,忘恩负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