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十八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十八章

见着两个丫头就要扭打起来,外面突然一个太监喝回事?不是不让他们说话么?怎么将她们关在一起了?把那个,”手指着媚儿道,“对,就是她给我拉出来。

??”

??门口一名侍卫不在意的道,“公公,这边关人的房间不够呢!”

??那太监闻言跺跺脚道,“先拉出来再说!要是两个人在里面串供谁负得起责任?高将军在没审问完之前,可不能让她们出了什么乱子。”

??那侍卫道,“那人又该关到哪里去?若是公公有主意,那人就交给公公处理好了。”说着也不理会那狐假虎威的太监,这帮侍卫和高力士身边的那些太监一向不合,那太监闻言气的直跺脚,“好!你们竟然如此懈怠,我这便去告诉高将军!”

??扭身走开去,那两个侍卫一脸的不在意,待到那太监走的远了,另外一人这才低声道,“李大哥,他若是真去告咱们的状……”

??起初说话的那卫冷笑道,“怕什么?……”

??听见外面没了声音,只有个侍卫在窃窃私语,媚儿眨了眨眼,瞟了一眼尘儿,随即坐到角落里沉思起来,半晌,媚儿道,“尘儿,我错了……”

??尘儿抱着腿在地上根本不理会她,媚儿继续道,“我刚才是急糊涂了,只想到要死,却是不想死,所以才会那样,倒是没有想过我的命能活到今天也是捡来的,已是赚了。”

??尘儿的眼皮抬了抬,媚儿继续道,“实这段时间我也是急了,三娘子于我的恩情比你还要大的多不知道三娘子对我有多重要,出了这样的事儿嘲讽的笑了下,“真是比天塌了还要让人震惊,倒是没有想到你也不容易,三娘子是我的天,何尝又不是你的天?咱们相处的时日短又是那种太刚强的性子,却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尘儿姐姐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尘儿闻言扯了扯嘴角。地道。“不敢。我即便是再怎么糊涂也不至于拿着大爷和二爷说事儿。你要道歉也轮不到我来原谅。”

??媚儿摇摇头道。“我所以说出那样地话。是我地不是。三娘子怎么责怪我我都没有丝毫地怨怼。毕竟我根本不认识大爷和二爷也许受过他们地恩惠。我心中念地想地却只有三娘子一人。一想到她这会儿身边没有半个人照顾就难受地坐立不安。”

??“我说这话你未必能明白。只是这是掏心掏肺地一番言辞非解释。并非要想祈求大爷二爷地谅解只是觉得对不住你罢了。不论如何。走到这一步咱们也没有活路了。我总是要给你说明白。也免得即便死了心里也存了个疙瘩。”

??“说来。我心中一直是感激你地。也不乏有些妒忌你受三娘子地宠爱。只是我也明白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我若能在三娘子身边呆地长久一些。三娘子地性情必然也不会亏待我。但是。女人就是这样。”媚儿自嘲地笑道。“我忍不住去嫉妒。所以。心中虽然感激你。却忍不住会有时候要刺激你一下。这都并非是我故意地。倒是没想到会成今天这模样。我想。老天让我去做歌姬。便是瞧明白了我性子里地浮华贪慕虚荣吧?”

??尘儿闻言不由得疑惑地抬起头来望着媚儿。媚儿淡淡地笑着。笑容自嘲。眼神似是看穿一切之后地淡漠。其中又隐藏了一丝忧伤。让她忍不住去回忆以及自责。媚儿这是将一切地过错都推到她自己地身上了。其实。她并非没有错处地呀!

??尘儿抿抿嘴道。“你……不用这么说。”

??媚儿摆摆手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性子直,我知道,能跟你这样没什么心眼的人相处实在是我这辈子莫大的福气,其实我年纪比你大,凡事本就该让着你些,何况你对我的恩情。罢了,这时候还说什么,都已是走到这一步了。”顿了顿,问道,“尘儿,我能与你坐到一起么?即便是死,路上也该有人作伴,这样不会冷。”

??尘儿本就继承了岑家人嘴硬心软的毛病,媚儿问,她只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唯有低下头,不多时便感觉到温柔的手臂挽着她的手,头轻轻的偎依过来,这时候外面的天很好,房间里却是有些冷的,两个人靠在一起果然温暖多了。

??尘儿嘟起嘴道,“不知道那个榆木疙瘩怎么样了。”

??媚儿拍拍她的背脊道,“没事呢,她一向没什么话,也糊里糊涂的,这会儿糊里糊

??是件好事。像我们这般的清醒,便是太清醒了,反想不明白,心理面难受,若非这样,咱们这半个月怎么会这么针锋相对的?”

??尘儿闻言哼了一声,“她那脑袋!死了也不会去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的!”随即叹息了一声,她实是在心中对那秀儿喜欢的紧,那么老实的孩子还真难找,家里面一向是只有她能欺负的,别人要敢欺负上门来,她可不会依!

??“若是我能出去,谁敢欺负了她,我非要让那人尝尝苦头不可!”

??媚儿低下头道,“咱们怎么可能出去?不过,若是咱们死了能换回三娘子……那倒也值得!”

??尘儿淡淡的嗯了一声,“不知道三娘子怎么样了?”

??媚儿的眼睛眨,突然听见外面一阵脚步声,两人不由得抬起头望向外面,那个太监领了几个人急急的奔了过来。

??走到门口一脸得意的望守门的两个侍卫道,“高将军让我把这个丫头带到另外一个房间去!至于你们两个!哼!”言外之意不言而明。

??两个太监冲来拿绳子将媚儿捆了个结结实实,尘儿想上去拉住媚儿,被领头那个太监一把推到地上,眼睁睁的瞧着几人将媚儿给拖了出去。

??那领头的太监笑嘻嘻的道,“尘儿姐休要着急,高将军先问了媚儿姑娘奴才便来请您过去,这会儿先在这儿休息一下,得罪之处休要见怪。”

??尘儿闻言咬着下唇道,“休要得意,我家三娘子这会儿迷糊了,指不定哪天就能好起来,今日这一掌我便给你记在账上!”

??那太监道,“你大可三娘子这会儿便好起来,那咱们就都省事儿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奴才一条命能让皇上和高将军都省心,那也是死得其所。”

??尘儿气的一口气差点儿便接不上,一张俏脸铁青,媚儿站在门外闻声笑道,“这位公公的意思是根本不怕三娘子能好起来呢,合该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如此笃定。”

??那太监被媚儿刺的一脸通红,媚儿这话暗示他与幕后凶手有勾结,如今所有人都觉得岑子吟是好不了了,依旧抱有希望的就剩下岑家人和高力士,即便没有希望也要查出真凶,所以即便所有人都不觉得有希望,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该做的做,不该说的绝不说,要是让高力士听见这话,他铁定日子难过了。

??媚儿被拖走了,唯剩下尘儿还在那儿抱着膝盖沉思,这春日的风,一旦没有阳光的抚慰便变得阴冷起来,特别是心中装着事儿,又一动不动的情况下,更是冷的惊人,尘儿也知道过了多久,只是觉得手脚麻木,本来窗户还有一丝晨光会照进来,这会儿却是一点儿阳光也瞧不见,屋子的影子变得短短的,腹中也是一阵阵的饥渴。

??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尘儿闻声动了动,自从媚儿被拉走以后静了一上午了,突然有声音了,她不由自主的要爬起来看看。

??刚一动,才发现手脚麻木的根本没办法动作,苦笑着放开手脚待慢慢恢复,却是听见一丝轻微的呻吟声。

??抬起头就瞧见有人抬着一个血人儿走了进来,那衣裳有很多地方都成了布条,被血浸染透了正一滴滴的往下滴血,血腥的味道扑面而来,尘儿辨认了一下才惊呼道,“媚儿!”

??只是手足受了重伤,脸上却是没有变化的,若硬要说什么变化,那便是她面如金纸,双眼红透了,也知道是哭的还是疼的,听见尘儿唤她,她竟然是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随即便痛苦的皱起眉头来。

??尘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跳起来指着那个将人带过去的太监的鼻子叫道,“你做的?你怎么不干脆杀了她?”

??那太监闻言阴森的笑了笑,“为主子办事么!放心,很快就轮到你了,高将军正要奴才请你过去呢!”

??尘儿扭过头去看媚儿,媚儿连呼吸都困难更别说说话了,睁着眼望着她,只是脸扭曲的有些厉害,嘴巴一张一合的,尘儿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俯下身子,那两个太监将人往地上随意的一放,尘儿便跟着俯身下去,只听见媚儿道,“我好疼,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尘儿?”

??尘儿一愣,那太监叫道,“还不赶紧请尘儿过去!高将军还等着呢!?